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她抓妖被禁欲魔帝表白了!(昆灵炙焰)全集免费阅读_(玄幻!她抓妖被禁欲魔帝表白了!)最新热门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玄幻!她抓妖被禁欲魔帝表白了!》是作者“一剪妖瞳”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昆灵炙焰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此时天色已然暗了下来,无法看清树丛里究竟是何物,但传来的呼哈的声音,犹如野兽喘气般紧接着,呼哈声迅速扩散至四周,原本只是在前方,一下子将几人团团围起,压迫感使他们紧靠着彼此倏地,前方有物体飞扑而来,几人闪身避开,线舞举起刀朝这东西划过去,便听见皮肉被割裂的声音,被划伤的东西哀嚎了一下,随后滚落至一旁几人定睛一看,是一只半人高的野狗“好大的野狗!陛下,到处都是野狗,这可怎么办?”香橘颤声问道……

小说:玄幻!她抓妖被禁欲魔帝表白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剪妖瞳

角色:昆灵炙焰

热门新书《玄幻!她抓妖被禁欲魔帝表白了!》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一剪妖瞳”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截取如下:刀疤男见状,命手下一起围攻,务必将人给抓捕过来,遂三十几个男人加入了打斗。昆灵几下功夫就将靠近她的男人打趴在地,看到香橘被一个男人拉扯着拖走,她立刻闪身过去替她解围。就在各人都自顾不暇的间隙,炙焰感觉后脑勺有一股强力撞击,之后便晕了过去,人被拖上了马背。刀疤男见已经得手,命人撤离…

玄幻!她抓妖被禁欲魔帝表白了!

第7章 小绵羊被掳 在线试读

炙焰按住孽牙,压低声音道:“不许插手!”

“主子……”孽牙还欲开口,却见炙焰用眼神制止。

几个壮汉已然上前,将炙焰按压住,奈何炙焰一人之力难以挣脱,眼见就被带往刀疤男处。

此时,昆灵挥动七彩灵鞭往壮汉的手上抽打,立即听到几声哇哇鬼叫。

得到松脱的炙焰,顺手给了几个壮汉一人一个拳头。

刀疤男见状,命手下一起围攻,务必将人给抓捕过来,遂三十几个男人加入了打斗。

昆灵几下功夫就将靠近她的男人打趴在地,看到香橘被一个男人拉扯着拖走,她立刻闪身过去替她解围。

就在各人都自顾不暇的间隙,炙焰感觉后脑勺有一股强力撞击,之后便晕了过去,人被拖上了马背。

刀疤男见已经得手,命人撤离。

一时间,几十个男人和一群野狗,赶着夜色往山的深处而去。

孽牙很快便发现炙焰不见了,他猜想必定是被那群人掳了去,遂趁人不注意,孽牙发动灵力往深山飞去。

待那群人撤离后,昆灵发现少了两人,但搀着香橘也不便追去,遂打算先找地方落脚。

可四处昏暗无光,伸手不见五指,昆灵下意识的拿出七彩灵鞭,却见鞭子在黑夜中愈发的闪亮,借着这彩色的光,三人往山里走去。

孽牙一路跟随着那群人来到一个洞口,洞口处有个木牌书“凤临山寨”。

眼见炙焰被人抬了进去,孽牙的脸上骤然显现出杀气,四处没看到其他入口,抬头却见山洞顶上有火光,遂闪身没入黑夜中。

山寨内,炙焰被安置在一个房间里,刀疤男则带几个手下来到大堂。

“大王,人已经抓了回来,就在房间里头。”刀疤男一脸谄媚,看向坐在大堂正中间的男人说道。

男人长得相当粗糙,和身上的锦衣华服极其不相称,傲然的脸上闪现好奇,问道:“果真如说的那般倾国倾城?”

刀疤男谄笑道:“果真这般!”

