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阳夏梦雪(斩仙三世)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斩仙三世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斩仙三世》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薛阳夏梦雪,讲述了​“小子,你还想要什么?阎罗大帝允你三世重生时,老夫拼着性命,在一天之内,从仙界搜罗各种资源,就是为了让你,能够靠这些资源,再入道途,重返仙界但是你前两世重生,运气太差,消耗了大量的修炼资源不说,还被黑暗魔尊找到,身死道消,白白将大量资源浪费”白胡子老头说起来,愤愤不已,对他两世早夭,很是生气“多谢婆罗神,这一世我一定刻苦修炼,重返仙界,斩杀黑暗魔尊”薛阳信誓旦旦的保证道这时白胡子老头突然……

小说:斩仙三世

作者:雨夜独斟

角色:薛阳夏梦雪

强烈推荐热门都市小说小说《斩仙三世》,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雨夜独斟”。小说无错版梗概:“呸,你们算什么东西,社会的渣子,败类,还想打我女儿的主意,没门。”不等瘦子说完,王姨一口唾沫飞了过去,和之前的孱弱表现,简直判若两人。闺女就是她的逆鳞,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谁要动一下,自己就敢和他们拼命。情急之下的护犊之情,能让每一位母亲,迸发出强大的力量和勇气…

斩仙三世

第5章 拳对铁拳 免费在线阅读

瘦子贼眉鼠眼的凑近一步,小声对王姨说道:“大婶,你看我这位大哥,是这一带的老大,很有势力,吃得开,有头有脸的人物见了他,都得恭敬的喊一声:杂皮哥。

我大哥长得也是英武神勇,帅气逼人,妥妥的社会杰出青年,现在正参选今年泺南城十大风云人物,也算事业有成;想当年,也是五十六中的校草,和爱女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要是爱女嫁给我们大哥,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了,不光不用交占地费,我们兄弟几个平日里,还要帮衬大婶生意,对你我来说,这岂不是一件美事。”

不等瘦子说完,竖着耳朵围观的众人,率先发出了阵阵嘘声,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呸,你们算什么东西,社会的渣子,败类,还想打我女儿的主意,没门。”不等瘦子说完,王姨一口唾沫飞了过去,和之前的孱弱表现,简直判若两人。

闺女就是她的逆鳞,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谁要动一下,自己就敢和他们拼命。情急之下的护犊之情,能让每一位母亲,迸发出强大的力量和勇气。

看到这女人如此不识好歹,旁边的两个青年摩拳擦掌,拿出动手的架势,逼近了王姨娘俩,冲着李静静,伸出了罪恶的爪子,王姨搂紧了闺女,不住的后退,惊恐的说道:“你们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还要强抢民女不成?”

有几个血气方刚的正义青年,看到这一切,握紧了拳头,想要上前帮忙,不过被身边的女友伸手一拉,想想身上背负的房贷、车贷、花呗,一拳打出去,可能就得赔上几千块,也纷纷偃旗息鼓,一时间,众人沉默,无奈的直摇头。

眼看母女二人就要吃大亏的紧要关头,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根木棍,狠狠的抽在杂皮哥的头上。

杂皮哥一手捂着鼓包的脑袋,猛回头,嘴里怒骂:“谁他么找死?”

他斜眼的看到,打他的竟然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半大小子,此刻正拿着那根木棍,猛捅瘦子的腰。

“哎吆!那个混球,捅死老子了,”瘦子登时炸毛,向前一个趔趄,捂着腰,艰难转过身来。

这小伙子并不慌张,冲着看过来的几个混混,很嚣张竖起挑衅的中指,然后,快速的转身,撒丫子向远处飞奔。

“追,都他么给我追,今天非打死这小子不可。”杂皮哥怒了。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这场子要是不找回来,面子可丢大了,以后谁还给他交钱,他在混混界还怎么混。

打人的正是薛阳,刚才几人欺负王姨的一幕,虽说让他义愤填膺,但平时谨小慎微的他,他也是敢怒不敢言,一个山区里出来的穷小子,谁都不把他放在眼里,自保才是他的王道。

但是王姨对他还算不错,虽说嘴上不饶人,但刀子嘴豆腐心,每次吃饭,都必须有肉。边心疼,边唠叨,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饭不能亏了。这宛如他老妈的唠叨,让薛阳感受到了一丝家庭的温暖。

