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潜花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天羽火燃)狼潜花都最新小说

都市小说《狼潜花都》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火燃”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天羽火燃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天羽等人驾车来到华海市立海餐厅在这里进餐的人大多是成功人士,商业精英人士天羽跟着旁边顾家姐妹进入餐厅,进餐区分为内外两厅,内餐厅装潢基本属于暖色,具有浓厚的现代风格外餐厅环境幽静,竹林泉水,充满诗情画意而天羽等人就是去外餐厅里的包间就餐,而要想去外餐厅,就得先经过内餐厅天羽一身深蓝反色休闲装,显得随意,配合上俊朗的脸型,整个人的气质变得优雅风流引得全餐厅的人都注视着天羽当然,男的自然……

小说:狼潜花都

作者:火燃

角色:天羽火燃

《狼潜花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火燃”。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这种紧张使他想起了那次率领血狼团跟佣兵界第一佣兵团雪狼决战之前。“喂?”声音那边传来成熟冰冷而又令天琳熟悉的声音,多年没听到了,连声音都没什么变化。天羽压下内心的紧张,颤声道:“是……是天琳么?”“我不是,你是谁?”“不是?我是你弟啊!”天羽听着天琳的声音,满是温馨,仿佛回到被姐姐揪着耳朵教训的日子…

狼潜花都

第6章 姐?不是? 免费在线阅读

想着先前的画面,天羽刚说出了一个我字,顾颜冰便惊吓的逃回卧室。让天羽哭笑不得,我又不吃人,天羽心里暗想着。

天羽没想到昔日冷艳女神也有今天邻家女孩的模样,摇了摇头,把杂念驱赶出去。

掏出手机拨通了天琳的电话,听着里面的手机彩铃,心中很是紧张。这种紧张使他想起了那次率领血狼团跟佣兵界第一佣兵团雪狼决战之前。

“喂?”声音那边传来成熟冰冷而又令天琳熟悉的声音,多年没听到了,连声音都没什么变化。

天羽压下内心的紧张,颤声道:“是……是天琳么?”

“我不是,你是谁?”

“不是?我是你弟啊!”天羽听着天琳的声音,满是温馨,仿佛回到被姐姐揪着耳朵教训的日子。然而另一边传来成熟妇人的声音:“琳儿,谁啊。”

“妈,又是一个故作打错电话,攀炎附势的人,真烦。”手机内传来天琳不耐烦的声音,接着声音挂断了。

耳边传来的嘟嘟声,天羽如同没听见一般,手机还是贴在耳朵上。妈?不是天琳?来认弟的?同样有一个琳字,同样的声音。可天羽知道电话并没有打错,正是顾颜雪提供给自己的。

难道以前的感情就这样淡化了?天羽想不通,他也想不明白,往昔揪着天羽耳朵的天琳,让天羽觉得他和她的距离在拉远着。都说时间是最容易淡化情感的东西,没想到发现在自己的身上。

天羽觉得眼前华海市灯火通明,绚丽景象,漫天的星空。在眼里毫无光彩,他眼中一片黑暗。家?难怪会出租出去,装潢得一丝痕迹都没留下来。姐姐?不是,只是一个来认弟的!初恋?宁愿过富家少奶奶,也不愿和他为明天的柴米油盐担心。

这世上一切的一切,让满怀希望回到国内的天羽,第一次觉得厌恶,在枪林弹雨里,他为的是一份执念,一份回家的执念。然而,如今回来,家不成家,人不成人。

脑海里闪过无数遍地尸骸的血腥画面,旁边兄弟无助的倒下,对手倒在弹雨下。炸弹盛开所绽放的血肉烟花,无一不刺激着天羽的神经。

阳台上的身影有些晃动,眼中通红一片,满是杀戮之色。如果一个老兵看到,只会摇头叹息,又是一个患上战后综合症的人。

天羽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多么需要发泄,这是他多年来所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他对此既熟悉有陌生,熟悉的是跟随在他身边的兄弟大多都患上战后综合症。陌生的是,这是第一次发生在天羽身上。

天羽不知道的事,正是因为那份执念,让他对未来满怀着希望。这对于经常经历战争的雇佣兵是最好的解药!

可是,亲眼目睹记忆里家的一切变成另外一副模样,亲耳听到最亲的人不再认他。这些会造成创伤后应激障碍诱发的诱因,加剧了病情,使天羽性情大变。

天羽脑海里暴升的怒意被理智死死压制着,他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只能凭着本觉压制着怒意,使自己不被怒意所支配。

“啊!”天羽瘫倒在地上,双手敲打着脑袋,无声的低吼着,以此来缓解内心怒意。破坏,破坏,脑海里发那仿佛有个恶魔诱惑着天羽。

“啊–”天羽无声的宣泄着,他感到自己的失控,他不想自残,也不想靠毒品过日子,也不无自主的虐待别人。趁着没失控,跌跌撞撞的走向房门,打开了门口。摇晃的下了楼梯,留下大开的房门。

……

清晨。

晨曦透过阳台上的护栏,濑洋洋的散发着微光,点亮了客厅里的一切

顾颜雪打着哈欠,拉开了卧室的房门,见到沙发上空无一人。想起昨天晚上天羽没被子没被铺,不由得怪自己粗心大意。可左右找都没发现天羽,发现房门大开的场景让沐舒吓了一条,以为家里招贼了,连忙去敲顾颜冰卧室的门。

大声怪叫道:“姐姐,家里招贼了,天羽也不见了,快点出来啊–”

卧室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明显是顾颜冰慌忙所发出的声响。顾颜冰的卧室门打开,露出一张紧张的绝色容颜,只见她扣着睡觉时蹦出的扣子,慌张的问道:“天羽不见了?去哪了?”

