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擒计尉小年穆亲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君擒计)君擒计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君擒计)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君擒计》,是以尉小年穆亲王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糖小荳”,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直到,后来看到七阿哥的处境,尉小年才算舒服一些,估摸着她可能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孩子吧!“阿爹说的,你可听清了?”穆公公皱着眉,看向还在神游的尉小年,语气又带上了些许冷漠得,再不情愿,还是得应下啊,阿爹一身旧疾,总不能这冰天雪地的,还要两边跑?“听清了,我自是会去请安的,阿爹,你且顾好自个儿的身子,这几日便在内务府待着,有跑腿的伙计,让小六子他们去就好了,实在不方便的,差人来寻我便是了!皇上正得了兴……

小说:君擒计

作者:糖小荳

角色:尉小年穆亲王

热门网络作者“糖小荳”的新书《君擒计》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不论为着啥,我都希望八哥儿能活得好受些!”这边说起八阿哥,连翘又是一阵嘘唏,这宫里看似繁花锦簇实则腐败不堪,锦衣玉食浇灌下的八阿哥,谁曾想过,靠的却是一个冷宫管事姑姑在过活?连翘叹了口气:“老嬷嬷那边传话说,她近日又犯病了,怕是一时没人看顾八阿哥了,让咱们上心些!”“皇上得了美人暂时怕是顾不上八哥儿…

君擒计

第1章 寒冬降临 免费在线阅读

九月的云犀宫已经开始起风了,寒风瑟瑟,让一杆小宫人蹲在回廊的廊坊里混差打嗑,大姑姑连秀远远看着便皱起了眉头,犹如黄鹂般的嗓子,叫喊出的话却不是那般中听的:“懒骨头要享福也得有那命啊!若是让旁人瞧见,即便有年姑姑保着,你们也活不长!还愣着干什么,等着我给你们上茶么?还不干活去?”一众人全做鸟散,唯独刚入宫的小宫侍不服气,冲着远走的连秀努努嘴,扭头对着身边的老人叫唤道:“嬷嬷,云犀宫听着文雅,也不过就是这皇城的冷宫,贵人们怕沾惹晦气,一年都不曾路过一次,皇上更是不可能想起这儿来,怎得一个冷宫姑姑还这般跋扈?”

老人听言一惊,忙四下张望一番,这才将人拉在角落里数落起来:“既进了宫,便丢了自己千金小姐的做派,这宫里啊,任何一个不起眼的人都可能要了你的小命儿。你爹是塞够了好处,你才能到咱们这处当差,不然,你以为这冷宫是好进的?云犀宫的管事姑姑,尉小年——年姑姑谁人不说一声护短厚道?在这里做事虽求不得什么大富大贵,但日子却是这宫里最自在的,你啊,到底是年少了些,不知那富贵迷人眼,那繁华下裹着的不过是一堆堆白骨罢了!”

小宫侍听的一哆嗦,脸色也瞬间白了下来:“年姑姑?嬷嬷,姑姑她喜欢啥啊!俺爹说了,俺出宫就将南城的铺子给俺,俺有钱的……俺,俺一点儿也不想死啊!老山参可以么?或是百年灵芝?燕窝,血燕,俺阿兄找找门路也不是不行的……”

尉小年揣着金丝掐边的小手炉,一脸疲乏的靠在大被枕上,哪里有窗外嬷嬷形容的半分高深莫测,看起来更像少不更事的小娃娃!连翘进屋便皱起了眉头,快步关好窗户,还不忘数落着:“今日风雪这般大,姑娘也敢开着窗小憩,是真的忘了月初缠绵病榻的情形了?若是再染上风寒……这回定让木头给姑娘足够的黄连!”

尉小年叹了口气,既不争辩,更是不敢呵责,笑脸盈盈的耍着赖皮道:“姐姐莫恼我,这不是躺得舒服了,忘了关窗了!”嘴上说着求饶的话,心里却寻思着,窗外那个新来的还能弄到点儿什么新奇得物件儿!

