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团三岁半,能有什么坏心眼呢(奶团三岁半,能有什么坏心眼呢)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奶团三岁半,能有什么坏心眼呢)奶团三岁半,能有什么坏心眼呢最新章节列表

主角是顾荨顾苑苑的穿越重生小说《奶团三岁半,能有什么坏心眼呢》,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穿越重生,作者“暮回春”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洛易嗤笑了一声,自顾跟着苑苑的方向而去顾荨心下一凝,亦紧跟而上戚家的园子,比不得定国府的大,但戚家一门,素喜风雅,园内花草名植,假石凉亭,却数不胜数萧承彦跑得最快,眼见苑苑迈着小短腿追过来,他索性直接躲进丛丛花草中,缩成一团,然后得意的朝着苑苑笑道:“这里是我的了”苑苑抿着小嘴,这里她也想躲的,不过既然小哥哥已经占了,她只能再换地方了好在,不远处就有好几棵大树苑苑眼前一亮,径直朝着树下……

小说:奶团三岁半,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作者:暮回春

角色:顾荨顾苑苑

《奶团三岁半,能有什么坏心眼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暮回春”。《奶团三岁半,能有什么坏心眼呢》内容概括:”顾荨面无表情,语气却满是笃定,“我们素未谋面,但你认识我。”眼神是骗不了人的。在船舱中无意间的一瞥,她就认出了他。而他,显然也认出了她…

奶团三岁半,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第20章 免费在线阅读

顾荨进入偏厅,示意下人先退下。

一时间,偏厅内,便只剩下两个孩子。

洛易头也未抬,自顾用饭。

顾荨就势坐在他的对面,目光微凝,“你……想做什么?”

手倏然一顿,洛易抬眸对视,神色淡淡:“洛易只是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并不敢做什么,倒是小姐以为我会做什么?”

“你认识我。”顾荨面无表情,语气却满是笃定,“我们素未谋面,但你认识我。”

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在船舱中无意间的一瞥,她就认出了他。

而他,显然也认出了她。

所以……他极有可能和自己一样,是重生回来的。

至于回来的目的,顾荨用脚指头都能想到。

洛易放下筷子,注视了顾荨须臾,唇边划过一抹讥诮:“果然,小姐和我是一样的人。”

下一瞬,他语气微变,言语中充满了寒意:“既是如此,我和小姐的目的不该是一样的么?”

前世,他亲眼看到顾苑苑各种欺辱定国府这个有名无实的大小姐。

连个婢女都不如的存在。

他死时,顾荨才十二三岁,但其下场,他却早已料到,有顾苑苑在,这位大小姐就断不可能善终。

顾荨无奈叹气:“我们不一样,洛易,苑苑变了,你应该能看出,她和前世不一样了。”

洛易眉头紧锁,他的脑中,不由浮现船舱中的那一幕。

顾苑苑软软糯糯的叫他哥哥,而不是如前世那般叫他狗奴才。

她还会默默掉泪,明明手都被他捏得红肿了,却也忍着没叫出声。

可那又如何。

他前世是顾苑苑害死的。

他本忠臣良将之后,后家族破败,辗转成了定国府的奴才,可他当初凭着与那股与生俱来的力气已经入了定国公的眼,若非顾苑苑,他定然会入军上战场。

替家族挣回往日荣光。

是顾苑苑毁了他!

“你可以忘掉她对你做的一切,可我忘不掉,你知道断手断脚之痛吗,你知道在冰天雪地中活活痛死饿死的感觉吗?”洛易隐忍着低吼,目光中尽是森然。

顾荨长吁了口气,起身,冷眸回视,“洛易,言尽于此,若是前世,你就算杀了她,我也只会拍手叫好,可如今,你若伤她,如你所说,我会加倍报还!”

话落,顾荨径直离开偏厅,又直奔苑苑那边而去。

小家伙爱踢被子,她担心戚家的丫鬟照顾不好。

顾苑苑的房间,在距离偏厅极近的一处院落里。

她进来时,只有几个丫鬟在房外侯着。

见她要进去,丫鬟们下意识的要阻拦,但在收到顾荨冷眼后,阻拦的话顿时咽了回去。

心里一阵胆寒。

明明只是个小姑娘,怎的眼神那样可怕?

榻上,小蠢货睡相极为不雅,被子被踢到了一边。

顾荨无奈笑笑,适才的冷然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柔色。

她细心的将被子替小家伙盖好,然后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小东西红扑扑的小脸。

软乎乎柔嫩嫩的。

手感非常好,难怪戚家的几个舅母都对小家伙的脸爱不释手。

长长的羽睫垂下,将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完全遮掩。

唇角还隐隐可见一丝丝亮晶晶的不明液体。

“小没良心的,见人就叫哥哥姐姐,难怪被人拐走,明明曾经那么有心机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你若再坏一点,姐姐也能心安理得的报仇啊!”

可偏偏笨成这样。

就因为她一句话,她就离家出走,想成全自己。

哪怕是前世,也没有一个人这样重视过她。

即便是他的父亲,还有那个……

她误以为是良人的男人。

那个男人是顾苑苑设计给她安排的,她被骗成了那人的妻,后来被那个男人生生打死……

不知过了多久,顾荨趴在床前,昏沉睡去。

等醒来时已经次日清晨。

她的身上,裹着一层小被子。

而小蠢货,就趴在床上,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顾荨吓了一跳,背上的被子都险些抖掉了,“醒了怎么不叫姐姐,盯着我做什么?”

苑苑起身,跪坐在床上,眼睛亮亮的,“姐姐真好看。”

“……”顾荨险些气笑,谁说这小东西笨的,小嘴叭叭的,跟抹了蜜似的,明明是个抖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