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枫双料铲屎官(我在史前当倒爷)完结版阅读_秦枫双料铲屎官全本阅读

小说《我在史前当倒爷》,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秦枫双料铲屎官,文章原创作者为“双料铲屎官”,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来的人秦枫认识准确的说是,秦枫认识他,他不认识秦枫这人的年纪跟刘老板看着差不多,只是头上没有头发,一个大光头锃光瓦亮,穿着一身休闲运动服,进门的样子大大咧咧的,身上没有什么太多的饰品,只是手上搭着一个手串,他一边走一边还在不停的盘串这人竟然就是音符APP鉴宝直播间里的那位鉴定师,就是他给秦枫看的最开始那块翡翠原石“老刘,什么东西火急火燎的叫我过来啊,还让我带上金属检测仪?”刘成益根本不起身……

小说:我在史前当倒爷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双料铲屎官

角色:秦枫双料铲屎官

看都市小说文,千万不要错过“双料铲屎官”的《我在史前当倒爷》。概述为:不知道什么时候秦枫左手手背上出现了一个印记,那印记覆盖了他整个手背,印记的样式很复杂,外圈有两层圆环,内里是一个六芒星的图案,在六芒星的中间,还嵌套一个小圆环。此时,这个图案正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但是很快这光芒就暗淡了下去,但是印记却没有消失,而是留下了一个浅淡的痕迹。这什么东西?但还不等秦枫研究清…

我在史前当倒爷

第2章 史前世界? 在线试读

周围的景物飞速变换,秦枫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头晕目眩。

只是等他再次睁开双眼,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置再次身于梦中那片茂密的丛林中。

真的过来了?

秦枫看了看自己身上,确定自己没有缺胳膊少腿,而且身上的衣物、鞋子也都还在。

不过,很快他就被左手手背上的印记给吸引的目光。

不知道什么时候秦枫左手手背上出现了一个印记,那印记覆盖了他整个手背,印记的样式很复杂,外圈有两层圆环,内里是一个六芒星的图案,在六芒星的中间,还嵌套一个小圆环。

此时,这个图案正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但是很快这光芒就暗淡了下去,但是印记却没有消失,而是留下了一个浅淡的痕迹。

这什么东西?

但还不等秦枫研究清楚这痕迹的意思,就看到地面上有一块黑色的影子正在移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他头顶上盘旋。

秦枫下意识地抬头,然后就看到了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那是……一只鸟?

不,一般的鸟就算是有这么长的嘴巴,也不会满口长着百根须状牙齿,而且也绝对不会在脑袋后边有那么长一截突出的骨头。

而且这鸟的翅膀看着好像没有羽毛,似乎更像是蝙蝠的翅膀。

这是……

翼手龙!

秦枫的脑袋里电光火石般闪过这么三个字,在那一瞬间他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一只已经灭绝了上亿年的生物,一只侏罗纪时期的飞行爬行动物——翼手龙。

秦枫甚至下意识的用手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那种疼痛的感觉瞬间让他确定,这一切都不是梦。

不过马上他就没心思震惊了,因为空中的翼手龙似乎也看到了他。

大眼瞪小眼。

虽然翼手龙的脑仁并不大,但是它还是很快分辨出,自己下方这个生物似乎没有什么攻击性,而且看起来好像很美味的样子。

翼手龙飞快地降低高度,它的体型倒影在秦枫的瞳孔里,而且越变越大……

秦枫下意识的在心里大喊:卧槽,送我回去。

下一秒,秦枫的人影消失了。

翼手龙俯冲下来,还没等落到地上就发现猎物不见了,以它超小的脑子只是认为猎物跑了,所以悻悻地准备拉起高度离开这个地方。

只是还不等翼手龙飞到多高,草丛里忽然探出一张巨大的嘴,直接将翼手龙一口咬住,翼手龙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吞食入腹成了食物。

……

又是一阵头晕目眩,秦枫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里。

看着周围那不足二十平的小房间和再熟悉不过的环境。

秦枫这才松了口气。

“安全了。”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这会儿才发现,就刚才那一瞬间,他的衣服已经汗湿了一层。

此时秦枫心里也是一阵后怕,还好这个东西没有CD时间,否则要是第一时间回不来,他恐怕就要成了翼手龙嘴里的肉了。

这叫什么?

