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开局选择都市木子仪秦羽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木子仪秦羽墨)公寓:开局选择都市最新小说

“无佑”的《公寓:开局选择都市》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欢迎继续收听你的月亮我的心,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曾小贤今天我们的主题是礼物礼物是在社会交往中,为了表达祝福和心意或以示友好,人与人之间互赠的物品礼物是送礼者向受礼者传递信息,情感,意愿的一种载体通常是人和人之间互相赠送的物件,其目的是为了取悦对方,或表达善意、敬意礼物也用来庆祝节日或重要的日子,比如情人节的玫瑰或生日礼物,不可不送礼物也可以是非物质的,中国古代有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小说:公寓:开局选择都市

作者:无佑

角色:木子仪秦羽墨

小说《公寓:开局选择都市》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文,它的作者是“无佑”。详情概述:喂,喂,喂这位听众你在吗?”晚上,正在边泡脚边看书的木子仪听到了了敲门声。木子仪擦了擦脚走去打开了门看到了来人是我们的笨蛋美女。陈美嘉看见开门的是木子仪兴奋的说道:“帅哥,你也住在这里呀,我们太有缘了。”木子仪假笑的回道:“是挺有缘的,哈哈,哈哈…

公寓:开局选择都市

第3章 耳听为虚,眼见未实 免费在线阅读

“欢迎致电你的月亮我的心,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曾小贤。这位听众你有什么询问的吗?曾老师,我朋友喝醉酒和我说他和我女朋友有染,而且第二天我就看见他们在一家男士服装店买东西,我女朋友以前的没有买过给我服装这些。当天晚上我问我女朋友今天有没有去干嘛了,她还说在工作没有干嘛,呜呜呜这位听众,情侣之间应该多点信任,你应该去好好了解一下事情经过。你听到的可能是你朋友想听到的,你看到的可能是你朋友想让你看到。喂,喂,喂这位听众你在吗?”

晚上,正在边泡脚边看书的木子仪听到了了敲门声。木子仪擦了擦脚走去打开了门看到了来人是我们的笨蛋美女。陈美嘉看见开门的是木子仪兴奋的说道:“帅哥,你也住在这里呀,我们太有缘了。”木子仪假笑的回道:“是挺有缘的,哈哈,哈哈。请进。”陈美嘉假装矜持的走了进去。

木子仪泡了一壶茶倒了给陈美嘉一杯说道:“我这里只有茶,你将就着喝一下。没事,没事。只要是你给的肯定很好喝。”木子仪无奈的又继续泡脚看书对陈美嘉说道:“陈美嘉女士,你这么晚来找我干什么。我这不是才搬过来3602,来认识一下邻居。我今天下午就来过了,那时你不在家。你看我在3602,你在3603这么近,我们是有缘的,帅哥。”木子仪回道:“这位姑娘,你请自重,你是有男朋友的人。”陈美嘉连忙转移话题:“你在看什么书呀?我在看《如何拒绝一个花痴女孩》。”木子仪回道。陈美嘉尴尬的说道:“我还是识字的,你这是《如何做棒棒糖》。你还会做棒棒糖呀。嗯,不会。在学。”木子仪淡淡的回道。陈美嘉感到气氛特别尴尬就说:“子仪帅哥,我先走了,拜拜。”木子仪回道:“慢走,我送送你。”陈美嘉回道:“不用了,你还泡着脚就不用了,再见。”说完陈美嘉就快速的离开了3603.木子仪深知对于不可能的事,不要给人希望,否则就是给人绝望。

清晨,在阳台画架旁边不知道思考着什么的木子仪听见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木子仪看向门那边就看见林宛瑜探进来半个身子在那里左看右看的,当木子仪和她的目光重合后,林宛瑜就冲着木子仪笑了笑,就蹦蹦跳跳的往厨房去了。过了一会林宛瑜就拿着一碗粥和几个包子来到木子仪旁边坐下。林宛瑜喝了一口粥想说什么,还没等说出来。木子仪就开口道:“小公举,你来我这还鬼鬼祟祟的。”林宛瑜冲木子仪吐了吐舌头回道:“我不是要看看你在哪吗,你一打断我都想不起要说什么了。”林宛瑜歪着头,咬了一口包子边嚼边思考了一会后说道:“对了,我想起了,子仪哥你是要画画吗?”木子仪点了点林宛瑜的额头回道:“对呀,小笨蛋。可是我还没有想好画什么。我要画了寄给我师傅。”林宛瑜疑惑的问道:“师傅,子仪哥你的师傅是什么样子的人。”木子仪回道:“我师傅呀,他对我就像亲人一样。就像你,林叔叔和阿姨一样。我跟他是这样认识的…..”林宛瑜一本正经的说:“这样的话,子仪哥你应该画一些你感到高兴的画面。就像王铁柱和田二妞婚礼那样让人感到幸福的画面。”木子仪拍了拍脑袋说:“我想到画什么,晚上我做大餐奖励你。”林宛瑜高兴的举起双手“耶,有大餐吃了。”木子仪开始画画,林宛瑜看了一会就跟木子仪告别不知道去哪里玩去了。

