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卿即墨鸿羲(重卿为妃)全章节免费阅读_重卿为妃完结版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重卿为妃》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七陵风雨”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景卿即墨鸿羲,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而暨休一手托住小孩的小腿,让她坐在自己的胳膊上,一手将怀中孩子的头往自己的臂弯下埋去他向来不喜欢让别人窥探自己的东西,而景卿也老老实实的在他的怀中坐着“哦,是吗?”暨休一脸悠闲的说“大人,陛下似有急事”暨休的面色有了点变化刹那间,男子踏空而去,风呼啸的吹起他衣摆,总是有那么几缕的头发轻轻的打在了景卿的脸庞之上景卿一脸好奇的缩在暨休的怀中,风不断的从他的耳边吹过,带起他的发梢,不久他们便……

小说:重卿为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七陵风雨

角色:景卿即墨鸿羲

火爆新书《重卿为妃》是由网络作者“七陵风雨”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暨休的面色有了点变化。刹那间,男子踏空而去,风呼啸的吹起他衣摆,总是有那么几缕的头发轻轻的打在了景卿的脸庞之上。景卿一脸好奇的缩在暨休的怀中,风不断的从他的耳边吹过,带起他的发梢,不久他们便远离了那片遍地尸体的战场。两人就这样在风中留下了一道残影随之消失在了远处的一个营地之中…

重卿为妃

第2章 被救 在线试读

而暨休一手托住小孩的小腿,让她坐在自己的胳膊上,一手将怀中孩子的头往自己的臂弯下埋去。

他向来不喜欢让别人窥探自己的东西,而景卿也老老实实的在他的怀中坐着。

“哦,是吗?”暨休一脸悠闲的说。

“大人,陛下似有急事。”

暨休的面色有了点变化。

刹那间,男子踏空而去,风呼啸的吹起他衣摆,总是有那么几缕的头发轻轻的打在了景卿的脸庞之上。

景卿一脸好奇的缩在暨休的怀中,风不断的从他的耳边吹过,带起他的发梢,不久他们便远离了那片遍地尸体的战场。

两人就这样在风中留下了一道残影随之消失在了远处的一个营地之中。

行之片刻,便到了一番营地之间,暨休将景卿放在了一个帐篷里。

“小娃子,你先待到这个帐篷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暨休蹲下一脸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顶,说罢,他叫来了侍从,给景卿准备了水和吃的。

景卿乖巧的点了点头,安静的坐在了桌子旁等待着暨休回来。

暨休看着景区如此的乖巧,便也放下心来,大步的朝外面走去。

帐篷的围布掀起落下,带动了一阵风。那风轻轻地拂过景卿的脸庞,露出了被长长的刘海掩盖住的眸子。

那是一双深绿色的眸子,不仔细的看的话就和普通的黑瞳没有什么区别,可是此时那双眸子越来越绿,死死的盯着前方再次落下的围布。

景卿就这样不知发呆了多久,直到有人再一次掀开了帐篷的围布,来人穿着和刚刚的那个小太监一模一样,却不是同一个。

小太监手中端着水盆,轻轻地将水盆放在了一旁的架子上,随之再倒上温度适中的水,做完一切他才站在了景卿的面前。

不过并没有叫景卿的名字,可能也是不知道要如何称呼眼前之人,只好拿着一种奇奇怪怪的眼神看着景卿。

小太监张开嘴啥也没说又再一次闭上,反反复复,景卿不用想也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她直接从凳子上跳了下去,直接就朝着放水的架子走去。

景卿走到了架子前,才发现自己是真的小,小到根本就够不到那水盆。

真是世纪大无语事件。

接着那个开口无声,张张合合的变成了景卿,她看着小太监,又看了看水盆。

说什么小太监也是在宫里呆了几年的人,察言观色的本领可是练的透透的,瞬间就懂得了景卿的意思。

“冒犯了。”随着小太监的话语落地,景卿被人抱了起来。

虽然这种被抱的感觉真的不让人很舒服,但是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

景卿只好在小太监的怀中将自己打理干净,之后她就轻轻的拍了拍小太监的手臂,意示小太监可以将自己放到地上了。

小太监没有去看景卿的脸,只是将她放下后轻声说道,“小的这就把吃的拿来。”说罢便再一次消失在了帐篷之中。

景卿看着小太监离去的背影,就像是暨休离开时的背影一般,都是那般的行色匆匆。

她重新坐回了那个凳子上,这个凳子真的不适合小孩子坐,景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重新安坐于此。

再一次,那目光呆呆的看向了那围布。

上天有好生之德,是真的吗?为什么我会穿越于此,是巧合吗?还是有人预谋已久?此处的灵力是我那个时代的好几十倍呢,在这里修炼灵力一定会比在那个时代好很多吧,就是不知道这具身体怎么样。

想着想着景卿就想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穿过来还没有看到过自己的样子呢,是不是和原来的自己很想呢。

景卿左顾右盼的坐在凳子上,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一些男子用到的东西,就是连一面能反射的东西都没有,更何况是镜子这种女生用的东西。

