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玉珂清风抚月醉余年《黑莲花公主杀疯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叶玉珂清风抚月醉余年)全集在线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清风抚月醉余年”创作的《黑莲花公主杀疯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周辰率领大军凯旋而归,叶昊焱在清辉堂摆下接风宴周辰一到京城接到命令直奔皇宫一身戎装,被门外的太监拦了下来“周小将军,按照规矩,朝圣不能穿戴盔甲,奴才已经为将军准备好了衣服,请将军随奴才去更衣”太监说得毫无底气,这些话也是皇帝暗示他来说的,可周辰是上过战场真正见了血的,他一个小太监对上还是有点怕啊!周辰不假思索地应和,“应该的,我回来的匆忙,都还没来得及回府更衣,那就有劳公公带路了”回答得……

小说:黑莲花公主杀疯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清风抚月醉余年

角色:叶玉珂清风抚月醉余年

经典古代言情小说《黑莲花公主杀疯了》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清风抚月醉余年”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截取:”太监说得毫无底气,这些话也是皇帝暗示他来说的,可周辰是上过战场真正见了血的,他一个小太监对上还是有点怕啊!周辰不假思索地应和,“应该的,我回来的匆忙,都还没来得及回府更衣,那就有劳公公带路了。”回答得彬彬有礼,太监也没想到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将军竟然这么好说话。今日是给周辰的接风宴,皇帝和周贵妃坐在…

黑莲花公主杀疯了

第7章 周辰归来 在线试读

周辰率领大军凯旋而归,叶昊焱在清辉堂摆下接风宴。

周辰一到京城接到命令直奔皇宫。

一身戎装,被门外的太监拦了下来。

“周小将军,按照规矩,朝圣不能穿戴盔甲,奴才已经为将军准备好了衣服,请将军随奴才去更衣。”

太监说得毫无底气,这些话也是皇帝暗示他来说的,可周辰是上过战场真正见了血的,他一个小太监对上还是有点怕啊!

周辰不假思索地应和,“应该的,我回来的匆忙,都还没来得及回府更衣,那就有劳公公带路了。”

回答得彬彬有礼,太监也没想到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将军竟然这么好说话。

今日是给周辰的接风宴,皇帝和周贵妃坐在主位。

“两年没见过周辰,估计现在也是风流倜傥的俊男了,等这次回来给周辰挑个世家贵女,也好早日为周家延绵子嗣。”

周贵妃坐在皇帝旁边,感觉浑身不适,明明知道他是周家的仇人,为了周辰,只能强颜欢笑。一杯又一杯酒下肚,麻木了神经。

“周辰回来你就这么高兴吗?喝得找不到北。”

“那就多谢陛下了,周辰一个皮小子估计成婚了也能稳重些,妾身也对得起周家的列祖列宗了。”

小七出生也有四十天,胃口也逐渐变大,叶玉珂的血已经满足不了他的胃口了。长时间地喂哑药,怕一辈子不可挽救。叶玉珂想要将小七送出宫去。

她坐在淑妃的旁边,看着淑妃高耸的肚子,眼中晦暗不明,举起一杯酒,“淑妃娘娘,本公主敬你一杯,祝你心想事成。”眼睛刮了一下她的肚子。

淑妃被看得腹部发硬,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结巴道,“那就呈公主吉言。”

皇帝很满意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女人打成一片。

“淑妃,朕和你说过珂儿最为善良,你现在信了吧!”

皇帝一家人彼此寒暄,周辰换好衣服进来了。

一身天蓝色的直襟长袍,腰间束有月影祥云的宽腰带。如绸缎的黑发被羊脂白玉束起,一副翩翩公子的形象。

“小臣给陛下请安。”行礼不全,语气多为桀骜。

叶昊焱也并不在意,反而是对身边的周贵妃说,“周辰在边疆以一己之力深入敌营生擒匈奴首领,这等魄力连朕都自愧不如。”

“周辰,来,在边上坐着,不必拘谨,一个家宴罢了,论亲疏,你还得叫朕一声姑父。”