顾颜雪见到一向在公司里精明而又强势的姐姐竟然为了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大为慌乱,大为吃醋。小声嘀咕着:“平时我离开家一阵子都不见你这样,为了个未来老公,连妹妹都不心疼了,难道你不怕小偷非礼我?”

顾颜冰见妹妹顾颜雪嘀咕着不知什么话语,不解的问道:“你说什么?”顾颜雪连忙打着马哈哈:“没什么,我刚刚说我刚从卧室出来,门就是大开着,又不见天羽。姐姐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顾颜冰没由来的一阵心急,以为天羽又像七年前突然失踪那般。刚想跑出去需找,就被顾颜雪拉了回来,疑惑的看着她。

顾颜雪指了指顾颜冰身上的衣着,话道:“姐姐,你想这样跑出去让小区的人都见识你的身材啊?平时都遮遮掩掩的不让我看,这不是白便宜那些老男人了吗?”

顾颜冰望着半透明的睡衣,脸上一阵红晕。可是又担心天羽,拿不定主意,竟然站在原地不动了。

“吃早餐了,两只……”天羽刚刚踏入家门,话说到一半,就看见两位在阳光下几乎通明着身子的姐妹花站在一起。干瞪着眼睛看着,后面的话也随着唾液咽入腹中。

顾颜雪急急忙忙将发呆状的姐姐推入房中,伸出了半个头,啐道:“色叔叔,怪叔叔。”说完,缩回脑袋,“碰”的一声,房门被关的严严实实。

天羽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尖,将早餐放在茶几上,拿出自己的一份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卧室内。

“姐姐,我发现自从你遇到天羽这不到十二个小时里,你红脸的次数比从小到大加起来的次数还要多。哼哼,要不是我刚刚反应快,你身材又得让他看光了。”说完看着又布满红晕的顾颜冰,无奈的摇了摇头:“唉,你看看,又脸红了。”

“哪,哪有!”顾颜冰红着脸解释,粉粉嫩嫩的,让人有种想咬一口的冲动。

顾颜雪看着眼前的姐姐,不禁叹了口气,花痴成这份上,也算是这世界上独有了。联想到昨天晚上那一幕,劝解道:“姐,不是我说你,人家大叔都没看上你,昨天晚上我就看到他跟一女的在林里卿卿我我,我看你基本没希望了。”

顾颜冰原本红润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想起天羽昨天才刚回的国,以为是顾颜雪在骗她,恢复了平时的状态,笑着说道:“他昨天才回的国,你见过谈女朋友不到半个小时就交上了?就算是他女朋友,我也不会放弃。”

“好,这才是我姐姐,我支持你。”顾颜雪又玩心大起,心了有了当零零七的心思,道:“姐,要不要我出谋划策,帮你打探打探消息?”

“嗯?”顾颜冰看着她,有些不明所以。

顾颜雪将小嘴贴近顾颜冰的嫩耳边上,小声的嘀咕着。顾颜冰听后红着脸直摇头,慌忙道:“不行不行,这样影响不好,他对我印象也会变坏。”

“嗯,这个不行的话,我们可以……”顾颜雪讲着一系列计划,顾颜冰在旁边附和着点头,原本皱着的眉头也渐渐舒缓,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潮红起来。

室外。

“哈欠”。

“谁在诅咒我?”天羽小声嘀咕了一句,想到国外那么多人想要他的项上人头,也就没放在心上。殊不知,他已经被卧室里两个女子合伙算计了。一张阴谋的大网已悄然张开,等待着他上钩。不知是应该令人觉得可怜,还是应该令人嫉妒的天羽正有知有味的吃着香喷喷的早餐。

“咔”。

卧室的门被打开,姐妹花从容的走出来,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天羽。

天羽被盯得一阵冷寒,打了个冷颤。抬头仰视了外面万里无云的天空,天气晴,微风,温度二十多度。天气挺好的啊,怎么就那么冷呢。

指了指放在桌面上的早餐,示意两人吃早餐。

顾颜雪一把抢过早餐,坐在沙发上毫无淑女形象的吃了起来。顾颜冰也坐在一旁,姿势优雅,小口小口的吃着。天羽边吃边看,家里有个女人真的挺不错的,秀色可餐!原来只能吃五分饱的早餐,现在觉得都饱了八分,可以省多少饭钱,天羽有着市井的寻思着。

忽然,顾颜雪俏鼻皱了皱,似乎在闻着什么,寻味过去,发现味道的根源在天羽身上,在绕着天羽走了一圈,一会儿走近,一会儿走远,俏鼻似乎在分辨着什么。

弄得吃的正香天羽浑身都觉得不自在,问道:“你干什么?”

顾颜雪指着天羽反问道:“大叔,早上你干嘛去了,一身女人的味道,以我多年来和姐姐同居的经验,这分明不是我姐姐的,说,去哪里鬼混了!”

顾颜雪的话让天羽很尴尬,这分明就是小姨子质问姐夫的驾驶。回想起昨晚迷迷糊糊所发生的事情,解释道:“早上去帮你们买早餐,有个美女没看路撞到我了,差点站立不稳,没办法,就搂了那美女一下。”买早餐是真,搂美女也是真,不过所描述的场景就是假的了,天羽心里回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