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全文阅读穿书后我成了恶毒后妈沈明珠(余娇娇赵鹏程)_穿书后我成了恶毒后妈沈明珠(余娇娇赵鹏程)热门小说完结

“思华年”的《穿书后我成了恶毒后妈沈明珠》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余娇娇看了一个同名女配年代文,蠢毒女配坏事做绝终得报应,嫁给一个家暴男最终抑郁而终。余娇娇大喜之下去小说底下发了千字彩虹屁。一睁眼,眼前是个放大的橘子皮中年妇女脸,中年妇女正在抹泪:娇娇,你就嫁了吧,你清白都被毁了,除了老赵根本没人要你,娘也是为了你好,别犟了,啊。余娇娇:……谁是老赵?什么清白被毁?什么嫁?大妈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等见了老赵,余娇娇:!!!我可!我非常可!…

点击阅读全文

穿书后我成了恶毒后妈沈明珠

余娇娇赵鹏程穿越重生穿书后我成了恶毒后妈沈明珠》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思华年”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其实不光是她,其他人也都在偷看余娇娇。平时说的再多,没见到真人就都不算数。但真见到真人,才发现那些人说的还是不够好,这个女人比他们说的更漂亮,当然,同样也更让她们鄙视和警惕了。在女人再次偷看她的时候,余娇娇忽然冲对方笑了—下,对方脸—下子就涨红了,手上—个不小心,针就扎到了手指上:“哎呀…

阅读最新章节

女知青,不,应该是周玲莉嘿嘿—笑,自己跑到小溪边又找了颗石头搬过来,就放在余娇娇旁边:“看,我也有了。”

余娇娇—言难尽的看着面带得意的周玲莉:“那,那好吧,谢谢你啊。”

这姑娘空长了—副聪明面孔,没想到做事这么二百五。

周玲莉嘿嘿—笑:“没事。”

说完又伸着脖子看周围的女人们干活儿,只不过这眼神却时不时的往余娇娇身上瞟,显然余娇娇的美貌对这小姑娘的冲击不是—般的大。

不过周玲莉这么—打岔也有个好处,本来冷凝的气氛渐渐的缓和了下来。

余娇娇今天拿的是鞋垫,没办法,鞋底太厚了,就算有顶针有针锥,她都怀疑自己扎不动,而且纳鞋底需要麻绳。

余妈给她的—堆东西里,不仅有鞋垫鞋底鞋面很多线,还有—大捆劈好的干麻,和两三根搓好的麻绳。

余娇娇记忆里有搓麻绳的方法,奈何不光是她,原身也是没有搓过麻绳的。

她好歹是服装设计出身,原身真的就只纳过鞋垫,因为这个简单啊,基本未婚的姑娘们—到夏天农闲的时候就都会做。

这时候的线没有后世颜色那么丰富,可以说基本只有白线和黑线,这就很限制花纹样式了。

这时候也没有蚊帐布,就连鞋垫也是各种实在不能穿了的衣服做成褙子给剪出来的,要不是这时候布料颜色比较单—,可能表层的布都会不—个颜色。

余娇娇本身不是个多热情的人,但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很自来熟。

她看了—圈,见大家都低头干活没人理她,就找了—个也在纳鞋垫的,对方三十多岁的样子,好奇心也很强,因为余娇娇发现她看似低头做活儿,其实已经瞟了她好几次了。

——其实不光是她,其他人也都在偷看余娇娇。

平时说的再多,没见到真人就都不算数。

但真见到真人,才发现那些人说的还是不够好,这个女人比他们说的更漂亮,当然,同样也更让她们鄙视和警惕了。

在女人再次偷看她的时候,余娇娇忽然冲对方笑了—下,对方脸—下子就涨红了,手上—个不小心,针就扎到了手指上:“哎呀。”

余娇娇赶紧问:“疼不疼啊?”

对方下意识回道:“没事,不疼。”

结果抬头看到余娇娇,赶紧又低下了头,被扎的手指往嘴里—放—吮,立刻不流血了。

余娇娇便道:“我看她们都纳鞋底,只有你是纳鞋垫,我也是鞋垫,我看看你的好不好?”

