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剑:大晋之主)司马衷河南的石头全章节在线阅读_《残剑:大晋之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残剑:大晋之主》,由网络作家“河南的石头”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司马衷河南的石头,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皇上起驾!”一刻钟后,“皇帝出恭!”半刻钟后,“皇帝起驾!”一刻钟后,“皇帝出恭!”抑扬顿挫的声音在黑夜中显得特别响亮,晋惠帝司马衷这下出名了司马衷倒不是学习老虎和狗这类动物,用屎尿做标记,以便逃散的文武百官来救他晋惠帝在辇舆内,看着夜幕中的石超,一股物是人非之感油然而生……这事,的确是司马衷的错,这次被羞辱纯属咎由自取一切根源,源于“倒石事件”——“倒石”,乃打倒推翻石超的意思就在几……

小说:残剑:大晋之主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河南的石头

角色:司马衷河南的石头

热门新书《残剑:大晋之主》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河南的石头”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狂风漫天,乌云被扯得粉碎,远处黛青色的山隘如同受伤的巨兽,在狂风中发出呜咽的悲鸣。失意至极的落魄青年演员上官忠感觉脑袋有些懵逼。“这黑魆魆的,是在拍摄哪个场景片段?”晃了晃脑袋,上官忠尽力拼凑自己凌乱成碎片的记忆:……夜晚时分,自己正站在洛阳市荥阳县广武涧旁,脚下是万丈深渊。男一号被别人顶替、女友也…

残剑:大晋之主

第1章 刚开局,就成了俘虏皇帝 在线试读

“杀呀!”

“别让他们跑了!”

“抓活的!”

一阵阵呐喊声此起彼伏。

上官忠悠悠醒来,感觉到裤裆里湿漉漉一片。

“怎么回事?难道是……吓尿了?”

“我,我这是在哪里?”

刚要坐起来,一股寒凉的秋风迎面撞了个满怀,上官忠一个趔趄又“躺平”了。

秋夜,不知名的旷野。

狂风漫天,乌云被扯得粉碎,远处黛青色的山隘如同受伤的巨兽,在狂风中发出呜咽的悲鸣。

失意至极的落魄青年演员上官忠感觉脑袋有些懵逼。

“这黑魆魆的,是在拍摄哪个场景片段?”

晃了晃脑袋,上官忠尽力拼凑自己凌乱成碎片的记忆:

……

夜晚时分,自己正站在洛阳市荥阳县广武涧旁,脚下是万丈深渊。

男一号被别人顶替、女友也跑了,上官忠万念俱灰,正想跳崖结束自己的生命,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令人恐怖的淡蓝色透明球体。

球形闪电!

在这个春夏之交的夜晚,夜雨过后,突然间出现了一个球形闪电!

那球体直径约1米,丝毫不受风的影响,正不徐不疾地向上官忠飘来。

球形闪电表面不停地变换着颜色,刚刚还是淡蓝,现在又变成了橘红。

它就像一个精灵,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精灵。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任何事物能引起它的兴致,没有任何一件事情值得它留恋。

上官忠突然有一种释然,一种亲切——这球形闪电,不正像现在的自己吗?

在这个熙熙攘攘的世界里,街道上行人摩肩接踵,而他却觉得莫名地孤单。

这个孤傲的高压等离子带电球体,正飘过上官忠身边,孤孤单单地向远处飘去。

彼时,球形闪电离他腰间只有0.03公分。上官忠感觉到全身的毛发无一例外地全都变得直挺挺的,向那球状闪电“肃然起敬”。

上官忠瞟了一眼这近在咫尺、状如足球烯(C-60)的球形闪电,那外表球面映出了天上的星辰,还有自己那生无可恋的脸。

上官忠心中突然产生一股莫名的冲动,下意识地把手伸向了球形闪电!

……

“噗!”

“啊!”上官忠一声惨叫,一支箭羽从他小臂上擦过,带走一块皮肉,迸发出一股鲜血。

上官忠顿时回过神来,多年的演员生涯,使他不禁下意识地大声喊道:

“咔——!咔——!导演,快点喊咔!”

