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邦千年雪松(天邦)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天邦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是白邦千年雪松的精选都市小说小说《天邦》,小说作者是“千年雪松”,书中精彩内容是:下到山底回到停车场,随后白邦驾车返回市区路上白邦再次想起了要请韩冰吃个晚饭,于是聊着聊着就找机会试探性的问道:“对了,之前下山因为陨石的事情耽搁了,没来得及跟你说就是很感谢你今天百忙之中抽空帮忙客串,晚上不知道你忙不忙,如果不忙的话……我想请你吃个饭”看到白邦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韩冰微微一笑,边看手机边回道:“谢了,不用了晚上公司有点事情,改天吧”白邦虽然有点失望,但依旧想表达对……

小说:天邦

作者:千年雪松

角色:白邦千年雪松

《天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千年雪松”。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天竺葵是白邦用司空鸣从国外带回的种子培育而成,如今气候温凉正值花期,所以他就打算送一盆给老同学交下作业。整理好这些特产礼物,白邦就跟父母道别了。按照白邦这次的休假计划,他准备先到三百公里外的京安市待上两天,看望一下司空鸣,和其唠唠嗑逛逛当地景点,品味一下特色美食,最后再飞往函夏东部江棱市采风。京安市…

天邦

第2章 老同学与烤肉店 免费在线阅读

第二天早上白邦就去了趟单位,开完例会费了些口舌才请了一个年假。

请完假白邦立刻回到家里,将一大堆土特产放到了车子后备箱。

这些土特产是白邦特地为老同学司空鸣准备的,有村里爷爷奶奶送的无霉发酵火腿、山茶油、鹿茸、羊肚菌和榛子,另外还有从自家阳台上采摘的一大袋小番茄,以及一盆绽放紫红色花朵的天竺葵。

小番茄就是人们熟知的圣女果,是白邦亲自育种栽培的。

天竺葵是白邦用司空鸣从国外带回的种子培育而成,如今气候温凉正值花期,所以他就打算送一盆给老同学交下作业。

整理好这些特产礼物,白邦就跟父母道别了。

按照白邦这次的休假计划,他准备先到三百公里外的京安市待上两天,看望一下司空鸣,和其唠唠嗑逛逛当地景点,品味一下特色美食,最后再飞往函夏东部江棱市采风。

京安市是中唐省的省会城市,经济发达有一千多万人口,也是函夏国近年来新晋的一线城市。

白邦所在的梁县隶属东栎市管辖,是坐落在东栎市东北角梁河沿岸的一座偏僻小县城。

梁县虽然偏僻,但县城西边是连绵不断的天岭山脉,自然资源十分丰富。

不过由于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天岭从古至今都未曾开发过。

梁县正是因为西边有天岭这道屏障制约,再加上东部有梁河阻挡,地形地貌原因导致交通不太便利,县城的经济发展也因此受到了一定制约。

白邦有一两年没去京安这座大都市了。

在小县城待惯了,他这次忽然进城反倒是感觉有点不太适应。一路上都遵守交通法规,不急不慢驾车赶往目的地。

最终大约傍晚五点多,白邦按预估时间抵达了京安市。

当白邦来到京安市城南某小区门口,一个身材健硕的小伙站在门口冲白邦挥手示意。

白邦看到这个俊朗挺拔的身影,微笑之余想起了彼此在大学期间的难忘经历,特别是那时候一起举铁健身的画面历历在目。

司空鸣笑吟吟的走了过来,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置。

“阿邦,你真够狠心的,都快两年了都不过来看我,我还说等过年了不行就去梁县看看峰叔和芳姨,结果你这就主动过来找我了。”

“呵呵,看你说的,这不是怕打搅你赚钱嘛。”

“快行啦,赚钱和线下见面互不影响,我看你肯定是在忙大事,怎么样了?晋升副科还还有希望吗?”

“工作就那样了,估计没啥希望。”

“好吧,没关系,慢慢来。”

说完司空鸣就系好了安全带,转过头来仔细看了下白邦,结果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邦下意识好像发现了什么,于是赶快将左脸颊捂住。

“哈哈哈,甭遮掩了,我都看见了。”

“别笑了!”

“怎么搞的啊?”

“还不是拜你所赐,谁让你之前开玩笑说可以去天岭玩速降,然后我回村子就尝试了一下,最后就不幸摔成这样了。”

“你看你,我的玩笑话你都当真。速降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哪天兄弟我好好教教你。”

“算了,不玩这种高危运动了,再玩就彻底成单身狗了!”

“什么情况?”

“被周梦甩了呗,具体经过等会再聊,你不是要为我好好接风洗尘吗?”

“对啊,那咱们就去前院街吧。”

“好。”说着白邦就打了个转向灯,开车往城西方向驶去。

前院街是京安市的一条人气美食街,历史非常悠久,早在七百多年前就已经建成了。

那时候的前院街就聚集了许多客栈食肆,专门服务那些打尖住店的客官。

如今的前院街依旧保留了过去的餐饮属性,汇聚了当地和周边地区的各种美食小吃,是京安市旅游打卡的一个热门景点。

半个小时后白邦驾车来到了前院街。

停好车他就和司空鸣走到了牌坊入口,拍了几张合照,随后闲聊着走进了这充满历史底蕴的古朴街巷。

进来后白邦一边欣赏这些古色古香的建筑,一边和司空鸣探讨着美食小吃。

走马观花的看了看,俩人最后来到了一家烤肉店门口。

“阿邦,你看这家店怎么样?”

