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全集许知岁沈遂之掌心有颗糖许知岁沈遂之_许知岁沈遂之掌心有颗糖许知岁沈遂之最新更新小说

《许知岁沈遂之掌心有颗糖》是由作者“掌心有颗糖”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穿成恶毒女配后,想抱大腿却在新婚夜死在了反派大佬床上。从小说世界回到现实,竟带回了小说中的反派大佬。她心想:这个大腿得继续抱!不近女色的病娇大佬忽然被人抱住叫老公。就在大家以为他会将人一脚踹飞时,他却看着怀中的姑娘低声温柔,“要跟我回家吗?”众人:“……”从此病娇大佬的心尖有了宝,她眼圈一红他就头痛。夜深人静时,他压抑着两辈子的疯狂低声诱哄,“宝贝别哭了,再哭,命都没了。”…

点击阅读全文

许知岁沈遂之掌心有颗糖

小说《许知岁沈遂之掌心有颗糖》是作者“掌心有颗糖”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许知岁沈遂之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而刚才就是他这双唇在吻她,柔软而滚烫。被他深吻时的窒息感侵袭而来,许知岁心里的小鹿像是在跳舞,不断腿停不下那种。也是在这一刻,她忽然就认定,他和她的之之真的就是同一个人。就连和他接吻拥抱时的感觉都一模一样…

许知岁沈遂之掌心有颗糖 阅读精彩章节

已经冰冷下去的空气再次猝不及防升了温。

许知岁一张脸也再次红的不像话。

她刚才是真喝迷糊了,以为自己在做梦才会见到他。

因为太想他,也因为被美色迷惑,胆子都大了好多,所以没能控制住自己。

可这会儿她基本清醒了,其他不说她的胆子是真缩回去了。

现在让她主动亲他……

她心跳如雷,条件反射看向他的唇。

他的唇颜色偏浅,偏薄,轻抿时显得有些锋锐,冷冷的。

而刚才就是他这双唇在吻她,柔软而滚烫。

被他深吻时的窒息感侵袭而来,许知岁心里的小鹿像是在跳舞,不断腿停不下那种。

也是在这一刻,她忽然就认定,他和她的之之真的就是同一个人。

就连和他接吻拥抱时的感觉都一模一样。

当然,他们还有最相同的一个特征,那就是同样的不要脸。

她现在还清楚记得,她最开始要去抱沈遂之大腿时,他也是这样。

将她堵在车里,压在车门上,看似冷漠实则非常不要脸的说了一句,“想让我相信你,也不是不行。”

他的目光在她脸颊上梭巡,最后落在她的红唇,勾唇调笑,“亲我,亲得我舒服了,我就信你。”

说着,他还点了点他自己的唇瓣,“自己主动点。”

那时候许知岁就觉得他很变态。

什么叫亲得他舒服了?

怎么才叫舒服?

还主动点,简直太狗了。

而现在他这话相比那时候还算含蓄文明,可其实在她看来也差不多。

所以他真的就是小说世界里那个沈遂之。

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个世界,而他好像也没有那里的记忆,他已经不记得她了?

想到这里,许知岁又有些难过。

她用力抿了抿嘴唇,想着他的话,觉得或许也行,或许她多亲他几次他就想起来了呢。

虽然她脸皮向来很薄,主动亲他这种事从头到尾其实都没有过几次。

更别提现在的他还不记得她了。

她睫毛颤得厉害,深吸气给自己鼓气,最后在他稍显冷淡的目光中,像之前在电梯里那样,轻轻捧住了他的脸。

因为紧张,她的掌心有些冒汗,贴在他脸颊上触感温软。

他目光微闪,她已经闭上眼,仰着小脸朝凑近了他。

然而就在她的嘴快要贴上他的唇时,他忽然掐住她脸颊,让她没有办法再朝前。

许知岁皱眉睁开眼,茫然的看他,眼神无辜,“怎么了?”

沈遂之喉咙滚动,声线带着哑,裹着浓浓的不满,“如果今天是别的男人,你也会这样,让你亲你就亲?”

许知岁眨眨眼,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刚才还红红的一张脸再次失了血色。

她抿紧唇角,眼圈瞬间就红了,抬手就去推他,“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啊……”

也就是在她眼圈红起来那瞬间,沈遂之诡异的发现,他的头好像又开始痛了。

不剧烈,就像是针在细细密密的扎。

他皱紧眉把怀中的人按紧,因为头痛有些烦躁,“乱动什么?”

许知岁眼泪落下来,继续不管不顾的挣扎,一边哭道:“沈遂之,我真是讨厌死你了,你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啊。”

那模样儿简直委屈得不行。

她眼泪一掉,沈遂之头痛得就更厉害了。

刚才如果是有针在扎,现在就是有刀子在扎了,痛得他烦躁不堪。

手掌下意识压在她的后背将她紧紧压在自己怀里,恶狠狠说:“不许哭了。”

许知岁,“我就哭我就哭,你太平洋警察啊,管天管地还管人家哭,讨厌死了你……”

说着,她哭得更大声了。

摆明了他越是不让她哭她越是要哭,简直蓄意报复。

沈遂之眼前也开始一阵阵发黑,就像是四天前头痛第一次发作时的那样。

这样的痛让他的后背瞬间被冷汗湿透,他紧闭上眼,语气也变得有些无力,“好了,真的别哭了。”

许知岁哪里管他,她现在难过得不行,她必须发泄出来,不哭会更难过。

沈遂之觉得自己已经要被这头痛折磨得晕过去了,耳边还是她哼哼唧唧的哭声。

简直小哭包实锤!

