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甩后,前妻再也不怪我吃软饭了江川苏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川苏木)被甩后,前妻再也不怪我吃软饭了最新小说

网文大咖“古召”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被甩后,前妻再也不怪我吃软饭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小说,江川苏木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马家的晚辈们这才明白,马步峰为什么要在来之前说那样的话不然,他们肯定会冲上去,好好“修理”这个狂妄无知的江大师!要知道,马家这些子侄辈的人,个个正值壮年,每个人名下的资产都多得吓人不论商界还是政界,他们都是其中的中流砥柱,向来是被人恭维的存在他们根本受不了,自己最尊敬的家族长辈,对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这么卑微!但是马步峰看到江川后,却明显感觉江川的变化很大尤其是靠近江川后,马步峰感觉整……

小说:被甩后,前妻再也不怪我吃软饭了

作者:古召

角色:江川苏木

热门网络作者“古召”的新书《被甩后,前妻再也不怪我吃软饭了》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王崇河激怒攻心,指着徐成眼看就要背过气去。“你血口喷人……我……我……”江川不易察觉地在王崇河背后用大拇指一顶,王崇河这口气才缓了过来。马步峰很烦心,对徐成故意揭人伤疤的举动很反感,于是安慰王崇河道。“王老别太激动,今天是给我爸看病,一切等看完病再说!”说完马步峰都不想多看徐成一眼,同样是医术高绝的…

被甩后,前妻再也不怪我吃软饭了

第8章 免费在线阅读

“是吗?可惜你说了不算!”

徐成冷笑着,很玩味地对马步峰说道。

“马伯伯怎么能请这种医德败坏之人,这可是对家人的不负责啊!”

“徐成你个败类,老夫有今天这个下场都是因为你!”

王崇河激动地嘶吼着,指着徐成的鼻子大骂道。

徐成傲然一笑,冷声道,“我的错?我可是医仙的儿子,我的医术无可挑剔!当年的手术是你操作失误,才让病人死在了手术台上,跟我用什么关系!”

徐成这话换来了马家晚辈们的认可,一个个的下意识的点头表示赞同。

同时对王崇河也开始怀疑了,他们觉得大伯是不是老糊涂了,居然请了个骗子回来。

王崇河激怒攻心,指着徐成眼看就要背过气去。

“你血口喷人……我……我……”

江川不易察觉地在王崇河背后用大拇指一顶,王崇河这口气才缓了过来。

马步峰很烦心,对徐成故意揭人伤疤的举动很反感,于是安慰王崇河道。

“王老别太激动,今天是给我爸看病,一切等看完病再说!”

说完马步峰都不想多看徐成一眼,同样是医术高绝的年轻人,江大师的低调让人看到很顺眼。

而徐成的飞扬跋扈,不尊重同为医者的老前辈,让无比反感。

马步峰很看不上徐成,并且王崇河被医院开除这事儿,马步峰是知道内情的。

当年王崇山和徐成联手做手术,结果病人死在手术台上,造成了医疗事故。

可医仙独子大好前途,不能因为一台手术毁了。

于是王崇河成了替罪羊,马步峰得知消息后,亲自请王崇河来的马家。

可徐成依旧不想放过王崇河,讥笑道。

“我要是知道,你这种医德败坏的人在这里,我是不会来的!”

“你……”

王崇河气得全身颤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在他身边的江川神色严肃,手指在王崇河背后连续点出十几下。

每下都点在特定的穴位上,这才让王崇河渐渐地稳定下来,不至于被气晕过去。

王崇河稍稍平复,对着江川点头,表示感谢。

而徐成的嚣张跋扈,也惹怒了江川。

就见江川冷冷的看向徐成,淡然道。

“我是来给马阁老看病的,不是看你们斗嘴的!

来人,扶住王老下去休息!”

话音落,立刻有护士过来,扶着王崇河下去了。

而徐成自信一笑,傲然道,“好啊!就看我怎么拆穿你这个假大师的!”