天色慢慢的变暗,木子仪画完了画。经历了一天的画画感觉自己特别饿,又想到要做大餐奖励林宛瑜就去超市买食材。

当最后一道菜要做好时,林宛瑜哼着不知名歌开门进来“子仪哥,我老~远(双手张开,语气夸张。)就闻到(鼻子吸了吸)香味了。”林宛瑜小跑到餐桌边:“酸汤鱼,红烧排骨,黄焖鸡,小龙虾,红烧肉…(用吸了吸鼻子)太香了”就用手拿了一块红烧肉吃了起来。木子仪端着最后一道菜过来。林宛瑜蹦蹦跳跳的过来问道:“是什么”木子仪回道:“拍黄瓜,吃肉肉吃多了,可以解解腻。”

沙发上,林宛瑜摸着肚子对洗完碗从厨房出来的木子仪责怪道:“都怪你子仪哥,把菜做的这~么好吃让我吃这~么多,现在动都动不了。”木子仪轻笑了一下:“大小姐,你这都怪我。略略略(吐了吐舌头),就怪你,就怪你。”林宛瑜回道。木子仪坐到沙发上对林宛瑜说道:“你有没有联系林叔叔。”林宛瑜回道:“没有,我怕他把我抓回去。”木子仪继续说道:“我回来国内,你知道我在哪里吗?”林宛瑜有点疑惑的回道:“知道呀”木子仪追问道:“什么时候知道的,怎么知道的”林宛瑜好像想到了什么语气有点低落的回道:“你回来第二天就知道了,我爹地说给我的”木子仪立马说道:“可是我并没有说给林叔叔我回国在哪里,那你觉得林叔叔现在知道你在哪了吗?”林宛瑜沉默了一会儿回道:“他知道了。”木子仪揉了揉她的头说道:“你应该和林叔叔沟通一下,很多误会就是缺少沟通才会引起的,我还在的时候,我还能在你们中间调解。你们现在应该沟通一下,互相理解一下。我知道了,子仪哥我现在就去打电话”林宛瑜回道后就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林宛瑜一开始的还很严肃的打着电话,后来慢慢的就有说有笑的了。

过了一会,林宛瑜开心的挂了电话。木子仪冲她笑笑道:“误会解除了,林叔叔和你说了什么,你笑成这样。”林宛瑜开心的回道:“对呀,解除了,我可以留在这里了。我爹地还说,”林宛瑜假装严肃的继续说道:“哼,让木小子等着敢七年没有联系我,我过段时间就来找你们让我到要看看他胆子怎么这么大了。”木子仪面部僵硬的笑了笑。木子仪为了打破尴尬说道:“我们去看看我画的话吧。好呀,好呀。”林宛瑜边回答边走向阳台。

林宛瑜拿起画看了起来:“这幅好美呀,他们交换戒指的场景好幸福,好美呀。”木子仪回道:“这是我见过的第一场婚礼,所以我要把他记录下来,收藏起来。”林宛瑜翻到第二张看了后假装生气的说道:“这张,你怎么画这张呀。子仪哥,你看我灰头土脸的好看吗?好看,我家小公主什么样子都好看,这张是给你当纪念的。记录你这个林氏国际银行在逃公主出逃成功。”木子仪回答完还扮了一个鬼脸。林宛瑜继续看了下去有点惊喜的说道:“这张是我们合照那张。”木子仪笑了笑回道:“就是那一张,这张我要寄给我师傅。让他知道我找到了一群好朋友。”翻到最后一张有点疑惑的问道:“这张也是我们的合照呀。(摸了摸自己的头)咦,你不是一个人坐在后面中间吗,这张怎么你坐在一旁了”木子仪好像下定什么决心一样回答道:“这呀,我想我能找到一个女孩让他坐在我的身旁。那个女孩我一定会找到的。子仪哥,你觉得爱情是什么样的呀。”林宛瑜抬起头看着木子仪问道。木子仪看着窗外回道:“每个人对爱情有不同的理解,我认为我的爱情应该是开始在某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一瞬间,过程是是平平淡淡好像一切本该如此,或许在这期间我们会吵架,会分手,会复合。或许我们根本没有结局。我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不行就一生一人一遗憾。”林宛瑜也看向了窗外。时间好像定格在这一刻,一颗种子埋在了她的心中。

一缕阳光照在一封信上

亲爱的啊公:

我已经到达了我梦里面的地方。在这里我重逢了我可爱的妹妹,也遇到了一群能成为亲人的朋友。在这里我见到了我人生中第一场婚礼,在那刻我感觉到我要留在这里,这里我可能遇到我梦里的那个女孩。现在我留了下来,那个女孩还没有出现,我想我不能一直等下去,我决定我要找到她,靠近她。阿公,我的选择并没有让我离你多远,我答应你回去看你,我过年就回去看你。愿你身体安康。