沈遂之磨了磨牙根,因为头痛也没办法思考,只用掌心按住她的后脑勺,低头,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堵住了她的嘴。

这招也果然是很有用。

让人头痛的哭声瞬间停下了,只有她喉咙里还溢出的哽咽,一抽一抽的抽泣着。

而沈遂之诡异的发现,随着她哭声停下,他的头痛似乎也有些缓解,至少没有刚才那么剧烈了。

他微微蹙眉,睁开眼。

两人距离太近,他看不清什么,只能看到她大睁着的红红的眼睛,还有泪珠子在朝下滚。

像只红了眼的小兔子,可怜得紧。

沈遂之喉结滚动,又闭上眼轻轻在她唇上摩挲两下,然后才松开她。

只是手掌依然落在她的脑袋上,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的一下下轻抚着,无奈叹息,“你怎么这么能哭?”

这样的姿势,这样的语气,像是在哄她。

许知岁抽噎了几下没说话。

她其实不爱哭,她只是爱在他面前哭。

因为知道他疼她,所以在他面前,她总是格外放肆。

而以前只要她一哭,他就会宝贝宝宝的哄她,才不会像刚才那样只凶凶的叫她不许哭了。

只是那个世界的事,他都不记得了。

不过许知岁也觉得自己很没用,哪怕他没像以前那么哄她,不过是浅浅的亲了她一下,然后这样简单的摸摸她头发,她也依然被他哄好了,哭不出来了。

沈遂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随着她哭声甚至抽噎声停下,他的头痛感也越来越弱。

这让他有些莫名其妙,一时间也不明白这到底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

安静了几秒,他又睁开眼看向她,自嘲勾唇,“还说我欺负你,到底是我欺负你,还是你欺负我?”

许知岁吸吸鼻子,因为哭过声音沙哑,很小声反驳,“你这么凶,我怎么敢欺负你……”

她觉得自己真的太冤枉太委屈了。

从那个世界离开,她真的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他。

这些天在医院她都好难过,在网上查了无数办法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去。

她对嫁给沈昊这样抗拒,甚至不惜想要去随便找个男人,说到底都是因为他。

因为她不想嫁给别人。

就算他们永远也不能再见,她也不想做别人的新娘。

可他忽然出现在这里,不记得她就算了,还对她这么凶。

他真的很讨厌!

想着想着,她刚才稳住的眼泪又要控制不住了。

她吸吸鼻子,不受控制的哽咽起来,“我就是不想嫁给沈昊而已,又不是故意的,我又没找你,不是你自己要出现在我面前的吗?”

也是在她想哭的那瞬间,沈遂之太阳穴狠狠跳了两下,绵密的痛又开始了。

他喉咙滚动,脑海中闪过莫名的念头。

他忍耐着蹙眉,“为什么不想嫁给他?”

许知岁,“我和他没有感情呀,不过就是商业联姻而已,我从来就不想嫁给他,可他们一直逼我。他们都好讨厌……”

沈遂之闻言目光微动。

她或许不知道,沈昊和她联姻的事,是他点头同意的。

不过小哭包的眼泪眼看着就要落下来了,似乎是想证实什么,沈遂之微微眯眸啧了声,压低声线,“又哭,是还想让我再亲你吗,就这么喜欢我亲你?”

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让人脸红的话。

许知岁忽然打了个嗝,眼泪瞬间憋了回去。

哪怕她真的喜欢,也不能让他这么骄傲。

而随着她眼泪被憋回去,那种痛感再次缓缓消失。

沈遂之真是不得不心惊了。

一时间也真分不清到底是巧合还是心理作用?

他沉默几秒,忽然又开口,“哭。”

刚把眼泪憋回去的许知岁,“?”

沈遂之掐住她腰身,“现在就哭。”

许知岁,“?”

沈遂之脸色不太好,声线冷冰冰道:“不哭,亲到你哭信不信?”

许知岁,“?”

一时间她看他的眼神像看个神经病。

这下是真的哭不出来了,反倒还想笑。

因为她彻底确定了。

他真的就是那个反派大变态。

是她的之之。

房间里气氛正古怪时,房间门又一次被人敲响了。

依然是沈昊的声音,不过这次倒是很礼貌,“四叔,是我,我有话想跟您说。”

可能怕房间里的人听不到,沈昊声音依然挺大的。

许知岁下意识抓紧了沈遂之的衬衣,沈遂之眉心微动,烦躁得很明显。

不过看着许知岁紧张的样子,他忽然又弯唇轻轻一笑,嗓音莫名柔下来,然而说出来的话还是很变态。

他说:“乖,哭给我听,我就帮你。”

小说《许知岁沈遂之掌心有颗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3日 am11:14
下一篇 2024年6月3日 am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