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的苟生)兔芊言兔子全文阅读_(兔芊言兔子)精彩小说

小说《兔子的苟生》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感叹猪”,主要人物有兔芊言兔子,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而此刻,塔身之上,全被一种隐晦玄奥的符箓所覆盖“至尊?”等了良久,塔内依旧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灵珠黯然,轻轻叹了一口气,又等了良久最终,它对着高塔又是连拜,然后起身,离开北极,朝着乾坤岛上飞去另一边,乾坤岛上,兔子已经跑至祭坛边缘下一瞬,它就可以成功蹿入桃林,然后逃之夭夭它的心中,甚至燃起熊熊希望之火,那看向桃林的目光,也都灼热了起来“嘻嘻~”兔子瞳孔,露出胜利的曙光,一个蹦跳蹿入……

小说:兔子的苟生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感叹猪

角色:兔芊言兔子

小说《兔子的苟生》是由“感叹猪”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女孩道:“看,球球衣服,万年狐王毛皮制作,穿在身上,柔软贴身。我娘亲手缝制,上面有绒毛球球,她肯定喜欢,我去给她。”灵珠沉默,面前女孩毫无玄力波动,全身上下,也似乎没有一丝歹意。只是莫名的,却透着一丝不合常理的古怪…

兔子的苟生

第10章 少年 在线试读

“我……我不是在偷听!”

女孩柔柔弱弱,眼神躲闪。

似乎非常害怕斧灵珠的样子,“我只是与长姐走散迷路到了这里。”

说着,她小心转动左手手环,那是一个供人储物的空间手镯,“然后……然后遇到你们了,因为害怕才躲了起来。”

女孩这一转动,斧灵珠也更加警惕起来,但是女孩手中,最后多出的只是一件衣服。

女孩道:“看,球球衣服,万年狐王毛皮制作,穿在身上,柔软贴身。

我娘亲手缝制,上面有绒毛球球,她肯定喜欢,我去给她。”

灵珠沉默,面前女孩毫无玄力波动,全身上下,也似乎没有一丝歹意。

只是莫名的,却透着一丝不合常理的古怪。

“我送过去?”

女孩犹豫了一下,见斧灵珠虽然没有同意,但也没有拒绝,便抱着衣服跑向兔子,然后将衣服递到兔子面前。

“你好,我叫紫苑,这个给你,你可喜欢?”

兔子自然是喜欢的。

虽然,还没有打开衣服仔细欣赏,但是出于女生的直觉。

这件衣服它敢肯定,那是绝对的漂亮,就像紫苑一样漂亮。

但是人类善变,心思狡诈,兔子的记忆深处,总是有种骨子里的防备。

她没有冲动的直接去接衣服,而是先看向斧灵珠的位置。

它想知道一下斧灵珠的意思。

斧灵珠道:“我家小主不穿旧衣。”

这显然是拒绝的意思了,但是那紫苑却是执意,忙道:“这是新的,我从未穿过的。”

兔子想了想道:“无恩不受禄,这么漂亮的衣服我若要了,你就没了,而且还是你母亲亲手缝制的。”

“只是一件衣服罢了,之前是我没舍得穿,后来想穿却是小了。

本就打算扔掉,所以也算不得什么,而且相遇即是缘份,权当给姐姐我一个面子。

如此,我也不负了母亲缝制之恩,所以收下这衣服,不许你拒绝了。”

说罢,紫苑竟直接跃上了飞行器,将衣服塞到了兔子身上,塞完就跳下飞行器跑远了。

唉~

斧灵珠叹了口气,兔子也是一脸无奈,愧疚起来,或许真是自己两个多心了吧,那紫苑只是刚好撞上,是个迷路的好女孩。

既然是好女孩子,那下次撞见,有机会还是结交一下,顺便报一下今日赠衣之情。

兔子穿上新收到的球球衣服,顿时一股暖流传遍全身,再没了一丝寒意,于是跳下飞行器。

“小珠,走吧,我好了。”

斧灵珠收起了飞行法器,一兔一珠朝着深坑靠近。

而就在他们靠近深坑之时,那离去的女孩紫幽,突然看了一眼兔子和斧灵珠的背影。

然后躲到了另一块冰石之后,同时转动起她的左手手环。

很快,一幅画面浮现眼前,正是之前斧灵珠警惕盯着紫苑的样子。

接着,紫苑继续转动手环。

“不错,正是斧灵珠。”

手环里传来一道威严的男声。

那声音继续道:“衣服给了吗?”

紫苑点头,“给了,而且已经穿上了。”

“很好,衣服在,我们便会知道一切,你继续观察。”

“是。”

……

斧灵珠和兔子继续靠近。

而就在这时,整个北极之地突然剧烈一颤。

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从深坑之中汹涌而出,并直接将兔子吸入到深坑之中!

很快,兔子只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起来。

下一刻,它出现在一片深渊之中,四周漆黑如墨,无边无际。

发生什么了?

兔子直接懵圈!

但还来不及多想,那漆黑中突然裂开一条巨缝。

紧接着,巨缝中一柄巨斧,自未知处狠狠劈来,斧之所过,天地震动。

那四周时空,直如镜片般点点破碎,然后一点点寂灭!

见到这一幕,那兔子脸色瞬间剧变。

我去!

不是化成人形么?

怎么索起命来了啊?

该死的珠子,你果然是忽悠我!

我想苟,不想死!

我要变回兔子,我不玩了啊啊啊啊!

一个蹦跳,兔子变回本体,撒丫子就要逃。

而这时,那柄巨斧却突然没入它的额间!

轰!

兔子身体剧烈一颤,整只兔都僵在原地!

这时,寂灭的四周,突然静止。

这静止的不止是空间,不止是碎片,就连那时间,都静止凝固定格下来。

而在那层层碎片尽头,兔子的前方,它看见了一名少年!

少年十三岁的模样,俊美的脸上找不到一丝属于人类的情感。

他白袍裹身,银发如雪,目光中漠视万物,仿佛除了他自己,亿万众生皆是蝼蚁。

少年看着兔子,“此刻起,吾赋予尔,鸿蒙时空圣侍者之身份,护尔之道,尔,可有意见?”

声音落下,一柄巨斧突兀出现,悬在了它的头顶,那斧口寒光灼灼,凌利逼人。

兔子表情僵住,“没……”

少年转身,巨斧回到少年手中。

轰!

少年持斧猛然劈下,静止的时空突然爆炸。

下一刻,所有景象化作虚无,回归到漆黑状态。

哒!

少年一步踏出。

这时,异变又起,漆黑的世界如波浪般荡漾起来。

那无尽的漆黑尽头,无数金色的神秘符箓浮现而出。

它们游动重组,隐隐的,勾勒出一座宝塔的稚型。

哦,不,那就是一座塔!

一座铭刻了无数金色符箓的塔。

塔上,每一道符箓都是一条混沌大道。

共有三千三百三十三种。

除了这些符箓,还有密密麻麻蛛丝网一样的茧丝交互重叠,织成厚厚的屏障。

隔绝掉塔内与塔外的任何联系。

哒!

少年又一步踏出,异变继续!

只见,那塔面上,无数符箓游动的轨迹突然一滞,然后点点泯灭。

接着整个塔身开始层层破碎。

每一道金色符箓的泯灭,世界上就有一条混沌法则在震颤虚弱。

那是混沌大道本源的重创!

符箓在继续泯灭,塔身在继续破碎。

哒!哒!哒……

少年就那么一步一步的走着,向那塔身靠近。

走着走着,他的身体开始透明,开始虚幻,最后融入到塔身之中……

<div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