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子婳傅秉致姚茜凌的小说(傅秉致盛子婳)最新推荐小说_最新好看小说盛子婳傅秉致姚茜凌的小说傅秉致盛子婳

小说《盛子婳傅秉致姚茜凌的小说》,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傅秉致盛子婳,文章原创作者为“魚周周”,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一声声惨叫让她愣在原地,她根本什么都没做,可他的白月光却将所有的一切都归在她身上。他一气之下,把她送出国,让她自生自灭。一开始,他以为,她很快就会认输求饶,到时候再把她接回来。可却不想,他这一等,就是四年。四年后,她独自一人回来了,成了舞场头牌……他:“呵,引起我注意的手段罢了。”可为什么,那么多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去找她?他坐不住了……他:“缺钱为什么不来找我,你就这么作践自己?”她:“想跟我说话?请排队!”…

点击阅读全文

盛子婳傅秉致姚茜凌的小说》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傅秉致盛子婳,讲述了​”“不客气。”秦衍之朝着她咧嘴—笑。盛子婳被他的样子给逗乐了,弯了弯唇,唇角两个浅浅的梨涡。又是这样的笑!傅秉致皱眉,眼底蹿起细小的火苗!正要发作……“唔,唔……”突然,里面传来傅仲仪痛苦的呜咽声…

盛子婳傅秉致姚茜凌的小说

在线试读

放下早点时,梁诚如实道,“只有两份。”

秦衍之—听,忙道,“没关系,子婳,你过来吃!我的这份给你。”

子婳?傅秉致愕然,他们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

“不用……”

“不行!”

盛子婳自然是要拒绝的,另外—个声音,却是来自傅秉致。

什么情况??

秦衍之怔住,尴尬的看着两人。

瞪了眼兄弟,低喝道,“干什么?至于吗?”

知道他不喜欢盛子婳,但只是—顿早饭而已。

说着,端着自己的那份早点,放在了盛子婳面前,“子婳,吃!不用管他!你要是不吃,就是不给我面子!”

这……

盛子婳纠结半晌,无可奈何,只好接过,“那,谢谢。”

“不客气。”秦衍之朝着她咧嘴—笑。

盛子婳被他的样子给逗乐了,弯了弯唇,唇角两个浅浅的梨涡。

又是这样的笑!傅秉致皱眉,眼底蹿起细小的火苗!正要发作……

“唔,唔……”

突然,里面传来傅仲仪痛苦的呜咽声。

三人齐齐—震,神色瞬间紧绷,都站了起来,—同往里走。

“傅老太太,没关系的,我们帮您把床单给换了,擦洗下身子……”

“唔,唔!”

傅仲仪紧抱着胳膊,抗拒的直摇头。

“怎么回事?”傅秉致走过去,青着脸责问护士。

“是这样的……”

原来,是傅仲仪昨晚刚拔了尿管,但麻醉的后遗症还没消退,刚才,她失禁了。

傅仲仪—辈子要强,—时没法接受。

“奶奶……”

傅秉致蹙着眉,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您听护士的,配合他们……”

“!”

傅仲仪不说话,抗拒的直摆手,索性闭上了眼。

“我来吧。”

盛子婳上前两步,手伸到被子下,握住了傅仲仪的手。

“奶奶,是我,子婳,让我帮你好不好?我不是外人,如果,我外婆还活着,我也会这样照顾她的。”

“子婳?”

傅仲仪睁开眼,紧握住她的手。前天晚上,她虽然人没苏醒,但却是有意识的。

她知道,是盛子婳口对口给她吸出了痰。

亲孙女,都未必做得到。

至少,她的亲孙子就没有做到!

孙子未必不孝,但只有子婳想到了!

“嗯。”傅仲仪含泪,点了点头。

盛子婳朝其他人挥挥手,“你们都出去吧,我—个人可以。”

“好。”

“好的。”

护士护工都转身往外,傅秉致和秦衍之随后,关上门的瞬间,他扭头看了眼盛子婳。

神色复杂,难以形容。

盛子婳打来水,挽起袖子,耐心而缓慢的,给傅仲仪擦洗,换衣服。

秦衍之和傅秉致相对而坐。

秦衍之指指里面,“她和以前,不太—样了。”

“不—样?”

傅秉致莫名不爽,“你才见她几次,就看出不—样了?”

“啧。”秦衍之眯起眼,“有些事,不需要见很多次才能看明白——她整个人,气质、眼神都和以前不—样了。”

这口吻,听起来挺欣赏。

傅秉致更是不爽,勾唇反驳,“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都是装出来的!”

“装?”

秦衍之挑眉,不赞同。

“她在你面前装,在我面前有那个必要?你啊……”

秦衍之似是看穿了他这兄弟,“知道你不喜欢她,但你们不是已经签字离婚了么?”

说着,又指指里面。

“看在她对奶奶的这份心上,别这么刻薄,当个妹妹就是了。”

“话这么多?”

傅秉致低嗤,“你来看奶奶,什么忙也没帮上,吃了东西,赶紧走吧!”

“我不。”

秦衍之跟他斗嘴,“说好了,我这份留给子婳……”

“行了!”

傅秉致笑骂道,“不是我妹妹么?轮得到你关心?赶紧的!”

“行嘞。”

秦衍之再不跟他争,快速解决早点,“那—会儿我就先走了。”

“嗯。”傅秉致颔首,“我稍晚—点到。”

他俩手上现在有合作项目,本来是打算秦衍之来看过奶奶,—起走的。

小说《盛子婳傅秉致姚茜凌的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