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畜穿成恶女后只想暴富(社畜穿成恶女后只想暴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社畜穿成恶女后只想暴富)社畜穿成恶女后只想暴富最新章节列表

主角晏秋原野月出自穿越重生小说《社畜穿成恶女后只想暴富》,作者“原野月”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摘完花回到室内,晏秋在客房找到了一个花瓶来盛放摆在餐桌上刚刚好插花其实也挺好玩的,哼着小曲的晏秋将半成品放到窗边,倾泻而下的阳光刚刚好洒在花朵上,也映出少女认真思考的倒影,像是一幅精美的剪纸极致的对称,未丧失原本单只剪纸的味道,张开来的双像放在一块,却也生出一种别样的美恰在此时,一个人推门而入,欣赏到了这绝世美景,推开一半的门戛然而止,与之照应的便是手主人的目瞪口呆“安德切尔先生,这就是……

小说:社畜穿成恶女后只想暴富

作者:原野月

角色:晏秋原野月

火爆新书《社畜穿成恶女后只想暴富》是由网络作者“原野月”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小说内容概括:恰在此时,一个人推门而入,欣赏到了这绝世美景,推开一半的门戛然而止,与之照应的便是手主人的目瞪口呆。“安德切尔先生,这就是您的客房了,希望您在这能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熟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是父亲!糟糕,快藏起来。晏秋对着安德切尔,用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他不要申张这里有人…

社畜穿成恶女后只想暴富

第5章 天台彻夜画帅哥 免费在线阅读

摘完花回到室内,晏秋在客房找到了一个花瓶来盛放。摆在餐桌上刚刚好。

插花其实也挺好玩的,哼着小曲的晏秋将半成品放到窗边,倾泻而下的阳光刚刚好洒在花朵上,也映出少女认真思考的倒影,像是一幅精美的剪纸。极致的对称,未丧失原本单只剪纸的味道,张开来的双像放在一块,却也生出一种别样的美。

恰在此时,一个人推门而入,欣赏到了这绝世美景,推开一半的门戛然而止,与之照应的便是手主人的目瞪口呆。

“安德切尔先生,这就是您的客房了,希望您在这能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熟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是父亲!糟糕,快藏起来。

晏秋对着安德切尔,用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他不要申张这里有人。

安德切尔立马心领神会,对着门外的人说道:“谢谢您的照顾,相信这一定是个无比美好的夜晚。”

等了两人交流了片刻,安德切尔才转过身来找到晏秋,“放心,他已经走了,就是不知小姐在这是何意图?”

听闻眼前的男人告知晏秋,她才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给男人展示她的艺术品。“这本是我准备给父亲一个惊喜的,没想到父亲在这个时候来了不好意思,让你为难了。”

“没事,我也没帮多大的忙,不过你插的花真的很漂亮,相信你父亲一定会很喜欢的。”安德切尔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开始了自我介绍:“我叫安德切尔·温莎,请问小姐可否愿意告知姓名。”

温莎?那眼前的这人不就是埃拉托的未婚夫,埃拉托对人们干过很多恶毒的事情,却唯独没有伤害过她的未婚夫,最终也幸福的在众人的祝福声中与其完婚。

真是羡煞旁人的情侣呢,如今他俩并没有订婚,那今天我可就要上演一场棒打鸳鸯了。

“公子您好,小女名为罗莎莉安·罗佩,作为罗佩家族的一员,很荣幸公子光临寒舍,希望您度过一个记忆深刻的夜晚。期待下次与您的相遇。”说罢,晏秋便挥手抱着花瓶走了出去。

晚宴开始了,众人因为客人的到来显得兴奋不已,早早地来到餐厅交谈了起来。

随着最后一个客人的落座,卡佩家族的晚宴正式开始了。

虽然大家看似都在聊着家常,最后终究会把话题落回到安德切尔身上。

哥哥艾因跟安德切尔是学院一个班的同学,这个世界只允许男子上学,开设的学科项目也都是男教授教课,女子渐渐的只能在家经营自己社交形象,争取嫁到一个有权有势的夫家。害,果然,无论什么世界都逃不过重男轻女的思想。

