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初宫砚承(宫砚承南初)免费小说全文阅读_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南初宫砚承(宫砚承南初)

《南初宫砚承》,是作者大大“盛淮锦”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宫砚承南初。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他的心里一直住着一只魔鬼,强迫,占有,囚禁……然而女人一皱眉,他就输的一败涂地。重生后的她果断抛弃渣男,抱紧这个为她殉情的男人。男人起初还想克制,但她的一个吻,就让其溃不成军,跌落神坛。看着身下自投罗网的女孩,他深邃的眼底一片深情和偏执,“我给过你离开的机会了,是你自己闯进来的。”…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南初宫砚承》,是作者“盛淮锦”笔下的一部​穿越重生,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宫砚承南初,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这可真是,让人愉悦呢。南初又弯腰为自己倒了杯茶,庆祝般的一饮而尽后,便拿着杯子在手中把玩。“现在知道了?”南初示意了下门口的方向,“滚吧。”听到南初的声音,沈月玫僵直的瞳孔稍微有了一丝神采…

南初宫砚承

阅读精彩章节

南初讽刺的看着沈月玫,悲哀的想着自己前世是怎么愿意受她这个委屈的。

就是有这么一种妇人,你再有本事,帮他儿子再多,她都不会感激尊重你一点,反而觉得是她儿子有魅力,是你倒贴。

她还以为利用这点能威胁到自己?真是贻笑大方!

到了这时候,南初也懒得再跟她废话。

她手肘搭在沙发靠背上,明明是坐着,周身的气场却压的沈月玫差点站不住。

“不用你操心劝分了,你的宝贝儿子已经被我扫地出门了,现在,请你立刻、马上、滚出我家!”

南初话音落下后,沈月玫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和铭修……你们分手了?这怎么可能?!”

这个女人对她家铭修有多死心塌地,她作为过来人当然看得出来。

所以哪怕对方是个大公司的总裁,她也敢处处拿捏。

现在南初竟然说她和铭修分手了?

“不信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南初好整以暇的欣赏着她脸上的精彩表情,伸出食指摇了摇。

“扫地出门指的不仅仅是分手哦,包括他在AU的职位,也打水漂了呢。”

“什么?!”沈月玫面色一慌,连忙拿出手机给邵铭修打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她就劈头盖脸的问了一通。

南初听不清对面说了什么,但能清楚的看到,沈月玫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最后接近纸白。

这可真是,让人愉悦呢。

南初又弯腰为自己倒了杯茶,庆祝般的一饮而尽后,便拿着杯子在手中把玩。

“现在知道了?”南初示意了下门口的方向,“滚吧。”

听到南初的声音,沈月玫僵直的瞳孔稍微有了一丝神采。也不计较她的不敬,上前坐到她身旁。

讨好道:“南初,是妈不对,不该不清楚事情经过就来找你。你和铭修是不是闹了什么别扭?你跟妈说,妈回头一定帮你教训他,你可别真生他的气。”

“你可真够能屈能伸的啊。”南初看着沈月玫谄媚的模样,满是嫌恶的站起身,指着门口道:“我再说一遍,滚。”

“南初……”沈月玫满脸的焦急和哀求,哪还有刚来时的嚣张气焰。

南初却是一句话都不想再和她多说,“李阿姨,把她给我轰出去!”

沉默到现在的李燕芳听到南初的吩咐,当即一脸为难,“南小姐,有什么话好好说,邵太太说的对,小情侣之间闹个别扭很正常,你现在闹得这么僵,回头怎么收场啊?”

南初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李阿姨,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工资是谁给的?”

李燕芳当即住了嘴,转而看向沈月玫,“邵太太,你还是走吧。”

话说到这份上,沈月玫也不可能再赖着不走了。

强势惯了的人能低头一两次就是极限了,连翻被南初羞辱,也来了脾性。

“一个孤儿院出来的,神气什么?!你给我记好了,这次是你自己要放弃铭修的,到时候可别后悔!等我们回了邵家,你就是跪着求铭修回心转意,我都不会让你过门的!”

说完,沈月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可此时的她还不知道,等她们一家三口回归邵家的时候,南初也已经恢复了豪门千金的身份,他邵铭修同样高攀不起。

沈月玫走后,李燕芳有些局促的提醒南初道:“南小姐,该吃饭了。”

南初抬头瞥了她一眼,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李阿姨,我昨夜没回家的事,邵铭修母子为什么会知道?”

李燕芳心里咯噔一下,“是……是邵先生打电话问我的,您没安排这个不能说,我就实话实说了。”

南初点了点头,似信了她的话,“我不在家,为什么私自放沈月玫进来?”

李燕芳有些不太敢对上她的视线,目光飘忽不定道:“我不是看她是南小姐您的未来婆婆嘛,就……就……”

“呵呵……”南初轻笑出声,“不好意思,你已经被解雇了,这月的工资待会儿会打到你卡上,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收拾东西走人。”

李燕芳一惊,“南小姐……”

南初抬手打断她的话,“为什么解雇你,你自己心里清楚。如果像沈月玫那样纠缠,这月的工资也没了。”

李燕芳欲出口的狡辩一噎,只能灰溜溜的去收拾东西。

南初有些疲倦的靠在沙发靠背上,纤细的身躯在空旷的客厅内显得别样孤独。

李燕芳走后没多久,南初的手机铃声就响了。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眉梢微挑了一下,滑动接起,“怎么了?”

宫砚承低沉磁性的声音通过话筒传来,“心情不好?”

南初捏了捏眉心,“这么明显?”

听声音就听得出来?

宫砚承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邵铭修的母亲是不是去找你麻烦了?还有你家的那个阿姨……”

南初猛的坐起身,抬步走出别墅。

四处扫了一眼,就见黑色的宾利车仍然在送她来时的位置停着,而驾驶室已经没了人。

她快步走到后座车门旁,敲了敲。

车门应声而开,露出宫砚承那张弧度精致的侧脸。

南初张了张嘴,几个呼吸后才问出心底的疑惑,“你怎么还没走?”

宫砚承默了片刻,“想等着明天送你上班。”

见南初不说话,又有些心虚的垂下脑袋,“本来不想打扰你的,但是看到刚刚走出来的两个人,猜到一些情况,又怕你一个人心情不好。”

“等着送我上班?”南初不知道是宫砚承疯了,还是自己疯了,“你就在这儿等?打算在车里过夜?”

宫砚承没说话,脑袋垂的更低了。

南初觉得自己心脏都要炸了,只想找个突破口来发泄,放纵。

于是心虚不已的宫小承被她拎回了别墅。

小说《南初宫砚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6月3日 am11:50
下一篇 2024年6月3日 am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