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高阳江如烟)重生之纵横天下精彩小说_柳高阳江如烟完结版在线阅读

《重生之纵横天下》是网络作者“盘古陛下”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柳高阳江如烟,详情概述:窗外,满城笙歌,灯红酒绿窗内,柳高阳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还想着今天那份财政资金分配方案……第二天早上,渭县财政局综合办公室“先打印三份”,黄星龙在QQ上说道看完黄星龙修改后发过来的资金分配方案(草案)后,柳高阳心里有股想揍人的冲动,过一会儿,他才冷冷地回了几个字:“打印机坏了”“混蛋!”柳高阳看着电脑上黄星龙发过来的财政资金分配方案(草案)的电子文档,心里暗骂了一声,愤愤不平地准备去找……

小说:重生之纵横天下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盘古陛下

角色:柳高阳江如烟

如果你喜欢看都市小说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盘古陛下”的一本书《重生之纵横天下》。讲述了

重生之纵横天下

第5章 突破重生 在线试读

“只要你敢动一下,我就灭了你心爱的女人!”

赛厚梓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柳高阳说道,“怎么样,现在还怕不怕?”

柳高阳心里咯噔一下,怕啥来啥,他就怕赛厚梓把枪口对准江如烟,结果这狗东西不按套路出牌,要对江如烟不利,他现在一个普通人,根本做不到枪口之下救人。

“怎么办?难道真要向张老头求救?”柳高阳心里嘀咕着,“以龙门的雄厚根基,其弟子遍布满天下,渭县肯定也有,如果我求救,龙门弟子会第一时间前来救人,并且能保证江如烟不受伤害的情况下,成功将其救出。只是,我跟老头子打过赌的,以后不求他帮忙的!”

“怕了?”

赛厚梓就喜欢这种将别人拿捏得死死得的感觉,他看柳高阳不说话,显得非常嘚瑟,还将手中的枪左右晃了晃,嘴里“嘭嘭”地比划着。

“要不,给你一个求救的机会”,赛厚梓心里料定,在渭县,柳高阳没什么大的背景,也找不出更厉害的帮手,他让柳高阳求救,无非就是恶心恶心柳高阳。不知道算不算变态,赛厚梓总喜欢给人一次机会,最后发现,就算给了机会,对方还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每每这样,赛厚梓就兴奋的要命。所以,这次,他同样给了柳高阳一次机会。

“这可是你说的,你别后悔!”柳高阳看出来了,这家伙如此自信,肯定是,料定他完全可以在渭县横着走。说实话,在赛厚梓把枪口对准江如烟的时候,他就有求救的打算,他死可以,但江如烟不行,为了江如烟,他豁出去了,大不了被张老头嘲笑一凡。

于是,他淡定地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小阳阳啊!”一个猥琐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我说张老头,能不能正经点,我都要成为别人砧板上的鱼肉了!”

见江如烟听到,柳高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死老头子太猥琐了。

江如烟也懵了,这就是你要找的人啊,这么不靠谱?面对枪口,江如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镇定,她心里想,只要不是对着柳高阳就行,刚才赛厚梓枪口指向柳高阳的时候,她已经想好了上去挡子弹的准备。

这就是相爱的两人,为了对方,可以放下一切,包括生命。

“咳咳,我说小阳阳啊”,张维义似乎很享受这样调戏自己的徒弟,“是谁跟我打赌说,咳咳,不会找老夫帮忙的?”

“好,这次算我输”,柳高阳怕张老头再称呼自己小阳阳,赶紧说道:“遇到了点小麻烦。”

“一点小麻烦就向老夫求救,这不是小阳阳的风格啊!”

张维义想要好好戏弄下柳高阳,你还算不算我的徒弟,为了过普通人的生活,竟然要切断之前的一切联系,连自己这个师父都不要了,一个电话也不打,真是气煞老夫,看老夫怎么收拾你。

“人命关天啊,张老头,我请你喝酒还不行嘛!”柳高阳不知道这死老头子这么烦,不仅猥琐,还婆婆妈妈。

“不帮!”

