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归位纪(田八子南风以南)全本在线阅读_(田八子南风以南)完整版阅读

《神州归位纪》,以田八子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田八子”倾力打造的一本都市小说,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此时的田八子,哪还有心情睡觉,匆匆翻出木盒里的那本线装古书,迫不及待地翻开来看书中详细地记载了三魂七魄的归去来处更是详细记载了一些,家族秘闻如唐元和五年五月,田家第一十九代族长,杖责司戎郎崔宣子崔环的事情把崔环地魂留于家中,天魂与命魂受杖责的事件当然,书中也零零散散地记录了一些田家的其他事情,不过都是放在了怪异志里面再往后看,便是田家八脉的详细分支,嫡系一脉,也就是田八子爷爷这一脉掌管……

小说:神州归位纪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南风以南

角色:田八子南风以南

看都市小说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南风以南”写的《神州归位纪》。精彩截取:四到八层为休闲娱乐,你所能想到的娱乐项目这里应有尽有。九到十三层为高端服务区,里面的大厨为清一色的各国国宴退下来的顶级厨师。十四到十七层才是最精英的所在,一般人都只是听过其中的传说,真正去过的人寥寥无几。据说十四层以上,只给年消费一千万以上的用户开放…

神州归位纪

第9章 琳琅楼的勾当 在线试读

琳琅楼,金玉街最繁华的一座仿古建筑,楼共十七层,通体金黄,每一层都被八棵朱红的柱子顶起。

镶金的琉璃瓦每一层分八角,每个角上坐着四尊角兽,角下则是一个水晶铃铛,辉煌的霓虹灯,加上水晶铃发出的清脆悦耳的声音,让整个琳琅楼宛若天堂。

琳琅楼内更是另有乾坤,一道三层为世间百味,一层共一百零八个档口,囊括了神州大地上几乎所有的地方美食。二三层则是类似包间的存在。

四到八层为休闲娱乐,你所能想到的娱乐项目这里应有尽有。

九到十三层为高端服务区,里面的大厨为清一色的各国国宴退下来的顶级厨师。

十四到十七层才是最精英的所在,一般人都只是听过其中的传说,真正去过的人寥寥无几。

据说十四层以上,只给年消费一千万以上的用户开放。

琳琅楼的迎宾,男的英俊挺拔,女的娇媚可人,当真是一个挥金如土纸醉金迷的好地方。

当然迎宾们不止外貌上层,一个个也都是人精,在看到唐姗姗他们一行人之后,一个领班模样的小哥立即笑呵呵地迎了出来:“哎哟,柳大小姐、吕大小姐、唐大小姐,三位大小姐一起前来,可真是小店的荣幸啊,那咱们还是老样子,十七楼包间给你们备上!”

全程看都没看赵公子和田八子一眼。

“行了,王经理,我们自己转转,累了自然会去十七楼。”柳琳琳挥挥手示意王经理退下。

王经理自然不敢多言,只吩咐后面一个英俊挺拔的小伙子道:“好生跟着三位大小姐,若有怠慢…你懂的!”

那英俊的青年慌忙点头答道:“小的知道了,您放心王经理。”

就这么一行六人不急不缓地走进了大厅。

田八子虽极力的装作坦然自若,可依旧还是被大厅里琳琅满目的档口弄得眼花缭乱,神州大地听过的没听过的美食,在不同的档口里散发着迷人的香味。

所有档口里的服务员都是男的俊俏女的妖娆。自己感觉电视上那些所谓的选美小姐也不过如此。

赵公子显然游刃有余,看得出是常来之主。

看着有些目不暇接的田八子,柳琳琳打趣道:“怎么样,田同学,你打算请我们唐大小姐吃点什么啊?”

此时的田八子,仓里有粮,心中自是不急。

怎么说现在口袋里也是揣着好几千的人,加上刚才汪飞临走塞给自己的两千,自己身价此时少说也有五六千了。

这要放在往常,那绝对是趾高气扬的啊。

“既然是我打碎的了东西,那赔礼道歉当然是我请,唐大小姐喜欢什么点什么喽。”田八子极力的装作阔少的模样。

看着一脸装x的田八子,吕大小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呵呵,你这穷小子,装起来还真是有模有样。姐姐我喜欢。”

听吕家大小姐如此一说,柳琳琳自然不甘示弱:“我们家姗姗妹子,可是答应我调教完之后送给我的。”

显然几人又把田八子当作货物一样争来抢去了。那赵公子看向田八子的眼神更加的隐晦。当然,作为三位大小姐陪衬的二人,自然不敢多话。

看着尴尬的田八子和斗气的柳琳琳与吕大小姐,唐姗姗轻轻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伸手挽住田八子的手臂。

“田同学,我们转转,看看都有哪些好吃的。”

说着笑吟吟地蹦跳着就拖着田八子向内走去。

田八子哪经历过如此的美好啊,宛若仙女的唐姗姗,竟然挽住了自己的手臂。

那发丝间传来的阵阵清香,让田八子觉得这一切都犹如梦境。

更要命的是,那被挽住的手臂,由于唐姗姗的蹦跳时不时传来的阵阵酥软,让田八子觉得,就这么死去都值。

柳琳琳看着竟然主动挽住田八子手臂的唐姗姗,一下子惊诧的长大了嘴巴,吕大小姐也是一样呆若木鸡。

只是赵公子早已咬牙切齿。

“我的天呐,”良久柳琳琳吼道:“冰清玉洁的唐姗姗,竟然·····太不可思议了!”