子仪

寄完信走回公寓的木子仪遇见了公寓其他人,就被“拉”到了酒吧。大家坐在爱情公寓专用沙发上点酒时,木子仪来了一句:“我要一杯柠檬水多冰,谢谢。”除了宛瑜外都感到震惊的看着木子仪,吕子乔质问道:“子仪,你是不是男人。来酒吧不点,点柠檬水?”木子仪轻咳了一下:“小女子,不胜酒力,只能喝一点柠檬水了,还希望各位官人谅解。(风情万种地女声,手掐着兰花指。)啊”(吕子乔)“难怪你不喜欢我,原来是姐妹呀”(陈美嘉)“震惊,某男子居然是女子假扮”(曾小贤)“小娘子,你就喝柠檬水吧,让你看看你大爷地酒量。”(胡一菲用雄厚地男音说道)“我想学,我想学”(林宛瑜)“子仪哥,是女的”(陆展博震惊的说道)木子仪用正常的声音说道:“好了,好了。我这是打游戏恶搞我朋友学的,就会这个声音。”胡一菲拍了一下木子仪的肩膀“学的挺好呀,那声音没几个男的能顶得住。乍一看,子仪你还真有点像女的,随便打扮打扮就可以和我们当姐妹了”。“对,对,对”其他几人点着头附和道。木子仪尬笑了一下。这时大家点的酒和饮料也到了。大家开始聊一些八卦。

当酒喝的差不多时,吕子乔提议到“我们去打台球”大家附议道:“好呀,好呀。”当打了一会台球吕子乔把其他人的技术分析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们来打挑战赛吧,你们一个一个的来,我守台。”吕子乔又扫了一眼大家,心中想到柿子当然挑软的捏“第一个,子仪来吧。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木子仪走到台球桌前“第一次玩,要让让我呀。”吕子乔爽快的回道:“好,那就你先。”木子仪一开始还需要仔细观察一下考虑一会慢慢的打,打着打着就能看一下就知道怎么打了。被木子仪直接清台的吕子乔用质疑的语气问道:“这是第一次玩。”木子仪回道:“是呀,可能是我学习能力强了亿点点。”胡一菲嘲讽的笑着说“出师未捷身先死呀,子乔”吕子乔回道:“你来,你来。看我不打哭你。”然后吕子乔就被被胡一菲打到崩溃了。

新的一天,无聊的木子仪来到了3601看见两个神童坐在沙发上打闹。木子仪问道:“一菲和贤仔呢他们去楼下了”陆展博回道。林子仪看起了电视电视上是NBA休斯顿火箭队与犹他爵士队的比赛。看了一会,胡一菲推门进来,又重重地一把关上门,表情沮丧。陆展博:“hi,姐!”林宛瑜:“hi,菲姐!”两人已经很有默契。胡一菲板着个脸胡乱应了一声。木子仪:“一菲,怎么了,这么不开心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胡一菲冷哼了一下:“我说出来希望你能高兴。(咬牙切齿)”胡一菲双眼瞪着木子仪,在木子仪感到全身发冷时“楼下猪肉涨了。”木子仪虽然知道剧情但是还是假装惊讶“啊”然后扳着手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一七得七,二七四十八,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学着林宛瑜的语气继续说“做一顿饭成本要多好多钱。”林宛瑜和陆展博边笑边默契的说“子仪哥,你好好(搞)笑呀”木子仪看了看旁边在大笑的胡一菲“这不是活跃一下气氛”。木子仪才说完就看见胡一菲表演变脸,又板着脸。木子仪感到此地不能久留连忙问道:“一菲,贤仔呢,他去通知子乔和美嘉猪肉涨价的事情了”胡一菲回道。木子仪连忙跑了出去,两个神童一脸懵逼的看着木子仪离去。

木子仪才打开3601的门就看到曾小贤站在3602门前,木子仪出了3601把门关起然后对曾小贤说道:“贤仔,一菲不是说你要通知子乔他们猪肉涨了,你怎么还在这站着。我敲了门了,他们没开,我在等他们开门。”曾小贤回道。木子仪:“这样呀,他们门应该没有锁,我们直接开门进去吧。”木子仪说完就去开门,门才打开就听到子乔有点挑衅的声音:“泼妇,你再来一下试试。没听到过这么好笑的请求,接招!”美嘉回了一句。然后就有一个靠枕飞了过来,木子仪连忙用手接住那个靠枕。虽然接住了靠枕但是木子仪和曾小贤的视野被靠枕挡住了。

当木子仪把靠枕放下了后,木子仪和曾小贤震惊了。吕子乔和陈美嘉四脚朝天地躺在了沙发上微笑着、互相抱着。陈美嘉突然温柔地对吕子乔告白:“欧,子乔君,你是真是孔武有力,臂力过人。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吕布中的吕布!”然后木子仪就看见陈美嘉好像轻轻的扇了子乔一巴掌“欧!看这俊秀的脸庞,我真是无法说服让自己的手离开你片刻,”木子仪看见陈美嘉含情脉脉的看着吕子乔“我只希望,塑两个泥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我,然后再将,你我打碎,用水调和,啊永不分离。”这甜言蜜语。虽然陈美惠成功的卡了视野,但是木子仪还是听到了吕子乔痛苦的叫了一声。。木子仪看了一下旁边,一旁的曾小贤一副反胃的表情。木子仪正想帮曾小贤拍一下背,手都抬起来了就听到吕子乔温柔的声音:“美嘉妹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舍不得放开你的手,”木子仪的手悬在空中,转头就看见吕子乔捏着陈美嘉的手,和陈美嘉的手十指相扣。吕子乔继续说道:“海可枯,石可烂,天可崩,地可裂,我们肩并着肩,啊手牵着手。”然后就看到陈美嘉把头埋在吕子乔的胸膛上。木子仪虽然看电视剧看过好几遍,但是真实发现自己眼前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木子仪旁边传来了曾小贤的干咳声,吕子乔和陈美嘉恢复正常的坐姿转身看向他们,吕子乔假装惊讶的说道“啊,曾老师和子仪呀。”木子仪配合的说道“刚才贤仔敲门你们可能没有听到没有开门,我就开门进来了我们来得是不是不是时候。”曾小贤接给木子仪的话说道。吕子乔眼神躲闪:“没事没事,我们闹着玩呢。坐!坐!”

