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身出户后,我的人生开了挂》甄长远金刀铁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甄长远金刀铁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金刀铁哥”的《净身出户后,我的人生开了挂》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我一骨碌,就从床上掉到了地下来不及感受疼痛,摸着就要去摁墙上的开关……灯亮了,我快速地看了一周了,还是啥也没有我觉得莫名其妙,谁啊,逮着我这么一个落魄的人不放这都三天了,还让不让我活?我现在都开始送快递了啊……就这样开着灯,一直坚持到眼皮开始打架,再也没有异样发生我又仔细地屏着呼吸,听了好几遍外面的动静,还是什么都没有唉,自己吓唬自己,这样想着,眼皮就要往下沉,手也不由自主地去按墙上的开……

小说:净身出户后,我的人生开了挂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金刀铁哥

角色:甄长远金刀铁哥

都市小说小说《净身出户后,我的人生开了挂》的作者是“金刀铁哥”。其中精彩内容是:这样过了十几天,钱包空的时候,我才突然想起来,得找个事儿做。要不然吃饭都成问题。我找来找去,甚至连电线杆上的小广告都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有个快递公司要我了。我有十几年没上过班了,自结婚以后,我一直做着生意,在那个很发达的城市买了房,就差点混成那里的户口了,没想到,她给我整了个闪退,我被离婚了…

净身出户后,我的人生开了挂

第1章 夜半鬼敲门 在线试读

我是净身出户离婚的。婚前我的所有东西,都被她席卷而空,我只身一人就回了老家。

在家里郁闷了几个月,瞒着老娘,又一个人坐上北上的列车,来到一个陌生的小城。

手里实在是没几个钱,就在城边的一个小区里,租了一间车库住了下来。

这样过了十几天,钱包空的时候,我才突然想起来,得找个事儿做。

要不然吃饭都成问题。

我找来找去,甚至连电线杆上的小广告都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有个快递公司要我了。

我有十几年没上过班了,自结婚以后,我一直做着生意,在那个很发达的城市买了房,就差点混成那里的户口了,没想到,她给我整了个闪退,我被离婚了。

唉,现在没办法,得活下去啊,送快递就送快递吧,靠力气吃饭,也不丢人。

于是,骑着公司发的电瓶车,我开始了走街穿巷的送快递日子。

我所送的是几个老旧的小区,没想到,那里的入住率还挺高,每天的快递量真不少。

往往是一天下来,到天黑很久了,我才把所有的快递送完,拖着沉重的双腿往“家里”走。

所谓的家,就是我租的那个十几平的车库。空间很小,只有一架简易的床跟一个桌子。

没有任何家电,只不过,里面有卫生间,有水有电,对于我一个单身男人来说,这些已经足够。

送快递的第一天,我还感觉挺新鲜,待人接物,都极度的彬彬有礼,不论楼层高低,我都一步步给送到客户家里。

所以一天下来,我的双腿就跟灌了铅一样的重,感觉抬起来都有点费力。

在外面买了一份最便宜的客饭,胡乱吃了,洗了一个澡,就躺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感觉有人进了我这个房间,因为我听到有人在叫我。

“甄公子,甄公子,醒醒啊,醒醒啊……”。

我也不知道是做梦了,还是真的有人进了我这屋里,正睡得香,就伸手一拨拉,意思是想把叫我的人推开,我好继续睡。

没想到,我手里似乎抓到了什么东西, 光光的滑滑的,也凉荫荫的。

我猛地惊醒了过来,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屋里很黑,天肯定不早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就赶紧伸手去按墙上的开关。

灯亮了,屋里空空的,除了我,啥也没有。

我揉揉眼,又看了一圈,哪有什么人,又特意看了一下手里,也是啥也没有。

可是,那个叫我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回响,我仔细地分辨了一下,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可是,她怎么知道我姓甄!?

是的,我姓甄,叫长远。认识我的人,大多都叫我阿长。

我摸出手机一看,乖乖,都十二点多了,可这个点,外面人脚早就定了,谁会过来叫我呢?而且分明是个女子。

说实话,我只身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总共也才十几天的时间,谁会认识我啊。

我想了想,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怪梦,回想起自己白天的辛苦,觉得可能是太劳累所至。

于是,揉了几下自己有些酸胀的小腿肚,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又情不自禁倒了下去。

这一下,一直睡到闹钟把我吵醒,五点到了,我飞快地起床。

因为我得赶去公司卸货分件,要不然一耽误就要迟到。我可没有迟到这个坏毛病。

一天忙忙碌碌,累得精疲力尽,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瓶矿泉水,可是还感觉嘴里有些干。

好不容易,把车上的快递送完,就往“家”里赶,太困太累了,我得赶紧洗刷一下早点睡觉。

我睡得正香,也就一翻身的功夫,就又听到耳边有人在叫我。

“甄公子,甄公子,救救我啊,救救我……”。

我睡得迷迷糊糊,还以为外面的声音呢,翻好身又要睡过去。

脑子里突然想起来,昨晚也是这样有人在叫我甄公子。

一想到这里,我就跟有人拿锥子扎我一样,嗖地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边手伸出去,就习惯性地去按墙上的开关。

灯光乍亮,满屋皆白。可是,除了我,屋里照例空空如也。

可是,那叫我的声音,感觉还是昨晚那个,还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我就有些犯膈应了,这是谁啊,在这里跟我装神弄鬼。

想到这个装神弄鬼的字眼,我的天,我心里就一怔。

忙往四周看,啥也没有啊。

因为我住的是车库,根本没有窗户这么一说。

瞄了一眼那个门锁,完好如初,锁得紧紧的呢,根本没人动过。

可是,可是,我可是了好几遍,也想不出到底出了啥问题。

我就掏出手机,一看时间,乖乖,又是十二点多!

跟昨夜我惊醒的时间,那是一模一样。

准确一点来说,十二点十四分!

真是奇了怪了,这是谁啊,非要掐着点过来叫我,叫我弄啥哩?!

一想到这里,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光。

因为,我一下子想起来了,这人昨夜叫我时,说的是叫我醒醒。

而今天却是叫我救救她?!

我的天,这是咋了?难道这人遇到了什么事?

我这么一分析,就感觉这事儿有些大条。

这谁啊,半夜三更,叫我去救她?

莫非这人……

我使劲地想,费力地想,胡乱地想,可脑子里还是闪现着那个声音,就是一个女子。

一下子我就睡不着了,自从我离开那个很发达的城市以来,我从来都没有做过梦。

而且我都强迫自己忘了所有女子,或者女人!

可是,我现在找到了工作,虽然辛苦点,但这半夜里突然有女人贴着耳朵叫我,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这叫我的人,还是一个女子。

想了老半天,还是想不出什么头绪,就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一直到闹钟把我叫醒,我才机械地起床去上班。

一天很是劳累,吃了一份最便宜的客饭,洗好澡倒头便睡。

睡得正美,就感觉有人很用力地在推我。

而且一边推,一边大声叫我:“甄公子,起来啊,甄公子,快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