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宠医妃:她带着军火库颠覆皇朝)沈沫熙燕君玥完整版在线阅读_权宠医妃:她带着军火库颠覆皇朝全本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类型《权宠医妃:她带着军火库颠覆皇朝》,现已上架,主角是沈沫熙燕君玥,作者“季昔言”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卫一笑了笑:“其实王爷也是为了王府的面子,所以才准备那么多聘礼的,到时候王妃嫁过来的时候要原封不动的带回来”沈沫熙了然,如果燕君玥突然转性的话,她还会觉得不习惯呢不过这么多聘礼,有一部分是在为自己撑腰,也证明了燕君玥对这个婚事的重视,虽然和他只是契约婚约,但是一看到这,心里还是有点小感动燕君玥扫视看了一眼沈沫熙,发现她并没有为此而感动,心里不知为何居然有点小失落当初准备聘礼的时候,原本想着……

小说:权宠医妃:她带着军火库颠覆皇朝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季昔言

角色:沈沫熙燕君玥

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季昔言”写的《权宠医妃:她带着军火库颠覆皇朝》。主要讲述的是:如今周夫人亲自过来了,还是下聘礼,沈相不由的多看了沈沫熙几眼,心下起了几番思量。沈青山走前两步来到周夫人的面前,拱手施了一礼:“不知夫人亲自到府,有失远迎,还望夫人莫怪。”周夫人淡淡的说:“无需多礼,今日我是代王爷来给沈家嫡女沈大小姐下聘的。”其他人也赶紧给周夫人行礼…

权宠医妃:她带着军火库颠覆皇朝

第10章 下聘 在线试读

大家出来前院之后看到,新上任的管家正点头哈腰地跟一位老妇人说话。

那老妇人一身褐色的诰命官装,身形高挑,气质不凡,单是人往那一站,就不是一个相府的管家陪的起的。

管家一直在和那老妇人说话,但是老妇人却一直目视前方,下颚微扬,好似在寻找什么人一样,理都不带理管家一下。

沈相一看这架势,哪能不知道这位老妇人的身份,当初先皇在世的时候,燕君玥独立出府,便是派了这位周嬷嬷在照顾,也是先皇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

如今周夫人亲自过来了,还是下聘礼,沈相不由的多看了沈沫熙几眼,心下起了几番思量。

沈青山走前两步来到周夫人的面前,拱手施了一礼:“不知夫人亲自到府,有失远迎,还望夫人莫怪。”

周夫人淡淡的说:“无需多礼,今日我是代王爷来给沈家嫡女沈大小姐下聘的。”

其他人也赶紧给周夫人行礼。

周夫人道:“起吧,不必多礼。”

在人群中看到沈沫熙,周夫人收起了一脸庄严,换上了一副慈眉善目,“想必你就是沈家大小姐沈沫熙了吧。”

沈沫熙抬起头,对上的就是一张充满善意的脸。

沈沫熙看着眼前的夫人点了点:“嗯,是我。”

周夫人看到自己找到对的人,激动的拉住了她的手:“好….好。”

沈沫熙的目光一直没离开周夫人的双眼,用自己在现代学的心理学探究周夫人说的话到底有几分真诚。

透过那双清澈的眼神发现,发现她的喜悦一切都是由心而发的。

沈沫熙听到这句话,略微有些尴尬,回道:“夫人说笑了,京城想嫁给王爷的贵女数不胜数。”

周夫人无意和未来王妃讨论这个话题,毕竟今日到相府是有正事要办的。

就见她轻拍了沈沫熙的手背,和蔼的和她说:“今日王爷先下江南,等江南的事情解决之后,王爷说会安排你进军营的事。”

放开了她的手转而看向沈青山:“沈相,摄政王与沈家的婚约,王爷他已经决定迎娶沈家大小姐,今日受王爷之托,将大聘之礼送来了。”

周夫人说着,从一旁跟来的丫鬟手里拿过礼单,亲自递给沈青山。“沈相过过目,看是否符合燕平男方大聘的规矩。”

沈青山接了过来,长长的一条单子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每一样东西都看的他眼花缭乱。

展开来仔细过目,站在一旁的沈家人,因为身份低微,哪怕好奇也不敢上前去看。

看了不到一会,沈青山的脸上露出一抹轻微的笑容。

沈青山整个人飘飘然的把礼单还了回去。

周夫人把礼单给唱礼单的太监。

唱礼单的太监开口道:“请摄政王赠与沈大小姐聘礼入府。”

