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拖油瓶弟弟的孤女)燕然宗祁全集阅读_带着拖油瓶弟弟的孤女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叫做《带着拖油瓶弟弟的孤女》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十一陈”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燕然宗祁,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咣当——!一声巨响,门应声而倒李桂娟愤怒的在屋内巡视了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在燕然身上,二话不说便对着她头上一顿招呼“你个小贱蹄子,谁让你卖田地的?”燕然一时没有防备,手中的窝窝头就势滚落在地上,她心中噌得窜起一股无名怒火,目光对准旁边的水缸,舀起一瓢水便冲着李桂娟脸上浇了上去“一大清早的,你发什么疯?”李桂娟身上一阵刺骨的冰凉,她顿时被拉回了理智,随之而来的便是愈加的愤怒,咬牙切齿道:“好你个……

小说:带着拖油瓶弟弟的孤女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十一陈

角色:燕然宗祁

热门小说《带着拖油瓶弟弟的孤女》是作者“十一陈”所著。小说精彩截取:她的头上脸上尽是已经干涸的血迹,嘴唇毫无血色,看起来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里正见她这般,不由得大惊,目光更是往燕大山的方向看去:“丫头,你这伤是怎么回事?”其实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平日里燕大山夫妇对待燕然姐弟极差,更是动辄打骂,可到底也是家事,就算是有人说,也不过是点到为止,今儿大伙儿看到里正出面,也…

带着拖油瓶弟弟的孤女

第2章 回家 在线试读

燕大山原本还正琢磨着怎么教训燕然,陡然听到这声音,直接吓了一跳。

他咽了咽口水扯出一个尴尬的笑意:“里正叔,这……这是啥风还把您给吹来了呢?”

里正一脸阴沉,手边还牵着个满脸恐惧的燕青,门口更是聚集了十几个看热闹的乡亲们,燕大山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刚才燕青会突然跑掉,压根就不是害怕他,而是去找里正了!

看来,这小傻子,根本就不傻!

整个柳亭村的人都知道,两年前,里正的儿子陈升在山上被困差一点死了,是燕然和燕青两个孩子冒着风雪把他从山上拖下来的。因此,里正一家对燕然和燕青十分好,就算是燕家人,也不敢在里正面前欺负他们。

“我要是不来,你还打算怎么对他们这姐弟俩?”里正满是皱纹的脸上尽是怒意,伸出手指着燕大山,“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燕大山低着头,伸手摸了摸鼻子,外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他也怕丢脸,只得硬着头皮道:“里正叔,我今儿是被燕青给气急了才这么说的,这孩子你说他不学好,竟然去偷桂娟的银钗子,我这……”

“大伯,青儿的确是偷东西了,可要是没有燕莺莺的撺掇,他一个八岁的孩子,脑子还不好,怎么会知道大娘的银钗子在哪里?”燕然红着眼大声道。

她的头上脸上尽是已经干涸的血迹,嘴唇毫无血色,看起来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里正见她这般,不由得大惊,目光更是往燕大山的方向看去:“丫头,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其实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平日里燕大山夫妇对待燕然姐弟极差,更是动辄打骂,可到底也是家事,就算是有人说,也不过是点到为止,今儿大伙儿看到里正出面,也都纷纷开了口——

“肯定是那李桂娟打的,她天天看燕然不顺眼,这还能有好?”

“就是,咱们村子谁不知道他们两口子是什么德行,就是可怜了这燕然和燕青啊。”

“你们可别忘了,燕大山还霸占了大树兄弟留下的田地和房子,这么对待燕然他们,要是大树泉下有知,半夜都能找他们来!”

议论声此起彼伏,站在院中的燕大山只觉得芒刺在背,恨不得立刻让这些人赶紧消失。

燕然静静的看着燕大山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唇角勾起一抹无声的冷笑,旋即带上了一副可怜的模样,轻声说道:“里正爷爷,这……伤口是我不小心磕到了门弄的,跟……跟大娘没关系。”

她瑟缩着肩膀,大大的眼睛蕴藏着浓浓的惧意:“大伯和大娘对我们一直很好,我和青儿一天一顿还能吃点窝窝头呢。就连当初青儿摔下山,可不也是大娘给背回来的?还有我爹娘留下的几亩田地,眼下也都是大伯在管着,要是没有他们,只怕那些田地都要荒废了呢。”

这话说的便就引人遐想了。

三年前燕青还是个聪慧过人的孩子,却在一次和李桂娟上山之后掉下了山,等醒过来就变成了傻子,以前还没人多想,可经过燕然这么一说……

看着瘦弱单薄的燕然和燕青,一众人都噤了声。

表面上,燕然的话是在给燕大山两口子开脱,可实际分明是在说他们这几年来可怜的生活!

“很好很好,燕大山,你真是有好本事啊!”里正被气得直喘粗气,冷着脸看着燕大山,“你可真是对得起你死去的弟弟!”

“里正叔,我真的……”

“够了,你还嫌你欺负他们欺负的不够是不是?”里正狠狠的给了他一记眼刀,转头看向了燕然:“丫头,你们受苦了。”

燕然这具身体如今才刚刚十五岁,身边还有个痴傻弟弟,又不是燕家亲生的,想都能想到这几年他们过的有多么辛苦。

感受到了乡亲们的愤怒,燕然眸光微闪,满是血污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虚弱的笑:“里正爷爷,我们真的没事的,我们对大伯大娘的收留,也是真心感激。只是里正爷爷,这几日我一直在想一件事,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有什么话直说就是,有爷爷在,谁也不敢欺负你!”里正坚定的说道。

得到了里正的支持,燕然也不再隐瞒,当即便道:“爷爷,说起来我和青儿在大伯家也住了几年,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现在我也大了,也能照顾好青儿了,所以我想带着青儿回到我爹娘留下的老房子去。”

“你说的倒是……”

“不行!我不同意让他们离开!”

里正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从屋里冲出来的李桂娟给打断了。众人的目光也齐齐的落在了她身上,各个神情怪异。

李桂娟似是感觉到了这话的不对,忙又解释了一句:“燕然,大娘不想让你们搬走,是担心你们没法照顾自己,青儿这情况你也知道,他脑子本就不好,得多几个人看着才行,难道你都不为青儿打算的吗?”

燕然平静的看着李桂娟,不用想都知道她的用意,这哪里是为他们着想,分明是怕他们走了,顺道也把她爹娘的遗产给带走罢了!

“大娘,我谢谢您的好意,只是我和青儿现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所以我们不想再麻烦大娘了。”燕然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带出一条红色的瘢痕出来。

里正微微眯眸,目光在李桂娟和燕然身上来回徘徊。

他又何尝不知道,李桂娟这根本就是要霸占燕大树夫妻两个的遗物,不然又怎么会把老房子里堆满他们家的东西?

“桂娟哪,依我看燕然说的没错,他们也大了,况且大树留下的东西不少,也够他们姐弟生活,今儿就由我做主,让他们搬出去吧,你要是当真不放心青儿,每日多去看看就是了。”里正淡淡开口,却是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李桂娟动了动嘴:“里正叔,这……”

“大伯大娘,燕然在这感谢您二位这几年的照顾,燕然不会忘怀的。既然我和青儿要搬走了,肯定也是要生活的,所以,还请大娘把我爹娘留下的田地也一并交给我们打理吧。”

燕然朝着燕大山夫妇鞠了一躬,说出的话却是让两人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