“埃拉托,上次你寄给安德切尔的信,他学业有点繁忙,就没顾着看,但你缝制的手套他确实是收到了,你说是不是啊!”艾因用手肘戳了戳莫名被cue的安德切尔。

无奈的安德切尔只能点头附和。

“是吗,我就怕冬天您的手冻伤了,才想着给您一副手套好保暖,那手套寄出可是有些时日了呢。”听闻心上人收到手套后,喜上眉梢的埃拉托急忙接上话。

那可不是嘛,都快夏天了,人家还在唠你冬初送的手套,孩子你这是单相思啊,得治。况且你根本不知道,安德切尔是有洁癖的,估计现在你这副充满爱的手套已经充满酒精的味道了呢。

而晏秋就在众人热闹且尴尬的对话中沉默着,咬着唇,看着对话的人们。

那当然不是因为晏秋不想现在打击炫耀,而是因为她知道安德切尔最吃娇滴滴弱女子的这套。起初埃拉托也是苦苦追寻无果,在一步步算计原主,将其塑造成一个恶女形象,再让自己成为被欺负寻求帮助的弱势群体,瞬间引起了安德切尔的保护欲,让她顺利的入住公爵府,安然的完婚。

这时,安德切尔注意到了晏秋,这女孩虽然出身伯爵家,却穿着如此简单质朴的衣服,在家族聚会中更是插不进去一句话,看着她一直在关注对话,肯定是想在大家聊完这个话题后再向父亲展示她的杰作吧。

看着晏秋仿佛一直插不上话的模样,安德切尔看着桌子上的花瓶说道:“这花插得真漂亮啊,伯爵家真是处处都很精致呢,连花朵都这么浪漫。不知这花是谁插的呢?”

一直都是你问我答的安德切尔竟然主动发话,众人连忙附和夸赞,“那么这花是谁插的呢,能让公子如此欣赏,本伯爵要重重赏她!”

终于等到这句了,晏秋却只能按捺住计划成功的喜悦弱弱地答到:“父亲大人,是我。”

尴尬的神色在皱纹斑驳的脸上一闪而过,随即是商业的微笑,“啊,我的好女儿啊,你真是让我惊喜呢。你说吧,想要什么我尽量满足你!”

“谢谢父亲,只要得到父亲的一句夸赞,罗莎就已经够开心的了!”天真无邪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仿佛一个渴望被父亲关注的少女,在接受父亲夸赞后如获珍宝。

看着憨态可掬的少女,不知为何安德切尔也跟着微笑了起来。

晚宴散后,已是深夜,晏秋在天台画着画。那是一个男人的模样,皮肤雪白,棕色的卷发,坚挺的鼻梁,嘴角挂着一抹醉人的微笑,端的是温润如玉,温文儒雅……

正画着,天台门忽然被打开,晏秋假装惊慌地向进入的人泼了她正准备洗刷子用的水。

“哗啦啦”水顺着男人倾泻而下,果然,晏秋没有猜错,来人果真是安德切尔。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害怕了。”晏秋立马上前送上新的衣服,用手帕擦着他面前的水迹,装作慌乱的样子向着安德切尔道歉。

虽然安德切尔湿淋淋的状态很不爽,但是看着面前手忙脚乱的女孩,也很难心生讨厌的感觉。但当安德切尔感觉到女孩的手扫过他的脖子时,并没有条件性反射的厌恶躲开,而是很平静地接受下来,心里反而抹上了一股奇怪的怀疑。

