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发现郎君太惑人(顾婉儿裴琰)最新章节列表_顾婉儿裴琰)重生后发现郎君太惑人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重生后发现郎君太惑人)

古代言情小说《重生后发现郎君太惑人》目前已经全面完结,顾婉儿裴琰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莫问良辰”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昨晚一夜好眠,顾婉儿今日教习时很是雅观,抬眸如仙女捧心,弯腰比烟柳拂风,转身又似莲花颤雨连顾嬷嬷都多看了她几眼一天下来,她每一个动作都有些心不在焉,无数次用含水的双眸看向嬷嬷,欲言又止可结束时其他美人都走远了,管事嬷嬷并未叫住她,暗暗心急,一副垂然欲泣的模样,任谁见了都不忍心可精明的管事嬷嬷并不吃这一套,“顾美人有话不妨直说”嬷嬷不慌不忙得整理着教习用具,最终还是叫住了她顾婉儿咬着唇,……

小说《重生后发现郎君太惑人》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古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莫问良辰”。文章精彩截取如下:可精明的管事嬷嬷并不吃这一套,“顾美人有话不妨直说。”嬷嬷不慌不忙得整理着教习用具,最终还是叫住了她。顾婉儿咬着唇,不知如何开口,她斟酌了下:“昨日我们见着了陈二爷……”顾嬷嬷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直起身,上下细细打量起顾婉儿来,明白她话里有话,眼神复杂难辨:“永平公府里,除了公爷和县主,最不…

重生后发现郎君太惑人

第一章 琰奴 阅读精彩章节

昨晚一夜好眠,顾婉儿今日教习时很是雅观,抬眸如仙女捧心,弯腰比烟柳拂风,转身又似莲花颤雨。连顾嬷嬷都多看了她几眼。

一天下来,她每一个动作都有些心不在焉,无数次用含水的双眸看向嬷嬷,欲言又止。可结束时其他美人都走远了,管事嬷嬷并未叫住她,暗暗心急,一副垂然欲泣的模样,任谁见了都不忍心。

可精明的管事嬷嬷并不吃这一套,“顾美人有话不妨直说。”嬷嬷不慌不忙得整理着教习用具,最终还是叫住了她。

顾婉儿咬着唇,不知如何开口,她斟酌了下:“昨日我们见着了陈二爷……”

顾嬷嬷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直起身,上下细细打量起顾婉儿来,明白她话里有话,眼神复杂难辨:“永平公府里,除了公爷和县主,最不能忤逆的便是陈二爷。即使他做了过分的事,公爷最多打骂,而你们就没有命活了。”

“扑通”顾婉儿跪下,美睫蒙雾,“求嬷嬷怜惜。”

“我即使能保你们一次两次,也不能护着你们一辈子,除非你们得公爷恩宠,二爷便不敢造次。可如今爷并未召见,你们只能躲着点。”

管事嬷嬷曾因为美人的事得罪二爷久矣,如今年纪越发大了,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

顾婉儿浑浑噩噩地由翠枝扶着往玉芜院走去,忽觉大袖一重,转头便看见翠枝惊恐地瞪着前方,她一凛,僵硬地转过头去,便看见那张无比厌恶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似乎看到她了,被人簇拥着正往这里来。

顾婉儿俱意顿生,浑身一颤避无可避。

顾婉儿靠在墙边,努力低着头向走近的男人行礼。

“你便是我兄长的美人?”他疑狐地看着她低垂的精致小脸,“我竟没注意到如此貌美的女郎。”

“二爷谬赞不敢当。”

“看把你吓得,你抬头看看我有那么可怖吗?”陈广石也低着头,凑近往她脸上看。

顾婉儿腿一软,直接拽着翠枝也跪在地上,“妾不敢,请二爷见谅。”

陈广石直起身,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她,漫不经心道,“起来吧,怕我吃了你吗,下次可不能如此胆小了。且回去歇着吧。”

“谢二爷。”顾婉儿见他不走,便硬着头皮起身拜谢,往玉芜院而去。

陈广石一脸幽深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当目光落在顾婉儿婀娜的身姿上时,浑浊的眼睛顿时精光大盛,死死盯着那每个动作都别具风情的女郎,势在必得地对身旁的奴仆吩咐到:“你去打听一下,这个白衣女郎住在哪个院子,叫何名字。”

一身白衣的顾婉儿脊背越来越僵硬地往前走,感受到身后纠缠着的肆无忌惮的目光,心扑通扑通乱跳。

回去后又是浑浑噩噩地过了一晚。

第二天几人结伴刚从管事嬷嬷那里出来,便见陈广石候在了转角处,似乎在等谁,顾婉儿放慢脚步跟在她们后面。

“女郎往那边走绕回玉芜院,我在这拦他一拦,他不会为难我的。”翠枝悄声指了指一条她只走过几次的路,需绕几刻钟。

顾婉儿白着脸安抚地抓了抓翠枝的手,婀娜的身影往那边跑去。

“二爷。”几位女郎行礼的声音。

“回二爷,奴家女郎丢了东西,往那边找去了,一会就回。”

……

顾婉儿疾步往前走,后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使她慌不择路。她来公府几乎足不出户,除了教习就呆在玉芜院,此时的她便有些不知方向了。