木子仪把手放了下来和曾小贤走到了吕子乔他们面前,曾小贤用带着求证的语气问道“真的不打扰?”吕子乔和陈美嘉齐声说:“没事,不打扰。”曾小贤猥琐的看了他们一眼略带暧昧的笑了笑继续说道“哦,哦,我只是来通知你们一下,最近猪肉涨价,楼下餐厅全面提价10%,你们有空的话可以到楼下的大堂里去看一下。好的,谢谢,我们知道了。”吕子乔和陈美嘉又齐声说。他们又僵硬的看向木子仪,眼神上好像在询问你有什么事。木子仪:“我只是找贤仔的,”然后略带深意的看着他们:“没有想到能看到这样一场戏,你~们在吵架。”陈美嘉看了一眼吕子乔,吕子乔躲避一样看了一下右边然后两个默契的说道:“没有呀(陈美嘉先双手摆开表示没有,然后吕子乔又摆开)我们有吵架吗”吕子乔和陈美嘉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摆开手说道:“哪儿有吵架”曾小贤插嘴道:“我刚才好像有听到泼妇,泼妇的”陈美嘉把手举举起来乱动着边思考边说:“哦~~那是我们在看报纸,有篇报导关于小学生造句的——用‘泼妇’造句!”吕子乔有点惊讶的伸头过去看着陈美嘉,木子仪在心里评论“6”。曾小贤有的震惊的问道:“小学生有用泼妇造句的。”吕子乔连忙打掩护到:“当然不是了。”陈美嘉接过吕子乔的话:“小学生造的是~”吕子乔想到了什么“活泼对,活泼。”陈美嘉附和道。曾小贤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活泼”吕子乔嬉皮笑脸地回道:“现在的小孩子真有创意,用活泼造句,他就说:活泼——活泼~”胳膊碰了碰陈美嘉——求援。“去干活,泼妇!”陈美嘉反应过来道。“对”吕子乔如释重负的说道。曾小贤“那还挺有意思的那就是说你们两没事了没事”吕子乔回道。这时木子仪说道:“你们俩眼神闪躲,说话不流畅,皮笑肉不笑,手不自在。一看就在撒谎,你们在~(心里想了一下不能逼得太紧)掩饰你们在吵架,是不是,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没什么事的是呀,是呀。我们这不是不想让你们担心吗”吕子乔和陈美嘉干笑着回答道。木子仪带有深意的眼神看着吕子乔和陈美嘉“对嘛,你们情侣之间吵架很正常。现在你们不就和好了。我们先走了,你们再自我调节下。我们就不打扰了。好好好,慢走”吕子乔和陈美嘉干笑着回道。

