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星池冯芜被伤透心后女主跟男二在一起了(冯芜许星池)最新推荐小说_免费完结版小说许星池冯芜被伤透心后女主跟男二在一起了冯芜许星池

《许星池冯芜被伤透心后女主跟男二在一起了》内容精彩,“灯下不黑黑”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冯芜许星池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许星池冯芜被伤透心后女主跟男二在一起了》内容概括:[暗恋x甜宠xhex男二上位][可盐可甜x港区小霸王]那年七月,冯芜爬到合欢树上抓猫,许星池路过,拽开T恤衣摆:“阿芜,把猫扔下来,哥哥帮你接着。”一转眼,长大后的许星池噙着冷笑:“冯芜,你帮她把芒果吃了,我答应跟你订婚。”众目睽睽下,冯芜一口一口将芒果吃掉,她摸着手背因过敏迅速蹿起的疙瘩,轻声:“星池哥哥,咱们两清了。”许星池哂笑:“可以,待会我就跟伯父商量订婚事宜。”然而他没想到,冯芜的“两清”,是真的两清。喝到吐血那天,许星池在电话里求她:“阿芜,你来看我一眼好不好?”-傅司九忝为港区傅家最为纨绔的老幺,眼睁睁看着冯芜小尾巴似的跟在许星池身后多年。他多少次都险些被气笑了。这臭丫头耳聋眼花就算了,连心都瞎了。那天夜晚,冯芜喝多了,将柔软的身子埋进他怀里,傅司九舌尖抵腮,十分矫情:“你这是做什么,老子不是随便的人。”冯芜抬头,可怜巴巴还未说话,傅司九膝盖瞬间软了:“得,抱吧抱吧。”冯芜捧住他长相风流的脸,“能不能亲一口?”傅司九:“……”初吻被“夺走”的第二天,傅司九懒着调:“外面天儿热,小阿芜可千万别出门,九哥给你送冰咖啡,顺便,把名分定了~…

点击阅读全文

最具实力派作家“灯下不黑黑”又一新作《许星池冯芜被伤透心后女主跟男二在一起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冯芜许星池,小说简介:昏暗泥泞的灯光将两人影子映到路面,一长一短,徐徐前行。许星池没催她,不紧不慢地配合她的步子往前走。快到墓园门口,冯芜嗓子里挤出含混不清的话:“我是个爱哭鬼。”“……”没想到会得到这个回答,许星池不气反笑,“真没看出来…

许星池冯芜被伤透心后女主跟男二在一起了

阅读最新章节

冯芜表情顿了顿,步子未停:“你怎么知道?”

许星池鼻息溢出淡哂,不可名状的口吻:“自己眼睛多红不清楚?”

冯芜抿紧唇瓣,不大想吭声。

男人高大颀长,腿长到她腰线,冯芜站他旁边跟被欺负的小孩一样,楚楚可怜。

昏暗泥泞的灯光将两人影子映到路面,一长一短,徐徐前行。

许星池没催她,不紧不慢地配合她的步子往前走。

快到墓园门口,冯芜嗓子里挤出含混不清的话:“我是个爱哭鬼。”

“……”没想到会得到这个回答,许星池不气反笑,“真没看出来。”

以往她跟在许星池身后跑来跑去,忙前忙后,受冷眼、受薄待,从没见她表情有过丝毫波动。

“真的,”冯芜眼神认真,“我妈妈在时,我有次哭岔气了,都送医院扎针了。”

许星池乐了出声:“哪这么大的气性。”

冯芜也忍不住弯眼:“这是个秘密,你别说出去,很丢脸。”

许星池唇角噙笑,不露声色瞥她一眼,意味不明地嗯了下。

他望着守墓人房间里的灯光,淡淡问:“要不要我陪?”

“不用,”冯芜摇头,“我不害怕。”

许星池面色无恙,无波无澜:“去吧,我在这儿抽烟。”

这话落在冯芜耳中,仿佛有种在跟她交待行踪的意思。

交待他会在这儿等她。

这墓园冯芜来往多年,每次都是自己,这倒是头次有人陪她来,等她走。

守墓的是位老伯,老伯认得她,感叹这姑娘胆儿大的同时,递了盏复古马灯给她。

道过谢后,冯芜拎着马灯,安静地往内走。

两位妈妈的墓地是挨着的,冯芜把马灯放在中间,又把两位妈妈的墓碑擦了擦。

其实这里没别人想象的可怕,冯芜每次来这儿,总有种回家的亲切感。

爸爸冯厚海再婚后,冯芜便再没有家的感觉,妈妈在哪儿,她的家才在哪。

夜风袭袭,松柏摇晃出荒诞怪异的光影。

冯芜跪在两个墓碑中间,小声嘀咕:“两位妈妈,我跟星池哥哥的事情算啦好不好,他又不喜欢我,还有那么多漂亮姐姐喜欢他,以后如果他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鞠躬尽瘁行不行?”

