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琼琚纪皑《折金枝》热门小说_折金枝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折金枝》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纪琼琚纪皑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沈腰”,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杜氏带着小桃,急步走了过来她说:“汮儿,你前几天不是去庙里茹素祈福去了吗?从哪里学来这样多浑话?!是不是你那个叫辜宁永的朋友教给你的?娘早就同你说过,不要和那个姓辜的来往,他家里就是个屠户,不是什么好人!那辜宁永也不知道是生了什么心思,一个屠户家的儿子,竟也有脸去庙中,怕不就是盯上你,想要教坏你,好骗取纪府的钱财!汮儿,你明明答应过娘的,你……”“娘!娘!”纪汮赶忙叫停他看着杜氏瞪过来的目光,……

小说:折金枝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沈腰

角色:纪琼琚纪皑

《折金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沈腰”。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而屋外,纪皑站在侧窗之下,站在那一片被雪压弯的灌木之中,沉默无声。今日,是纪诚之叫他过来的。说是要考校他的功课,让他申时过来。他自然不会违逆父亲的命令…

折金枝

第1章 危墙 在线试读

天气阴冷。

外面白雪皑皑。

书房内,有炭盆的温度从门缝中传出。一同传出的,还有屋里父亲和姨娘胡来的声音。

而屋外,纪皑站在侧窗之下,站在那一片被雪压弯的灌木之中,沉默无声。

今日,是纪诚之叫他过来的。

说是要考校他的功课,让他申时过来。

他自然不会违逆父亲的命令。

早在未时,他便到了书房之外。

他提前了一个时辰,故而书房内尚且无人。房门紧闭,他便在侧窗下等待。冰雪寒冷,他手脚都已冻得冰凉,到了未时中,父亲终于从另一条路,走了过来。

但父亲,却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身后,还跟着裘姨娘。

父亲拉着裘姨娘的手,在袖中揉搓。裘姨娘娇媚笑着,她整幅身子,都快贴在父亲身上。

这幅情形,纪皑便自然无法出去。

他在灌木之后,看着纪诚之将裘婉娘带入书房之中。书房门被关上,而几乎在同时,屋内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纪皑想过要走。

但眼下是冬日。地上的枯枝都被冻得枯脆。他只是迈了一步,地上层叠的枝丫,便要将响声都暴露出来。

君子不当立于危墙之下。

而他,却眼下在这里,听着这父亲和姨娘在房内荒唐,在这里,沉默站立。

屋内有书本砸落之声响起。

像是有人兴起,将案几上的笔墨纸砚,全扫落下来。

裘婉娘在房里娇呼了一声:“老爷,这可是大夫人送您的砚台……”

“什么大夫人!”

纪诚之语气不屑:“不过就是当年无奈,迫于情急,才让她钻了这么个空子……行了,婉娘,难不成是你老爷我年纪大了,让你在这等时候,还有空顾及这些?”

纪诚之的声音低下来。

像是凑在裘婉娘耳边,说了些什么情话。

裘婉娘娇笑一声,嗔道:“原来竟是如此!只是,老爷将这些都告诉妾,到时候,大夫人记恨上妾,要怎么办?”

“她哪里敢。”

纪诚之哼笑一声:“她而今,也就是靠着儿子来保住自己罢了。每日同我所说,不过就是要我对纪皑纪汮他们上心些,要么是说儿子们功课上又有什么进益,要么是催着我,多考校考校他们,别忘了他们,还有她这个儿子们的亲娘……”

纪诚之说着话,突然顿了一下。

裘婉娘正勾着男人的脖颈,见状媚声道:“老爷?”

“等等!”

纪诚之突然站起身来。

他脸色变了几变:“我竟忘了,先前我让纪皑申时来书房,由我考校……”

他深吸一口气,吩咐裘婉娘:“快,速速穿上衣服,把这些东西都归置整齐!眼下是什么时辰了?”

裘婉娘听到纪皑要来,面色也是变了变。

她忙道:“未时末了。”

“那他就快要来了。”

纪诚之快速套上亵衣亵裤,又将外衫也都套上。屋里,裘婉娘也忙系上肚兜,将地上散乱的笔墨纸砚一一放回案几上。纪诚之将门开了道缝,从里往外看,屋外空荡荡的,只有一层厚雪,别无他人。

“应当是无事。”

纪诚之松了口气,又将屋子正窗稍微打开些许,将里面的淫靡气味散出。裘婉娘心中也是放下块大石。她边擦着地上的墨印,边道:“幸亏没误了老爷的事,否则,若是正撞上大公子过来……”

“行了。”

纪诚之皱了皱眉,朝她看了一眼。

裘婉娘赶忙缄口,不敢再说。

她已将地上都规整完毕。才要将自己鬓发也梳整齐些,忽而却听到,外面一个熟悉的少女声音,响了起来。

“大哥哥。”

那少女声音软糯,疑声道:“你怎么在这里?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那声音是从侧窗处传来。

纪诚之面色骤变,快步走到侧窗前,将窗户推开。屋外冷风哗哗卷入。他面色铁青地低头,便正看见纪皑并着一个少女,沉默站在侧窗之下。

书房之内。

纪诚之脸色阴沉至极。

裘婉娘站在他身边,衣衫是整齐了,但头发还有些散乱,嘴唇上的口脂,也都有些漫到了脸颊之上。

这副模样,任谁都能瞧出,她是刚刚被男人疼爱过。

她拿着张帕子,抽抽搭搭抹着眼泪:“老爷,您可要为妾做主啊!这般,妾,妾还怎么活啊……”

纪诚之听得烦躁,拍一下桌子,喝道:“哭,哭什么哭,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吗!我还没死呢,就哭哭啼啼,是要给我哭丧吗!滚到屏风后面去,这幅模样出现在小辈面前,像什么话!”

裘婉娘被这样一喝,登时不敢再出声,只双眼通红,强忍着泪意,肩膀一抽一抽,委屈至极,到了屏风之后。

书房正堂之中,便只剩下纪诚之、纪皑、纪琼琚三人。

纪琼琚是裘婉娘的女儿,今年方才十四岁。

虽说女儿懂事早,但纪琼琚到而今尚未及笄,素来也天真可爱。她来得也晚,应当并没有听到多少。

但纪皑……

他已经十六岁了。

宫中的皇子,懂事早的,已经给配了教人事的宫女,有过床笫之欢。

纪诚之面色越发难看。

他看着纪皑身上那一层薄雪。

先前推窗往下看的时候,他就看到了。

纪琼琚穿着一身火红色的赤狐披风,明丽又活泼。而纪皑身上,虽是青色衣衫,肩头,却已染上了一层雪。

若是初站在那里,纪皑身上,不会落这样多雪下来。

因此,若无意外,纪皑甚至,应当是听到了全程。

纪诚之深呼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火气。

他道:“纪皑,我明明是要你申时过来,为何你未时便要来?”

纪皑沉默片刻,道:“是我想早些过来,同父亲请教功课。”

纪诚之道:“那你为何不在正门前等我,却偏要站在侧窗之下?”

他等了半晌。

纪皑没有说话。

纪诚之勃然怒道:“说!”

纪皑闭了闭眼,在正堂中跪了下来。

他低声道:“是儿子的错,请父亲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