木子仪和曾小贤才打开3601的门就感到气氛特别冷。木子仪坐到唯唯诺诺的两个神童身边小声的问道:“我走后,你们没有开导一下一菲。”林宛瑜回道:“没有啦,我们不知道怎么开导,在等你来想办法呢”木子仪转头看向曾小贤眼神示意他“快去,看你表演了。”曾小贤眼神回道“看我的”,比了一个OK的手势就走向胡一菲,贱贱的说道“一菲,小菲菲,菲菲菲。”胡一菲恶狠狠地盯着曾小贤:“有事快说,有屁快放(咬牙切齿)”曾小贤语气和表情贱贱的继续说道:“一菲菲,猪肉涨价了,我们少吃一点肉就行,不要这么难受嘛”林宛瑜也附和道:“没关系了没关系啦,菲菲,只要鸡肉不涨就行。我们以后还可以天天吃肯德基嘛!”边说边拿起一包鸡米花,拆开就往嘴里送。“或者天天吃牛排套餐也行,我其实无所谓的。”展博帮腔。木子仪笑出了声“你们两个不当家不知道当家疼,可以说猪肉是我们常吃却最便宜的肉。你们两说那些呀,天天吃的话你工作赚的钱可能还不够你吃呢。”林宛瑜好像明白了“哦,这样呀,那我们可以去子仪哥那里吃,他有钱而且他做饭特别好吃。”胡一菲:“子仪,你还会做饭。”木子仪连忙回道:“会一点,会一点点。肯定没你做的好吃。”心里却想着3601的去吃,3602的肯定也来,不说买食材多少钱,光做都要累的半死。还有就是胡一菲不服的话就要比到让我服,服的话可能让我教她。不可能,完全不可能。该死的小丫头这么卖我。曾小贤一听比不过胡一菲那不能吃呀“不用了,不用了。我们还是自己做就行。”木子仪看见林宛瑜还要说什么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巴,在她耳朵旁悄悄地说:“姐姐,我的大小姐。别说了我送给你一样好东西。你别说了。求求你了,我不想被累死。”林宛瑜点了点头表示可以,木子仪才松了手。陆展博“老姐,国民生活提高了,适当的通货膨胀是避免不了的嘛!别那么在意。对啊,别生气啦,至少最近股票还不错嘛!”林宛瑜想着转移一下话题说道。“别跟我提这个,一提我就更来气!”胡一菲粉脸微怒,拿了一包薯条就往沙发走去,其他人也各顺了一样东西跟着过去坐了下来。陆展博问道“怎么了?”胡一菲抱怨道:“人家的股票都涨,就我买的乱跌。”陆展博和曾小贤异口同声的问道:“你买了什么股票?”胡一菲想了想:“叫什么……林氏银行,”接着面向陆展博继续说道:“你说我是不是晦气,人家的股票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就我买的这支跟抽了鸦片似的。不会吧?金融板块最近势头很好啊。”陆展博有点纳闷的回道。胡一菲无奈的回道:“天晓得。”林宛瑜一边看电视,一边心不在焉地说:“菲菲,你应该赶紧买进,那是庄家吸筹,放货积累资金,他旗下的麦格金融,协顺咨询,天奎保险也都一样,”胡一菲,陆展博,曾小贤惊讶的的盯着林宛瑜都忘记他们在吃东西了,“庄家有了筹码,自然就会一路推高的,现在正好补仓,就等爆发了。”胡一菲,陆展博,曾小贤三脸茫然的互相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问道:“真的吗”林宛瑜依旧漫不经心看着电视回道:“是啊。他们也就这点套路。”胡一菲挤到林宛瑜和木子仪中间:“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内幕。”林宛瑜不知道是被胡一菲的动作还是问题吓了一下转过身来“啊?这算内幕?”胡一菲分析道:“庄家动向变化莫测,这不是内幕是什么?”林宛瑜支支吾吾地说:“这个……我……”当眼睛瞟过木子仪继续说道:“子仪哥跟我说的,子仪哥是林氏国际银行的股东。他说的肯定没错。”胡一菲,曾小贤和陆展博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木子仪。木子仪僵硬的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这丫头又又卖我,杀了她,杀了她』胡一菲兴奋的说:“我还要去买一点,我看到了好多钱。”曾小贤激动地说道:“有钱人,我们做朋友吧。”陆展博:“子仪哥,你好厉害。”木子仪还是僵硬的笑着:“我请你们去小南国吃饭。”其他四人异口同声的说:“好呀。走吧,叫上子乔和美嘉他们。”

木子仪打开3601的门到3602门口准备手抬起来准备敲的门瞬间双脚前后半蹲眼睛盯着门,其他四人看见也蹲了下来看着“怎么了看见了什么”木子仪一本正经的回道:“我只是系个鞋带”,其他四人往下看了一眼“切”了一声就直起了身子。木子仪起身敲了敲门,开门的是陈美嘉:“子仪帅哥,有什么事呀。”木子仪回道:“我请大家去小南国吃饭吃饭,走呀”木子仪话还没有讲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吕子乔打断的,说完还推着大家往外走。

到达小南国大家点了菜闲聊中,胡一菲提议到“我们3套房,平常就不要锁套间门了。这样我们就可以随意串门了,如果有重要事情锁起来我们就不会打扰了。(挑了挑眉)”大家考虑了一下都同意了。

吃完饭在3601看着两个神童玩闹的木子仪突然想到今天关谷被吕子乔和陈美嘉忽悠入住就想去看看。木子仪走到门口突然想起电视剧里吕子乔经常翻阳台过来3601,为了还原爱情公寓这个设定,设计的时候还把两个套间阳台距离设计的特别近可以说跨一步就过去了。

木子仪来到3602的阳台就看见关谷在沙发上坐着,吕子乔和陈美嘉不知道在哪里。关谷神奇看见木子仪就像看贼一个指着木子仪“你…你…”木子仪连忙解释道:“我是吕子乔和陈美嘉的朋友,我叫木子仪,你是?我是关谷神奇,来自横滨,是来借电话的。”关谷神奇回道。木子仪问道:“你借电话干什么。”关谷神奇回道:“我找爱森公寓,找错地方了,来借电话。”这时吕子乔和陈美嘉听到声音来到了客厅,木子仪看到他们出来,连忙对关谷神奇说道:“我知道爱森公寓在那,等下我带你去。”关谷神奇:“阿里嘎多,子仪君。”吕子乔发来眼神连接,木子仪接受连接。

吕子乔:“你怎么来了,还坏我好事。”

『木子仪:原来眼神交流是这样呀』

木子仪:“学你翻阳台,看我表演。”

