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婼兮莫愿)星愿婼兮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星愿婼兮)全集在线阅读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星愿婼兮》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莫愿”大大创作,文婼兮莫愿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随即枝枝一双犹如葡萄一般的大眼睛滴溜一转瞬间续起了泪水,声音带着哭腔道:“枝枝不要理皇叔父了,枝枝要回宁王府,呜呜呜”文帝无可奈何了,虽然知道小枝枝这副模样是装出来的,可他还是忍不住的心疼,毕竟谁会拒绝一个白白糯糯的小软团子呢文帝刚把枝枝抱起来准备说些什么时,越妃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陛下!你又惹枝枝哭了,你都这么大的人了,一天天欺负个小孩作甚,怎么有能耐来跟妾比划比划啊!”越妃怒气冲冲的走过……

小说:星愿婼兮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莫愿

角色:文婼兮莫愿

小说《星愿婼兮》是由“莫愿”所著。内容概括:”然而文帝却没有搭理宣皇后,而是一把抱住越妃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沉声哽咽道:“阿姮,我该怎么办,枝枝她还那么小,我不能让她出事啊,她是长暒与阿礿留下的唯一血脉,万一出了什么事,我该如何向他们交代。”越妃抬手抱住文帝的腰后,抬起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柔声安慰道:“陛下莫怕,枝枝不会有事的,长暒与阿礿会在…

星愿婼兮

第3章 奶团子? 在线试读

几天后,永乐宫

“医官,快!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朕养你们有什么用,连一个婴孩都治不好,滚,都给朕滚,换一批人来,若是治不好乐安郡主,朕杀了你们。”

文帝一脚踹开一个医官后大声斥骂道。

一旁的越妃急忙上前劝慰道:“陛下别急,枝枝不会有事的。”

宣皇后也走到身边开口说道:“是啊陛下,阿姮妹妹说的对,枝枝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她一定可以度过这个难关的。”

然而文帝却没有搭理宣皇后,而是一把抱住越妃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沉声哽咽道:“阿姮,我该怎么办,枝枝她还那么小,我不能让她出事啊,她是长暒与阿礿留下的唯一血脉,万一出了什么事,我该如何向他们交代。”

越妃抬手抱住文帝的腰后,抬起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柔声安慰道:“陛下莫怕,枝枝不会有事的,长暒与阿礿会在天上保佑我们枝枝平安的,他们不会让枝枝下去陪他们的。”

话音刚落,医官欣喜的声音传了过来,“陛下,娘娘,郡主缓过来了,郡主的脉象缓过来了。”

文帝几人听此连忙走了过来,期间文帝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一把拉起地上的医官喊道:“真的?你说真的?枝枝没事了?”

医官被文帝拉住衣领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话语断断续续说道:“陛下,咳郡,郡主……”

还是越妃见医官脸色发白忙将他从文帝手中解救出来“陛下,你差点将医官勒死了。”随后看着疯狂呼吸的医官道:“这位医官,郡主如何?你若是治得好郡主,陛下定会好好赏赐与你。”

医官换了一大口气道:“陛下,娘娘,小郡主之前只是因为伤心过度,哭的一口气憋在了肺腑之中,刚刚臣用银针疏通了小郡主体内的郁结之气,现在已经并无大碍了,只是小郡主毕竟尚且年幼不能吃药调理,所以之后要进行很长一段时间的食补,才能让小郡主的身体彻底将养回来。”

文帝直直听到枝枝无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大笑道:“好好好!你叫什么名字。”

“医官孙敞,叩见陛下。”

“好,孙敞,朕封你为太医院之首,以后你负责为小郡主调养身体,曹成!”

