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天尊)程林蒋梦全本阅读_《都市最强天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楚牧”大大的完结小说《都市最强天尊》,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都市小说,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程林蒋梦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乍一见到程林,周辉也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唐梦云推荐的“神医”居然是个坐在轮椅上的瘸子而且还如此年轻!但话说回来,谁说神医就不会出车祸?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医术再怎么神奇,也只能让身体快点好起来,而不是一秒痊愈他暗自猜测,说不定正是伤了筋骨,才让对方奋发图强,终成神医的出于对蒋梦云的信任,周辉定了定神,最终恭谨的将程林请上自己的爱车周辉的车是一辆奔驰,他一面尽量把车开得稳稳当当,一面向程林描述……

小说:都市最强天尊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楚牧

角色:程林蒋梦

《都市最强天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楚牧”。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见程林露面,郑天手持钢管走过来。他抬起手,眼看就要把程林砸个脑袋开花。而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程林只是好整以暇地坐在轮椅上,表情甚至都没变。紧随其后的周辉皱了皱眉,看向此人的目光里闪着寒芒…

都市最强天尊

第八章 恶少 在线试读

程林操纵着电动轮椅来到大厅。

郑家大少郑天纠集了一帮地痞流氓,正在店里叫嚣。

“程林呢!别他妈在里面当缩头乌龟,不给老子磕头,我砸了你的店!”

苏以、吴胜领着几个保安与他们对峙。

吴胜红着脖子嚷道:“告诉你,我们这里联网了,你砸一下自动报警!”

郑天嗤笑一声,一钢棍抽到他身上:“少拿报警唬我!要不要试试,是条子先来,还你们先玩完!”

吴胜闷哼出声,被其他保安扶住了。

见程林露面,郑天手持钢管走过来。他抬起手,眼看就要把程林砸个脑袋开花。

而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程林只是好整以暇地坐在轮椅上,表情甚至都没变。

紧随其后的周辉皱了皱眉,看向此人的目光里闪着寒芒。

郑天手中的钢管只是虚晃一枪,最终悬在程林脑袋上方。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跪下来向我磕头,大喊三声爸爸我错了,我就放过你。否则……”

程林不怒反笑:“否则什么?你不是怂了吧?”

“谁特么怂了!”郑天被他激得怒火中烧,“姓程的,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都给我砸!”

“我看谁敢!”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花瓶砸向郑天肩头。碎裂的瓷片划伤了他的手臂,养花的水泼了他一脸,好不狼狈。

“草泥马,姓程的又玩阴的!我宰了你!”

郑德水咆哮的声音传过来:“给我停手!你爹的话都不听了?别特么在外边给我惹事生非!”

他在外边卖脸卖皮,好容易才跟周家搭上话,郑天这个不孝子却在这给他拖后腿!

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跑来砸店,冲撞了周小公子,真是家门不幸!

“狗东西,真是恨不能把你塞回娘胎里!”想到这里,他指着郑天的鼻子破口大骂。

地痞流氓见自家老大被骂,纷纷助拳。

“老东西你谁啊!不想活了!”

“姓程的,居然还找帮手,你完了!”

不料郑天手中的钢管当啷掉到地上,他看着轮椅后面的郑德水,缩了缩脖子。

“爹……您怎么在这里?”

一众打手傻了眼。

郑德水撸起袖子就上手,一把薅住郑天的耳朵,叫骂道:“死小子,冲你来就是讨债的是不是!快给人家道歉!”

郑天被揪得呲牙咧嘴:“爹,可是他打我!”

郑德水一脚踹上他的腿弯:“该!打得好!程先生也是你能招惹的!”

郑天被他踹倒在地,跪在地上捂着耳朵惊疑不定。

难道程林真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他是不是得罪了惹不起的人?

郑德水喘了口气,向程林深深鞠下一躬:“程先生息怒,犬子无状冲撞了您,当父亲的脸上无光,我斗胆代他向您道歉。”

又一次临阵脱逃的孙大山躲在门后连连咋舌,震惊不已。

那可是郑少的爹!

郑天每天香车美女,小弟如云,在玉器行所在的礼城区可以说是横着走。

而郑德水才是郑氏集团真正的主人。

这么一个大人物,现在却对着程林低伏作小!

程林面色不改:“先前郑少曾经来我这里闹过一回,没两天就卷土重来。令郎如此威风凛凛,屡教不改,我实在不敢受二位的礼。”

“您收下就是,他以后绝对不敢了!”

郑德水领会到程林的意思,忍痛踩住郑天的脑袋,逼他磕下头去,然后拾起地上的钢管。

程林这是要他自己管教儿子!

狠了狠心,他照着郑天的屁股狠狠抽下去。

咚!

郑天登时鬼哭狼嚎,撅着嘴叫破了音。

“爹啊!我错了,啊——!!!”

大庭广众之下被父亲狠狠揍腚,怎一个丢人了得!

郑德水揍得两臂酸痛,郑天胯下已经积了一滩水,显然是疼到失禁了!

刚才还威风凛凛的郑少只剩下趴在地上哭的份儿。

他能在礼城区混出名堂,说明脑子不笨。这时候他已经明白求老爹不行,只能求他刚刚威胁过的人。

“程少!我错了!”郑天挣扎着爬到程林脚边,躲避他爹的棍棒,“我真的知错了,以后不敢了,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他涕泗横流的模样实在过于难看,程林眼不见为净般把他蹬开。

“滚吧,离开前把我店里的地擦干净。”

郑天连滚带爬站起身,把上衣脱下来擦干净地上的液体,带着一帮打手逃也似的飞奔而去。

郑德水松了口气:“多谢程老板大度。”

但见程林脸色不好,他只得又咬了咬牙。

“今天冲撞了您开业,实在抱歉,我名下的林荫会所业绩不错,就送给您冲喜了!”

林荫会所是郑家最有名的产业之一。虽然郑家远不如周家富贵,但头部产业的利润还是非常可观的。

程林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郑先生真是将人情世故玩熟了,只是可惜,子不如父。”

郑德水点头哈腰:“您说的是,唉,家门不幸。”

他是老油条了,活络气氛信手拈来:“别为了一个小孩坏了兴致,来,咱们继续品茶,听曲儿。”

在郑德水的张罗下,茶室里的古筝声重新响起来。

片刻后,六个高挑的美人从门口鱼贯而入,一人手里拿着一样乐器。

她们身着不同花色的高开叉旗袍,身材凹凸有致。

周辉眉毛还没皱,郑德水就笑道:“咱们这是雅局,叫几个姑娘助助兴。她们都有才艺在身,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保证纯洁。”

周辉的脸色更差劲了,他打听过了,程林伤了根本,要是触到他的霉头可怎么办!

程林本人倒平静得很。这种局以后多了去了,他必须提前习惯。

见程林脸色如常,周辉才稍稍放下心,同时又对他高看一眼。

高人就是高人,修养不是一般的好。

六个娇滴滴的年轻美女环坐在三人周围,或拨弦,或吹奏,媚眼却比丝竹管弦还要勾人。

一曲毕,两人将程林夹在中间,一个给他奉茶,一个喂他吃茶点。

看着程林虽然反应生涩,却温和有礼,显然是不擅此道的好男人的模样,周辉脑袋一热。

“程先生有女朋友了吗?我姐姐周暖还单身……”

程林差点一口茶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