当钓系美人开撩后(闵行洲林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当钓系美人开撩后最新章节列表

闵行洲林烟是霸道总裁小说《当钓系美人开撩后》中出场的关键人物,“闵行洲”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夜色拢了云,开车中途收到秦涛的信息林烟戴上蓝牙耳机,拨通秦涛的号码:“地址发给我”秦涛愣很久,说话的声音差点让人听不见:“南阳海岸的游艇”秦涛又叮嘱:“那里坐的都是廖家那边的人物,行洲也在”林烟嗯一声,掐断通话跑车停在会所大门,林烟把钥匙丢给保安,保安那个眼熟:“闵太太,廖三小姐,你们来了”廖未芝笑得轻松,“这声廖三小姐,挺顺耳”林烟突然发现廖未芝越来越像……

小说:当钓系美人开撩后

作者:闵行洲

角色:闵行洲林烟

霸道总裁小说《当钓系美人开撩后》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闵行洲”。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徐特助又补一句:“我打电话问过前台,那边前台不透漏客人信息,哦,太太号码无法接通。”闵行洲淡淡的:“人活着就行。”出公司门口,不得不说,谢安就是顶流,对面高楼的3D投放屏就是谢安的宣传照,粉丝花钱买的,庆祝生日倒计时。闵行洲看一眼,扯唇,带了点嘲弄:“怎么都爱小白脸,小白脸那点钱养得起你们的胃口么…

当钓系美人开撩后

来看我太太 免费在线阅读

云城,会议加急到夜半三点。

会议室门开,徐特助拿平板,快步跟在总裁身后:“我已经在酒店预订套房,还是说您现在回港城?”

总裁蹙眉:“嗯?”

徐特助说:“因为太太没用飞机,机长已经过来接您了。”

跟进电梯的时候,闵行洲问:“她人呢。”

徐特助如实:“我不清楚,她那边已经退房,行李已经让快递寄回别墅。”

徐特助又补一句:“我打电话问过前台,那边前台不透漏客人信息,哦,太太号码无法接通。”

闵行洲淡淡的:“人活着就行。”

出公司门口,不得不说,谢安就是顶流,对面高楼的3D投放屏就是谢安的宣传照,粉丝花钱买的,庆祝生日倒计时。

闵行洲看一眼,扯唇,带了点嘲弄:“怎么都爱小白脸,小白脸那点钱养得起你们的胃口么,被欺负,是会哄你们两句好话,能出手替你们解决干净?”

徐特助听不懂,但知道太太在网上的cp对象,谢安是长得不错。

同样知道狐狸精官宣的对象,那个嘻哈歌手也是小白脸。

徐特助选择问前者:“只是网友磕的纸片人cp,您该不会学电视里那样搞封杀?”

他寡淡:“乱想什么。”

总裁那性子还真不会。徐特助提醒:“对了,您要是不着急回去,合作乙方请您赏脸过去吃个饭喝杯茶,交谈接下来的合作细节。”

闵行洲坐进车,闭眸休憩。

徐特助驱车前往郊外茶园。

同样的茶园,另一间包间。

服务生退出来的时候,门缝传来林烟的声音。

闵行洲驻足,示意服务生不要掩门。

林烟在和这间茶园的老板谈代言。

茶园老板说:“星河那边拿的代言费更低,林总,您要价太高。”

林烟不燥,从文件袋取出平板,上划,将数据报告递给对手,伸手示意:“我公司艺人的资料,您可以看一下商业价值和形象。”

茶园老板评价:“这姑娘我知道,电视剧里面,脸很肉很传统。”

林烟继续说:“贵方卖的茶叶可有考虑过购买人群,贵方可以从代言人的形象下手。”

茶园老板说:“我这里的茶真给不起那么高的代言,顷哥虽然是我好朋友,但我不会因为人情破财。”