这一声话落,门口开始有人抬着用大红绸子盖起的木箱就往府里面搬。

“赤金松鹤长簪一对,硕大五凤金钱玉步摇一支,飞燕钟珠耳坠一对,海水玉赤头面一套,紫金凤冠头面一套,云鬓花颜金步摇,梅花金簪,素纱四匹,散花锦八匹,云绫锦八匹,水月霓裳裙一件,蔷薇伊人一件,白羽落苏一件,素雨微微一件,黄金一百零一箱,白银一万零一箱…….”

所有人听到两眼都发光,所有都是女子喜爱的首饰,还有那些金银,哪怕相府所有人一辈子不用努力,这些金钱都可以保他们生活无忧。

那些布匹,即使是宫里的娘娘们见了恐怕都是个个眼红,可摄政王府就是把这些奇珍异宝不要钱的一箱一箱的往府里抬。

不仅如此,水月霓裳裙和蔷薇伊人那是有钱都买不到的衣裳,听说是霓裳阁掌柜亲自设计的衣裳,件件都是孤品,听闻制作一件需要一百个绣娘连续秀上八十八天才可以完工。

所有物件送完,太监又用更大的嗓音喊了句:“摄政王送沈大小姐京城铺子八间,京郊庄子八座,城内玄武大街宅子一座。”

随着太监唱礼结束,所有人听着心肝都颤了,这摄政王到底是多有钱,这聘礼下的恐怕把整个王府都搬空了吧。

所有物件都抬了进去。

周夫人走到沈沫熙面前,把礼单交给了她一份,顺带把铺子,庄子,房子的地契全部交到沈沫熙的手上:“王爷说了,聘礼全部交由大小姐保管,去往也全部由大小姐决定,不知这些聘礼大小姐可还满意。”

唱礼的声音早已传到云青莲的耳边,听到所有聘礼交给沈沫熙一人决定,当即气的大叫:“哪有聘礼交给一个未出阁的女儿保管的。”

周夫人脸色一沉:“摄政王的决定还容不得你一个妾来指指点点!”

云青莲眼睛冒火,“我是相府的当家主母,不是你口中的妾。”

周夫人冷笑道:“是吗?当初沈相八抬大轿抬的是凤倾倾凤夫人,十里红妆迎娶的也是她,你一个后门抬进来的妾也有资格自持是当家主母?”

沈沫熙接过周夫人手上的东西,“沫熙多谢王爷的厚爱,多谢夫人的操心,这些聘礼甚合心意。”她淡淡而语,面上挂笑,却丝毫不见因财而喜之色。

周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对沈沫熙的态度十分满意。

沈沫熙看着这些聘礼心里有一番思量,为何他会对此如此重视,如果是为了面子而送,那只需要给一些昂贵的服饰就好了。

但既然那个臭男人给了自己,自己只好接下了,但这些东西留在相府,肯定很快就会被这些吸血鬼给吞掉的。

看向周夫人,想了想,低声轻语道:“不知可否麻烦周夫人把这些东西搬到王爷赐给的玄武大街的那套宅子里面去。”

周夫人果然是宫里的人,她的一句话就让她明白这相府里一些关系,亲切的拍了拍她的手,“可以的,那套宅子就在相府对面,宅子在昨天就已经命人打扫好了。”

如果东西还在王府,那么怎么使用都是自己决定,但是如果搬出去了,以沈沫熙以往在相府过的那些日子,那么这些东西自己永远都无法决定了。

沈相面色有点不善,但碍于周夫人的身份,只得好声好气的对周夫人说:“自古以来男方给女方下聘礼都是娘家人给代收的,哪有女儿家单独立府收下聘礼的,这不合我们燕平的规矩。”

“单独立府?”周夫人冷笑道:“宠妾灭妻,这样的规矩老奴可没有听过,况且王爷给未来王妃的是私人居住的宅子,何来立府一说?”

沈青山被周夫人的这一袭话给堵的有口也说不出,周夫人吩咐身后的人把所有聘礼把往对面的府邸搬去。

云氏看到还想说什么,但看到相爷也被堵着说不出话,只好选择闭嘴。

等聘礼全部搬到对面府邸的时候,周夫人从怀里拿出一份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