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晓晓冯宁《与草药味相伴》完整版在线阅读_黎晓晓冯宁全文在线阅读

黎晓晓冯宁是古代言情小说《与草药味相伴》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桔梗96”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黎晓晓把冯宁放在石头上,然后把冯宁的衣服脱去,这次的黎晓晓不再像上次那样害羞,把冯宁的衣服脱光,然后拿布把伤口擦干净,然后晓晓又去找有没有止痛和止血的草药,找了一会看见了·金疮小草,然后又把它咬碎,敷在冯宁的伤口上,啊,忍一下,很快就好了,冯宁有昏睡过去了,黎晓晓去生了火,坐在冯宁边边看着他,黎晓晓想伸手去摸一下冯宁的面颊,但是害怕缩了回去,但是看着冯宁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在月光的照耀下……

小说:与草药味相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桔梗96

角色:黎晓晓冯宁

热门网络作者“桔梗96”的热门书《与草药味相伴》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俊辉,我们要赶紧收拾东西离开这里。为什么,我阿姊她还没有来找我呢。你阿姊不会来洛阳找你了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和公子的秘密,要是第二天早上还没有出现在约定地点的话,说明就不会再来,说明这地方危险。那我阿姊呢,你阿姊跟着我家公子,自然也不会来洛阳,你们的目的地也不是洛阳,是西安,到时候你们会在西安见的,你…

与草药味相伴

第7章 江志浩对晓晓一见钟情 在线试读

丞相,昨日听说马将军打胜仗了,多亏您给马将军及时送。

哪里哪里,是马将军以情带兵,以法带兵,知兵以心,爱兵以行。都是马将军的功劳,而且这次也是我的犬子护送的粮食,倒是您王爷一直在为陛下排忧。

尚令也来了,王爷,丞相,您们这么早,不早了,陛下也差不多要开朝了,里面请,请,走。

俊辉,我们要赶紧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为什么,我阿姊她还没有来找我呢。

你阿姊不会来洛阳找你了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和公子的秘密,要是第二天早上还没有出现在约定地点的话,说明就不会再来,说明这地方危险。

那我阿姊呢,你阿姊跟着我家公子,自然也不会来洛阳,你们的目的地也不是洛阳,是西安,到时候你们会在西安见的,你跟着我,你就会见到你阿姊,快点吧,嗯。

这时黎晓晓和冯宁来到了一个小山庄。

小二来两份汤面,好嘞”,他们两个吃着吃着就看见一群混混吃饱了不给钱就想走,

客官,你们还要给钱呢,我们吃饭还要给钱吗,可是客官我们做的都是小买卖,你也不打听一下我们是谁,敢问我们要钱,找死,是不是,走。

客官,这时老板上去抱住前面那人的脚,那个人一脚就把老板踢飞,晓晓看见想上去帮老板出口气,不料被冯宁给拉住,不要冲动,先看看。

老板还是没有放开那个人·的脚,那个人连着踢了好几下老板,后来从人群中出来一个人,这时晓晓也起来。

哟,小子,你嫌命长啊,敢出来帮着老头,我看嫌命长的是你们吧,晓晓把老板扶了起来,并帮她拍拍身上的灰尘,这时有个小的上前和他的老大说,

老大这个人是江志浩,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杀人狂魔, 没有人敢得罪他,得罪过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而且手段还非常残忍,我们还是走吧,得罪不起。

对不起,这位兄台,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老板这是我们的钱,给,不用找了,给完钱便灰溜溜的跑。

多谢,这位小郎君,小娘子,不用客气。

晓晓看了一眼江志浩,并与之微笑打招呼,然后便回去继续吃面的。

江志浩看着这位小娘子便一见钟情了。但是看着旁边的小郎君他就显得不高兴了,但是他并不死心。

就上前询问,小娘子,这位是,江志浩指着冯宁说到,这是我在陵县结识的一位朋友,朋友,是吗,嗯,冯宁瞄了一眼江志浩,感觉他在心里说老子的人都敢抢,是想找死吗,但是他没有出声,就静静坐着看他表演。

小娘子芳名是何, 芳龄几许,看你们的装扮并不是本地人,家住何处你们是哪里人啊。这时冯宁看了一眼晓晓,知道晓晓不想回答他,便和江志浩说到,这位兄台,要是没有别的事的话,请不要打扰我们,说着便拉着晓晓离开这里,诶,小娘子。

黎晓晓看着冯宁拉着她的手,她的脸立马变红发烫,冯宁这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拉着晓晓的手,走到一处没有很多人的地方才意识到自己拉着晓晓的手,他立马松开晓晓的手。抱歉,我刚刚失礼了,没事。

冯宁刚刚谢谢你拉我出来,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没事,我只是恰巧吃饱了,想走了而已。晓晓看着这个冷漠无情的男人,心里早就想打他千万次了。

冯宁去小村庄找来找去,晓晓你不知道他在干嘛就问了一句,喂,你找什么啊,找马啊,难道你还想走路去西安吗。看着这个无情的男人,晓晓都感到无语。

冯宁看到前面有一家卖马的,就过去看看,他看了看也没有看到自己喜欢的。

老板你们家全部的马都在这里了吗,是的,客官有没有看上的,你这马看着都不是拿来骑的,感觉是拉货的。

这位小郎君,你看清楚,你看这马体型多壮啊。

老板,好的马不仅只是看它强壮,还要看它的品相,身高,毛发以及驯化程度,老板,门口那匹马是的吗。

那匹马已经被人买了,你买给别人多少银两,十五两,他给你银两没有,没有,老板这是我的三十银两,买给我,老板,但是他来牵马的话,我拿什么给他啊,哪里不是还有马吗,是不是,行吧,你牵走吧,谢谢,老板。

冯宁坐在马上,伸出他那纤细的手。晓晓,上来,冯宁那温柔的语气和那双大大的眼睛看着晓晓,晓晓看着冯宁,两人互相看着对方,晓晓很不好意思,便拉着他的手爬上马上,此时两人的感情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两人都明白对方已经慢慢住进自己的心里面了,只是彼此都没有说。

老爷,林天在衙门被暗杀一案有眉目了,说,昨日我跟踪马将军的随从符永健,看见他和李方,李大人一起去了林天的家里,我看见李方给符永健一份书信,还有一把刀,我记得林天被杀的时候,他身上是有刀伤的,但是没有发现有刀,老爷会不会是李方杀的,毕竟林天就关押在李方的监狱里,那天询问看守监狱的人,他们都说那天没有人去看望林天,而且那时候门和锁都是好的。

·好啦,小吴,你下去吧,以后关于林天的案你也不用再查了,下去吧,是,老爷。

谁都知道林天的死是和马将军有关,林天为什么被抓,还不是因为太年轻太自以为是了,敢向陛下自荐去打仗,这不是抢马将军的事吗,林天还是我一手带出来的,马将军以为是我指示林天去自荐的,哎,林天,老师,对不起你,没有好好教导你。他们叫我查这案只是叫我走这潭浑水吧。林天只是引爆我和马将军的炸弹,谁敢查这案,只能委屈林天了”。唉

现在宁儿也不知道有没有事,要宁儿命的人太多了,现在在西安的人都想要除掉他,因为宁儿已经给他们带来危险了。

冯宁和晓晓骑已骑着马离开小山庄。

你的伤好点了吗?

好了差不多了,怎么啦,想帮我上药吗?

我就问问而已。

此时晓晓已经脸红了,冯宁也在心里暗暗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