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阅读叶歆叶非予安陵王20章叶歆叶非予_叶歆叶非予安陵王20章(叶歆叶非予)免费小说

主角叶歆叶非予的穿越重生《叶歆叶非予安陵王20章》,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今朝如晤”,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谢家贤王没什么别的爱好,就喜欢没事给自己树立对手、培养敌人,仗着身份,用正大光明的理由,对她行丧心病狂之事!贤王德佑,奉赐天予,狗屁呢。一朝穿越,慕沉川险两身陨命,什么嫡姐庶妹,公主皇妃?抱歉,从前的那只小兔子早被那男人杀身诛心,现在的这只,可是会狐假虎威的小野猫。“你说我今天怎么对你才好?”“随便你,这一百日,都随你。”此时随谢家王爷为所欲为的慕沉川,又怎么料得到,百日后………

点击阅读全文

叶歆叶非予安陵王20章

叶歆叶非予安陵王20章》是由作者“今朝如晤”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嗯,简直比亲身经历还亲身经历啊。这王城里的八卦就这么点盼头了?慕沉川刚要跨出去的脚又退了回来,在那个说书人的桌案上丢下两个铜板。说的好,说的妙,说的她慕沉川昨晚上没把谢非予上了都有点对不起人民群众而无地自容了。啧啧,她这个身临其境的主都还没一个旁观者透彻…

阅读精彩章节

“我脸上有花,好看么?”慕沉川发现了祁昱修的沉思,连忙打哈哈。

祁昱修没动多少膳食,他放下筷子,只是轻轻拍了拍慕沉川的肩膀,指尖微微一撇。

慕沉川心领神会,眼角就瞅见那窗边的座上有个青衫男子,他也不看他们,一直盯着外头,仿佛心思都在那街市上。

可慕沉川不傻,既然祁昱修提点了,八成是察觉了什么,这个男人是不是安国侯派来“监督”她的,还未可知。

“吃了,我送你回侯府。”祁昱修轻言轻语。

慕沉川三下五除二将碗里的扒拉干净,这新一天开始的心情总算好了两分,除了眼睛下两个黑眼圈。

下楼的时候正巧听到戏台上的说书人在言辞凿凿的“王侯二三事”。

嗯,简直比亲身经历还亲身经历啊。

这王城里的八卦就这么点盼头了?

慕沉川刚要跨出去的脚又退了回来,在那个说书人的桌案上丢下两个铜板。

说的好,说的妙,说的她慕沉川昨晚上没把谢非予上了都有点对不起人民群众而无地自容了。

啧啧,她这个身临其境的主都还没一个旁观者透彻。

祁昱修的马车“得儿得儿”的离开了酒楼,临窗位旁一直在听那两人细语的青衫男子这才站起了身,若有所思的看着马车消失在视野,也跟着下了楼。

慕沉川还未到侯府前就先下了马车,她掂了掂手里的葡萄,这光天化日下还没进门,红漆大门里已经有人堵了上来。

“你可真有脸面回来!”语调尖酸,除了慕涵瑶没有第二个人。

真是一大早就来寻晦气。

慕沉川偏过头:“三姐姐何出此言?”

“自己做的事还要我们提点不成?!”那女人双手一叉腰,活脱脱跟个恶婆婆似的,“昨天你对锦红她们做了什么?!才送到你房里的丫头,你用得着这么提防这么狠心吗!”

哟,原来是这事,很好,戏码拉开,围观不急。

慕沉川装着恍然大悟:“锦红她们是怎么了?”

“明知故问,你给她们吃了什么你心里知道,父亲好心为你正名,没想到这才几天,真是改不了和沈婉学的手段性子!现在一个个都说不了话了,你可真有本事!”慕涵瑶一股脑儿的泼辣劲,着实是想拿这事儿做文章。

“这我怎么没听说呀?”慕沉川装作惊讶,还带着两分小自责的蹙眉。

这慕涵瑶的大嗓门可引的外头路过的围观群众都驻足两分,议论纷纷。

“你这个小狐狸精现在装模作样什么!”

“啧,”慕沉川摇头,“三姐姐此言差矣,沉川的吃穿用度哪一样不是父亲和侯府里备下的,就算是照顾我的奴婢也都是沾了各位姐姐和大夫人的光。”这话一出就明白了,慕沉川身边的人都是那几房里送来的,吃吃喝喝也都是安国侯的意思,若是饭菜出了问题,首要问责的岂非是侯府里的其他人?!“原来我的小婢女们出了事,第一个来找的不是我,而是,”她顿了顿,一字一句,“原、主、啊。”

哟,忠心,那这派遣过来的意图就昭然若揭了。

周遭的人开始窃窃私语,慕涵瑶脸一涨红突就被堵着了:“你……你自个儿不在府里,却还要怪他们不言语!”

“对,姐姐说的有理,”慕沉川乍一接口,“这是沉川的大不是,我昨日奉了父亲的意思去贤王府向王爷请罪,好求得王爷对沉川网开一面,若要将罪责怪到安国侯府上来,我自当一力承担!”

一力承担所有的大不敬。

“原来这侯府四小姐昨儿个留在贤王府是真事啊……”

“我还以为是道听途说的玩意。”

“可不是,我就听说四小姐得罪了贤王,没想到还是这么重情重义的姑娘。”

周遭的群众私语连连,听听,真是善解人意的小姐,她可是为了安国侯府的大局才去的,现在这三小姐一口一个小狐狸精,刁蛮任性,哪里是在说慕沉川不懂道理,分明是在影射贤王!

慕涵瑶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本要抓那女人一个措手不及,现在反倒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成了无理取闹的人了?!