吕子乔有点懵,我什么时候翻过阳台了。

吕子乔:“请开始你的表演。”

木子仪:“no problem。”

眼神交流断开。木子仪开口道:“子乔,美嘉我们一起带着关谷君去爱森公寓”,“好,走吧。”吕子乔和陈美嘉异口同声的回道。当来到电梯处,木子仪开口道:“你们等下,我去拿下东西。”木子仪快速的来到电脑旁边搜了一下爱森公寓的地址,看了一下就跑着回到吕子乔他们旁边,开口道:“走吧”。陈美嘉问道:“你去拿什么了?手机忘记拿了,回去拿了一下手机。”

按照记忆木子仪带着关谷神奇他们来到了爱森公寓,入眼就是脏乱差的老楼。关谷神奇带着疑惑的语气问道:“是这里?”木子仪指着门口的牌子说:“你看没错吧。”关谷神奇点了点头就和木子仪他们走了过去。到达前台关谷神奇查询了一下信息相信了这就是爱森公寓,心里也有点绝望。『这种环境我能好好的画漫画吗』。木子仪看见关谷神奇的表情,『广大网友推测的果然没错曾小贤出走住的地方果然是爱森公寓,居然这样直接带他去看房间直接让他崩溃,桀桀桀。』木子仪对关谷神奇说道:“我们去看看房间,如果环境不好,关谷君我劝你还是退房间吧。好的,子仪君。”关谷神奇回道。当木子仪他们来到房间,陈美嘉左右挥了挥手语气惊讶的说:“这房间一览无余。”吕子乔看了看马桶和一个板子的“厨房”:“这设计,可以边吃边拉。np呀。”关谷神奇对环境已经失望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语气愤怒的不知道那国语言的声音,关谷直接绝望了。用求助的语气对木子仪说道:“子仪君,这里的环境和隔音都太差了,我完全不能创作。你有推荐的地方吗?”木子仪『雨儿上钩了』回道:“关谷君你觉得爱情公寓如何。子仪君,爱情公寓很复合我的要求,你知道哪里还有空房间吗?关谷君,我知道那里有空房间。”木子仪边回答边朝吕子乔眼神交流。

木子仪:“OK了,该你了”

吕子乔:“没问题,”

木子仪:“三顿小南国”

吕子乔:“可以,我去了”

『木子仪:靠,要少了,血亏。』

在吕子乔不知道怎么忽悠下关谷神奇拿给吕子乔一大把钱,成功入住爱情公寓3602。关谷神奇还表示感谢木子仪请木子仪吃三顿小南国。木子仪表示这趟不亏。

下午木子仪在想晚上陆展博邀请林宛瑜吃饭要怎么改变一下什么时就听到开门声,一抬头就看见林宛瑜有点丧的走进来。林宛瑜走到木子仪旁边把一张报纸拿给木子仪:“子仪哥,这样大家都知道我的身份了。”木子仪接过报纸看了一下回道:“小公主,这是林叔叔的良苦用心呀你想想林叔叔完全可以不让你的悬赏出现在报纸上,但是他还是让它出现了。林叔叔一是让对手知道你出走了让他们不会对你出手,林叔叔肯定把你的行程抹除了。二呀,是想帮你试试人心。以林叔叔的能力像吕子乔他们这些角色只要提供了你的信息就能查到是谁,林叔叔是想看看他们是不是可以真心交朋友。”林宛瑜听后点了点头又恢复到活蹦乱跳模式。木子仪又继续说道:“朋友之间应该真诚一点,你应该亲口说给他们。这样更能试人心。好的,我会找机会说的。”林宛瑜回道。林宛瑜又和木子仪聊了一下天,就以晚上陆展博要约她吃饭回去了。

木子仪晚上算了算时间差不多就开启吃瓜模式来到3602。一进门就看到胡一菲在阳台拿着红外望远镜看哪里看着3601那边,随便一瞟就看见曾小贤鬼迷日眼的在那里看什么。木子仪走到阳台拍了拍胡一菲的肩膀问道:“你在干嘛,一菲。”胡一菲回道:“子仪呀!你吓到我了,我在指挥展博约会呢。”木子仪把手放到护栏上,不知道看着哪:“大人真有意思,靠着自己辈分大或者年纪大就对其他人指指点点的。小时候交朋友天天出去玩,他会说你朋友怎么怎么了不要和他玩了少和这些人来往,在家里不行吗。长大了你没有几个朋友天天在家,他又会说你要什么朋友都要交几个,品行不好的不要深交就行这样你去哪里都有朋友都有人可以关照一下。可是不是您让我这样的吗?青春期的时候想谈恋爱,会说你不要早恋。长大了发现一个人挺好结婚压力大就不想结婚。他就说你这个孩子读书读傻了。有些是长大以后想谈恋爱了又被所谓的大人教着他们自己理解的套路。一菲你觉得有意思吗?”木子仪转头看向胡一菲就看到胡一菲用着杀人的眼神看着他,还咬牙切齿:“弹~一”木子仪连忙用手在嘴上比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表示不说了。胡一菲才转头继续拿望远镜看陆展博他们。木子仪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红外望远镜看了起来。