就在景卿绝望的时候,去拿吃的的小太监回来了,他手上提着一个食盒。

小心翼翼的将食盒放在桌案之上,打开,里面只有一碗挂面,加了两片肉和蔬菜。

真的是最简单的清水挂面的那种,小太监低着头,将碗筷都放到景卿的面前说,“营里有规矩,要一切从简,所以只有这……”

说着说着,小太监就不说了,看着眼前这个整在一脸认真的吃面的孩子出神。

景卿也是疑惑,怎么说着说着就不说了,她抬眸看向了小太监,只见小太监一脸愣愣的看着自己,她不自觉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此时此刻,在小太监的眼里,景卿就像是一个精致小巧可爱的洋娃娃坐在那里安静的朝他望来,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精致的孩子。

“怎么了?脸上是还没有洗干净吗?”

疑惑的声音将小太监拉回了现实,他连忙摇头,“没有没有,只是你长得真的是太漂亮了,如此年纪就已有倾城之姿,想来以后必定祸害一方呀,”

小太监的语气带着惊艳和赞叹。

景卿被他这样一说,也对自己的样子有了很重的好奇心,作为一个女孩子对自己的外貌没有一个是不在乎的。

她急匆匆的对着小太监说,“有镜子吗?”

“啊?”

“镜子!”

景卿提高了音量,小太监不假思索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块小铜镜。

铜镜清晰可见人,背面雕着出水芙蓉,下面还坠着一个墨色的小流苏,乍一看和女孩子用的那种随身携带的小化妆镜有的一拼,简直就是。

景卿意外的看了小太监一眼,原来太监也是很在意自己的外貌的呀。

感叹完,她就反过了铜镜看见了自己。

镜中的人和前世自己儿时的样子不能算毫不相关,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被稍微整理了一下的碎发垂在额前,温柔如水的眸子里是无边的平静,小巧的红唇带着一丝丝刚刚吃面时带上的水珠,显得格外的可爱。

相比于小太监的惊叹,景卿现在是一心的不可思议。

这明明就是自己小时候的样子,一丝一毫都没有改变,可是这真的是巧合吗,还是说自己是身穿了,只是身体变小了。

一切都想是迷雾一样在景卿的心头弥漫。

就在景卿还在蹙眉沉思的时候,帐篷的围布又被人从外面被掀起。

一阵风径直的朝着景卿的正脸袭来,带起几缕头发。

也是这阵风带回远去的思绪,景卿下意识的抬头看向风来的方向,原本离去的人已经回到了帐篷之中。

暨休还是一脸的微笑,不过这次的微笑敷衍的也是极其的过分,只是勾起嘴角,眉眼间是可怕的阴冷。

他来到景卿的面前,坐在了景卿身边的凳子上,一只手撑着桌子,一只手抬起了面前这个孩子的头,迫使她看向自己。

“之前我怎么没有发现你长得如此精巧,想必未来也是不小一方人物呀。”暨休微微叹气,“说到底,小家伙你可有名讳呢?”

景卿放下自己还拿着筷子吃面的右手。

“景卿”

“你名景卿、是个好名字,看来你的父母一定很爱你吧。”

暨休的话让景卿陷入回忆,是的,曾经是那么的爱我,所以才会把我一个人留在人世间,接受了那样不堪的一切。

景卿的表情是那样的怪异,可能是爱他,所以相信她会活的很好。

“可惜人事难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如人意。”

莫名其妙的话从一个只有五岁身躯的孩子口中说出,突兀。

“哎呀明明是一个孩子就不要那么的深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天山童姥呢。”说着,大手便在那杂乱的头上不停的揉搓着。

景卿也是没有拒绝,只是反嘴问暨休,“为什么你就这么放心我呢?”

“没有呀,只是觉得你和我有缘,我的师傅曾经给我算过一卦,我今生必有一人,会在不可意料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还仔细叮嘱我要仔细照料。”

说着他顿了顿,表情也逐渐的认真起来,“我问师傅,人何时从何而来,老人家只回一句,顺心而为,天有定数。”

“我认为我找到了那个人呀,你说对吧。”

景卿也是奇怪,面前之人对他的师傅是如此的信任,那也就没再多说,

可是下一瞬,面前之人就侧下身子,在景卿的耳边说了一句,“更何况你来这也是不易。”

好家伙。

景卿一面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看人,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什么意识?”

刻意压低的音量,加上面上那准备下一秒拼死一搏的神色,都让着帐篷中的氛围更显凝重。

暨休只是笑了笑,接着继续温柔的对她说,“不用慌张,我对你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师傅有嘱托要对你细心照料,我就一定要对老人家的遗愿负责。”

“接着吃面吧,不然待会都坨了。”

暨休推了推景卿面前的面碗,景卿也是很给面子,从新吃起了面。

就这样帐篷里又是一派祥和,高大的男子温柔的看着在吃面的孩子,嘴中轻语,旁边精致面庞的孩子正专心致志的吃着面,仔细的听着身旁男子的话,就像是寻常人家中的那般父慈子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