难道我的洁癖没有了吗?仔细回想起次次被人触摸的感觉,恶心立马涌上嗓子眼,脊背的战栗告诉他,他还是不能接受,但对于刚刚的触摸,他的内心竟然是不讨厌的。

为了探究自己为何不讨厌刚刚的触碰,安德切尔换完衣服,决定坐下来与眼前这个皎洁如月的女孩子有更多的接触。

但他坐下来准备好好察看少女的画作时,女孩向上前挡在他的面前,却一切都晚了,他已经看清了这画的主人公——他自己。

“这画……”安德切尔惊愕地指着眼前的画作。

“既然您都看到了,我就坦白的告诉您吧,我很喜欢作画,家里人不支持,我只能深夜在基本没人来的天台作画。至于这幅画为什么画的是您……今天在客房一见,不知为何,脑中老浮现您的身影,手一动,不知怎么的就画下来了。被公子您发现,实在是羞愧难当,公子若是不喜欢,我今晚便将画毁了。”晏秋声音越说越小,头低的仿佛想要找到一个地洞钻进去。

安德切尔托起腮,仔细的端详起了这幅画,画得可以说是非常好,但脚边作废的稿纸叠叠地堆起来,最上边的几张都是无法敲定好动作,只定个型便放弃了的稿纸。这也是为什么最后她只画了一个面部的原因吧。

“你画的非常好,我很喜欢,只不过你为什么画了又扔掉,只留了一个面部呢?”

“其实……这样的画作最好有一个模特,要不很难画出既定的动作……”

“那我来当你的模特吧,画完别忘记给我一份哦。”安德切尔不仅不记得女孩画她是有所侵犯他,反而愿意当她的模特,说实话说出这样诚恳的话让自己也吓了一跳。

少女雀跃着答应了,中间有些动作需要画家指挥,安德切尔故意装作听不懂指挥,等着少女来摆弄他的身体。

“不是,是这样的”女孩的手摸到了他的手,轻轻地挪动了位置。竟然一点都不抵触,一直以来,连亲生母亲都不曾亲近的安德切尔有些恍惚,终于找到能让他不抵触的人了……

“那么,你来这,是为什么呢?”在作画中,两人谈论了很多,已经较为亲近了,省去了敬语让晏秋无比轻松。

“说出来比较难为情,其实我从小便有洁癖,你们府的床对我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当然不是说你们府不好的意思,大家都很热情……”不能变换动作的安德切尔,正好不用对着晏秋,这使他更不那么纠结地讲出了自己的秘密。

“扑哧。”晏秋笑了。

竟然这么顺利,这么顺利就让他对自己敞开心扉了。其实从开始到现在,都在晏秋的计划中。

从来没有夜晚作画的晏秋在天台等待着准备透口气的安德切尔,因为她知道,患有洁癖的公子根本睡不了不是自己亲自打扫的客房,原主之前夜晚逃出伯爵府出去玩,也在天台遇到过安德切尔,这更加坚定了晏秋在天台守株待兔的决心。

泼水身体接触也是晏秋知道,安德切尔根本不抵触原主的肢体接触,前世安德切尔无意中知道了这个事情,将原主作为特别的存在,却在一次次阴谋中对原主失望,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一次次累计,便坚定了最后帮助埃拉托对付原主的心。从此埃拉托的背后有了庞大的温莎家族。

但为了避免安德切尔直接走掉的情况,晏秋随身带着徽章,随时准备时间回溯。但没想到事情施展的那么顺利。

“我都知道的,你不必解释那么多,这样真的很可爱。”晏秋不去计较洁癖这个字眼,反而与一些他愿意倾吐秘密的人形成了对比,那些人都觉得他矫情做作,过了不久有些甚至会疏离他。一瞬间,安德切尔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毕竟谁都不想不能接触自己亲近的人。

令人难以忘怀的夜晚过去了,晏秋完成了画作送给了安德切尔,并相互约定以笔友的方式经常联系。

看着清晨送行安德切尔的一行人,晏秋站在天台上没有露面,在只有二人能互相看到对方的视野里,安德切尔挥挥手与晏秋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