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人间镇妖魔(我在人间镇妖魔)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我在人间镇妖魔)我在人间镇妖魔最新章节列表

高口碑小说《我在人间镇妖魔》是作者“蓝红墨水”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牧歌林子樱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只因你实在是太美,baby”“只因你太美,baby”“迎面走来的你让我如此蠢蠢欲动……”牧歌双腿分开站定,蹲下去,左手熟练的从黑色羽绒服口袋里掏出手机随手打开个贴子,穿着吊带裤打篮球的宝藏男孩硬生生挤入眼帘评论区里面超有才华,说话又好听的网友们纷纷回帖【赵二狗】:“小鸡子,你终于露出黑脚了吧!”【黑子的篮球】:“楼主这舞跳的有点生硬啊,我感觉练习时长绝对到不了两年半!”【今晚月色真美】:“……

小说:我在人间镇妖魔

作者:蓝红墨水

角色:牧歌林子樱

都市小说小说《我在人间镇妖魔》的作者是“蓝红墨水”。其中精彩内容是:“呜呜呜……”没有杀死林子樱,似乎让它有些恼羞成怒!“汪汪汪!”妖怪巨口中不停的发出类似狗的叫声,它低着头朝林子樱猛冲过去,看样子是想要再给林子樱致命一击!牧歌此刻正好在妖怪左侧的座椅旁,他猛砸了两下脑门,让自己保持清醒,同时眼睛一眨不眨的死盯着突进的妖怪。“就是现在!”当妖怪冲到牧歌面前,牧歌顿时…

我在人间镇妖魔

第5章 蛊惑 免费在线阅读

“砰!”

看到林子樱被妖怪拍中,身体重重砸在后车窗上,牧歌彻底暴走了!

“给我去死啊!”

牧歌发出怒吼,将手里的羽毛球拍拍网折断,只剩下光秃秃,甚至还有些尖锐的拍杆。

他双目通红,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吐掉嘴里的血渍,肚子里肠胃的剧痛让牧歌整个身体都忍不住抽搐,但他死死咬着牙将拍杆举起。

林子樱砸在后车窗上,整辆大巴瞬间倾斜,差点就朝后翻过去,可见妖怪的力道之大!

她贴着车窗滑落,整个人脸色惨白如纸,萎靡不振,但却没有特别严重的伤势。

妖怪见一巴掌竟然没有拍死这只小虫子,它两颗核桃大的眼珠转动两圈,嘴里喷出一口腥臭的白气。

“呜呜呜……”

没有杀死林子樱,似乎让它有些恼羞成怒!

“汪汪汪!”

妖怪巨口中不停的发出类似狗的叫声,它低着头朝林子樱猛冲过去,看样子是想要再给林子樱致命一击!

牧歌此刻正好在妖怪左侧的座椅旁,他猛砸了两下脑门,让自己保持清醒,同时眼睛一眨不眨的死盯着突进的妖怪。

“就是现在!”

当妖怪冲到牧歌面前,牧歌顿时怒吼一声,浑身紧绷的肌肉骤然发力,整个人像是弹簧一般高高跃起,将手中的拍杆狠狠刺向怪物的左眼眶。

因为方才林子樱身上的金色光芒,这妖怪的动作本就迟缓不少,再加上牧歌是含怒一击,就见拍杆精准的刺入了妖怪的左眼中,顿时涌出腥臭的赤红鲜血。

喷溅了牧歌一脸!

“呕……呸……”

这妖怪的血液同样腥臭无比,牧歌舌头舔到妖怪的血,差点没把整个胃都吐出来!

拍杆刺入妖怪的左眼眶,剧烈的痛苦立刻刺激到它,它开始疯狂摇摆自己的脑袋,想要将挂在脑袋上的牧歌给晃下来!

可牧歌右手却死死的抓住球拍,左手胡乱抓着妖怪身上的鬃毛。

牧歌这个时候也已经是骑虎难下,他被妖怪晃得七荤八素,脑袋晕沉沉的,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松手!

他脖子上的青筋高高鼓起,整张脸憋的通红,但是双手就是没有松开的迹象!

怪物见甩不掉牧歌,不由痛苦的怒吼,它一个甩尾,将身旁的人抽飞,喉咙里突然发出奇异的声响。

“叮!”

仿佛是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一道很清脆,甚至还有些冷冽的声音骤然在车厢内回荡,像是有人拨动了琴弦,将要弹奏一曲高山流水。

听到这琴音,牧歌瞬间感觉天旋地转,耳边全是若有若无轻笑的呢喃声,四周的景物像是化作了伸出胳膊的妖魔,拉扯着将他拖入了深渊之中!

