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病娇孽徒又黑化了白子琰陈明斐完本热门小说_小说完结重生,病娇孽徒又黑化了白子琰陈明斐

穿越重生《重生,病娇孽徒又黑化了》是作者“文黛玉”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白子琰陈明斐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双男主+双重生+病娇偏执反派+师徒+双洁正派第一白子琰除魔不成反被囚,新任魔尊压着他拜堂成亲入了洞房。这个魔尊,是白子琰辛辛苦苦教了千年的徒弟。重生回到两人初遇之时,那逆徒眼睛亮晶晶的。白子琰心里一软,终究叹息:罢了,留在我身边,这次多加管教,总会让他回归正道的。多年以后——逆徒把白子琰锁在怀里,声音温柔又充满了执拗:“师尊,您看,就算是重来一世,您还是属于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点击阅读全文

重生,病娇孽徒又黑化了

很多朋友很喜欢《重生,病娇孽徒又黑化了》这部穿越重生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文黛玉”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重生,病娇孽徒又黑化了》内容概括:说实话,他确实是没有任何跟女人的经验。就算是跟男人,也只是上辈子临死前的那一次洞房花烛夜。对象还是面前的这只饿狼。可是既然重来一次,这种话他绝对是谁都不会说的…

重生,病娇孽徒又黑化了 阅读最新章节

听到夜荒的问题,白子琰噎了一下。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着周围的温度,好像随着这个话题降低了不少。

可是白子琰并没有把情况联想到夜荒身上。

毕竟入门的时候他就探过了,这家伙灵根是断的没错,就像是上辈子他们初遇时候的那样,别说是改变温度的气场,他就连最基础的修炼都做不到。

总而言之,和上辈子临死前那个囚禁他的饿狼完全不同。

所以刚刚那个问题,应该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没必要去联想太多。

在心里安慰的自己一遍,白子琰思路,又重新回到了那个问题本身上。

说实话,他确实是没有任何跟女人的经验。

就算是跟男人,也只是上辈子临死前的那一次洞房花烛夜。

对象还是面前的这只饿狼。

可是既然重来一次,这种话他绝对是谁都不会说的。

再看向夜荒的眼睛,白子琰灵机一动,摸了摸下巴,做出一副回味悠长的表情,他说:“确实是有过那么几次经验,女子是很好的,如果你想了解,等你长大一些,师尊也可以带你去凡间花楼里体验体验。”

以一个过来人的角度,给对方传输一些思想,或许可以让对方相信的更透彻一点。

总而言之,知道了软香玉的味道,这狼崽子应该就不会对自己感兴趣了。

白子琰觉得自己就是个天才。

可他没有看到,话音落下的时候,夜荒眼中一闪而过的,分明就是浓烈的杀意。

低头沉默,直到眼睛里面的光泽重新恢复了平静,夜荒才抬头看向白子琰的眼睛。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他说:“师尊,修道之人清心寡欲,没想到您居然还在这方面颇有经验。”

白子琰被他一句话臊红了脸,赶忙摇头:“也不是很有经验。”

可惜配上他之前的那些说辞,现在像极了欲盖弥彰。

夜荒藏在温泉水中的那两只手捏紧到了极致,指甲陷入了掌中的肉里,他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丝毫没有放松力度的打算。

“师尊,您能跟我说说,跟您有过经验的女人是谁吗?花楼里的姑娘?还是说您心悦之人?”

说完了之后,确定了目标。

我也好去杀了她们。

夜荒平静的问着。

白子琰却又一次卡了壳。

这个话题从开始就是个谎言,现在非要给这个谎言增添这么多的内容,让他这个本来就不怎么会说谎的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他选择了保持沉默。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沉默在夜荒眼里,只是不想把那些旖旎的事情跟他说太多罢了。

这种态度就更让人生气了啊……

夜荒深呼吸了两下,心里那头名为愤怒的野兽已经快憋不住了。他看着面前人洁白如玉的肌肤,脑子里全都是那天晚上的景象。

虽说是强迫,虽说在过程中对方一直在不停地嘶喊和挣扎,可那到底是他想了千年的事情,总算是有机会实现,是如何也不会忘了的。

夜荒眼底的黑色越来越深沉,到达顶峰的时候,他却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主动换了话题,他说:“师尊,这还是你我第一次一同沐浴。需要徒儿帮您擦擦背吗?”

白子琰当场就想拒绝。

毕竟那天晚上,这家伙按着自己,在自己背后干的那些事情全都历历在目。白子琰如何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后背示给对方。

可是抬头看见夜荒那个眼巴巴的目光,也看到了他眼里澄澈的样子,白子琰心头一动,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那你轻点啊,我怕疼。”

夜荒笑了,甜甜的应了一声:“好。”

白子琰转过身去,趴在了一旁的石头上,脊背光滑的线条全部呈现在了夜荒眼前。

夜荒手指触碰了一下对方的皮肤,关于那天晚上的记忆,再一次全部涌入脑海。

他猛的提了口气。

师尊啊……

您是真的不懂,您到底有多诱人。

夜荒这辈子是想好了,他要好好的和这个人在一起,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潜移默化,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心意,也接受自己的心意。

这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所以绝对不能发生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对人出手的情况。

至少在对方清醒的时候,是绝对不可以这样的。

心里想着,夜荒努力压下了心头所有的幻想,就像是一个徒弟该做的那样,礼貌的帮白子琰擦了身子。

因为他的动作太过自然,也并没有任何逾越的地方,所以白子琰并没有意识到有任何的不对。

只是结束之后,他主动提出要帮夜荒擦擦,对方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拒绝。

白子琰笑了:“你这小子,还挺害羞?”

夜荒一张脸涨得通红,低头不语,像极了一个在大人面前露怯的孩子。

白子琰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看对方拘束的不行,也就主动起身,从温泉里走了出去。他一边擦拭着身体,一边提醒说:“那我先回去了,你记得路的话,一会儿自己回去?”

夜荒用力点头。

白子琰看他这模样,就觉得他又变回了记忆之中,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小徒弟。心头的愉悦多了几分,他补充说:“温泉不要泡太久了,小心晕了。”

“我知道了,谢谢师尊。”

夜荒又闷闷的应了一声。

白子琰转身离开。

直到他的气息彻底消失在周围,夜荒才收去了脸上那副傻傻的表情。低头看向自己,眸中多了些疯狂的猩红。

他要忍耐才行。

所以这种画面,是万不能让白子琰看到的。

师尊最喜欢他像一个小白兔一样,乖乖巧巧跟在他背后的样子。所以这重来一次,他就要藏起自己的尾巴,老实的做一个对方喜欢的兔子。

不过兔子也会咬人,而且是一击毙命的那种咬人。

就比如那些和师尊发生过关系的人,她们一个也别想活下去。

夜荒想着,眸中的情绪越发的残忍,最后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角。

当然,当务之急,他需要帮自己解放一下。

情到深处,夜荒眯起眼睛。

脑海中满当当的全都是白子琰洁白的样子。

那是那样的纯净,又那样的美。

美到了极致,让人好想去玷污啊……

小说《重生,病娇孽徒又黑化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11日 am11:58
下一篇 2024年7月11日 am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