跨越时间的外卖?

礼轻情意重?

秦枫撇撇嘴,“一百四十斤,也不算太轻。”

在恐惧褪去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无比的兴奋。

秦枫猛地站了起来,在屋里来回走动,一边走还一边用右手摩挲左手手背。

看来就是这个印记让自己能去到那个世界的。

此刻的秦枫,能清楚的听到他心脏“砰砰”的跳动声,而且全身都有兴奋带来的颤抖感,这是一种无法抑制的生理本能。

翼手龙的出现,让秦枫意识到,那可能是一个史前世界。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财富的数字已经无法对它进行估量。

别看有人花几亿弄个什么一品的房子,有人弄个几千万的豪车,就问问你们谁亲眼见过活的恐龙吗?

要知道燕京市的自然生物博物馆里,恐龙馆一直是很受欢迎的部分。

而且秦枫依稀记得,恐龙里也是有不少个头娇小且性情温顺的品种,他要是能养上几条,难道不比那些人拉风?

那都不能仅仅叫拉风了,那叫骑着摩托砍电线,是一路火花带闪电。

这时秦枫抬起手,仔细打量着那个复杂的印记,他注意到自己左手手背上的图案正在变得极为浅淡,而且就在这么一会儿功夫里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别消失啊,自己还没来得及畅想美好生活呢。

随着秦枫的想法,那个图案又再次亮了起来。

之后他又试了试,这个图案会在几秒的时间里隐没下去,但只要秦枫心念一动它就会亮起来。

原来是战术隐身,这个图案很稳健啊。

最初的兴奋之后,秦枫的理智逐渐回归,虽说那个世界肯定遍地都是财富,可是危险也不小。

就单说刚才准备攻击他的翼手龙吧,虽然秦枫分辨不出它具体是什么品类的翼手龙,但只看个头那只绝对不是最大的那类。

之前秦枫在刷视频的时候无意中看过关于这方面的科普,最大的翼龙好像叫披羽蛇翼龙,翼展得有十来米长,而刚才那只估摸也就两三米。

更不用说翼手龙在恐龙里也算不上什么厉害的种类,秦枫虽然身体素质还可以,但也没自信到可以单挑各种恐龙的程度。

不过,危险和机遇并存,秦枫不可能放着一个世界的资源当不知道。

所以他现在需要的是一套方案。

首先,秦枫可以很肯定自己是能带东西过去的,不然刚才和前一次他过去就应该光腚了,怎么会还会穿着衣服呢。

而且,桌上的圆形石头也表示,秦枫是可以将那个世界东西带过来的。

确定了这两点之后,秦枫看了看自己的存款。

定期存款是两万一千三百块,加上公司补发给他的一万两千多的工资和奖金,秦枫全部的钱只有这三万块钱。

真的是太少了。

一套好点的户外装备都要差不多一两万了,更不用说秦枫还想买点武器,那些有一定杀伤力的弓弩可都不是便宜货。

秦枫也想过买次一等的装备,但是这东西关乎自己的小命,他可不敢马虎。

思来想去,秦枫又拿起了那颗圆形的石头,这石头上面有一道裂缝,裂缝里能看出翠绿的颜色。

秦枫在看到这个石头内里的绿色时,脑子里就不可抑制的飘过了“玉石”两个字,所以这玩意儿到底是不是玉石呢?

听说最近玉石行情特别紧俏,如果这块真的是玉石,那怎么也能卖个几万块钱吧。

秦枫想起前几天吃饭的时候,前公司的小主播有人在公司群里分享过一个挺有意思的鉴宝大哥。

视频里说,一个大爷平时喜欢去逛地摊,然后买了一堆零碎回来,孙子找了这个鉴宝的大哥给看看。

大哥说话特别逗,让大爷以后出门少带钱,不然再过几天人家都把摊儿倒给他了。

秦枫知道平台上有不少专门靠鉴宝吸粉的主播,既然他拿不准这石头是不是玉石,那就让专业的人来鉴定一下吧。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鉴宝是免费的。