连翘到底是跟着尉小年的老人了,怎会看不出她心思早不在这处,也懒得费口舌了,嘱咐小丫头去熬姜汤,摸了摸尚有余温的火墙,这才斟了壶花茶坐下仔细说话:“那位可是越来越不体面了,现如今就是什么人都入得了这皇宫大院了!今早,王洵那老家伙一大早就去储秀宫宣旨了,光是贵人就得了七八个,说是一步登天都不为过!听说这里头好几位都是扬州瘦马,那些世家大夫各个气歪了鼻子,却也莫可奈何!”

尉小年闻言,眉头一簇:“她呢?她可还好?”连翘即便知晓尉小年会有如此一问,还是谨慎的瞅了瞅四周,指尖蘸着茶水在桌上写了个“安”字。

尉小年这才舒了口气,端着茶细细的啄了一口,状似无意的说道:“那日后这宫里便是热闹了,不过,好在咱们离着远,只管锁着拱门过咱的小日子就好!让嬷嬷们看好那些新来的小丫头们,没事儿别往外走动,老老实实待着。”

连翘添好茶水,方才回话:“过几日,内务府的东西也要下来了,各宫的礼数还是照旧?那几位贵人又是怎么个章程?”尉小年颇为心疼的皱皱眉:“去岁前怕是这雪不会停了,除了往日的供奉,把我新得的那几块料子塞些进去,阳春宫的郦贵妃多一匹香绢纱,翊坤宫皇后娘娘那里多一批蜀锦,还有娉妃和淑妃也各来一匹蜀绢,至于春晖宫嘛,除了那匹蜀绣贡缎,在给三匹麻布老缎吧,那东西看着丑贴身却是最舒服的,上次看见八哥儿看着光鲜,脖子那处却出了不少红疹子,她自是不会上心的,那宫里的人各个又是见人下菜。不论为着啥,我都希望八哥儿能活得好受些!”

这边说起八阿哥,连翘又是一阵嘘唏,这宫里看似繁花锦簇实则腐败不堪,锦衣玉食浇灌下的八阿哥,谁曾想过,靠的却是一个冷宫管事姑姑在过活?连翘叹了口气:“老嬷嬷那边传话说,她近日又犯病了,怕是一时没人看顾八阿哥了,让咱们上心些!”

“皇上得了美人暂时怕是顾不上八哥儿了,阿爹……唔,穆公公那儿,再怎么不喜,这些年为了她,也护住了八哥儿,咱们只要注意些八哥儿的饮食起居倒也不难,你去和红俏,怜庸交代些,近日里少带八哥儿出门耍,至少在陛下想起春晖宫之前,别让他冲撞了庸人。”连翘忙点头应下,便急匆匆出了门!

云犀宫虽是冷宫,可这里住着的主子却是不少,呃……当然,冷宫里的主子也不是什么正经主子了。好在尉小年到底也是苦过来的,对这些主子有一个算一个的尽心,末了,云犀宫反倒成了这宫里唯一安生的地方。

院子里一派银装素裹,杂役们干完手里的活计,就都猫回屋里躲懒去了。尉小年拢拢身上的大氅,脚下的木屐踩在刚扫过的青石板上,发出好听的叮叮铛铛声,在空旷的院子显得格外冷清,白雪映射着斑驳的宫墙,红墙绿瓦上偶见瑟缩掠过的几只雀鸟……尉小年收回放空的视线,深呼一口气,震了震精神,这才重新换上一抹笑意,走出了云犀宫。

月末的内务府是最忙碌的时候,且不说那些进进出出,忙着清点家当的杂役,光是抬着账本子,或是手持朱批条子的公公,嬷嬷们都能排满整个内务府院子。尉小年早间耽误了会儿功夫,这会儿也只能老老实实跟着排起了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