张维义起了耍无赖。

“我说老头子啊,你别再考验我了,我现在是个普通人,突破不了的,我现在想救人啊。”柳高阳还以为张老头在考验他,以前就是这样,每每他遇到绝境,张老头只是暗中派人监视,不到万不得已不出手,逼自己临阵突破,反杀敌人。可这次不同啊,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这死老头子,这个时候还有这种变态想法啊。

“救人?小阳阳要救什么人呀”,张老头还是满嘴猥琐话,“让我猜猜,小情人?哈哈哈……”

“能不能正经点,不帮算了,我可不像你那么多情,我是很专一的好不好。”柳高阳哭笑不得,直接揭了张老头的短。

“哎呀,不是,你听我说,疼,轻点”,电话那头传来了张老头的声音,准是被师娘打了,“高阳,快给你师娘解释啊……哎呀,我是冤枉的。”

“师娘,师父他见死不救!”柳高阳找到了张老头的软肋,向师娘撒起娇来了。

“我救,我救”,张老头被松开耳朵后,瞬间正经起来,“高阳啊,是不是如烟那丫头遇到麻烦了,你不早说,害得为师……咳咳。”

“有完没完?”

赛厚梓见柳高阳通话后聊起了家常,显得不耐烦了,“我看你也找不出什么靠谱的帮手了,这样吧,我不杀你,你现在跪下来求我,说不定我心一软,只会一个人操你女人!要不然,我们弟兄会轮着上,哈哈哈哈!”

“找死!”柳高阳青筋暴起,眼中出现了杀意。

“你个老不死的,还不赶紧救人!”

电话那头柳高阳师娘又揪住了张维义的耳朵。

“轻点轻点,高阳啊,你看看你的手,啊,疼……”张维义那边挂断了电话,给夫人解释去了。

“要突破了?”

柳高阳感觉到不可思议,满脑子在找答案,“每每自己要突破的时候,手心就会出现丝丝红斑,难怪张老头一直调戏自己见死不救,原来那老家伙早就知晓一切。可是,怎么可能呢?先不管了,之后再找张老头问问清楚,先解决了这只猴子再说。”

对于赛厚梓这种社会败类、害群之马,柳高阳早就想收拾了。

以前为了保护江如烟,他不想锋芒毕露,一直顾虑着万一暴露身份,国外那些想找他报仇的敌人会报复到江如烟身上。

今天,他本以为收拾几个社会渣渣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没想到就是这几个社会渣渣,竟然威胁到江如烟的安全。

此刻,柳高阳满眼杀意,他要借机立威,震慑这些蝇营狗苟、恶积祸盈之徒,正好,就从收拾这只瘦猴子开始吧。

“我就说嘛”,赛厚梓嘲讽到,“你看你,找的什么人,老就算了,还不正经,更不靠谱。”

“现在,我命令你跪下!不然,我先朝她开枪!”赛厚梓要开始享受那种蝼蚁被踩在脚下求他的快感了。

“就你,哼!”

柳高阳说话间,留下一道残影消失不见,下一刻,柳高阳出现在赛厚梓面前,手里还多出一把枪,这不就是赛厚梓手上的那把枪吗?

赛厚梓懵了,他手下的那帮狗也懵了。

“真是活见鬼,怎么可能?”赛厚梓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会遇到这种事,他会遇到如此厉害的人,不,不是人,是神,不,这他妈的是鬼啊。

柳高阳轻轻一捏,手中的枪瞬间化为碎屑,此刻他有种重生的感觉。

“嘶……”

赛厚梓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身子瘫坐在地上。

江如烟知道柳高阳能打,没想到如此厉害。都说美女爱英雄,江如烟也是,她本来就爱柳高阳,此刻看到自己爱着的人如此这般雄姿英发,爱意瞬间喷发,恨不得冲上去亲上两口。

面对一样的境遇,不同人会有不同的感受,江如烟此刻正内心幸福地享受着这一切。

反观店主张伟和厨师,面对这种情况,反应完全不一样,这不,他俩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下,尤其是店主张伟,这会汗珠大滴大滴地正从他额头上滚了下来,因为刚才他还想给赛厚梓帮腔,想着以后能够让赛厚梓照顾照顾生意,幸好自己没机会张嘴,要不然,怕是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大哥饶命!”