“白海棠烤肉店?这个名字倒是很有趣,估计老板娘应该很美吧。”

“嘿嘿,先甭管老板娘长啥样,就冲这家店跟你一个姓,咱们也应该进去尝尝味道。”

“嗯,说的有道理。”白邦点了点头,打量起了门框上的青黑色匾额,看着上面那几个龙飞凤舞的行草大字,忽然感觉和自家村口巨石上的字形风格很像。

看完白邦就跟着司空鸣走进了店内。

进来后白邦微微一愣,发现服务员都穿着古代店小二的那种衣服,于是好奇的环顾四周,又发现烤肉店的装修也相当应景,清一色都是古典木制桌椅,而且各个角落还摆放了青花瓷瓶、书画作品和造型夸张的木雕摆件,整体给人营造了一种厚重的历史感。

如果不是桌前有穿着现代服饰的客人在用餐,白邦还以为自己穿越回到了古代。

“小二,上茶!”司空鸣笑呵呵招呼了一声。

“客官来喽,您稍等片刻。”一个眉清目秀的灰袍青年,一边在账簿上记东西一边回道。

很快店小二就跑了过来,热情的招呼白邦和司空鸣入座,然后利索的上了两杯茶。

司空鸣也不多问就直接开始点单,随即要了两斤牛羊肉烤串、两个烤饼、一盘蔬菜烤串,还有一大盆爆炒小龙虾和两瓶矿泉水。

司空鸣点完店小二却有些犹犹豫豫了。

司空鸣见状笑着说了句能吃完,店小二这才陪笑着回了句二位稍等就往后厨跑去。

“空鸣,你别说,这家店还蛮有特色的。”

“必须有特色,兄弟我可是专门为你挑选的。因为这不仅是一家网红店,据说好像都开了好几百年,店面位置和店内装修从未换过。”

“真的假的?那就是说这些瓷器字画都是古董?”

“对啊,应该都是古董。”

“那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这些古董万一被吃饭的客人顺走了怎么办?”

“哈哈,人家这里面有监控呢,再说从未听说过店里有丢东西的传闻,不信你问问小二。”

“算了,还是不问了,免得到时候尴尬。”

“好啦,不聊这些了。你来品尝一下这杯药茶,味道和普通的茶叶不一样。”

“行,那我就品鉴一下。”说完白邦就认真的品了一口,感觉入口清甜,茶里有一种特殊的药香,咽下后腹中温润带着一丝清凉。

白邦估摸这药茶有清热润肺功效,可以有效中和烤肉带来的燥热。

司空鸣也品了几口茶,品完就放下茶杯说道:“刚在车上听你讲了下分手的大致经过,我觉得你们都谈了半年了,当初也送了不少好东西给她,记得有一条镶钻手链花了你不少钱吧,结果到最后还是拴不住啊。”

白邦无语的笑道:“人家真要走,你就是送一条钛合金手链也拴不住。”

“哈哈哈,你这心态还真乐观,看来应该已经想通了,我也就放心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一开始兄弟我就感觉周梦和你不搭,毕竟她不喜欢运动,光这点就注定你们没有共同语言。”

“照你这么说的话,以后我找对象就只能找那种有共同兴趣爱好的吗?”

“这得看情况了,就比如你在车上提到的那个秋毅,好像很有钱的样子,所以有时候如果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即使没有共同的兴趣爱好,那最终也是可以过日子的。但是有个前提,就是能一直保持很好的经济状态,如果哪天公司破产了,那另一半很可能就拍屁股走人了。”

“你说的这个情况确实存在,不过秋毅的恒威地产我查过资料,资产大概四十多亿,而且这家公司还只是秋家一小部分资产。另外秋毅也没什么负面新闻,估计不算渣男富二代,应该还是有点真本事的,这样的人想要破产不是那么容易的。”

“呵呵,媳妇被拐走了你还替人家说话,哎……咋说你好呢。”

“行了行了,咱不提她了,换个话题吧。”

“好吧,那说说摄影吧,最近有没有拍什么大片?”