吕大小姐也附和道:“这田什么子看来真得注意一下了。”

看着柳吕两位大小姐如此一说,原本打算狠狠报复的赵公子此时如泄了气的皮球,因为他知道,一旦三位大小姐都感兴趣的事情,就不再是他这种附庸家族能插手的了,不过心中依旧气不过。

田八子早已忘了自己是谁,也忘了自己要来干什么,总之,此时此刻只有两个部位还继续着正常的功能,鼻子贪婪地吮吸着沁人的芬芳,手臂肆意体会着世间最柔软的舒爽。

“我们就吃这个吧。”也不知走了多久,唐姗姗在一个江南档口停下,冲着一个极为精美的彩色糕点道:“我从小就喜欢这个。”

“好啊,”田八子哪还有脑子思索,当即答应道。

“好来。”唐姗姗依旧甜美的道:“老板,给我们来四份。”

看着走了八辈子运的田八子,柳琳琳和吕大小姐略显玩味的互相对视了一眼。

就在二人欲合谋什么的时候,二人的手机同时响起,紧接着二人的神情都变得紧张起来,没三分钟就挂了电话,然后简单道了抱道歉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看着二人远去,唐姗姗也放开了田八子的手臂随即眉头紧锁若有所思扭头就走。

随后冲着田八子挥挥手敷衍道:“今天有些累了,你自己转转吧。”冰冷得让田八子感到寒意阵阵。

唐姗姗边走边自己嘀咕:“又是白欢喜一场吗?爷爷说,一定要找到拥有纯净魂力的少年,才可以解除家族的危机,这田八子明明感觉有魂力,可刚才一番探查竟然感觉不到丝毫的魂力波动。”

虽对田八子颇有好感,可身份的差距,让唐姗姗知道,若是田八子没有魂力,那么他们注定是陌路。

不过她当下在意的完全不是田八子的魂力,而是柳家吕家看来真的出现了爷爷说的事件。

田八子望着远去的身影,失落异常,深深地叹了口气:“哎,有钱人真的搞不懂。”

说着放下手中点心就要离开。可就在田八子刚要离开的时候,档口那个貌美可人的女老板用着略带僵硬的声音道:“先生,请您先付账。”

此时的田八子哪还有心思关心这些,弱弱地问了句:“多少钱?”

“一共,六千八百八十八元。”声音依旧僵硬冰冷。

当真是说者波澜不惊,听者心惊肉跳,田八子瞪大了双眼道:“多····多···多少?”

“您好,先生。一共是六千八百八十八元。”

“你们抢钱啊!”田八子几乎吼了出来。原本嘈杂热闹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都看向田八子这里。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的价格十年没有调整过了,所以请不要出言不善。”

此时的大厅里,那些食客们也都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

“看上去不像没钱的人啊!”

“是啊,那身西装少说也得两三万。”

“皮鞋也是限量款的。”

“莫不是来故意找茬的吧!”

显然,田八子此时一身的行头,人们是死活和穷鬼联系不上的。

但此时的田八子兜里满打满算也就六千多。只好硬着头皮拿出钱来,可怎么数钱都只有六千三百多。

当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田八子只得解释道:“那个,可不可以先付六千三,明天我再把剩下的补上。”

“不行。”

僵硬的男声响起,档口里男老板也走了出来。

可就在田八子想继续求情的瞬间,田八子一下子变得惊恐万分,因那女老板男老板竟然七魄不在,只三魂被某种密法强行锁在一起,不至于散掉。

此时,田八子才想起所有档口的诡异,不由得横扫了下大厅,果然,所有的档口都是如此。

这不由得让田八子想起宿舍的女子,全都三魂不见,七魄留存。

这中间肯定有什么关联。就在田八子思索之际,

那档口的女老板偷偷地拉了拉田八子的衣角,田八子这才凝神仔细看了女老板一眼,这一看不要紧,这个女子与自己宿舍里那个青衣女子一模一样。

“小兄弟,救救我。”

女子压低了声音若有若无的道。

可,话音未落,几个保安模样的人快速地冲了过来,那女子也马上回归到刚才的状态。

为首的保安五大三粗:“这位先生,琳琅楼可不是闹着玩的地方。”

见田八子一身打扮,保安也拿不准,只好先客客气气的道。

就在几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厌恶透顶的声音响起:“哎哟,这不是臭要饭的穷鬼吗?怎么竟然跑到琳琅楼来装x了!”这个声音属于嵩达建。

保安见嵩达建如此一说,问道:“建哥,你认识这小子?”

“何止认识,这个小穷鬼,化成灰我都认识,要不是上次莫名晕倒,他的手早就废了。”

说着气不打一处来的,向着地面吐了口口水。

“他当真是个穷鬼?”显然保安还是想确认一下。

“如假包换,兰陵大学,贫民窟的穷鬼!”嵩达建毫不留情。

“那么,就别怪我们无理了。”

说着为首的保安吼道:“给我叉出去,扔到垃圾堆。”

“等等”嵩达建一抬手道:“这孙子,这身行头我看着不错,给我扒下来。”

田八子看到如此狂妄的几人,早已怒不可遏,可又有什么用,双拳难敌四手。三下五除二便被几人扒了个底掉,只留一条内裤。

当然,这之后就是一顿拳脚交加,围观的众人也都发出了阵阵地狂笑。

羞愧,憋屈,无力在这一刻全部涌上田八子心头。就在田八子想要反抗之时,头被重重的一击,便失去了意识。

次日清晨,田八子醒来,是在宿舍的床上。浑身显然被收拾得不轻,疼痛的让他动弹不得。

看着床边睡着的汪飞道:“飞啊,我怎么回的宿舍啊?”

看到田八子醒了,汪飞泪水哗地一下就流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说,昨天夜里去金玉街垃圾堆捡东西,到了就发现浑身是血的田八子只穿个底裤躺在垃圾堆里不省人事。

由于没有钱,只能自己连扛带拖地把他弄回宿舍,就这么守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