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玉瑶皇上)后宫云妃传全本在线阅读_沈玉瑶皇上精彩小说

沈玉瑶皇上是《后宫云妃传》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戗面馒头”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小李子立马抢答,“主子对奴才们如同家人一样,未曾苛待我们半分,自在太子府时被分配给主子,奴才就在心里暗暗发誓誓死效忠主子”说完就跪地行了一个大礼,众人也是跪地一礼,跟着表了衷心小棠看了看小荷,而后说:“主子,若不是您救下我们俩,我们姐妹俩怕是要被打死在池塘边,直接扔进池塘里喂鱼了,哪还有现在的日子过”“主子再生之恩,我们二人皆不敢忘”说罢,磕了个重重的响头,我有些别扭的想起身挪挪,但后来还是……

小说:后宫云妃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戗面馒头

角色:沈玉瑶皇上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后宫云妃传》,它的作者是“戗面馒头”。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日后这日后的日子怕是艰难啊。一想到,苏贵妃的疯狂程度,我不免为自己的未来担忧,担忧自己没有未来。担忧,好不容易年轻了五岁,结果这一世死的时候比上一世还年轻,那才叫憋屈。想到还尚在太子府时的情景,我的脑海里闪过层层画面…

后宫云妃传

第 三章位份定 在线试读

这路还很长,又无人与我说话,毫无疑问的,我又开始走神,走神到了现下后宫的布局如何。

现下位份定了,居所也定了……

这后宫主要分东七宫和西九宫,东七宫较西九宫更为尊贵,皇后和苏贵妃、裴贤妃分居东七宫的三宫,另一位皇帝曾经的侧妃吴氏封为吴德妃居西九宫之一的珍宝宫。

苏贵妃所居的荣飞宫距离皇帝寝宫最是近,历来都是宠妃居住的地方,这个安排足以见得皇帝有多宠爱她。

想到这里,想到这位手段,我突然想来两声阿巴阿巴,装成傻子,呃,想到自己那并不中用的脑子,我想或许我不用装……

别人是扮猪吃老虎大智若愚,我是真猪。

日后

这日后的日子怕是艰难啊。

一想到,苏贵妃的疯狂程度,我不免为自己的未来担忧,担忧自己没有未来。

担忧,好不容易年轻了五岁,结果这一世死的时候比上一世还年轻,那才叫憋屈。

想到还尚在太子府时的情景,我的脑海里闪过层层画面。

那思绪霎时就如脱缰的野马一点也不受控制,就这么会儿功夫,我已经给自己想了七八种的死法了。

呜呜呜,要知道,那位苏贵妃可是永远冲在欺负姬妾的第一线,骂要亲自骂,打要亲自打…想到这儿我不自在的用舌头顶了顶腮,太可怕了,尤其是这可怕的人还是后宫中的第二人。

新帝还是太子时其实身边并不是像现在这般只有九个女人,他身边最少也有二十余人的。

现下只剩九…不对是只剩八个,足以窥见这位的战斗力。

可怜的李氏,死在了“夫君”登基之前。新帝登基后对外称她是病死的,并把她追封为敏妃。

唉,可惜啊,人都死了。

我心情有些低落,开始在记忆中翻找其他几位生命如她般永远停在大好年华的人儿的容貌。

虽说,并不是每个都与她有关,但据我这个曾经在太子府飘了半年的“阿飘”所见所听,有九成都和她有关。

那是一个很可怕很可怕的女人,她喜欢的那男人也不是什么好鸟。

太子,咳咳现在应该称为皇帝,他真算不得好人,太子府死亡率那么高,他都能稳稳的当个瞎子看都不看问都不问,心里明白也一声不吭,真真的忍者。

她怎么欺负旁人的我虽看过一两次,但鞭子未打到自己身上,我看到后,也只是在心里可怜过受害者,只是有过要撕了那姓苏的老太婆的想法,但真真恨她怕她,则是后来,成为她手底下的受害者的时候。

想到装病时,挨得那三个巴掌还有手背上的那一脚以及秋日里的寒冷。

嘶,我就下意识打了个激灵。

我是恨她,但我也怕……

幸好,我不跟她住一起。幸好,我这个落雪阁离她远。

还有幸好,去皇后宫里也不路过她的宫殿,这真是好极了。

不过落雪阁倒不是最远的,离荣飞宫最远的一处,还是当属珍宝宫,珍宝宫吴德妃居主位,原先的侍妾王氏封才人,想来我是沾了三皇子的光了,不然我可能也是个正五品的才人。

三皇子…唔,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我说最近总觉得忘了什么呢,是忘仔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想到自己是思绪飘到了荣飞宫继而想到了荣飞宫旁的皇储所,这才想到娃,默默在心里告了声罪过。

可惜啊,可惜,唉,我不是婕妤,无法接崽子一起生活…想来这崽子目前应当还在皇后宫里…

太子府时,这孩子是要养在太子妃身边的,到了皇宫,这孩子则是要统一放到皇储所,皇储所有专门的嬷嬷伺候,各个皇子皇女看母亲身份如何来决定是不是要长住在皇储所。

若皇子/皇女生母是个身份低的,则只有每到初一、十五或十六才可看那么一个时辰,多看一分都不行。

孩子也是要住在皇储所,不可像高位妃子那样只白天将孩子送去,傍晚就可以接回自己宫里母子/母女团聚,节假日里可与母妃一起,玩耍。

西九宫

听到轿子外面传来小李子的声音,知道现下进了西宫,我眉头舒展,真好,就在西边住着吧,西边没有苏贵妃,也没有皇上。。。准确说是离皇上还远。

……

西九宫只有一宫住人,其他的都是小殿,像时风殿住了两人一个主位的白婕妤,还有一个是太子府六通房中仅存的一个丫头,现下升为了正七品御女。

那白婕妤就是那个有事没事就跑去跟苏侧妃也就是现在的苏贵妃“唠嗑”的白贵妾,她父乃是正三品的兵部侍郎。

当年若不是她非要嫁太子,哪怕太子府中的一正妃三侧妃都已满员,她也要嫁,估摸着她家会给她另寻个好人家去做正头娘子。

这事儿,还是我做阿飘时,听别的阿飘说的。

差不多到正午,各宫主子都浩浩荡荡的到了新帝赐下的居所处,关起门来敲打宫女太监的,敲打宫女太监。

收拾屋子的收拾屋子,还有换摆件的,也按照个人喜好都给换上,有要把宫殿里的布局换一换的,也都着手开始大改造……

我坐在上首,看着宽敞明亮的正厅,想着孔嬷嬷教的,张口道:“跟着我,你们这一路受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