只是这鉴宝的大哥叫什么来着。

原本秦枫想到公司群里翻翻,但是打开微信才发现,张跃早把他从公司群里给踢了。

回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人家的账号名。

打开手机上的音符APP,之前秦枫就是在这个平台上直播的,现在他使用的是小号,大号自然是在前公司手里。

秦枫也是年轻,没用大号给小号引引流什么的,现在这小号真是够小的,一共才八个粉丝。

叹了口气,秦枫输入名字搜索,一下就找到了那个鉴宝大哥。

运气不错,大哥正在直播,这会儿有几个人在排队等着,他便也刷了个小礼物算是排个队。

很快就轮到秦枫了,他也没墨迹直接把摄像头对准了石头,说是自己在河边捡的,让人家给看看这是不是玉石。

……

很快就轮到秦枫连麦了。

秦枫也没露脸只是将石头对准了摄像头,特别是石头上那道绿色痕迹,展示的很清晰。

鉴宝大哥一看就说这里头应该是玉,而且瞧着像是翡翠,但因为缝隙不大,又隔着屏幕,实在是不太好判断,这让他有些拿不准。

秦枫心想,看来还是得找个线下的鉴定机构才行。

只是,那些鉴定机构素质参差不齐,便宜的他信不过,贵的……他心疼钱。

思考了片刻,秦枫打开微信,从里面翻出了一个联系人。

看着那熟悉的头像,他又有些犹豫。

五分钟之后,秦枫还是点开了头像,发了条信息过去。

“程同学,现在方便吗?有点事情想请教一下。”

消息发出去之后,秦枫稍微有些后悔,当初说分手的是他,现在遇到事了又跑去联系人家,怎么说都有点像渣男。

……

城西别墅区,某栋别墅内。

一位面容较好的年轻女性,正在电脑前专注地看着什么,听到手机声响拿起来一看。

怎么是他发来的?

长长的睫毛微垂,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她的情绪,如青葱般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打下了一行字。

“什么事?”

发送。

这边秦枫叫了外卖,刚准备填一填五脏庙,就看到手机上弹出的信息。

没想到程梦薇的回复这么快,秦枫心里尴尬的感觉更强了。

程梦薇是秦枫的大学同学,同时也是他的前女友。

两人的恋情只持续了半年,分开的理由也很简单,看到女友家里那独栋的别墅和一千多平的院子,秦枫深刻认识到了两人之间家庭背景的差距。

那是大到秦枫都看不到对岸的地步。

同时秦枫也明白,为什么程梦薇的姐姐会邀请他到家里做客了。

以至于当程梦薇的姐姐找到秦枫谈话的时候,他心里竟然松了口气。

虽然程梦薇说自己的事情用不着家里管,但是在听了秦枫的分手理由之后,她沉默了许久,算是默认着接受了分手这个结果。

这还是分手后,秦枫第一次主动找程梦薇说话。

程家虽然不做玉石生意,但是他们家经营着古董店和拍卖行,相信应该会有这方面的人脉。

“我……嗯有个朋友手里有块石头,之前在网上鉴定说是玉石,而且是翡翠的可能性很大,你认不认识这方面的专家?”

“有照片吗?发几张过来。”

秦枫打开手机上的相机,对着石头咔嚓咔嚓好几下,期间还变换了好几个角度,然后从其中挑选了七八张发了过去。

一个小时后,程梦薇回了信息:“明天你有空吗?”

“有的。”

“我帮你联系了一个专家,密云区平昌镇邻水村24号,这个地址你去找一个姓周的大师,他是翡翠这一行的前辈,我已经帮你招呼过了,你直接去就行。”

“多谢。”除了这两个字,秦枫实在不知道该发些别的什么。

“不用,不过周大师脾气有点古怪,你去了注意点。”

“好的,我会注意。”