随着病房的门推开,腥臭味扑面而来。

之前为了对外保密老爷子的健康状态,马家的晚辈是不被允许探视的。

马家的晚辈三年来,第一次见到车祸后瘫痪在床的马岳山。

当看到曾经精神矍铄的爷爷如今瘦得皮包骨,不少马家晚辈红了眼轻声抽噎起来。

好在老爷子精神还好,看到门口站着的众人,居然还挤出了个微笑。

“爷爷……”

马青橙见到爷爷,瞬间红了眼,拉住徐成恳求道。

“徐成哥哥能治好我爷爷的,对吗?你要能治好我爷爷,我就嫁给你!”

马步峰一听当即怒了,“橙橙,你在胡说什么!”

“我没胡说,只要徐成哥哥治好爷爷,我就嫁给他!”

马青橙不甘示弱,倔强的说道。

这可把马步峰气坏了,他可不希望女儿嫁给徐成!

虽然徐怀贤的名气很大,在医学界的地位也很高,算是跟马家门当户对。

可徐家不为人知的秘闻,马步峰可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也是他不想女儿嫁给徐成的原因。

可马步云故意跟马步峰唱反调,他觉得马家跟徐家联姻,对马家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于是马步云对马青橙说道,“大哥,我觉得青橙和徐成,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很赞成两人在一起。”

这话让马步峰愈发恼怒,呵斥道。

“老三,你给我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

此话一出,马步云不情愿地闭嘴了!

毕竟大哥马步峰是如今马家的话事人,面子还是要给的。

可徐成却地对马步峰说道,“马伯伯,如果我治好马阁老的病,请同意我跟青橙的婚事!”

不过还没等马步峰发话,江川却率先开口了。

“答应就是,反正他也治不好马阁老的病。”

这话一出,马家晚辈们全都不善地看向江川,不少人握紧了拳头。

反观徐成,也不恼怒,而是傲然一笑说道。

“既然你这么着急被拆穿,那我就开始了!”

说完,徐成戴上口罩忍着房间里的腥臭,开始给马岳山诊脉。

这下所有人都来了精神,都想看看徐成诊脉的手法。

据说徐成的父亲徐怀贤的诊脉手法,出神入化宛如神技,只不过他们都没亲眼见过。

想来徐成作为徐医仙的儿子,应该得到了真传,他们也想一窥真假!

可是,徐成刚开始诊脉,脸色就变了。

他在马岳山的手腕上摸了又摸,眉头紧皱表情凝重。

这可把马步峰吓坏了,生怕老父亲的病情恶化了。

徐成又来到病床另一边,拿起了马岳山的另一只手。

这下所有人都看到,徐成的脸色煞白,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江川平静地看着这一幕,嘴角挂着笑。

很快徐成脸色难看地走出病房,惊恐地对众人说道。

“马阁老……没有脉搏了,可能命不久矣!”

“什么!”

马家人都懵了,人没有脉搏就算不死,也离死不远了!

马步峰更是激动的质问道,“是不是没摸到脉搏?”

“不可能!我两只手都试了,真的没有脉搏,马阁老活不过今晚了!”

徐成非常笃定,一脸的惋惜,甚至惺惺作态表现出悲愤的样子。

“都怪我来晚了,要是我早点过来,或许还有救!”

“怎么会这样……”

马青橙当场哭了出来,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时江川不削的冷笑说道,“简直胡说八道,一派胡言!”

马步峰闻言像是看到了希望,赶紧对江川一拱手,恳求道。

“江大师若有办法,还请出手!”

江川慵懒地打了个呵欠看向徐成,像是老师教学生一样说道。

“徐家小子你再试一次,切脉时切手腕外侧的手背,脉搏就在那里!”

徐成闻言勃然大怒,“你是在羞辱我吗?怎么可能有人的脉搏长在手背上!”

可江川淡然一笑说道,“试试不就知道了,怎么不敢试吗?马步峰,你去……”

江川竟然直接叫了马步峰的名字,这下让马家晚辈们的怒气直接顶到了“天花板”。

有几个人甚至将江川围住了,眼看就要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