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最新章节楚天翔曾静赌石小子楚天翔曾静_楚天翔曾静赌石小子楚天翔曾静热门小说推荐

小说《楚天翔曾静赌石小子》,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楚天翔曾静,文章原创作者为“老鬼63”,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少年身怀古老而神秘的技能,隐匿于大山之中;终有一天,他下山了。现世里赌石盛行,所遇之人形形色色,无不心怀鬼胎,他始终处变不惊,一出手,便引来了各路大人物的关注………

点击阅读全文

楚天翔曾静赌石小子

很多朋友很喜欢《楚天翔曾静赌石小子》这部都市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老鬼63”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楚天翔曾静赌石小子》内容概括:”陈正升连忙问:“天翔,差什么了?”“色还是不够帝王绿。”陈正升长出了一口气,吓死我了,以为又出什么事了。戴东平静了一下心情,问楚天翔:“这是什么皮壳,那个场口的。”楚天翔沉吟一下说:“戴叔,这是老帕敢的石头,钟乳石皮,三十多年前就绝迹了…

楚天翔曾静赌石小子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回到公司,两个年轻人都在,李杰兴奋地拉着楚天翔就往屋里跑,:“阿翔哥,你快来看看,出奇迹了!”

楚天翔只好跟李杰跑进仓库,地上放着一块被编织袋盖着的石头,豆豆掀开编织袋,楚天翔定睛一看,浑身打了个冷战:

“真是老坑种!”

戴东和陈正升随后也走了进来,戴东看见地上的石头,也惊叫了一声:“这是什么皮壳,没见过啊!”说着他猛地就扑了上去。

只见地上的石头,黄沙皮,皮中泛白,犹如钟乳石一般,细腻光滑,没有一点颗粒感,整个石质非常紧实,扎手,不能叫扎手,棱角处犹如刀子般坚硬,皮壳上一条色带整整绕了石头一圈,最宽处有小孩手掌宽,打灯上去,一股浓烈的绿色映入眼帘,底子异常干净,没有一丝杂质,晶莹剔透,幽静深邃,给人一种神秘的心里震撼。

两个人拿着手电不停地忙活着,谁也不说话,陈正升,李杰和张丽在一边大眼瞪小眼地看着。

过了良久,楚天翔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还是差了点。”

陈正升连忙问:“天翔,差什么了?”

“色还是不够帝王绿。”

陈正升长出了一口气,吓死我了,以为又出什么事了。

戴东平静了一下心情,问楚天翔:“这是什么皮壳,那个场口的。”

楚天翔沉吟一下说:“戴叔,这是老帕敢的石头,钟乳石皮,三十多年前就绝迹了。”

他接着说:“早年挖翡翠的人都要种特别好的,现在好多料子在那时的人看来,都是废料,只适合铺路。二十多年前,还有老坑种的说法,但随着老帕敢等几个著名坑口挖没了,这个老坑种的称呼就慢慢地被人忘记了。”

“老坑种只是对种老种嫩来讲的,不论有没有颜色,戴叔你知道,翡翠是多晶体柱状结构,就是教科书上也这么说,而老坑种却是纤维状结构,所以看不到苍蝇翅。”

“我们这次去羊城花林寺,我仔细看了看,有些高端的顶级货,已经接近纤维状结构了,这些都是当高冰,玻璃种在卖,但跟老坑种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瑞宁卖的顶级成品更差。”

“戴叔,你不知道吧,当时老帕敢的石头,切涨率在80%,哪像现在有些坑口万分之一都不到,这种钟乳石皮的石头在当时就是绝对的好东西,产量非常小,好多人只是听说,根本没见过,而且它外边那层沙皮很迷惑人的,因为种太老了,即使风化了硬度也非常高。一般人看不懂。”

几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楚天翔,听他在那儿滔滔不绝的说着。

陈正升插话说:“下回我也可以出去吹吹牛x了。”

李杰兴奋地说:“阿翔哥,你懂的真多,还真没看出来你是顶级高手啊。”

戴东感叹道:“天翔,要不是你,就这块石头,一万块我都不买,你真是我的福星。”

楚天翔说:“戴叔,陈叔,今天累了,不如你们先回去休息?”

陈正升赶紧说:“不累不累,来上楼喝茶,天翔再给我仔细说说这块石头,今天要是弄不明白都能憋死我,豆豆你去泡茶,你阿翔哥给你俩带了不少好吃的。”

几个人说着走出了仓库,陈正升又说:“豆豆,赶紧把仓库门锁上,别把石头丢了。”

来到二楼刚坐下,楚天翔突然心中一动,他问李杰:“豆豆,我不是不让你擦石头吗?”豆豆紧张的回答道:“你说是不让老缅擦,我们俩在家也没事,我就擦了,张丽姐也同意了啊。”

楚天翔莞尔一笑,说:“没事,我也没想到这个结果,要是知道是这个结果,还真不能让老缅擦,这也算是歪打正着。”

对了,我楼下的袋子里有不少好吃的,你和张丽下去拿吧。”

见二人走了,楚天翔正色地对戴东和陈正升说:“戴叔,陈叔,有个事,我有点担心。”

两人连忙说:“怎么了?”

“这块石头来路不正。”两个人听了,心里咯噔一下。

“这种石头最少放二三十年了,也许更长,收藏这石头的人百分之百知道这个石头的价值,否则不会留这么长的时间,他不擦外皮也是为了掩盖这块石头的真正价值。现在就这么便宜地让我们拿到手,将来指定有人要找后帐的。”楚天翔忧心地说。

陈正升抢着说:“找后账能怎么地,我们是正当买卖….”话还没说完,他突然停住了嘴。

戴东也皱起了眉头,良久才说:“这真是个问题。”

“天翔你说说当时怎么买的这块石头,我们分析分析。”

楚天翔把当天怎么发现的石头,又怎么和陈正升配合买过来的,详细叙述了一遍。

戴东说:“如果陈力说的是真的,那个缅DIAN人应该也不知道石头的真正价值。”

陈正升说:“陈老板也应该不知道。”

“那就是说,这块石头不应该是好道来的。”

陈正升问:“天翔,这块石头值多少钱?

“没价,要多少都得给,实在要说的话,最低几个亿吧。”

“这么多?”戴东和陈正升大吃一惊。

“这种手镯一旦出圆条正装满色的,就是顶级收藏品,一条要你一亿,你都得给。”

二人又开始沉默不语了。

戴东也没什么好办法,这么大一笔财富,别说杀人了,就是杀全家,诛九族也得抢啊。

戴东沉吟半晌,艰难的说:“兹事体大,叫那两个人过来吧,人多主意多,这东西会要人命的。”

这不是你把石头送回去就完事的,石头的主人最差也应该是一方豪强,为了防止这么一大笔财富消息泄露,杀人真是小事,尤其是缅DIAN那边,枪遍地都是,一条人命也就几万块钱,为了几万块钱亡命徒要多少有多少。

见二人没说话,戴东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戴东对着电话说:“你得马上过来一趟,张曦也得来,必须来,是好事也是坏事,明天最好到。”

小说《楚天翔曾静赌石小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1:00
下一篇 2024年4月4日 am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