胡一菲对着对讲机说道:“三浪真言第一浪——浪漫。暗灯,音乐起。”陆展博在桌下悄悄按动遥控器,房间里的灯光慢慢变成了暗紫色,悠扬的古典音乐响起。“这是肖邦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吧?”林宛瑜闭上眼细细品味。陆展博傻乎乎地问道:“你对古典音乐也有了解?”林宛瑜谦虚的回道:“一点点,就会一点点。”胡一菲又指挥道:“座山雕,换一首她没听过的。”陆展博按了按遥控器,换下一首。林宛瑜比上一首反应还快:“李斯特的《爱之梦》。”胡一菲:“再换一首。”林宛瑜好像进入状态一样:“拉赫马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的第二乐章?”陆展博有点懵的不知道问谁:“又答对了?”胡一菲绝咬牙切齿的指挥道:“再来,我就不信了。”陆展博才换完“多拉A梦的主题歌。”林宛瑜立马回道。回完还跟着节奏唱了起来。胡一菲像失去斗志的公鸡一样软弱无力的说道:“她是不是音乐学院毕业的?”陆展博把这个谜团问出来:“你是不是音乐学院毕业的?是呀,我特别喜欢音乐。”陆展博和胡一菲异口同声的:“难怪呀。”

胡一菲转头就看见旁边憋笑的木子仪:“你笑什么?”木子仪回道:“没什么,我是受过专门训练的一般不会笑的”才说完木子仪就哈哈大笑起来。在胡一菲杀人的眼神和抬手的动作下,木子仪恢复成正常样子只是嘴角还带着笑容。胡一菲盯着木子仪把对讲机递到木子仪前面说道:“你试试?”木子仪接过对讲机让陆展博跟着他说。陆展博:“宛瑜,我给你讲个故事。”林宛瑜:“好呀,什么故事。”陆展博(木子仪):“从前有一群小孩听着《有一种爱叫放手》看着电视剧上面一个女孩为了自己向往的东西,也为了不耽误她爱的那个男孩选择自己偷偷的离去。那群小孩大多数都不能理解那个女孩为什么这么做,甚至责怪编剧痛骂‘那个女孩’。后来那群小孩慢慢长大了也慢慢理解那个女孩,边哭着边说着我们要向那位小姐学习勇敢的追求自己向往的东西,还说着我还不想理解那位小姐。”林宛瑜听完语气决定的说:“我也要像那位小姐一样,为了自己向往的东西不被任何东西束缚,也不束缚任何人。”『木子仪:宛瑜小姐,你做到了。这次也不会有人能束缚你的。』陆展博(木子仪):“有一个小孩子和他姐姐打赌,赌一个球员会不会进球,他姐姐说会进,最后他姐姐赢了,那个小孩子发现那场球赛是重播,你觉得那个小孩子傻吗?”林宛瑜用手遮着脸笑着说“那个小孩子真傻。”木子仪对胡一菲挑了挑眉“怎么了”,胡一菲说:“你继续。”木子仪问道:“你准备了一些什么?”胡一菲回答后木子仪发现和电视剧里面没有区别。

木子仪指挥到。陆展博拿出准备的雪茄递给林宛瑜用真诚的语气说道:“宛瑜,我想学抽烟你帮我看看这个雪茄怎么了。”林宛瑜回道:“让我看看,”林宛瑜拿过雪茄,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继续说道:“巴西雪茄在全球声誉最好,像这种丹纳曼雪茄口碑也一直不错,可惜这根有点发霉了。”陆展博挠了挠头憨憨的说道:“我被骗了,在看看这个。”陆展博拿出一打美钞递给林宛瑜。林宛瑜接过来看了看又非常专业地把钞票平展在展博眼前:“你看,真的美钞,背面是墨绿色,你的这些颜色都不够纯正,色泽很暗淡,”林宛瑜把钞票转一面来展示继续道:“还有,看票面图案、线条的印刷应该清晰、光洁,这张,发虚,发花,图案缺乏层次。最主要的是,你这些1000元的大面额钞票,美国财政部早在1969就收回了,不再流通了,展博,你是不是又被人骗了啊?”陆展博僵硬的笑着说:“我好傻呀,我就说怎么没有看过这么大面额的美钞。你这么懂,你家是不是开银行的。对呀,其实,我的全名叫林宛瑜,我爸爸是林氏国际银行的董事长。我现在应该在纽约读音乐学院。可是我爸爸硬要我去和别人相亲我就逃了出来。我从小都没有自由,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独立。我不想嫁给一个我见都没见过的人。我爸爸还在悬赏我,我原来还不敢告诉你们我的身份,子仪哥跟我说朋友之间应该多点信任我今天准备找一个机会和你们说的。”陆展博想了想自己的生活略带同感的说“宛瑜,我从小就一直在读书,除了读书我什么都不会……其实我和你一样,我遇到你的那天也是我真正独立的那天,我能体会你的感受。放心吧,我是不会当告密者的。”胡一菲从对讲机里听到这个消息往后倒了一下,深呼一口气才没有倒下去。胡一菲才准备对木子仪说什么就听到陆展博说:“子仪哥和你又是什么关系。”林宛瑜:“子仪哥是我爸爸朋友的儿子,子仪哥小时候父母去出差双亡成了孤儿被我爸爸领回家了,我从小就是子仪哥陪着我玩,宠着我,虽然不是我亲哥哥,但是在我心中他就是我亲哥哥。难怪你才来的时候看见子仪哥就这么激动。”陆展博回道。胡一菲听完看着木子仪:“子仪原来你是个孤儿呀,完全看不出来。孤儿一般都看不出的,再说林叔叔他们一直把我当亲人看待,我并没有缺少多少亲情。”木子仪回道。木子仪继续指挥陆展博:“等下邀请宛瑜唱歌,唱歌的时候你可以唱女生部分来个反差,你感觉气氛下降时就带着宛瑜过来让他把她的身份那件事说给我们,听懂点头就行。”木子仪看见陆展博点了点头就对胡一菲说:“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们了,我刚才看见贤仔在那边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干嘛,我们去看看。”胡一菲眼神示意走。

