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辩贾诩(东汉末年少帝纵横天下)免费阅读无弹窗_东汉末年少帝纵横天下刘辩贾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穿越重生小说《东汉末年少帝纵横天下》是作者“小老虎的口粮”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刘辩贾诩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五日时光,一晃而过,刘辫的身体在太医令吉本的调理下逐渐好转,如今也与平常之人无异,但是仍然需要汤药疗养这些天来,刘辫慢慢熟悉周围的环境,与人了解当今时事,经过与人交谈,已然了解到诸多事情道观内院,刘辫站立院中,任由凉风侵袭,只有这冰冷的感觉,才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来人”伫立良久,刘辫冲着身后喊了一声“史侯,有何吩咐?”不远处,侍从赶紧上前应道这侍从名叫何田,是何皇后前几日派到身边……

小说:东汉末年少帝纵横天下

作者:小老虎的口粮

角色:刘辩贾诩

小说《东汉末年少帝纵横天下》是网络作者“小老虎的口粮”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详情:“伯和,来,多吃一点。”董太后夹起一块鹿肉放在刘协碗里,那眉目间尽是慈爱之色。刘协,字伯和。刘协恭敬道:“多谢祖母…

东汉末年少帝纵横天下

第7章 董太后的谋划 免费在线阅读

皇宫,永乐宫。

永乐宫乃是董太后的寝宫。

内殿,一群下人正在侍候两人用膳,满桌金浆玉醴,山珍海味,偌大的长桌之上只坐着两个人。

一个正是我那同父异母的弟弟刘协,另外还有一个中年妇人,她华贵从容,颇有几分尊贵之气,此人正是当今皇帝的母亲,董太后。

“伯和,来,多吃一点。”董太后夹起一块鹿肉放在刘协碗里,那眉目间尽是慈爱之色。

刘协,字伯和。

刘协恭敬道:“多谢祖母。”

突然一个身体壮硕的太监走进殿内,躬身道:“禀告太后,奴才有事禀报。”

这人正是刘协的贴身太监,蹇硕。

董太后面无表情,依旧不紧不慢的动着筷子:“什么事?说。”

“这……”蹇硕抬起头,看着周围的一众太监婢女,他并没有开口。

“你们都下去。”董太后挥了挥手,周围一众下人躬身退去。

“现在可以说了吧?”

蹇硕随即上前两步说道:“启禀太后、董侯,我们安插在刘辩身旁的人传回了消息。”

刘协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问道:“是何消息?”

蹇硕说道:“细作来信说,刘辩今天早上约见了两人,一个名叫高顺,另一个名叫贾诩。”

“高顺?贾诩?”刘协面露疑惑,他显然没有听说过这二人。

“这二人是何许人也?”

蹇硕继续说道:“奴才已经查实,这高顺乃是皇城禁卫中一个小统领,贾诩也不过是一个小小郎官,二人身份并无不妥。”

不仅是刘协不知道这二人,就连董太后也不曾听闻,她随即问道:“这二人身份如此低下,刘辩找这二人做什么?来信可曾说他们都谈些什么。”

蹇硕说道:“启禀太后,来信说,刘辩屏退了所有人,所以我们的人并不知具体谈话细节。”

董太后与刘协听闻此言,皆沉默无言。

蹇硕见董太后刘协两人眉头微皱,赶紧开口说道:“董侯,您记不记得昨日刘辩大婚,开口向陛下要了两个人,会不会就是这两个人?”

“昨日,刘辩确实向父皇提及了此事,父皇也应允了,但是他今天见的这两人毫无背景,也无权势,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

刘协原以为刘辩会借此机会收拢几个强大的世家大族,来增强自身的实力,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只是要了两个籍籍无名之辈,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蹇硕问道:“董侯,要不要奴才派人盯着这两人?”

刘协并没有自作主张,而是转过头询问董太后的意见:“祖母觉得呢?”

董太后眉目间毫无波澜,她轻声道:“他无非就是找了两个帮手而已,而且还是两个毫无背景之人,不必如此兴师动众,他从小便胸无大志,贪图享乐,如今焉能有所作为?”

“你们要记住,刘辩小儿不足为虑,皇后外戚一派才是我们的心腹之患,为今之计,我们需要把精力放在对付外戚身上,要密切注意何进、何苗两人的动向,还有这皇城之中各大世家的动向我们也要了如指掌,只有这些人才能影响朝廷的格局。”

何进、何苗二人乃是何皇后的兄长,两人如今权柄在手,特别是何进,如今已经是官居大将军之位,且坐镇京师,这也是何皇后最大的依仗所在。

不得不说,董太后分析的句句在理,但是凡事都有例外,那个她看不上的刘辩就是意外。

刘协恭敬道:“祖母说的在理,孙儿受教了。”

蹇硕躬身道:“太后英明,奴才这就吩咐下去,盯紧何家兄弟。”

“何家兄弟势大,我们该如何应对才好?”刘协不免有些忧虑犯难。

董太后拾起筷子,夹了一块点心放在刘协碗中,缓缓说道:“孙儿不必担忧,纵然那何家兄弟有些权势又如何?你不要忘了,这京城可不只有他何家。”

董太后一席话让刘协豁然开朗,他瞬间来了精神:“祖母高见,如今朝堂之中,除了何家,还有王家、曹家、袁家等世族大家,如果他们能为我们所用,何家自然不足为虑。”

董太后眼神微沉,肃穆的脸色之上多了几分威严:“这京城之内,各方势力盘根错杂,只有利益才能驱使他人,但是你要记住,这天下终究是我刘家的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董太后的话无疑是给小小年纪的刘协又上了一课,她就是要让刘协明白一个道理,皇家才是权力的掌权人,其他人都是附庸而已。

刘协起身恭恭敬敬对着董太后施礼道:“多谢祖母教诲。”

小小年纪,他眼中似乎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对权利渴望。

刘协随即问道:“自古以来,树大招风,觊觎何家权势之人,必然不少。”

“祖母,我们现在要不要联络一下他们的敌对势力?”

听闻刘协所问,董太后眉目舒展,眼中含笑,她似乎看到了刘协的进步。

“此事不急,我们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刘协问道:“祖母所言何事?”

董太后缓缓说道:“自古以来,凡事讲究名正言顺,虽然刘辩毫无德行,但是他毕竟是你父皇的嫡长子,立长不立幼,这是亘古不变的问题。”

“所以平常我让你谨慎为人,修习德行,都是为了让你父皇对你刮目相看,如果你父皇能够立你为太子,那么这立长不立幼的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祖母英明。”此刻刘协眼中尽是对董太后的崇敬之意。

董太后微微一笑道:“虽然如今你父皇对你宠爱有加,但是这立太子之事,牵扯甚广,纵然你父皇是一国之主也不能轻易决断,所以此事还需他人推波助澜才行。”

自古以来,立太子都是家国大事,不可马虎,哪怕是皇帝也不能随意为之。

刘协疑惑道:“何人可以成就此事?”

董太后双目微凝,缓缓说道:“此事非张让不能成也。”

宫廷之人皆知,中常侍张让,乃是皇帝身边最得宠的宦官,权势之大自然不是一般大臣可以相提并论的。

“启禀太后,张公公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