闻言,男人皮糙肉厚的脸上浮现喜色,将把玩着的两个木雕核桃放在桌上,举起酒碗对坐于一旁的年轻男子说道:“今日本王心情大好!来,堇弟陪我喝两杯。”

堇瑟举起酒杯,提醒道:“冥大哥如今是人逢喜事了,事成之后可莫忘了答应小弟的事。”

“那是当然,待我如愿了,定然有你好处。”

说罢,冥和与堇瑟两人交换了眼神,说说笑笑的干着酒。

酒过三巡,冥和遣散了各人,正打算歇息,想起刚被掳回来的美男子,便在刀疤男的搀扶下来到房间里。

当他见到床上的人后,眼睛都发直了!

五官绝美,粉肤玉啄,如此这般绝色的容貌,真的只应天上有!

虽说他只是一个魔魇,但也有千年修为,凡间有多少如玉美人他没见过?可生的这般神仙模样的,他还是头一回见着!

贪婪的眸子,往下觎观,美人儿的左臂竟裸露在外!

在他看来,这是何等的艳色!

阴郁的脸上霎时被桃色所染,他摩挲着双手,嘴角都快流出哈喇子。

要不是方才酒灌的太多,头晕目眩的,他就能抱着美人入睡了。

他晃了晃脑袋,嘴里念叨着:“不着急,我还要和美人拜堂成亲的……”

他要以最好的状态和美人相见。

接着,冥和交代刀疤男好生看守,要是让他的心肝逃了,就要刀疤男皮开肉绽,随后方歪歪斜斜的走出房间。

在暗处的孽牙目睹了一切,他早已惊愕的说不出话来了,反应过来后,他立即闪身没入黑夜中。

翌日,山寨里下人来来往往,有的出门采办婚事用品,有的布置婚礼场地,到处忙碌着。

太阳照的有些刺眼,纤长的睫毛颤动了几下,眼帘缓缓的抬起。

醒来后,炙焰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子里,门被外面锁上了。

他走到窗口往外看,远处高山耸立,白雾皑皑。

看这境况,再回忆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他确认自己被人掳了。

究竟是哪个不知死活?

炙焰双眸微微眯起,心里火气上涌,他搬起凳子就往门上砸去!

房间里的动静惊吓到外面的山贼,但下人都不敢随意窥看,遂去禀告了冥和。

听闻美人醒了,冥和心里十分欣喜,放下手中的事务,风风火火来到房间门口。

他命人将房门开锁,但房门一开,遂不及防的被里面抛出来的巨物惊吓到。

定魂一瞧,原来是美人将凳子都给摔出来了!

如此烈的性子,更让冥和心里欢喜的不要不要的!

少年身材倾长,如玉般的模样染上一层愠怒,他只是立在窗边怒目而视,都显得十分唯美。

冥和糙黑的脸立即柔和了下来,笑的嘴巴都合不住了,道:“美人儿,可醒来了,都怪下人出手重了,回头冥哥哥定治了那崽的罪,好给美人儿出口气!”

这话听的炙焰眉头打结,那结打的差一点没能夹死一只苍蝇!

难不成这该死的狗东西竟将他看作女子?

“好大的狗胆敢将我锁起来!要命的赶紧将我放了!”炙焰不耐的道。

果真是美人都不好驾驭啊,但他的性子这般火辣,还真是合了他的口味!

冥和也不恼,继续笑嘻嘻的道:“美人儿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好了,冥哥哥可是好心疼的呢。”

“滚!”炙焰一个字都不愿再听,抄起另外一张凳子就砸过去!

门外下人见状,立即将门给关起来。

冥和劝说了炙焰两句,且交代下人看守好之后便离开了。

此时,炙焰心里十分郁结,要是他有半点儿灵力,早将这狗东西给五马分尸了!

奈何如今历劫,封印了不剩一丁。

郁火过后,他想起和他同行的几人。

在危险时,那女人竟出手救他,貌似并没那么可恶。

如今只有他一人困于此,他们究竟如何了?

孽牙身为他的首席坐骑,相信不会有危险。

至于那个女人,可就不一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