商人。

直白讲,对方就是想压价,但林烟可不肯放低价钱,对艺人以后的商业价值有很大程度影响,付思娇可不值这么低。

同样,她想给付思娇重塑新的人设,要国民度,要暑假档的电视剧都是付思娇,代言茶叶很有接地气形象。

她身旁的易绾绾急眼:“许叔叔,你是不是掉钱堆里,价格压这么低。”

林烟压下易绾绾的手:“我们是来谈生意不是谈感情。”

林烟继续说:“这是她待播的古装剧,这是剧照与人设,真实练过茶艺,这部剧也是我公司投资,倒是可以插播推广活动。”

茶园老板疑惑:“播出来能火?”

林烟说:“她现在不火么,这周上三次热搜,正面热搜。”

茶园老板直接点破:“资本运作。”

林烟大方认:“如果艺人本身没实力也运作不起来,不是?”

茶园老板伸手指报纸上写的数字:“但我想谈你,你来代言,就按你说的这个价。”

“我?”林烟拿马克笔重新写一串数字,“我的代言费得加钱。”

门外,闵行洲轻扯唇,这个女人很资本,很现实,不骄不躁,同样不卑不亢,就是差历练,还不够火候。

茶园老板问:“听说林总以前在娱乐圈都接高奢?”

易绾绾捞起林烟的手,指她手链和戒指:“你看她身上穿的,戴的,哪一件不是私订,高奢品牌眼睛不瞎。”

也确实,林烟穿的太低调且高调,看懂的才懂,高奢品牌只专注重口碑和购买人群。

茶园老板说:“我有一条生产链单芽信毛尖,特供,与你形象搭。”

林烟却笑:“之前的高奢全解约了。”

茶园老板调查过,虽然林烟那些绯闻是误会,但商人本性难移:“所以我只能给林总这个价,我也怕林总日后又生什么事故。”

林烟推走:“贵方这个价,不合适。”

茶园老板收手,直言:“我这个人一生与茶打交道,觉得你与茶适配度特别高,需要有热水把你冲开,冲开味道很厚,特让人回味,入喉念念不忘。”

门外。徐特助忍不住低声:“许老板好会评价太太。”

闵行洲却不言。

茶园老板突然朝门外开口,“小李,冲新茶给林总和绾绾尝尝。”

“小李?”

小李没进来,倒是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是闵行洲,手插在西装裤,站得笔直。

林烟愣住,出神,在这里相遇是料想不到的,约在茶园会所谈项目,倒是很合闵行洲的胃口。

他这个人,公与私事割得清。

工作上,他喜欢在正规场合谈。

私事里,他还不是纸醉金迷,沉沦夜色。

茶园老板先开口打招呼:“闵先生?您来云城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闵行洲这个人竟愿意搭话:“嗯,隔壁谈项目。”

茶园老板忙离位招呼:“您可是找不到包房,我送您过去。”

闵行洲语气常常:“不必,。”说着,他看向林烟,“谈完没,过来一起吃饭。”

林烟仰头应:“没有,你再等等。”

茶园老板就挺懵的,看着闵行洲的背影离去,最后笑出声:“林总深藏不露。”

林烟脸上同样挂着笑:“实不相瞒,不日就要离婚。”

茶园老板皱眉,二次惊讶:“那…”

林烟语气很轻:“在我未离婚前,我不接代言。”

品牌方估计都晦气。

茶园老板连叹气:“您要求还是太高,付思娇的商业价值我目前不认可。”

林烟拿回平板,翻备忘录,重新递给茶园老板:“这是她接下来要接的商业活动,我公司极力要捧。”

茶园老板沉默很久,与林烟握手:“三天后,我给林总答复。”

“期待您的来电。”林烟转身,收拾东西放包里,听到茶园老板说,“我和闵先生认识挺久,喜酒还没得喝一杯,你们就要离婚?”

林烟只给四个字:“世事无常。”

茶园老板想到什么又说:“带点茶叶回去,找人给你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