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渣带着手机穿越了(章慧谢宁安)全章节在线阅读_《学渣带着手机穿越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绿杨烟外”大大的完结小说《学渣带着手机穿越了》,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章慧谢宁安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主子不在,世子全权代理陈平领命退下,不敢带太多的人,总共30人,化整为零,出城后全部在马蹄上包裹布巾,在夜色的掩映下朝着黄岭方向而去章慧每天都去山下的集市,昨天买肉,今天买鱼,明天打算买虾,尽可能的做有营养的吃食为谢宁安滋补身体看着一笔笔的银子花出去,章慧一次次的感觉到肉痛总这样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忽然“叽叽喳喳”的声音此起彼伏,吸引着她的视线落在了笼子里的小鸡仔身上每天下山逛集市俨然成……

小说:学渣带着手机穿越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绿杨烟外

角色:章慧谢宁安

小说《学渣带着手机穿越了》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绿杨烟外”。详情概述:“慧儿,你哪来的钱买这么多东西?”章慧也没忘记自家娘亲的病,也为她抓了几副药。加上衣服,给家里补充的米面油,还有三斤猪肉,所以东西看起来不少。章慧也没解释,只说是自己赚的钱,魏氏也就没有多问,自己的闺女秉性不会干违法的事。“娘,这是给你买的新衣,快换上试试…

学渣带着手机穿越了

第7章 8岁女童,老鸨的嘴脸 在线试读

条件好了,有了金叶子后,章慧也给娘亲和自己置办了一身行头。

没有艳丽的花样,也不是高档的面料,只是普通人家穿的素服,价格也相对便宜,整个人看起来更精神清丽。

现代的成年人,骨子里没有古代人的男尊女卑,严格的阶级尊卑,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大方、爽朗和自信,明显区别普通村姑的气质。

魏氏看到这样的女儿,像做梦一样,根本不敢认。

“慧儿,你哪来的钱买这么多东西?”

章慧也没忘记自家娘亲的病,也为她抓了几副药。加上衣服,给家里补充的米面油,还有三斤猪肉,所以东西看起来不少。

章慧也没解释,只说是自己赚的钱,魏氏也就没有多问,自己的闺女秉性不会干违法的事。

“娘,这是给你买的新衣,快换上试试。”

娘亲身上的粗布麻衣,已经穿好久,上面打满了补丁。

魏氏抚摸着柔软的面料,知道再做成成衣肯定不便宜。

要不是章慧催促她快换上,自己还真舍不得穿。

章慧没闲着,魏氏换衣服的时候,开始洗肉,洗野菜。

魏氏本就年轻,身材修长,长相温婉,换上新衣,整个人看起来比之前年轻了10岁。

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

章慧笑嘻嘻的说:“我娘真漂亮。”

魏氏被生活覆上沧桑的面孔,染上了几分羞涩。

章慧切肉的时候,预留了三分之一。

“娘,这块肉你拿给赵小花家,算还上次借米的人情。”

借不到半斤米,还一斤肉。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能借米给他们,都是关系顶好顶好的了。

这是生在现代章慧的爸爸妈妈教给她的为人处世之道。

突然就想到妈妈烧的红烧肉。

章慧的鼻息一酸,她是独生女,不知道车祸发生后,爸妈怎么样了。

魏氏叩响了赵家的门,看到魏氏来,热情的招呼她进门。

“嫂子,上次谢谢你借的米,不然我家慧儿也不会好的这么快,这肉当作我们的谢礼。”

魏氏说的诚心诚意,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万一离她而去,要她可怎么活。

被称作嫂子的赵小花娘,闻言开心不已。他们家也好久没吃上肉了,可这样拿了,总觉得不太好。

看出来对方的思量,“嫂子快拿着,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章慧如法炮制,很快红烧肉的香味飘散出来。

“娘,慧儿家烧的肉真香。”

“死丫头,就数你嘴馋。”

说罢,伸着指头狠狠的去戳自家姑娘的脑门。

赵小花也不躲,缠在娘亲身边,就看到了桌上的肉。

“肉祖宗,这是慧儿娘拿来的。”

“魏婶真好,吃肉还不忘咱们。”

“要是每天都能吃上肉就好了。”

赵小花自言自语。

“要不今后你嫁给屠夫得了。”

赵小花羞的直跺脚,“哎呀,哪有你这样打趣人家的亲娘。”

不一会,章慧按照魏氏教的,做了野菜饼子,一盘红烧肉,一盘清炒荠菜。

魏氏看着色香味俱全的吃食,有些不敢相信,面前的女孩会是自己女儿。

“娘,发什么呆,快坐下吃啊。”

章慧早饿的不行,拿起个野菜饼子就往嘴里塞。

除了跑山和家里的活,她还要照顾妖孽,自然饿的很快。

边吃边给娘亲的碗里夹了块红烧肉,还想着山洞的那个。魏氏咬了口肉,香的迷糊。

这几日她婉拒了小伙伴的邀请,带好饭食放篮子里,一个人上山。

走着走着,好似整个山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章慧心里发毛。

懊恼自己多管闲事,自己的小命不保,还有功夫管别人的死活。

事到如今,再让她撒手不管,又狠不下心。

但一想到自己傍上了土豪,浑身又充满了干劲。还顺手在路上摘了些野果,渴的时候吃上一颗也是好的。

于是见到妖孽男时,马上换上了老鸨的嘴脸。

谢宁安在章慧的帮助下喝了降烧的药,又吃了些东西。

临走,她又拿出一个小包裹。

“公子,这是给你换洗的衣服。”

谢宁安被她这惺惺作态的样子恶心到了。

人在屋檐下,敢怒不敢言。

见妖孽男不动,章慧吊着嗓子又道:“莫非你想让小女服侍你换上?”

谢宁安顿觉整个人不好了,“这就不劳姑娘费心。”

他的外伤虽重,但是都没有伤到要害。经过章慧的止血处理,只要退烧,再好好养上一段时间,又是生龙活虎。

“你说那丫头坠崖身亡了?”

“是的。”

“可曾见到尸首?”

“不曾。”

回话的人艰难的吐了吐口水。

“没有亲眼所见,仅靠自己的判断,就敢断定人死了?”

低头哈腰的人立马跪下,“奴才再去核实。”

“哼,如果那丫头没死,你也不要回来了。”

杀一个黄毛丫头都做不好,这个蠢货,回来要他何用!

妇人声音狠厉,“这次就当将功补过,如果再办不好,你也就不要回来了!”

“是,奴才一定办好。”

妇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男子立刻退下。

“大师,我们主子在哪个方向?”

陈平望向名声远播的如尘大师,大师已经完成了占卜。

“一个叫黄岭的地方,在京城的西南,那里四面环山。”

“你的意思是,我家主子没什么大碍?”

清逸凡给了青平一扇子,“有你这么咒自家主子的吗?”

陈平嘴笨,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反正他是希望主子安然无恙。

已经好几日没有主子那边传来的消息了,陈平心焦。想起主子临走时的交代:“万一自己一时回不来,可以向清逸云求助。”

主子跟世子清逸云从小长大,情谊非常,是完全可以信任的,所以当清逸云得知谢宁安下落不明,就立马带着他找到了如尘大师。

“现在马上吩咐你的手下人,连夜赶往黄岭。”

陈平知道,世子是没法离开皇城的。

“人不要多,悄悄的走,以免被其他人留意。”

清逸凡说的隐晦,身为主子身边的得力属下,又岂能不知这其中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