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夜白白悠然(娇软美人一撒娇:黑化师祖断了腰)全集在线阅读_《娇软美人一撒娇:黑化师祖断了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高口碑小说《娇软美人一撒娇:黑化师祖断了腰》是作者“一粒砂白”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孤夜白白悠然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几团血雾你争我抢的朝着白悠然一拥而上,隔近了,白悠然才看清他们血雾下张牙舞爪的恶心嘴脸生活在和平时代的白悠然,什么时候见过这种玩意,也是被吓得不轻,连连往后退,原主居然被这些东西上了,这得留下多大的阴影啊!怎么的,也要是个帅哥才对,他的手不经意撞上身后的大门,哐当一声,那看起来十分沉重的大门,居然开了一条缝,里面有巨大的风涌了出来一群血雾瞬间连连倒退“糟了,这万年没开过的大门怎么会开了!”“……

小说:娇软美人一撒娇:黑化师祖断了腰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粒砂白

角色:孤夜白白悠然

小说《娇软美人一撒娇:黑化师祖断了腰》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古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粒砂白”。文章精彩截取如下:再则,原主来了这蓬莱剑宗已经好几年的时间,一直都没能见到男主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他在外山。而我们大名鼎鼎的男主,可是剑宗掌门人的大弟子,天赋极佳,千年难得一遇,也是蓬莱剑宗的未来之光。总之,集万千优秀于一身的男主,自然也不是一般人能遇见的。只有进入内门,才有机会碰见…

娇软美人一撒娇:黑化师祖断了腰

第四章 升级 在线试读

也就是说,自己想要离开这个镇妖塔,起码也得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

惊讶过后,他又觉得没什么不好的,毕竟吸收灵气的时候,感觉也就那么一会儿而已。

一个月又如何,一年都无所谓,这样的速度,他还想着把修为练高一些,以免之后出去被欺负。

要知道,到达金丹期的弟子,就能从外山进入内山中居住,甚至还能分配单人间等等。

果然不管在什么年代,学习成绩优异的人,待遇都是好的。

再则,原主来了这蓬莱剑宗已经好几年的时间,一直都没能见到男主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他在外山。

而我们大名鼎鼎的男主,可是剑宗掌门人的大弟子,天赋极佳,千年难得一遇,也是蓬莱剑宗的未来之光。

总之,集万千优秀于一身的男主,自然也不是一般人能遇见的。

只有进入内门,才有机会碰见。

这样,他才能实现原主的遗愿,让他安心的离开。

反正只要看到人就是了,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任务。

白悠然双手靠在脑后,翘着二郎腿,问:“统哥,那如果他的愿望达成了,我会怎么样?”

系统:“你不会怎么样,他离开之后,这具身体就完全是你的了。”

白悠然眼睛一亮:“行,这个任务我就给他接了!”

恋爱脑就恋爱脑吧,看一眼换一个仙侠世界的身体给他云游四海,怎么看都是自己赚到了。

系统:“不过我提醒一下宿主,你必须在一个月之前,离开这个镇妖塔,参加剑宗一年一度的新人比武大赛。”

白悠然愣了一下:“为什么?”

他还想着等多吸一点道友的灵气再出去呢。

系统:“因为剑宗有规矩,只有比赛中获胜的人,才有机会进入内门,如果你不能参加这个比赛的话,想进入内门,便只能等下一年了,而且这场比赛中,男主也会出现,比赛过后,男主会出发去历练,届时你想见到他就难了。”

白悠然猛地一下坐了起来:“那你怎么不早说!”

系统:“你也没问。”

白悠然:“…..”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吸灵气,他就显得自然多了,这一次他贪多,吸了快一个小时才停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亲的过久,道友的嘴巴都给他亲肿了。

白悠然很是尴尬的抱拳道歉:“道友,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给你疗伤。”

他说着,从手上的戒指中取出膏药。

因为原主总是被人欺负的原因,他的储物戒指中放了不少的膏药。

储物空间很小,就几平方的样子,本来之前他还想看看有什么好东西的,结果发现这家伙真的是穷的家徒四壁,除了几瓶膏药,就是一套换洗的青衫,连点吃的都没。

本来白悠然还没感觉到饿的。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系统说已经过了十天的原因,他就有种嘴巴很痒很想吃点东西的冲动。

只是可惜,来翻了翻,什么都没有。

这会儿翻出药膏,细心的给男尸嘴上敷上一层,希望消消肿,不然以后要是有人看见这人死了还被人猥亵成这样,怕是要骂他这个死变态。

也不知道是不是亲的太久了,本来苍白的人唇上却有了些许殷红,给这张脸增添了几分气色。

白悠然看着看着还有些痴了。

果然过度帅气,只会吸引同性。

他一个大直男,都快要被扳弯了。

可惜道友已经死了,不然以后必定和他结交兄弟,每天能看见这样的脸,光是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呀。

花痴了半天,白悠然擦了擦口水,才想着赶紧吸收灵气。

他坐在旁边,闭眼开始吸收。

可这一次的灵气吸入的过多,在他身体横冲直撞,竟是比上一次更加难以控制。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白悠然的脸色由白转青,忽地,他“噗——”地一口鲜血洒出,惊醒过来。

“道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喷你身上的,小弟我这就给你擦干净。”

白悠然看着人家满身的血,十分愧疚。

这真是晦气啊!这道友碰上他也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这都死了,被轻薄就算了,还喷了人家一身血。

他急忙从戒指中拿出衣服,却发现越擦越脏,场面看起来更触目惊心了!

本来就是个死人,现在浑身都是血迹,活像是他对人家干了什么。

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男人胸口亮起一阵红光,一朵妖异的曼珠沙华从他胸口涌现而出,周围的血液顺着花心涌入。

竟是被它吸收了。

“诈尸了诈尸了,统哥救命!”

白悠然大呼小叫的跳下了冰床。

系统忽然也沉默了:“宿主,我要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你信吗?”

白悠然:“…..要你有何用?”

他远远的看着男人身上的光由深到浅,很快,那朵曼珠沙华的光芒暗淡了下去。

周围又恢复了正常。

看见人没醒过来,白悠然重重的松了口气。

吓死他了,还以为要跟电视里面一样,尸体碰到了血,所以就变成僵尸诈尸了。

他试探性的靠近男尸,发现他周身的血迹已经彻底消失了,恢复了往常干净的模样,一股淡淡的幽冷清香涌入鼻腔,莫名的就有感觉很干净的味道。

只是跟之前不同的是,他胸口盛开的那朵鲜红曼珠沙华还在,像是纹身一样,就落在男人白皙的胸肌中间,十分妖艳刺目。

难道自己是不小心启动了什么开关?

虽然男尸已经死了,但是他身上还有浓郁的灵气久久不散,取之不尽,说不定正是因此,才会出现这样的异象。

这样想,白悠然也不担心了。

只是他这会儿想出去的心情又急切了几分。

毕竟谁也不想每天呆在这里面,生怕这尸体什么时候诈尸不是?

本来死了就应该入土为安的,可这男人却只能在这里,任由他利用轻薄,白悠然这心里也是十分愧疚。

等他出去了,一定要找个风水宝地,将男人厚葬,以示感激!

虽然说两人素不相识,但是对方帮了他,白悠然觉得,不能当兄弟,那就当师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