“姐姐别动怒,沉川没有照顾好自己的下人是我不对,落桂坊小小方圆之地又岂能惊扰父亲大人,既然这些奴婢心系原主、忠心耿耿,沉川便是一万个不舍得也不好再徒留他们,便遣回了原房,也好叫妹妹安心啊。”

各归各位,哪里来,给本小姐滚回哪里去!

这遣散的理由名正言顺,不遭人恨。

“哟,这四小姐倒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外头竟然还有人突地叫了声好。

慕涵瑶咬牙切齿,被这小狐狸精倒打一耙,她恼羞成怒的往外一瞪:“安国侯府的家事轮得到你们这些外人乱嚼什么舌根?!来人啊!给本小姐都哄散了去!”她这一声出,门里冲出五六个家奴就将人都哄了开去。

慕涵瑶回眼直瞪慕沉川:“咱们姑且不论这主仆情分,堂堂安国侯府的小姐彻夜不回,留宿在他人府邸,岂不是把侯府的脸面都丢尽了!”听听外头传的都是什么,谢家王爷将慕沉川留了一夜,谁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外头可都是天花乱坠的谣言。

慕沉川“哦”了声,尾音一摇曳:“哎呀,”她心知肚明慕涵瑶的意思,“原来,姐姐是嫉妒啊。”这可真是不要表现的太明显,“也是也是,三姐姐容貌闭月羞花,才情比肩,可偏偏没有机会得王爷的青睐,真是可惜可惜。”

“你……你这个小贱人,谁嫉妒你了!”慕涵瑶怒上心头,这个小贱人要什么没什么,又凭什么能留宿在谢家王府,多少女人求不来的机会偏偏叫这个小狐狸精给得逞了!“谢家王爷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过一时图个新鲜,你就巴望着飞上枝头当凤凰?”

慕沉川抱着葡萄都笑的发颤:“凤不凤凰的我可不知道,可惜姐姐连这个丢人现眼的机会都没有,”慕沉川笑的花枝乱颤,故意装腔作势的气她,还啧啧的仰头想了想,好似还在回想昨晚上的温柔旖旎情事,“不瞒三姐姐,那可真是春暖百花丛,鱼水合同,两情浓啊……”

造谣不怕事儿大,以慕涵瑶的智商,她非要气得她心肝肺都俱裂不可!

“小贱人、小贱人,你还要不要脸了!”慕涵瑶的眼角都发了红,芊芊手指戳着慕沉川的正脸却偏偏半个字眼都骂不出来,急怒攻心就要甩手上脸!

“啪”的,慕沉川一把抓住了那女人欲要落下耳光的手。

慕涵瑶一愣,这个小丫头以前可从来没有这种胆子:“你敢对我动手!?”以前哪怕她们多瞪她一眼,她可就瑟瑟缩缩的跟老鼠一样。

慕沉川凉凉一笑,她指尖半扣用力推却,一下就将还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慕涵瑶给推的一屁股摔在了地上,那女人的眼珠子可都快要瞪出来了。

慕沉川轻轻上前一步,口气中多了两分嘲讽和居高临下:“三姐,脸是自己长的,口舌之德也都是自己给自己攒的,我慕沉川已经是王爷的人了,又怎么容你欺上身来!莫不是三姐以为谢家王爷是可气可欺之人!?贤王府,都是善良无能之辈!”

笑话!

慕沉川话语凛凛,突然而来的气势直将那个女人给惊的后挪了两步,就仿佛她的眼中没有慕涵瑶,甚至也没有安国侯府。

一个——不过是一个仗着谢非予而目中无人的小贱人!

明明是个小贱人,又怎么可能得到谢非予那样的人的青睐!

“你你你……”慕涵瑶咬牙切齿,“谢王爷只是玩玩你罢了,你还真当自己是贤王府的人了?!哈。”她从地上爬起来还不忘要数落,“过不了两天,他就会弃你如敝履,你什么都没有,你只能跪下来求着安国侯府收留你!”

慕沉川的嘴张了张,就好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的拼命挣扎而觉得可惜可悲,于是她抱着那串葡萄长长叹了口气:“三姐姐心中不平是应该的,毕竟慕家只有姐姐你,没有归宿。”

“你说什么!”慕涵瑶牙齿一崩,“你以为我像你?我娘早就为我安排好了婚约,我什么都不用愁,我是安国侯的女儿,高高在上的小姐,高官厚禄、名利双全的夫家皆由我挑选!”

哟呵,这待遇,可堪比那内苑的小公主了。

“呀,”慕沉川假意的惊吓,“原来姐姐已有所托啊,看来大夫人真是心疼三姐姐,不愧是亲生的,难怪二姐这个嫡女比不上,至今还未有婚许呢,啧啧啧。”这话就不用人多解释了,顾氏虽然对慕依琴不敢怠慢,可明显偏心自己的女儿,嘛,无可厚非无可厚非。

慕涵瑶眼角一抽,才突觉背后有什么目光紧紧的锁住了自己,她扭头一看,竟是不远处路过的慕依琴,很显然她听到了自己的话也听到了慕沉川的。

那么明显的——在说顾氏偏袒,有心帮着自己的女儿,到时候慕依琴才是那个最可怜的人。

慕涵瑶心中一凉,慕沉川是故意的!她看到了慕依琴,所以故意激了自己。

“你休想挑拨我们姐妹的关系!”慕涵瑶咽下口中的气,一把抓过慕沉川的衣襟:“你根本没有资格当安国侯府的小姐,你母亲以前是陈家的一条狗,你也永远是安国侯府的狗,不管父亲许了你什么条件,你都没有资格与我平起平坐!更别妄想得到贤王的恩宠!”

慕涵瑶不顾脸面大喊大叫,这心里一急,挥手就“啪”的打掉了慕沉川一直抱在怀中的葡萄。

小说《叶歆叶非予安陵王20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0:56
下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