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无限:但主神搞错了我的身份(陆氢灭世大帝)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陆氢灭世大帝)全章节阅读

陆氢灭世大帝是穿越重生小说《怪谈无限:但主神搞错了我的身份》中出场的关键人物,“灭世大帝”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又没有?那个老家伙骗我?”说着,陆氢再次踹开一户人家的大门,往内部瞅了几眼,顺便挑了几个顺眼的东西扔进背后两人举着的宝箱整个村庄都是小木门,根本没什么安全性对于陆氢来说,这些木门随随便便一脚就能踹开和进村时不同现在陆氢正带着三人,挨家挨户的踹门过去毕竟村长都特地嘱咐他找户人家借住了,他也不好意思拒绝人家一片好意不是就是这村里其他人有些不识抬举,非常的没有大局观念陆氢辛苦揣了这么多门……

小说:怪谈无限:但主神搞错了我的身份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灭世大帝

角色:陆氢灭世大帝

热门网络作者“灭世大帝”的热门书《怪谈无限:但主神搞错了我的身份》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现在陆氢正带着三人,挨家挨户的踹门过去。毕竟村长都特地嘱咐他找户人家借住了,他也不好意思拒绝人家一片好意不是。就是这村里其他人有些不识抬举,非常的没有大局观念。陆氢辛苦揣了这么多门,居然一户人家都没见着…

怪谈无限:但主神搞错了我的身份

第7章 什么土匪进村 在线试读

“又没有?那个老家伙骗我?”

说着,陆氢再次踹开一户人家的大门,往内部瞅了几眼,顺便挑了几个顺眼的东西扔进背后两人举着的宝箱。

整个村庄都是小木门,根本没什么安全性。

对于陆氢来说,这些木门随随便便一脚就能踹开。

和进村时不同。

现在陆氢正带着三人,挨家挨户的踹门过去。

毕竟村长都特地嘱咐他找户人家借住了,他也不好意思拒绝人家一片好意不是。

就是这村里其他人有些不识抬举,非常的没有大局观念。

陆氢辛苦揣了这么多门,居然一户人家都没见着。

“不是,咱踹归踹,能不能不要再拿东西了。”陈鸿翔露出满脸苦笑。

此时宝箱里装着的东西已经溢出来了。

明明没有女朋友,陈鸿翔此时却深刻体会到逛街时帮女朋友提东西的痛苦。

这么说好像有些不够贴切。

陈鸿翔看了眼完全没听自己说话,还在继续零元购的陆氢。

相比起逛街,说是抢劫还差不多。

没错,这挨家挨户踹门搜东西,不就跟土匪进村一样嘛。

陆氢再次刷新了陈鸿翔对于怪谈的认知。

没想到在怪谈里还能扮演土匪进行大扫荡的。

就是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些什么。

还没等陈鸿翔多想,他的注意力又被陆氢吸引了过去。

碰,这是陆氢在踹门的过程中第一次受到阻力。

先前的门都是一脚就能踹开,而眼前这扇门,却摇摇晃晃的勉强挡住了陆氢这一脚。

大不了再踹一脚。

如此想着,陆氢抬脚就踹了过去。

可这次他却踹了个空。

“谁在踹我家门?”

一个中年妇女拉开了大门,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几人。

她身上的衣着十分破旧,缝着许多补丁,脸上还长满了麻子。

朝着陆氢看了一眼后,中年妇女将眼神转到陈鸿翔身上。

“就是你踹我家门?”

不知为什么,见到这个女人后,陈鸿翔三人猛然松了口气。

他们终于见到“正常”的人了,至少长得正常。

毕竟他们不像陆氢一样,有着乌托邦序列。

就光先前那村长,在他们的眼里看到的根本不是什么普通老头,而是一坨长着数百颗眼睛的烂肉。

那个所谓的村长应该与主神给予的主线没什么交际,找村长也是个错误选项。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让村长对陆氢那么友好,才使得陆氢逃过了一劫。

“不是的,你听我解释,我。”

话说到一半,豆大的汗珠从陈鸿翔的头上滴了下来。

他知道他忘记什么了,因为注意力一直放在陆氢和陆氢看到的规则上面,陈鸿翔反而下意识的忽略的自己看到的规则。

【规则一:你可以选择一户人家借宿。】

【规则六:村子里没有人!】

两个规则看似冲突,但又好像没那么冲突。

就比如这个可以借宿的人家,真的在村子里吗?

这时陈鸿翔真的更加羡慕陆氢所看到的规则。

因为在陆氢的规则里,第一条规则就写明了,没有人会伤害你。

诶,人?

村子里没有人……

陈鸿翔已经不敢想下去了,他们一定是错过了某些规则,光凭现有的规则推导,根本没法顺利推导下去,只会越推越错。

得提醒那小子才行。

陈鸿翔尝试对陆氢猛眨眼睛,但陆氢却对此视若不见。

从陈鸿翔抬着的宝箱里随手抓了一把自己收集的“宝贝”。

陆氢抬手将那些东西递给了那个中年妇女。

看向这些东西,中年妇女的表情瞬间由阴转晴。

“诶呀,还是这位小朋友懂事,不像某些人呐,多大岁数了连点礼貌都不懂。”

“你们应该饿了吧,稍等一会儿,我去给你们准备些吃的。”

妇女带着陆氢送的东西回到屋内,很快便端着一大片东西走了出来。

“呕。”晓秋看着妇女盘中的流食,回过身干呕了起来。

那诡异的食物上还冒着热气,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骨骼和内脏混在其中,焦黑的颜色无时无刻不在诉说它的危险。

陈鸿翔和石嘉伟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相比起妇女端出来的食物,村长给的一袋水果简直算得上无与伦比的珍馐。

倒不是说食物外貌的问题,而是他们根本无法确认这食物安不安全。

至少从外貌上来看,很不安全。

吧唧,趁着众人没注意,陆氢直接舀了一勺放进嘴里。

这时陈鸿翔想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在乌托邦序列的掩盖下,陆氢看到的根本不是什么恶心的流食,而是美味的爆浆豆腐。

嚼着嚼着,陆氢眼前一亮。

“不错,居然还放了葱花和辣椒。”

坚固的骨骼在陆氢的牙齿之下脆弱无比。

咯嘣咯嘣。

在旁人惊恐的眼神中,陆氢将整盘食物全部吃下了肚。

乌托邦序列不仅是给他的视觉上了滤镜,对于味觉乃至于其他感官而言,也有着相同的效果。

对于陆氢来说,他是真的在吃一盘爆浆豆腐,无论是从那个感觉来说。

见有人欣赏自己的手艺,妇女仿佛显得很开心。

“你吃的满意就好,要是我那女儿能跟你一样令人省心就好了。”

说话间,妇女叹了口气。

“可惜食物实在太过紧张,一时半会我也没办法拿出更多食物了。”

“没事没事。”晓秋赶忙摆手,“我们吃水果就好,吃水果就好。”

鬼才会想吃那些恶心的东西。

对于陆氢之外的三人来说,对妇女端出来的食物自然是敬而远之。

“你说说这事闹的,哪有让客人自己备食物的。”妇女好像因为不能给大家提供食物而有些自责。

“别站着了,都快进来坐吧。”

房间内的装饰十分普通。

光从装饰上来看,这件房间与先前那些被陆氢踹开的房间没什么不同。

“我是村里的裁缝,姓王,平时你们叫我王裁缝就好。”

妇女笑了笑,坐到旁边的竹椅上织起了毛衣。

边织毛衣,她还边对众人告诫道:“晚上最好不要离开房间乱晃,这世道呐,不太太平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