文帝倏然转头喊到一旁站着的内侍。

曹长侍连忙应道:“奴婢在。”

“将太医院里的那群庸医打发出宫重新安排人手,好好赏赐孙医官。”

“是,陛下。”

文帝吩咐完之后便坐在床边看着正在熟睡的枝枝满眼慈爱。

“朕的小枝枝,皇叔父给你乐安的封号,希望你能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长大,叔父会护你一生平安喜乐。”

身后越妃与宣皇后看着这慈爱的一幕相视一眼后,便招呼下人全部退下,将这方空间留给叔侄二人。

很快一年过去了,四方战事皆已平息,最值得一提的是小枝枝在文帝,皇后与越妃三人精心照看下身体越发的好了,还有一件大事,是城阳侯的前夫人带着儿子回来了,据说是崔候征战回来时路过一处乡间无意看到了她们还活着,欣喜万分将人带了回来,谁知城阳侯以为霍君华早已在孤城死去,便续弦了。

霍君华一回来便大闹的城阳侯府鸡飞狗跳,最后二人绝婚,霍君华貌似疯了一般居住在杏花别院,文帝感念霍家恩情将霍君华之子接入宫中由皇后照料。

但不知为何,这凌不疑可能因与其母流落在外长达一年,变得不爱说话性格孤僻,却唯独只有在看到乐安郡主的时候面上才会有了神色。

时间一晃小枝枝三岁啦!在她生辰的当天文帝为了选什么作为生辰礼送给小枝枝而召集了一众大臣们商议,结果这些大臣们提出的不是送宝珠,就是送首饰,一个三岁的小孩能带什么首饰,最后还是大老远赶回来的何勇何将军献上了他偶然救得的一只刚出生的小白虎,才令文帝龙心大悦。

当文帝将小白虎带给小枝枝时,小枝枝果然很是开心,抱着小老虎爱不释手,又听说是何将军送的,更是觉得何将军威武霸气,吵着闹着要同他学习武艺。

文帝越妃怎么劝都打消不了她那颗勇往直前的心。

“枝枝啊,咱们身为小女娘应该学一些女红,琴棋书画,何必去学那些打打杀杀的功夫呢?”

“哼!念书有宣娘娘教,女红有越娘娘教,古琴有子晟阿兄教枝枝,皇叔父你呢?你什么都没有教枝枝。”小枝枝抱着双手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小步伐迈的那叫一个快,脚边还跟着一只幼小可爱的小白虎一步一摔的踉跄着。

“谁说皇叔父没有教枝枝呀!这不是皇叔父要教的这些需要枝枝大一点才可以学嘛,再说了答应枝枝的事情,皇叔父有那件没有做到。”文帝跟在小祖宗的屁股后面一个劲的说着好话哄着。

那料小枝枝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突然停下脚步,吓得文帝一个踉跄,枝枝转过身来抬起小脑壳看着文帝伸出小嫩爪开始掰手指,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昨日,皇叔父与子晟阿兄,三皇兄出宫去玩,不仅没有带枝枝一起就罢了,说好的回来的时候要给枝枝带好吃的糖葫芦,结果枝枝一觉睡到天亮都没有看到好吃的糖葫芦。”

然后晃了晃小脑壳后又接着说道:“前日,枝枝抱着小脑虎去找皇叔父一起去越娘娘宫中和越娘娘一起放风筝,皇叔父又以政务繁忙打发枝枝。”

“还有前前日,皇叔父答应枝枝要……”

枝枝的话还未说完,文帝便一脸头痛的打断小枝枝的话语“枝枝啊,咱可不兴翻旧账的啊!在说了皇叔父没有诓骗你啊,昨日子晟不是给你带了糖葫芦嘛!难道子晟偷偷吃掉了没有给你?”

小枝枝瞥了文帝一眼道:“子晟阿兄才不会向皇叔父一般骗小孩,再说了糖葫芦是子晟阿兄带给枝枝的,又不是皇叔父带的,还是皇叔父骗了枝枝,如果这次皇叔父不答应枝枝去和何将军学习武艺,那么枝枝就一年不要理皇叔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