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炼天启皇帝(大明:从锦衣卫到万古一帝)免费阅读无弹窗_大明:从锦衣卫到万古一帝沈炼天启皇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穿越重生小说《大明:从锦衣卫到万古一帝》是由作者“文史点灯”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沈炼天启皇帝,其中内容简介:“沈施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沈炼双手环抱,轻描淡写地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道,“静海和尚啊静海和尚,你们出家人不是从来不打诳语的么?”“怎么今天在我这一身飞鱼服面前,还要说谎话?”“莫非你觉得,本官没有覆了你这雷音寺的能力么?”静海和尚眼皮狂跳,他丝毫没有忘记,眼前这位经常来捐钱的爷,是锦衣卫的百户但北斋……“沈施主,您是什么身份,小僧当然清楚”“莫说要毁了雷音寺,就是十座雷音寺,一百座雷音寺您也……

小说:大明:从锦衣卫到万古一帝

作者:文史点灯

角色:沈炼天启皇帝

小说《大明:从锦衣卫到万古一帝》是由“文史点灯”所著。内容概括:只要不出什么大事,哪怕是不来值夜,自己都是无所谓的。他扫了一眼案几上的公文,其中一份写着明时坊三个大字的公文,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陆文昭立刻拿了起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这里面记录了明时坊命案的死者情况,和仵作判断的死因…

大明:从锦衣卫到万古一帝

第6章 天色已明;捉拿归案 免费在线阅读

次日一早,锦衣卫北镇抚司的衙门,各个千户正在召集麾下百户商议公事。

陆文昭一如往常一样,姗姗来迟。

他扫了一眼下面的百户和总旗,开始了点卯。

“报千户大人,昨儿衙门里面值夜的总旗凌云铠,突发疾病,告假休息了!”

陆文昭点了点头,他在北镇抚司里面是出了名的好脾气。

只要不出什么大事,哪怕是不来值夜,自己都是无所谓的。

他扫了一眼案几上的公文,其中一份写着明时坊三个大字的公文,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

陆文昭立刻拿了起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

这里面记录了明时坊命案的死者情况,和仵作判断的死因。

心知肚明的陆文昭读完了之后,又看了一遍,确定和自己计划中的差不多,没有什么马脚后,咳嗽了一声,开始了例行问询。

“沈炼!”

沈炼立刻出列。

陆文昭习惯性地用他那双细长的双眼扫了一眼沈炼,和往日的没有什么不同,就腰间的绣春刀好似换了一柄。

“你是昨夜发现明时坊案子的,说说吧,这案子你有什么看法!”

“回禀千户大人,案子已经破了!”

破了?

陆文昭一惊,随后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他根本不相信沈炼这个印象中的愣头青能破案。

虽然他知道这位沈炼老弟的武力值不错,但沈炼在北司衙门的百户里面,也是出了名的木讷。

要不然怎么会在百户的冷板凳上一坐就是好几年,连个副千户都升不上去。

张英更是斜着眼揶揄道,“沈炼,大清早的你莫非是没吃早饭,脑子糊涂了?”

“还是说觉得大家伙都没有睡醒,想要说个笑话让诸位大人提神醒脑一下?”

挺着大肚子的张英一拿沈炼开玩笑,在场的几名百户甚至是边上值班的总旗,都习惯性地笑了。

陆文昭抚摸着自己的两撇小胡子,将嘴角的笑意给盖了下去。

他咳嗽了一声对张英说道,“张百户,不要取笑同僚!”

然后看向了认真的沈炼,猛地心头一揪,他伸手问道,“沈炼,你说你破案了,那明时坊的幕后凶手呢?”

“业已捉拿归案!”

什么?

捉拿归案了?!!!

陆文昭死死地盯着沈炼的脸上,试图从这张英俊的脸庞上找到一点开玩笑的痕迹。

“糊涂,真是糊涂,沈炼你……”

“住嘴!”

陆文昭伸手指着张英,让这个黑眼圈胖子闭上了揶揄沈炼的嘴巴。

他霍然起身,双手支撑着案几,心中的那份莫名疼痛更加剧烈了。

“沈炼你说,是谁杀了明时坊的掌柜的……和郭真公公!”

沈炼拱了拱手道,“是雷音寺的静海和尚和几名江浙来的刀客!”

听到雷音寺三个字的时候,陆文昭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双目之中更是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色彩。

“哼!吹牛!”

张英一向看沈炼不大顺眼,这时候自然跳出来问道,“沈炼,咱们都是北司当差了多少年的,论起破案,还没谁能说几个时辰之内就能随便破了的。”

“除非,你是随意栽赃他人的,找几个替死鬼,想要争功不是?”

沈炼泰然自若道,“眼下静海和尚和那几名刀客,都被在下拿了,关押在诏狱里面!”

“若是张百户和诸位大人不信,大可以去诏狱审问便知!”

听到沈炼言之凿凿的一番话,陆文昭身躯一震。

他心中百感交集,更多的是一阵肉痛。

静海和尚被抓了,不足为惧。

他只是个外围人物。

但沈炼都提到了,江浙地区来的刀客,那分明就是丁门的人被抓了。

师妹?

不会的!师妹是半步宗师的修为,武道实力还在这些年荒废了不少武艺的自己之上!

她断然不可能被抓住的。

那极有可能是两位和师妹一起行动的师侄。

既然如此,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自己一定要想尽办法,救他们出来!

几个呼吸的功夫,陆文昭便想到了补救的方法。

他深吸一口气,重新让心神稳定下来,随后嘴巴一瘪,继续使用了往日惯用的懒散嗓音,对沈炼说道,“这个嘛,你说是城外寺庙的僧人和刀客袭击了明时坊,这一点可有证据啊?”

沈炼这时候心底倒是对表面上还镇定的陆文昭,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但他口中却是回答道,“暂时有人证在,只要上大刑,一定可以问出证据来!”

陆文昭摇了摇头,背着手走到了沈炼的面前,他歪着头,像是在传授什么经验一般,语重心长地说道,“沈炼啊,你也是北司的老人了,所以你要清楚,屈打成招的供词,若是翻供了,三法司的人,不会给你好果子吃的!”

“要么,就把人放了,找到证据再抓嘛!”

陆文昭巧舌如簧,表面上替沈炼考虑,其实想要忽悠沈炼放人,“反正就一个秃驴,不成器的江南过来的刀客,放了再抓,跑不了的!”

沈炼深深地看了一眼陆文昭,笑面虎一般的这家伙,看来现在还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还抱有幻想。

既然如此,沈炼只好掏出一剂猛药了。

“也对,不过沈某这次出手,抓到的可不是一些虾兵蟹将。”

“其中还有一名大鱼,那可是半步宗师修为的匪首!”

什么?

陆文昭浑身一颤!

沈炼说的,莫非是丁白缨丁师妹?

下一刻,沈炼分明感觉到了,近在咫尺的陆文昭,双目之中的怒火差点喷涌而出。

愤怒之下,陆文昭差点就要当众对沈炼下手。

更要命的是,沈炼还靠近一步,小声对陆文昭说道,“不过卑职下手似乎重了些,现在那女匪首经脉寸断,气若游丝,可能性命不保。”

“要不陆千户您问下可有太医院的太医,前来妙手回春?”

“不然卑职真的很担心这女匪首,撑不过咱们北司诏狱的一百零八般酷刑!”

陆文昭一听丁师妹还受了重伤气息奄奄,顿时心中的怒火差点喷涌而出。

最后他咬紧牙关,从牙齿缝里面蹦出了几个字。

“随我,去诏狱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