别看赛厚梓平时欺男霸女,作威作福,那是因为他欺负的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没想到今天遇到柳高阳这种变态,他想着这么倒霉的事,自己怎么偏偏会遇到。眼下,只有投降,才能保命,活着才有一切,于是,他口里不由自主地蹦出这四个字。

“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柳高阳慢慢悠悠地走到江如烟身边,重新牵起了她的手。

江如烟朝柳高阳的脸蛋,上去就是一口,弄得柳高阳怪不好意思的:“还有人呢!”

以前,他总是盼着江如烟能够亲自己一口,但江如烟总是借口说,要把最美好的一切交给他俩的新婚之夜,所以只允许柳高阳拉她的手,其他的,想都别想。

今天这是怎么啦,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江如烟的这一口,弄得柳高阳都怪不好意的,虽然他武功盖世,但毕竟还是个处,被女朋友这么当众亲,他都有点害羞了。

“哼,我才不管了”,江如烟撒娇道。

面对柳高阳和江如烟的打情骂俏,赛厚梓他们包括店主张伟和厨师,都惶恐不安,头都不敢抬一下。

赛厚梓脑袋飞快的转着,他明白,柳高阳拥有堪比神通的能力,如果柳高阳愿意,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他,而且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出的手,就算知道,当今世界,恐怕没有人能治得了这样一个变态。

他想着化解之法,只要今天柳高阳放过他,他以后天天叫柳高阳爷爷都行。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柳高阳开始的时候说过的话,于是,向地上的手下吼道:

“都给我起来,向柳先生跪下。”

其他人赶紧爬起来,同赛厚梓一道,齐齐跪在了柳高阳和江如烟面前,就连店主张伟和厨师也乖乖跪在了一旁。

“叫爸爸”,赛厚梓向小弟们发出了命令。

“爸爸——”

跪在地上的众人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声爸爸。

柳高阳没有理会这些个小丑,他用食指刮了下江如烟的鼻子,然后坏坏地问道:

“老婆,我们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儿子的?”

“讨厌死了,讨厌死了……哼”,还没尝过人间禁果的江如烟小脸一红,对着柳高阳就是一阵小拳头,她可不想跟柳高阳说什么儿子的事情。

“咳咳,这个嘛,我老婆的意思,我们好像没有什么龟儿子。”

柳高阳干咳了两下,朝店主张伟和厨师道:“你们不用跪了,该干嘛干嘛去,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今天的事情,谁要是说出去,死!”

张伟和厨师如蒙大赦,点头如捣蒜,柳高阳也知道,给他们一千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将今天看到的事情说出去。

“谢谢爸爸,谢谢爸爸!”这俩傻逼跪谢了柳高阳后返回到各自的位置,闭起了眼睛。

柳高阳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心里嘀咕道:“这世上有的人他妈就是贱骨头,为了命什么尊严都不要了,何况又不要你俩的命,更没让你们叫爸爸,唉,罢了,罢了。”

“爸爸,那我们呢?”最开始挨打的那个狗腿子不知天高地厚,看来他裆里没那么疼了,这也多亏柳高阳没下死手,要不然肯定爬不起来。这家伙显然还没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嗯?”

柳高阳没想到这家伙胆子这么肥,“你好啊,龟儿子,是不是爸爸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啊?”

狗腿子男连连点头道:“爸爸尽管安排,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柳高阳笑了笑,玩味地说道:

“爸爸怎么舍得让你上刀山下火海呢,一个小小的任务,过去把这只猴子打成猪头,尤其是嘴巴,太欠揍了!儿子,看你的表现噢。”

“好嘞,保证完成任务。”狗腿子似乎忘了裆部的疼痛,赶紧起身,过去一把将赛厚梓提了起来,上去就是一拳。

赛厚梓被一拳打懵了,冲着狗腿子怒吼道:“王东东,我他妈弄死你!!!”

接着就要作势冲上去。

“去你妈的!”