殿内歌舞升平,淑妃安排的节目也逐一上演。

舞女穿着轻纱,扭动腰身,极尽魅惑。周辰只觉辣眼。

“周辰,这次回来就把亲事办了,这全国的世家贵女任由你挑。”

亲事不过是放在周辰身边的眼线,他知道皇帝这是又起了忌惮之心。

“此话当真?拿微臣想要长公主也可以吗?微臣青睐长公主许久,此生只想与长公主白头到老。”

认真吃菜的叶玉珂没想到被点名了,惊讶地看着周辰,她印象中与周辰没有什么接触。

此时周辰脸上也扬起笑容,笑容在眉宇间久久不散,让人不得不信服他的说辞。

“周辰,你过了!”

周贵妃生怕今日周辰走不出皇宫,抢在皇帝表态之前责问。

“诶,周贵妃,这英雄配美人,朕理解,只是朕尊重珂儿,一切还要看珂儿自己的意愿。”

“这样吧!朕给你三个月时间,如果你能让珂儿倾心与你,朕就做你们的证婚人,亲上加亲。”

宴会散后,叶昊焱贴心地给贵妃姑侄俩留有时间谈心。

第一时间检查了周辰有无伤口,捏到左臂的时,摸到了异物。痛得周辰闷哼一声。

“为何受伤的事情不与我说。”

止住贵妃还要继续的动作,“只这一处,不妨事的。战场之上哪能不受伤的,爷爷父亲身上的伤口多得是。”

“周家的只有你了,不能有任何闪失。”

经过长途跋涉,周辰的伤口早就裂开了,透过了衣衫。

固执地为周辰清洗手上的伤口,“我可不信你心仪叶玉珂,今日还是第一次见面吧!”

“那就当侄儿是见色起意吧!”

贵妃叹了一口气,根本不相信周辰的说辞,周辰是她一手养大的,他的品行她最清楚不过了。

“叶玉珂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满腹诡计,即使在皇后这个靠山倒后,她凭借自己的手段狠狠打了淑妃的脸,她不适合你。”

脑海中回忆起少女贪吃的模样,怎么也与姑母口中的人联系不到一起。

“失去皇后的公主没点手段生存才奇怪。”不由自主为叶玉珂辩解。

贵妃也想不到就一面自己的侄儿就沦陷了,对得起她多年的教诲吗?最后包扎的时候下了重手。叶昊焱的种手段就是厉害啊!

“坏小子,就该让你痛一下。”

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你好自为之,今日你的这个建议,皇帝巴不得将你和叶玉珂绑在一起。”

起身毕恭毕敬向贵妃行了晚辈礼,“侄儿知道姑母的苦心,侄儿心里有数,我一定会让我们的仇人血债血偿。”

宴会持续到深夜才结束,摸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窗外透过的月光让叶玉珂看到床上隆起的乌漆嘛黑的形状。

闻了空气中的味道,知道是熟人。不想惊动外面的宫女,叶玉珂刻意压低了音量,像一只生气的奶猫。

“从本公主的床上起来。”

“公主真的过后拆桥,明明说好与我成亲的,我都给公主办了那么多事,怎么让皇帝给你赐婚了。”环抱着双手,坐在床头。

“要不我将这个周辰杀了以绝后患。”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眼神危险嗜血。

叶玉珂伸手将北月拉下来,“给我下来,没有本公主的允许,不准靠近本公主的床。”

“你要动手就动手,与本公主何干?”对于周辰的底细她一点都不清楚。

北月幽幽地看着叶玉珂,“公主果然是喜欢长得好看的男子,看到周辰,都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活像是一个被男人抛弃的深闺怨妇。

叶玉珂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本公主喝多了,喏,给你了。”

将药瓶丢给北月。

北月当着叶玉珂的面服下。

睫毛微颤,透露出叶玉珂的心情还不错。算上这次,叶玉珂足足在北月体内下了五种毒。

“公主高兴什么?”

“本公主觉得你现在活像是本公主养的宠物犬,只想围着本公主转悠。”

被比作犬,北月也不生气。

“公主喜欢,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望早日给我一个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