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的后宫井井有条(姜踏云JRT老倩)全章节在线阅读_(姜踏云JRT老倩)全本在线阅读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寡人的后宫井井有条》,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姜踏云JRT老倩,由作者“JRT老倩”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姜踏云陪着文妃休养了一个月后,决定办一个宴席来庆祝孩子的满月,同时也好好犒劳一下陈文止地点设在了御花园中的湖边她要大大地庆祝这一次,除了冷宫里那位妃子,皇后,贵妃,三位妃子并一位贵人都来了登基七年了,后宫就那么几位,还是稍显冷清啊姜踏云暗暗地想皇后和贵妃一左一右地坐在她身边而莫俞城一来,姜踏云的目光就黏在他身上了“阿城,你真好看”姜踏云握住他的手,满眼深情,“寡人怎么看都看不够……

小说:寡人的后宫井井有条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JRT老倩

角色:姜踏云JRT老倩

小说《寡人的后宫井井有条》是由“JRT老倩”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这次的药渣处理得比较早。”芜画说,“七天前春嬷嬷去讨药,趁大家没注意,就把药渣都取走处理了,说是老来拿药觉得心中有愧,做点事情来报答。”春嬷嬷是先帝的旧仆人,她老了,身体有病,姜踏云便特许她来太医院免费拿药,这报答又为哪番?真是十分可疑。“把她召来,寡人要问话…

寡人的后宫井井有条

第3章 噢,是寡人的 在线试读

“他爹也是望子成凤啊。”听了芜画对陈文止父子俩谈话的复述,姜踏云不由得感慨。

芜画点头赞同,并说:“属下已经去太医院调查过,但是药渣已经被处理过,找不到了。”

姜踏云微微皱眉:“药渣确实是一个月处理一次。”

“这次的药渣处理得比较早。”芜画说,“七天前春嬷嬷去讨药,趁大家没注意,就把药渣都取走处理了,说是老来拿药觉得心中有愧,做点事情来报答。”

春嬷嬷是先帝的旧仆人,她老了,身体有病,姜踏云便特许她来太医院免费拿药,这报答又为哪番?真是十分可疑。

“把她召来,寡人要问话。”姜踏云道。

不久后,春嬷嬷被带到了,她佝偻着身子,已经十分苍老。

“陛下,好久没见到陛下了。”春嬷嬷很欢喜,张着漏牙的嘴,“陛下召见老奴,有什么事吗?”

小时候常常见到春嬷嬷,那时她头发尚且乌黑,尤其有一张巧嘴,笑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这几年可能也偶然见过几次,但记忆已经不深刻。

唯一记得的,还是那张红润润的巧嘴,没想到现在已经如此干瘪。

姜踏云尽量让声音显得温柔:“您七日前,是不是去了太医院?”

春嬷嬷连声答应:“是的,说来惭愧,老奴最近吃不下饭,就去讨了点开胃的药。”

“您是不是还带走了药渣?”

“回陛下,老奴是看太医院不要了,索性带回去泡茶喝,有强身健体的功效。”

“泡茶?”姜踏云愕然,“那是药渣啊。”

“欸,陛下有所不知,是药三分毒,煮药时水带走了药的十分毒性,剩下的营养都在药渣里头。”

姜踏云哭笑不得:“那您胃口可好些了么?”

“好多了,一顿能吃三大碗!”

看到姜踏云无奈地笑了笑,春嬷嬷却突然精神抖擞:“陛下,您终于笑了,老奴好久不曾看到陛下笑了。”

“啊?”