赛厚梓还没爬起来,就被王东东一脚踢到裆部,疼得赛厚梓哇哇直叫。

王东东揪住赛厚梓的头发,骂骂咧咧:“妈的,跟着你有什么好,哪次不是你吃肉弟兄们喝汤,就连谈个女朋友,你他妈都要先试试鲜,搞得到现在都没人跟我,老子早就受够了,去死吧!”

接着便是一阵拳打脚踢,当然,伴随着一阵鬼哭狼嚎和怒骂声,求饶声……

王东东把平时憋在心里的委屈全都发泄了出来,一直打到气喘吁吁打不动了,才停手以询问的眼神看向柳高阳,意思是,问柳高阳还打不打了。

“好儿子,果然没让爸爸失望。把他给我弄过来!”

柳高阳倒是没想到,王东东下手如此狠,也没想到赛厚梓那么无耻蛮横,连自己下属的女朋友都不放过,这就是他种下的苦果,以后就算出去,估计也很难立足了。

看着眼前的赛厚梓,已经被王东东彻底打成了猪头,柳高阳表示非常满意:“我明明把机会都给你了,你非要作死,不好好掌握,这能怪谁?”

“噢……绰……了”,赛厚梓完全没有了刚进门的吊样,说话都语无伦次,不知所云。

“儿子,你帮我问一下,他说的什么鸟语,我听不懂!”柳高阳让王东东听听。

“啪!”

王东东有了柳高阳当靠山,啥也不怕了,对准赛厚梓,上去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你他妈说人话会死啊?”

“噢啥噢绰了……”赛厚梓带着哭腔说道,这也不能怪他,他的门牙全被王东东打掉了,说话漏风,很难听懂。

“你他妈听不懂人话是吗?”王东东作势又要打,吓得赛厚梓赶紧双手抱紧了头。

“这家伙在说啥,谁听得懂?”

柳高阳看着蹲在地上,吓得不敢动弹的众人问道。

“爸爸,我知道。”其中一人像是在黎明中看到曙光一样,赶紧抓住了这个机会,学着小学生模样,高高举起了手,抢着回答道。

“噗嗤……”江如烟看着那人的滑稽样,没忍住笑出了声。

柳高阳也笑了,没想到这家伙让江如烟开心了,那好吧,给他个机会:“好吧,你翻译一下!”

那人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赶紧回道:“他说:‘我错了’。”

“哈哈哈哈……”

柳高阳笑出了声,前面他实在没听出来赛厚梓说了什么,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于是,他忍不住笑了。

“好,你回答得很好,把手放下吧!”

听柳高阳还夸了他,那人赶紧放下了举起的手,脸上要多得意就多得意,完全一个回答问题正确并被老师表扬的小学生模样。

柳高阳看着抱紧头部的赛厚梓,轻蔑地说道:“男人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你如此贪生怕死,说真的,我一点都看不上,像你这样的人,还学着人家当老大,配吗?”

赛厚梓松开了抱头的双手,想要张口说什么,但又怕说出来柳高阳听不懂,又闭上了嘴巴,双手比划着,意思是想要写什么,他才不管什么男不男人,活着才是一切。

“王东东,这猴子估计也说不出什么人话来,拿笔纸过来。”柳高阳看懂了赛厚梓的意思。

赛厚梓为了活命,拿起王东东找来的笔纸,赶紧颤颤巍巍地写道:“我愿把所有的资产全部献上,请柳先生放过我的狗命!”

写好后,双手递给柳高阳。

“敢口出狂言,辱我柳高阳的爱人,必须要付出代价!”柳高阳冷冷道,“俗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鉴于你认错态度诚恳,这次就饶了你狗命。记着,你若再敢胡作非为,我必灭你。”

说完,柳高阳朝赛厚梓的两腮帮,左右夹攻,轻轻一拍,里边剩下的牙齿全部脱落,然后一脚踢到一旁。

赛厚梓内心崩溃了,你他妈不是说饶我狗命了吗,又打掉我全部牙齿是啥意思。

他已经痛得哭不出声,只是咿呀咿呀哟的强忍着,也不敢再有其他动作,忍痛蜷缩成一团。

“王东东,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