木子仪他们过来就看见曾小贤在那里撅着屁股趴在关谷房间的门缝里偷窥。胡一菲见到了,走到他身后,一脚踢在曾小贤屁股上。曾小贤猛地回头,没有反击,而是第一时间飞身按住胡一菲的嘴巴,把胡一菲和木子仪拉到沙发上。曾小贤神秘兮兮地说:“出大事了!怎么了?”胡一菲和木子仪疑惑的问道。曾小贤隐晦地说:“你知道吗?现在要是找一个卡通人物来形容子乔的话,那就是绿巨人了!变异了”木子仪虽然知道但还是假装疑惑的问道。“绿?股票跌了?”胡一菲。曾小贤小贤急了:“跌你个头!变异个鬼!绿帽子啦!再这样发展下去,子乔就快绿得跟油菜花似的了。”胡一菲还有闲情挑刺儿:“你说的是西蓝花吧?油菜花那是黄的。你纠结什么,直接去看就行了。”木子仪直接拉着胡一菲和曾小贤去关谷神奇的房间。才打开门就看见关谷神奇不知道是穿衣服还是脱衣服,陈美嘉在沙发上坐着。胡一菲和曾小贤“啊,我们什么也没有看见”就拉着木子仪出去了。曾小贤在木子仪耳边说:“你看,这样不是更尴尬?”关谷神奇和陈美嘉懵了一下就赶快出来。关谷神奇慌忙的解释到:“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刚才只是换下外套。”木子仪是信了,但是曾小贤和胡一菲信不信就不知道了。三人对视了一下异口同声:“原来如此。”这时林宛瑜和陆展博打开门进来,陆展博给林宛瑜一个鼓励的眼神,林宛瑜点了点头:“真对不起大家。——其实,我的全名叫林宛瑜,我爸爸是林氏国际银行的董事长。”曾小贤接话:“林氏国际银行?你说的是那个……林氏国际银行!?”林宛瑜点了点头:“是的。”胡一菲和木子仪虽然知道还是假装震惊。林宛瑜看到木子仪在震惊用有点责怪的语气:“子仪哥,你在震惊什么我这不是活跃一下气氛”木子仪一本正经的回道。林宛瑜继续说:“我现在应该在纽约读音乐学院。可是我爸爸硬要我去和别人相亲。”曾小贤又插进来:“和谁相亲?盖茨的儿子?还是巴菲特的外甥?”林宛瑜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听说他们家在阿联酋挖石油的。子仪哥你知道吗不知道,你忘记我都好久没有和你们联系了。”林宛瑜皱了皱眉头说:“我不愿意去,爸爸偏要派人来接我,我一时冲动之下,买了飞机票,然后到了这里。我爸爸派了好多人到处在找我,我没办法,不敢告诉你们我的身份。我从小都没有自由,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独立。我不想嫁给一个我见都没见过的人。”林宛瑜说完木子仪就过去揉了揉头发把她抱在怀里:“小丫头,没事了子仪哥回来了,没人会让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了。”然后放开林宛瑜捏了捏他的鼻子。林宛瑜挺了挺鼻子点了点头:“我相信你子仪哥。”曾小贤好像看到什么好东西一样,胡一菲一看曾小贤这样子就知道他又误会了就把曾小贤拉到一边解释了一下。然后曾小贤,胡一菲,陈美嘉和关谷神奇异口同声:“我们一定会帮你保守秘密的。谢谢大家。”林宛瑜感动到要哭时,吕子乔带着一顶崭新的绿色帽子得意地走了进来。“这么热闹呀,你们看看我的新帽子怎么样?”吕子乔戴上帽子展示给大家。胡一菲和曾小贤一起吸冷气,指着帽子大呼:“西蓝花!”关谷神奇:“子乔君,很好看。”陈美嘉指着帽子说:“绿色”然后憋不住笑出了声。

这时,外卖小哥敲了敲门:“谁点的外卖。”关谷神奇打开门说道:“我的。”,把外卖拿进来对大家说道:“这是我点的,大家一起吃吧,我叫关谷神奇来自横滨,以后多多指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进去,反正已经抢着东西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