这太疯狂了!

“皇上,快逃啊!敌人杀过来了!”一位正从他身边溃逃的士兵出言提醒道。

“别跑!太乱了!导演呢?快喊咔呀!”上官忠一把死死抓住那逃跑的士兵吼道。

士兵着急逃跑,并不答话,死命挣扎!

“噗!”

一箭正中那士兵后心。

那箭势不减,直接穿透了士兵的身体,“当”地一声,撞到了上官忠的护心镜上,激起一片火花。

“尼玛!你个傻逼皇帝!害死老子了!”

这是愤怒之极的士兵临死前最后一句话。

“死人了!死人了!导演快喊咔呀!”上官忠一看死人了,吓得不顾形象地大喊大叫。

“咔!咔!快点给老子咔!”

上官忠又惊又气,大声嚷嚷着又蹦又跳。心道这导演为了效果逼真,特么都弄出人命了!

“在这里!皇上在这里!”

“抓到皇上了!”

上官忠这一通狂呼乱叫,终于被敌人发现了。

士兵们手持刀枪盾箭,把上官忠团团围住。

“什么情况?他们武器上沾的好像是真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传来,上官忠暗自叹道。

“不许动!”一个士兵朝上官忠大吼道。

上官忠随意向四周扫了一眼,渐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灯光呢?还有,摄像机在哪里?

“皇上莫慌,微臣嵇绍前来护驾!”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高喝道。

随后,上官忠看到一个身材魁直的年轻男子,手持宝剑快速奔来。

来人步伐急切,但神态镇定,在微弱的星光映照下,有股不怒自威的浩然正气。

“哈哈,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想着救皇上?”

一声冷喝,只听“噗”地一声,那自称嵇绍的年轻男子中了一箭!

“住手!都给我住手!”

上官忠见又伤到人了,气得是七窍生烟。

只见那青年男子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连忙跪倒磕头请罪:“圣辱臣死!臣嵇绍愧对圣上厚爱!”

“爱卿平身!”

上官忠下意识地答道。

“呵呵!好一对君慈臣忠!来人呐,把这嵇绍给我砍了!”一个公鸭嗓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死太监,你敢!”上官忠转过身来,怒视着那人。

“有何不敢?皇太弟、成都王有令只留皇上,其他人格杀勿论!来人,杀了他!”那太监又命令道。

“唰!唰!唰!”

一片拔刀出鞘的声音。

“谁敢杀朕的爱卿,先从朕的尸体上踏过去!”

上官忠拔起随身佩剑,做自刎状。没成想一激动,真的把脖子划破一个口子,顿时鲜血直流。

“Woo,真特么疼!”

上官忠痛得一咧嘴。

远处连绵不绝的喊杀之声,司马衷逐渐明白现在绝不是在演戏,很可能已经魂穿重生了!四周的浓重的血腥味儿更加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上官忠突然想到,这一切应该就是自己哈戳戳地摸了下那“球形闪电”所致!

不过时机不太妙啊,好像是重生晋惠帝司马衷,并且悲催地被俘虏了!

晋惠帝,一句“何不食肉糜”流传千古,并且还将继续流传下去!老婆贾南风,黑短善妒,也算“明星皇后”中的一员!帝、后均为“妙人”,称得上珠联璧合。

但现实情况太过凶险,容不得上官忠多想。

上官忠脸上的血已经凝固,脖子上鲜血淋漓,染红了身上的龙袍!

“不就是演吗?作为有能力胜任男一号的青年人,谁怕谁!”

上官忠把心一横,这次死马当活马医。

从小到大,时时刻刻带着一幅幅不同的面具!作为子女、同学、朋友、情侣、同事、陌生人等,只不过这次有些特别——“演”一个著名的傻子皇帝!

结果也很刺激,成功了奖赏是整个天下!赌注是自己的一颗项上人头。

上官忠吐出了残存在口中的血痂,用力吸了一口夜空中充满血腥味的空气,心中狂呼:

“大晋,我上官忠,不!我司马衷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