看着秦枫发来的那硬邦邦的回话,程梦薇将原本“改天一起吃个饭”的话又全给删掉了。

……

翌日。

秦枫起了个大早,他现在有点争分夺秒的感觉了,昨天晚上他忍着没去那个世界,但是只要一想到里面的种种,就让他心头火热。

昨天程梦薇给的地址,就在燕京市郊区,不过燕京市太大了,秦枫查了一下路线,过去怎么也要三个小时。

一路地铁换地铁再换公交车,十点多秦枫终于站在了邻水村的村口。

这村子的名字取得还真是贴切,一条三米来宽的溪水从村子旁边流过,所有的人家都是挨着河边排列的。

明明是北方的村子,看着却带有一股江南水乡的韵味。

只是秦枫看了一圈也没找到24号。

或者说这些院子的大门上根本没有门牌号,真不知道送快递的是怎么区分哪家是哪家的。

可能是看秦枫在这一片一直转悠,其中一个院门打开了。

“干什么的?”站在院门口的老头喊了一嗓子,这一声中气十足,老人家身体肯定不差。

秦枫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赶忙顺着声音转过身去,一看是个老人家,赶忙点头示意道,“老伯,我是来找人的,这里哪一户是24号啊?”

这老头虽然有些干瘦,但却满面红光,短短的花白胡子,显得整个人精神抖擞,特别是他的一双眼睛极为明亮。

老头上下打量了秦枫一番,这才沉声问道:“你就是秦枫,程丫头的朋友?”

“您……就是周大师?”

“什么大师小师的,叫我老周就行,进来吧,记得顺手把门带上。”周老头说完就转身进了院子。

秦枫哪里敢直接叫人家老周,支吾了一下喊了一声:“周大爷。”

见周老头没反对这个叫法,秦枫这才上前两步,轻手轻脚进了院子,并带上了院门。

小院打理的很雅致。

这是秦枫进来之后最直观的感觉。

院墙两边栽种了一排竹篱笆,大片的蔷薇、凌霄花藤蔓顺着竹篱攀爬,个别茂盛一些的,已经爬上了院墙。

想来再过几年,到了开花的季节必定是满墙的花朵争奇斗艳。

院子中间有一套藤编的桌椅,应该是天气有些寒冷的缘故,藤椅上还放置了厚厚的坐垫。

周老头坐在藤椅上,之前他应该正在院中饮茶。

“程丫头发来的照片曝光太厉害了,石头你带着吗?拿出来我瞧瞧。”

秦枫赶忙将那个圆形石头从包里拿了出来,轻轻地放在了桌上。

只见周大爷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个微型手电筒,按亮之后就开始压在石头上看了起来。

似乎鉴定石头的大师都喜欢聊天,周大爷也不例外。

“这石头哪里来的?”

秦枫自然不能说是从另一个世界捡的,只能“无中生友”继续说是他一个朋友的,可能是河边捡到的。

周大爷抬头看了看秦枫,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但是他却没继续追问。

过了好一会儿,将石头翻过来掉过去看了好几遍的周大爷才出声。

“这确实是翡翠原石,从这条缝隙看进去,可以说是拔尖的品相,只是这周围打灯没什么表现,不能确定这边大一些的部分有没有变种,如果你愿意的话,老头子帮你从这条缝隙的地方擦掉一圈,咱们看看里头到底怎么样。”

秦枫想着这周大师是程梦薇推荐的,肯定不会坑自己,便点点头同意了。

半个小时之后,这石头较大的一边,贴着裂缝被擦掉了一指宽的皮壳,这下不用打灯也能看到下面仍旧是翠绿的颜色。

周老头难得露出了笑容,对着秦枫说道:“你……那位朋友的运气不错,要是老头子没看错的话,这整块料子恐怕都是冰阳绿的,而且水头也非常不错。”

说着周老头又拿手略微颠了颠,“这石头皮壳有点厚,如果将皮壳全扒掉,大概也就不到一斤的重量。”

“周大爷,那这个能卖多少钱?”

周老头眼皮都没抬,仍旧欣赏着手里的那块石头,“你那朋友很缺钱吗?”

“我……我朋友是有点缺钱……”

“这石头太小了出不了镯子,要是出挂件就浪费这么好的料子了,如果按翡翠开窗原石的价格算,这一块可以卖到一百万的价格。”

一百万??

原本秦枫觉得,只要能买个五万十万的他就非常高兴了,毕竟他在音符APP上看到那些收翡翠原石的,一开口都是一千两千的价格,这一百万真的超出了他的预料。

看着目瞪口呆的秦枫,周大爷继续说道:“老头子看到这块石头,忽然有了个灵感,小伙子你看这样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