“妈妈,你帮我跟许妈妈求求情,叫她别怪我,好不好?”

墓园有夜鸟在叫,冯芜眼圈一烫,泪珠子忽地滚下脸颊,她压着细细的哽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我知道许妈妈会出事,我会开开心心的祝福爸爸跟阿姨,我不会往外跑一步,害得星池哥哥也失去了妈妈。”

她的人生,从她初三开始下滑,一步一步滑进深渊,甚至把许星池也拖了进来。

“可是我不想再这样了,”冯芜吸吸鼻子,闷声说,“妈妈你不陪我长大,那你就帮我跟许妈妈说说情,好吗?”

冷风加过敏,她鼻塞的严重,声音含浑不清,嗡嗡叽叽。

不知讲了多久,冯芜抹抹眼泪,努力挤了抹笑:“我走啦。”

她提上马灯,借着颓唐沉闷的光,从一排又一排的墓碑前穿过。

把灯还给守墓老伯,冯芜往门外走去。

十米外的灯柱下,许星池清瘦劲朗的身子靠在那里,他上半身倚着灯柱,一条长腿微屈,松驰懒散的模样。

他侧对着守墓人的房子,没注意到冯芜的出现。

灯柱光黯淡,许星池恰好站在光照不到的地方,他食指和中间夹烟,时不时递到唇边吸上一口,再慢吞吞地吐出灰白色的烟雾。

冯芜想起身边贵女圈中对他的形容。

说许星池唇形长得漂亮,颜色又是殷红的那种,看起来极为重欲,即便如今没有正牌女友,但床|伴和女伴不会少的。

傅家几百年底蕴,与她们这种家庭是断了层的,若不是早些年傅家内部争斗太过惨烈,他们家的秘辛又怎么会流出来供人谈资。

如今傅家大哥掌权,大家姐巾帼不让须眉,几年的肃清,傅家重回巅峰,沉淀之后的维稳与低调是重中之重。

难怪多少人想从许星池这里入手,却苦于傅家小少爷顽劣不羁,软硬不吃,任何人的面子都不曾给过。

听见脚步声,许星池漫不经心撇脸,打量她片刻,随后勾唇浅笑:“你这一天得喝多少水?”

“……”冯芜舔舔唇瓣,赧道,“抱歉,久等了。”

许星池站直身子,高大的身影瞬间罩住她:“你抱什么歉,我烟都没抽完,再等我一会。”

“……”

冯芜垂眸往他身边的垃圾桶瞧,垃圾桶上面的细沙堆里已经扔了几根烟头,再加上他指间这根,已经四五根了。

抽烟有点凶。

两人关系不熟,冯芜不敢说什么,暗暗腹诽了一句。

“能闻烟味儿不?”许星池忽地问她,“不能就站远点儿。”

冯芜好脾气地点头。

许星池唇角析出白色的烟雾,隔着朦胧视线,他眯起眼,散漫道:“说话都像个小鸭子一样了,还敢闻?”

“……”冯芜默了默,提道,“你也过敏呢,为什么还抽?”

“冯小草,”许星池扬了调,玩味的口吻,“你管我呢。”

他语调轻浮,意味不明,冯芜一时间分不清楚后面这四个字是问句还是陈叙句。

不管什么句,都属于她多管闲事。

冯芜抿住唇,自发自觉退了几步,将两人距离拉开,她脚尖踢踢地面,耐心地等着。

“……”许星池直勾勾地盯她,另只手看也不看的把烟摁进细沙,“你跑什么?”

冯芜不惯跟太强势的人相处,她被冯厚海掌控惯了,条件反射地怵这种,想远离。

她讪讪道:“你抽,我在这边等着。”

“你这一副躲瘟疫的样子,”许星池不悦道,“我抽什么。”

冯芜觉得他太敏感:“你刚才自己都说让我站远点。”

她真站远了,他又跟她算账。

许星池笑:“顶嘴是吧?”

“……”冯芜抿唇,不情愿的轻喃,“没理了就耍无赖。”

许星池眼帘耷拉着:“你给老子站近点。”

“……”

不要。

许星池居高临下瞅她:“无赖是谁?”

冯芜默默别开脸,看向路边的一排玉兰花路灯。

她唇微启,胆儿肥地吐了四个字:“谁问是谁。”

小说《许星池冯芜被伤透心后女主跟男二在一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