深埋在心底,似乎早已忘记的记忆此刻重新被翻出来。

“小歌,快点啦,今天爸爸妈妈好不容易有空,陪你去游乐园玩!”

一个面容精致,成熟优雅的女人蹲下身,伸出纤细双手整理了一下牧歌有些歪扭的领子,拉起他的手,往门外走去。

“还不是妈妈要化妆!”

四五岁的牧歌闻到女人身上的玫瑰花香水味,皱着鼻子一边走一边嘴里小声反驳。

声音奶声奶气的,可爱极了。

门外,一个穿着休闲卫衣,运动裤的男人正笑着等他们。

“小歌,来,让爸爸抱抱!”

牧歌不熟练的小跑着朝男人扑去。

“走喽!去玩喽!”

男人弯下腰,掐着牧歌的胳膊,一把将他举过头顶,放在脖子上。

“你把他放下来,别摔着了!”

女人快走几步,和男人并肩,担心说道。

“好,好,听媳妇的!”

男人单手把牧歌抱在怀里,空出的右手轻轻搂到女人纤细腰肢上。

“在外面呢!”

女人整个身体僵硬了一瞬,旋即恢复正常,她白了男人一眼,一双丹凤眼中流露出无线的风情,抬手拍了下男人在腰间的胳膊。

男人面容俊逸,嘴角挂着一抹有些邪恶的笑容,“你还怕这个?”

说着,男人扭过头,面对着女人,嘴巴张开,无声的说了两个字,看口型,似乎是“婊子”。

女人精致的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嘴唇上涂抹的口红如鲜血一般,艳丽动人,“好老公,咱们快点走吧,一会儿游乐园人就多了!”

“好,好,小歌也一定等不及了吧!”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朝着游乐园赶去。

等他们到了游乐园,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十二点。

“先去旁边小吃街那里吃点东西吧!”

男人提议。

“好哇好哇!”

牧歌站在爸爸妈妈两个人中间,高兴的边跳边拍手。

女人没有说话,拉起牧歌的小手,三个人慢悠悠朝着游乐园旁边的巷子里面走去。

“小歌,这个好吃,你多吃点!”

男人拿起一根涂满辣椒面的烤肠递给牧歌。

牧歌拿过烤肠,大口的吃起来,吃的嘴角满是油渍。

“爸爸,好吃!”

“还有这个!”

男人又夹起一块裹着鸡蛋液,炸的两面金黄的面包片放到牧歌面前的盘子里。

“妈妈,你怎么不吃啊,这些食物都好好吃啊!小歌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乖,小歌喜欢吃就多吃点,妈妈不饿!”

牧歌吃了很久,吃到肚皮圆鼓鼓的,实在撑得不行了,这才停下来。

男人看着牧歌面前五个空盘子,满意的点了点头,“能吃才可以长个子!”

随后站起身,笑着去前台结账。

牧歌打了个饱嗝,瘫坐在凳子上,掀开上衣,摸摸自己的肚皮。

他无聊的四处打量,看到爸爸站在前台,由于没有阳光照进来,整个人被淹没进阴影里。

“吃好了吗,吃好了咱们就去玩吧!”

当男人结完账,从阴影中走出来,手里拎了一只黑色的袋子。

“好哎!”

牧歌一听到玩,眼睛里冒出来光芒,兴冲冲的从凳子上跳起来。

“走喽!”

“爸爸,这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呀?”

“好吃的零食呢,等小歌饿了,咱们在吃好不好?”

路上,牧歌好奇的问男人。

男人脸上的笑容愈发深刻,他摸了摸牧歌的脑袋,轻声回答道。

“嗯嗯!”

牧歌重重点头。

很快,三人穿过摆满了各种卡通人物的大门,走进了游乐园。

他们玩了旋转木马,滑梯,碰碰车,水上冲浪,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座挂着“猛鬼街”牌匾的鬼屋前。

“确定要玩这个啊,里面可以很吓人的哦,只有真正的男子汉才能通关!”

男人说道。

牧歌点了点头,稚嫩都小脸上满是坚毅,“我要玩,我和爸爸一样都是男子汉!”

“好,那小歌拿着这袋零食吧,等饿了就吃一点。”

很快,猛鬼街鬼屋的门缓缓打开,牧歌毅然走了进去。

男人和女人站在鬼屋外,等牧歌出来。

“你知道鸡心怎么做最好吃吗?”