就在白邦酝酿着准备介绍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口有人喧哗,于是转过头看了下,发现是一位身着古代袍服的大胡子壮汉。

大胡子壮汉面带笑容,进来后就跟熟客打起了招呼。

打完招呼,大胡子壮汉跟店小二说了几句,店小二点了点头就端着托盘走了过来。

“两位客官,这是掌柜送的小酒点心。”店小二跟司空鸣和白邦解释道。

“不是吧,这是白掌柜送的?”司空鸣有些惊讶。

“白掌柜?是白海棠掌柜吗?”白邦有些好奇的问了下司空鸣,心中猜想白海棠是不是刚才那位大胡子壮汉的老婆。

“嘿嘿,对啊,其实刚才那位大叔就是大名鼎鼎的白海棠白掌柜。”

“我的天!!还以为是女掌柜,这名字起的太中性化了。”

“哈哈哈。”

就在白邦和司空鸣说笑之际,店小二随后又给其它餐桌上的客人送上了小酒点心。

送完店小二就宣布今晚掌柜心情好,全场所有账单一律半价。

听到这个好消息,不少人立刻就欢呼雀跃了,紧接着各种赞美白海棠的声音此起彼伏。

就在白邦考虑让司空鸣站起来也美言几句,结果当事人白海棠招呼完客人,径直就乐呵呵朝着白邦这边走了过来,然后自来熟般拉出凳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两位小友,在下白海棠,可否与你们喝上一杯?”白海棠面带笑意,语气十分温婉,与其粗狂壮硕的外貌截然相反。

“嘿嘿,当然可以啦。”司空鸣笑眯眯的回道。

“海棠叔,谢谢你的小酒点心,能来贵店用餐是我们兄弟俩的荣幸。”白邦想了下觉得有必要郑重道谢。

“小友不必客气,话说怎么看你有些面熟?让我想想……对了,莫非和梁县的白峰老弟有什么关系吗?” 白海棠若有所思的捋了捋大胡子。

“不会吧阿邦,这么巧?看来我选这家店选对了。”司空鸣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阿邦?这个名字我想起来了,原来是白邦贤侄。”白海棠恍然的点了点头,然后面带笑意的看着白邦。

“原来您认识我爸?那这还真是太巧了。”白邦此刻觉得这白海棠大叔不仅说话谈吐很有特色,而且貌似还和自家沾亲带故,毕竟都姓白,还一眼从长相上认出了自己。

随后三人边喝边聊,聊到最后白邦才确认了这大叔的确是自己的远方亲戚。

能在这座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遇到亲戚,这不禁让白邦觉得世界真是太小了。

聊了大约十多分钟,白海棠就说自己有点事,临走前送给了白邦一个小巧精致的檀木盒子,说里面有瓶治疗跌打损伤的金疮药,涂抹后对疤痕也有不错的修复效果。

鉴于对方是远房亲戚,白邦就不客气的收下了这个见面礼。

白海棠走后和店里的熟客简单聊了聊,最后再跟前台管事交代了几句就匆匆出门了。

看着白海棠走出了店门,许多客人都主动起身送行。

白邦叫上司空鸣也快速赶到了门口,结果和其它客人一样,找了半天愣是没看到白海棠的身影,这么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这时候店小二微笑的走了过来。

“两位客官,掌柜的这一走恐怕很长时间都不会回来了,估计应该到明年六七月份了。”

“那这就可惜了,还说要送送海棠叔叔呢,结果一眨眼功夫就找不到人了,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司空鸣说完叹了一口气,表情显得有些失落。

“没事儿,人家最后不是说有缘再见吗。” 白邦看着檀木盒子说道。

“对啊,咋忘了你和他的关系了。那好吧,以后有机会了再好好感谢一下大叔。”

“嗯,一定得感谢一下。”白邦在门外观察了片刻,想到这海棠大叔能送自己金疮药,有可能是提前从某些渠道获悉了自己的行踪。

“阿邦,赶紧过来吃呀,发什么呆呢?”司空鸣回到座位上向白邦招了招手。

“来了。”白邦转身回到了餐厅内。

坐下来后白邦一边吃一边随口问道:“老实交代,是不是离开小区后给海棠叔偷偷发消息了,不然这金疮药咋就来的这么时机正确呢?”

“哈哈,误会我了,我和他真不熟,这个我可以发誓。”

“行了行了,那这锅就让你峰叔背吧。”

“嘿嘿,好啦,赶紧吃吧,吃完了去我那逛逛,给你介绍一个喜欢健身很懂摄影的朋友。”

“你想干嘛?”

“瞧你这情商,我还能干嘛,肯定是帮你打周梦的脸啊!”

“确定吗?我昨天才分手,你就整这么一出。”

“没事儿,机不可失嘛,为兄也是怕耽搁久了,这黄花大姑娘就被人抢走喽。”

“那就谢过兄台了。”

白邦笑着也学了下古人的腔调说话,觉得此刻倒是挺应景的。

随后两人就认真的吃了起来。

酒足饭饱后司空鸣抢先来到前台结账,结果被管事的告知掌柜的已经免单了。

司空鸣和白邦面面相觑,白邦想了下就写了张纸条,将自己和司空鸣的电话号码留了下来,说自己和司空鸣都是从事体育相关工作的,如果掌柜以后需要帮忙可以随时联系他们。

白邦说完这番话,司空鸣还从包内取了一张名片和两张健身年卡,让回头转交给白海棠。

为此双方又客套了几句。

最后店小二很客气的将白邦和司空鸣送到了门外。

离开白海棠烤肉店,白邦打电话叫了代驾,然后就和司空鸣往停车场走去,打算等会到司空鸣创办的健身俱乐部逛逛,看看自己这位好兄弟究竟会给自己介绍什么样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