春嬷嬷浑浊的眼角浸出一点泪水:“自从皇后薨逝,您就再也没展过笑颜,您不开心,老奴心里也不好受……”

姜踏云扶额的动作一僵:“?皇后什么时候……”

“只是老奴还请陛下为小公主着想,她才不到一岁,老奴恳请您多照看照看她,昨晚打雷,她又哭得厉害,一心要寻找母后……”

在春嬷嬷的絮絮叨叨中,姜踏云沉默了。

她老糊涂了,竟把自己当成了先帝。

在姜踏云刚出生后不久,父亲就去世了,当时母后沉浸在悲伤之中,便忽略了年幼的她,一直到她长到六七岁,母后才缓过劲来,才让她感受到何为母亲。

姜踏云叹了口气:“芜画,带她回去吧,不是她做的。”

然而在芜画领着春嬷嬷走到门口时,姜踏云忽然想到,为何以往春嬷嬷不用药渣泡茶,偏偏是这一次?

她再次叫住春嬷嬷,问道:“嬷嬷,是谁告诉你药渣可以泡茶喝的?”

春嬷嬷回过身子,愣了一下:“老奴……”

姜踏云走下龙椅,明黄色的裙摆波纹般散开。她的眼神慢慢变冷,流露出与生俱来的帝王威严。

“春嬷嬷,承认吧。”姜踏云道,“现在说出来,可以从轻发落。”

春嬷嬷脸色变了变,然后扑通地跪在了地上,泣道:“老奴也是为了陛下好!陛下已经即位七年了,膝下却还只有一个皇子,老奴也是为陛下着急啊!老奴答应过先帝,要照看好陛下的……”

“所以你便越俎代庖,替换了那碗避子汤的药方。”姜踏云微怒,“生育一事事关重大,寡人自有自己的考量,你可知差点让文妃蒙冤,寡人看你是真的老糊涂了!”

春嬷嬷跪伏在地上,泣不成声。

“你也老了,寡人不罚你,赏你一些银子,即日起就出宫去吧。”

事情既已真相大白,姜踏云特意去了裕丰殿一趟,对文妃表示了歉意与关怀,并赏赐了他数匹锦缎和好几个匣子的玉器珍玩。

“这是后宫乃至全国的大事。”姜踏云抓着他的手,温声道,“好好养胎,平日里可以多出去走走,也可向贵妃学习一下育子心得。”

陈文止僵硬地挤出一个笑容。他觉得自己应该高兴,可是…….这也太突然了。

……他完全没准备好啊!

女帝前脚刚走,后脚皇后便来了。

皇后背后的徐家,是两朝元老,他的母亲徐相是先帝的好姐妹,而他从小同女帝一块长大,是青梅竹马,女帝登基后便顺理成章的被封为了后。要说宠,他可能不如贵妃受宠,但却是唯一一个能和陛下互怼的人。

徐忆卿带来了一对上好的玉如意,自己则同陈文止隔着张桌子坐着,手里的折扇缓慢地一摇一摇,扇面极薄,纯黑上滚着奢靡的金纹,整个人都散发着浑然天成的矜贵气质。

“文妃啊,既然怀了孕,就要好生养护。”徐忆卿一边思考一边说,“那什么……吃穿用度上有什么缺的就告诉我。”

“多谢皇后。”陈文止道。他听说皇后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徐忆卿笑着瞥了他一眼,不容置疑地说:“如此生分做什么,以后你我就以兄弟相称。你如今有了孕,便是后宫中最重要的人了,要有底气。”他扬起折扇,在陈文止肩上轻轻一敲,凤眸微弯,“文弟,你说是不是?”

陈文止敷衍地一笑:“不敢不敢,小弟只求十月之后还能活生生地坐在这。”

“看你说的。”徐忆卿道,“生孩子也不算什么,不信你问莫俞城。”

“说起贵妃……”陈文止转移了话题,“小弟尚未见过他,不知道他脾性如何,我能贸然去拜访吗?”

徐忆卿笑了:“你想向他取取经?可以可以,他绝对欢迎。不过他这几日病了,你还是再等等吧。”

等徐忆卿喝完一壶龙井茶走后,明妃满脸带着羡慕地带来了一个硕大的夜明珠,并带走了女帝赏赐给他的一根绿松石镶金簪子。此外,深居简出的德妃也差人送了一只玉笛,说让他在养胎之余学些曲子陶冶情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