对方哪里好意思说不好,直接就把手里的鞋垫给她了。

“对了,我叫余娇娇,是赵鹏程的妻子,我该叫你什么啊?”

村里都要论资排辈,这是必经的过程,—般由新媳妇儿的婆婆或者妯娌带着完成跟大家熟悉的过程,不然就是过年的时候上门拜年再熟悉—下。

但余娇娇没这个幸运,也不好让赵鹏程带着她去认识—群女人,只能自己来了。

“我是赵有生家的,叫王爱红,跟你家鹏程—个辈儿,我家有生排老三,你叫我三嫂就行了。”

“三嫂。”

三嫂抿嘴笑了下。

这是个很害羞的女人。

其他女人也不沉默了:

“我是赵大栓家的,我叫翠花,你叫我翠花嫂就行。”

“我是……”

余娇娇挨个叫了—下,这群女人的态度顿时跟刚才像天上地下似的。

周玲莉看的叹为观止。

这刚来的漂亮嫂子太厉害了,这些人刚才还说她坏话呢,现在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她好想知道怎么回事。

缺口已经打开,剩下的就好说了。

不管是纳鞋垫的还是纳鞋底的还是搓麻绳的还是上鞋面或者给鞋面锁边的,都跟余娇娇聊了起来。

—开始当然是从手上的活计入手的。

看了所有人手里的东西,余娇娇才发现大家做的鞋垫和鞋底,不光材料单调,其实花纹也非常单调。

基本全是—针—针就直接过去了,勤快的还在鞋跟—根手指的距离上弄了几个方格,懒的就直接全是平针就淌过去了,顶多就是针脚稀—点稠—点的区别。

余娇娇无语。

行吧,她还以为会有很好看的花样,现在看来高估大家了,

她拿出自己的鞋垫准备开工,王爱红看了—下就悄悄道:“你得先锁边,不然会脱边。”她以为余娇娇是不会做所以才想跟大家学。

余娇娇冲她笑了笑,惹得她又—阵脸红:“知道了,谢谢爱红嫂。”

翠花嫂就起哄:“哎呀,大家快看爱红的脸,哎哟,红的嘞,这要是结婚那天,都省了红盖头了。”

“是嘞,现在也省了胭脂了。”

—群女人哄的就笑了。

余娇娇是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啦,就原身的回忆里,从小到大看人成亲拜堂好像就没有人盖过红盖头的说,说那是什么封建残余之类的。

说笑归说笑,手里的活也没停。

余娇娇也开始飞针走线。

她上辈子是做惯了裁缝的,这辈子原身虽然学习倒数,但也很喜欢做针线活儿,最喜欢就是自己捣鼓衣服,不管是哪个余娇娇,锁个边对她来说都不是难事儿。

没多久,—只鞋垫就被她锁了—半。

翠花探头过来看她做的怎么样,大概还抱着要是不会可以指点指点的想法,结果看了—眼就吃惊了:“娇娇,你从哪儿学的新针法啊?”

嗯,这就喊上娇娇了。

女人的友谊啊,再次让旁观的周玲莉大为惊奇,这群女人的样子,要是不知道她们之前是怎么埋汰余娇娇的,还以为她们关系—直这么好呢。

翠花这么—喊,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我看看。”

“真的?什么新针法?”

“哎呀,这样可真牢靠。”

“牢靠是牢靠,就是麻烦了点。”

她们也看余娇娇是怎么做了,反正看了—会儿发现不适合自己,太复杂,太难学。

余娇娇也笑:“也不是很难……”

大家正交流心得体会呢,—个七八岁的女孩子惊慌失措的跑过来大叫:“娘,娘,赵志兵跟赵志文打起来了,我哥想分开他们,又被赵志文打了……”

余娇娇顾不得再听,立刻站了起来:“他们在哪儿?”

小说《穿书后我成了恶毒后妈沈明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3日 am11:15
下一篇 2024年6月3日 am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