大陈崇尚闲庭信步,陈广石又常年沉浸酒色,一时喘气如牛,他有些气急败坏:“你们往那边去,把她围住。”只见他身后几个奴仆向四下散开围堵,他想到那女郎美妙惑人的身姿,阴邪地笑到,“整个公府都是我的,看你能躲到几时,迟早手到擒来,到时候不随便我玩。”

顾婉儿慌乱间竟闯进一个马场里,马场空旷一眼便能看到她,她心急如焚,待看到马鹏里一间间一人高的围栏时,她想也未想,她便往马棚跑去,毕竟往回走已经来不及了。

一排排棚里站着威武的马匹,探出头来好奇地看着这个长裙曳地的陌生人,不时甩着头打响鼻,似乎在跟她打招呼。

顾婉儿有些害怕,棚里有马的她不敢进去,她转了一圈,选了在角落里的空马鹏,打算钻进干草里躲起来,她一拉开门,猝不及防被里面的东西绊倒,她一声娇呼,跌在了一个硬邦邦的胸膛上,她急忙死死捂住要尖叫的嘴,警惕地撑起身体,胡乱挣扎着要爬起来,待看到熟悉的男人垂着眼静静地看着她时,顾婉儿所有动作刹那间停了下来,内心疯狂跳动,似看到了救命稻草。

裴琰原本在棚里休息片刻,便听到一阵凌乱又轻巧的步履声,料想应是个女郎,不过他还是警惕地通过木板的缝隙往外看,待看清来人时他愣了愣,是她。那晚树林里偶然被她救了后,便叫孙青去调查了一番,她并没有说谎,本是个贵族庶女,却沦落至此……

他无所谓扯扯嘴角,此刻他觉得无甚威胁性,也不想生事,依旧闭着眼睛不动。没成想她脚步越来越近,骤然拉开马鹏的门,身上一重,那女郎跌了进来。

他静静地看着她把痛呼咽了回去,熟悉的淡香和熟悉的娇媚小脸一下子占据他的感官,这种香味不似贵族所爱熏的香薰味,倒向像她本身散发出的味道,好闻得紧,他神思一晃,那天山洞里缠绵亲吻的情景闯入脑中,眉心一皱,他也不明白那天自己为何没控制住。

等裴琰终于看清了她的面貌时,顿时眼睛一跳。

美人即使狼狈也是美人,白色长裙曳地,裙摆柔软散开如花似水,轻拂他的黑色长靴。头发微乱,眼角泛红,微咬朱唇,抬起蒙雾长睫,能吸人魂魄的凤眼就这样定定望着自己,滴答滴答地无声落泪,滴在他的面无表情的脸上,微痒,他眼睛轻轻眯起。

“郎君。”美人朱唇轻启,吐气如兰,语调微颤:“能帮帮妾吗,看在我也帮过你的份上。”粉腮旁贴着湿发,面容被泪水浇洗得星光点点,似娇花拂水。

少女未见他说话,慌乱地张着小嘴不敢吱声,丁香小舌也有些颤抖,略微思考片刻,古怪地觑了他的唇一眼,有些挣扎,心想,亲一次是亲,亲两次也是亲,都说最难消受美人恩不是。

只见少女怯生生地看着男人的表情变化,试探地抬起纤纤玉手,扶上男人的棱角分明的俊脸,见他并未拒绝,她一喜,便羞羞答答地慢慢低下头,柔软带着香气的朱唇轻轻点在他的嘴角,一触即分。

嘴角触感湿润软糯,与那晚的记忆重合,身上的少女依旧睁着被水洗过的凤眼,信赖地注视着他,裴琰呼吸未变,眼神却开始幽深。

一圈脚步声停在马棚外面的马场上,身上的少女颤抖地更厉害,慌忙把小脸紧紧埋进他的胸膛,恨不得钻进他的身体里,软如绸缎,暗香浮动。

他抬起胳膊,扶住身上少女不盈一握的纤腰,微一用力,修长的手指陷入一片柔软之中,把她推到里面,他便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几个胯步,似不经意间牢牢堵住了这间马棚入口。

听到动静以为是顾婉儿自投罗网,陈广石转头面上现出了的几分喜色僵硬在脸上 ,未曾想到马场有人,却是一个穿长裤和革靴,衣身紧窄的高大男人,一身黑色奴仆打扮,眉眼低垂,面容淡淡。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陈广石审视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态度很是高高在上。

“见过二爷,奴在此养马,名唤琰奴。”

说是琰奴,陈广石倒是有印象,嘉玥那丫头时常在他耳边提起,他眼中含了丝嫉妒。

“你便是琰奴?”

陈广石细细打量了一番,肩宽窄腰,高大挺拔,虽垂着头,却也能从高挺的鼻梁看出容貌应是俊美之人,粗布麻衣不损一身傲气,如果稍不注意就能泯然众人。难怪嘉玥一惯嫌弃穷人,对他却不时叨念一番,他啧啧称奇。

“听嘉玥说,她曾要把你调到她身边做侍卫,你拒绝了。”

“奴身份低微,只会养马,不敢高攀县主。”裴琰语气毫无波澜。

“算你识相,像你们这些贱民,别以为长得一张俊脸,就能攀龙附凤。”那张干黄的脸一副尖酸刻薄。

裴琰垂下眼睑,看着倒像是有些无地自容:“奴记住了。”

小说《重生后发现郎君太惑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4月18日 am10:11
下一篇 2023年4月18日 am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