李静静则待他如兄长,虽说没有情愫暗生,但也相处的非常融洽。

这边一出事,薛阳马上就想冲向前去,但面对四个壮硕的纹身青年,顿时有些气馁。

正在愤怒犹豫之时,脑海里升起一股藐视天下的豪气,胸中仿佛装着万里河山,前世的他就喜欢抱打不平,此情此景,让他原始的情绪爆发。

他双拳一握,一声低吼,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统统要踩在脚下。

一把拿起刘瞎子落下的木棍,快步上前,照着杂皮哥头上抽去。然后,使劲的一桶瘦子的腰,转身就跑。他拿定主意,要把四人,引到一个人少的地方,方便动手。

薛阳跑去的方向是学校的后墙,很多学生上网回来晚了,都是在这里翻墙而入,他也是经常上网逃课的积极分子之一,所以对这里无比的熟悉。

后墙的旁边,是一片小树林,平日里少有人来。他一头钻进树林里,寻了个开阔地带,停下了脚步。

四名大汉,很快追到薛阳的身后,一字排开,薛阳轻轻的转过身,冷冷的看向四人。

“呵呵,小子有些胆量啊,竟然不怕我们,还敢在这里等着。”杂皮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不屑的说道,“就凭你一个半大小子,敢和我们哥几个作对,简直就是找死。”

“对付四个废物而已,有什么不敢的。”薛阳轻蔑的说道。

“好,好,好。小兔崽子,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希望过一会,你不要哭爹喊娘。”杂皮哥怒极反笑,故意抖了抖粗壮的胳膊,亮出身上纹的一条龙,张牙舞爪,颇有气势。

“你抖什么抖,身上纹的乌龟王八很吓人吗?”薛阳戏谑道。

“妈的,你死定了。”杂皮哥伸手一指,“阿胜、斗鸡强,你俩把他的腿给我打断。”

两个混混得令,叼着烟,玩味的笑着,晃着身子,慢慢靠近薛阳,眼神里满是轻视;快到身前时,两人突然发力,拳脚齐出,准备一举就将这小子打趴下。

薛阳大脑飞快的转动,上百种战斗招式、法术了然于胸。略一思索,他使出了世俗武功《斗天神枪》,没办法,他现在还不会威力巨大的法术,身体里就几丝真气,要是放开了使用,恐怕三招就能耗完。真气耗完的修仙者,和凡人没什么区别,如果身体不够强壮,就只有被暴打的份,他要把体内仅有的几丝真气,用在刀刃上。

薛阳将手里棍子一晃,比划了几下,各种动作,信手拈来,仿佛他练了很多年一样,无比的熟悉。

电光火石间,二人已经攻到了身前。

薛阳手中的木棍猛地一抖,一招神枪摆尾,棍头快速的冲着二人抽去,“啪啪”两声,左右摇摆的木棍,猛地抽打在二人胳膊上,将攻势化解。

还不错,一招建功,薛阳信心大增。

接着手中的棍子,前后手一颠倒,棍头棍尾突然转换,一棍敲在一个阿胜的头上,这一棍使出了十成的力量,只听“哎吆”一声,阿胜抱着被打晕的脑袋蹲在地上。紧接着,左手向上一翻,又一棍挑在斗鸡强的裆部,直击命根子,斗鸡强疼的龇牙咧嘴,直接倒地翻滚。

薛阳身形不停,双手攥紧,棍头点地,身子顺势飞起,猛地踹向一旁的杂皮哥,一串动作下来,行云流水。

杂皮哥一看不好,没想到这么单薄的一个学生,竟然会两下子。

向前一跄步,躲过了飞来的一脚,然后,大喝一声,从背后抽出一把西瓜刀,长臂一挥,照着薛阳的头上砍去。

这一刀势大力沉,呼呼生风,薛阳自然不敢拿细木棍硬抗,抽身后撤,毕竟没有练过武功,身体协调度差点,不过也是堪堪躲过了这一刀。

杂皮哥不给薛阳反应的时间,手腕一翻,锋利的刀刃闪着寒光,由下向上撩去,嘴里喊着:“开膛破肚。”

薛阳身子急速一扭,躲过刀锋,反手一棍,精准的抽在脖颈处,杂皮哥捂着脖子,“哎呀”一声,他也是个狠人,忍痛弃刀,两人一错身的功夫,对着薛阳的脑袋,打出了威猛一拳,这一拳势大力沉,包含着他从小打沙袋,十多年苦练出的强大力量。

薛阳嘴角微翘,扔掉手里的棍子,双腿马步一扎,冲着拳头打来的方向,提起一丝真气,也伸出了他的拳头。

杂皮哥看到心中一喜,傻小子,敢和我对拳,纯属找死,我可是这一带小有名气的铁拳一哥。

“砰”的一声,只见两人的拳头对在了一起,只见“杂皮哥”的身子倒飞了出去,踉跄了十多步,才稳住了身形,右手低垂,显然是骨折了。薛阳则站在原处,纹丝未动,依旧保持着云淡风轻的模样。

周围的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相信的看着发生的一切。

杂皮哥更是大吃一惊,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一拳,力量有多大,全力打在力量测试表上,能达到250公斤,一般人绝对承受不住他的一拳打击。

现在竟然干不过一个小屁孩,妈的,不可思议,碰到硬茬子了,也特么太硬了,杂皮哥脸上挂不住,心存不甘,恼羞成怒,一指旁观的两人,大喝一声:“给我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