男人等了一会儿,突然扭头朝女人问道。

“你想说什么?”

女人双臂环胸,冷眼看着男人。

男人呵呵一笑,将手抄进裤兜,自顾自继续说道,“先让鸡吃饱饭,然后将鸡扔到长满裂头虫的水里,让鸡在剧烈的挣扎和痛苦中死去,这样可以封住鸡心里面的血液,之后取出鸡心,不管是爆炒还是清蒸,都会是最美味的。”

男人说到这里,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

而此时,在鬼屋里,传出牧歌惊恐的叫声。

“就是这种声音,真是人间仙乐啊!”

男人陶醉的听着牧歌的尖叫。

而女人四下张望,看到周围没人,便整个人突然贴到男人身上。

女人穿着一字领长袖衬衫,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肩膀,男人低下头,轻轻吻了上去。

“去那里!”

女人指着路旁的小树林。

男人点了点头。

过了很久,牧歌还没有从鬼屋里面走出来。

女人站在鬼屋出口,感觉有些无聊,她从手提包里掏出小镜子,拿湿巾擦了擦自己嘴唇上似乎更加艳丽的口红。

“牧歌,牧歌,你醒醒啊,你怎么了!”

“啊啊啊!”

车厢里的乘客们听到琴音,忽然间全部变得疯狂起来,他们的瞳孔里变得无比浑浊,嘴角露出癫狂的笑容,像是行尸走肉疯狂的互相撕咬在一起。

这些人似乎全部被蛊惑陷入了噩梦之中。

只有林子樱还清醒着。

她见挂在妖怪脖子上的牧歌马上就要掉下来,整颗心立刻悬在了半空中。

就在这危急的时刻,她突然看到车厢角落里有一桶油漆,立刻将其拎起来,跑到妖怪跟前,猛泼到它脑袋上。

刺骨的寒意让牧歌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但是也让他彻底清醒过来。

他立刻发现自己马上就要掉到妖怪身下,不由浑身一震,赶忙重新抓紧羽毛球拍杆和妖怪身上的鬃毛。

由于油漆的影响,黑色妖怪怒吼一声,方才的诡异声音立刻消失不见。

车厢里的人渐渐恢复了神智。

“大家都看到了,我们两个中学生都能伤怪物一只眼睛,只要咱们齐心协力,就可以很快杀死这只怪物!”

牧歌高声喝道,随后声音渐冷,“是要拼死一搏还是等着被怪物吃掉,大家掂量掂量吧!”

他趴在妖怪头上,冷眼看着幸存的乘客。

虽然大部分人仍然在当鸵鸟,但还是有几个人不愿意在生死危机面前会坐以待毙,束手就擒。

这其中就包括那个胎记男和那个戴着厚厚眼镜的青年。

胎记男和另外一个大汉从人群中颤颤巍巍的走出来,他们两个人手里都有刀,一把是菜刀,另一把还是菜刀。

“淦他娘的!!”

他俩趁着怪物正在和牧歌纠缠,对视一眼,壮着胆子一左一右朝着怪物的左右两条后肢关节冲去。

菜刀迅猛的劈砍在怪物后腿关节上,结果不出意外的出了意外。

妖怪后肢上的肌肉像是钢铁般坚硬,锋利的菜刀劈砍在上面,竟然被崩的卷刃了,只在妖怪皮肤上留下两道浅浅的白痕。

“好硬!”

胎记男和另外一个大汉看着菜刀上的豁口,倒吸一口凉气,扔下菜刀就朝后面跑去。

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啊!

虽然没有破开妖怪的皮肤,但这怪物还是有些吃痛,它扭过头来盯着两个大汉,暂时放弃了牧歌。

牧歌此时仍然紧紧抓着羽毛球拍的拍柄,他趁着妖怪注意力被转移,喘了两口气,一发狠,使劲咬牙翻搅还插在妖怪眼眶里面的拍杆。

脑浆被搅动,让怪物剧痛难忍,不停的在车厢里横冲直撞,竟然一下子将客车给撞翻了。

撞翻的客车在乘客的惊呼声中翻滚着落入了路旁的丛林中。

等牧歌稳住身体,回过神来,就发现在客车翻滚过程中,怪物站不稳,拍杆好巧不巧,完全没入了怪物头颅,从脖子里突刺出来。

鲜血洒满了整个车厢。

至此,怪物一命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