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如卿夜离尘)重生嫡女之非卿莫属完整版在线阅读_(重生嫡女之非卿莫属)全文阅读

主角慕如卿夜离尘出自古代言情小说《重生嫡女之非卿莫属》,作者“瑜头”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打慕如卿小时候开始,宁远侯就不曾对她有过好脸色,对她在府里的处境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没有闹得太过分,他都不会过多干涉但现经慕玉婷今日这么一闹,宁远侯若再视而不见就显得太过于无情了,毕竟她的外祖是威远将军,若此事传到将军府,以将军府那些人的行事风格,估计他得又有阵好忙活的柳湘湘深知宁远侯心中所思,也为了彰显她这个继母的大度,所以她在处理此事时也是做足了面子功夫,送去慕如卿院子的物件无一不精……

小说:重生嫡女之非卿莫属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瑜头

角色:慕如卿夜离尘

《重生嫡女之非卿莫属》小说是作者“瑜头”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一睁开眼便对视上一双圆咕噜的眸子。思绪还没来得及拉回,身体本能地做出反应,直接往后翻滚了几圈,瞬间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慕如卿警惕地望着眼前这只浑身光秃秃的小生物,这······这是只小鸡崽?!怎么会有只鸡在这里,还长得······额······这么磕碜?小鸡崽—赤羽不满地用那两只绿豆大的眼睛瞪着她,…

重生嫡女之非卿莫属

第2章 你是谁? 在线试读

慕如卿不顾身上传来的疼痛,一路磕磕碰碰地朝林中跑去。

脑袋里像是要炸开一般,意识逐渐迷离,两眼一黑竟生生疼晕了过去。

慕如卿此时正在天人交战,她梦见自己被锁在柱子上,慕玉婷拿着鞭子朝她的后背用力地挥舞着,而慕雪柔却在一旁假惺惺地劝说着,梦见在寒冬腊月被推下水差点命丧黄泉,还梦见······梦境一个个不停地切换,她逐渐陷入梦境,苦苦挣扎无法脱困。

可突然觉得身上像是有一股暖流流过,只觉身体突然的放松与舒适,整个人像漂浮在云端一般,这才逐渐舒展开紧蹙的眉心,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便对视上一双圆咕噜的眸子。

思绪还没来得及拉回,身体本能地做出反应,直接往后翻滚了几圈,瞬间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

慕如卿警惕地望着眼前这只浑身光秃秃的小生物,这······这是只小鸡崽?!怎么会有只鸡在这里,还长得······额······这么磕碜?

小鸡崽—赤羽不满地用那两只绿豆大的眼睛瞪着她,本大爷可是上古神兽朱雀,你那是什么眼神?要不是本大爷大发慈悲救你一条小命,你早就去地府那报道了!

慕如卿不知道眼前这只正用两只翅膀叉着腰小尖嘴朝着她吱吱吱地叫个不停的小鸡崽想说什么,只觉得这小家伙给她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忍不住地伸手摸了摸它光秃秃的脑袋,额……这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啊啊啊啊······莫挨老子高贵的头颅,死女人!等本大爷的恢复神力定要将你丢到万兽窟,让那群禽兽撕碎了你!

慕如卿见这小鸡崽似开了灵智,心底更加好奇,于是蹲下身去对着它那双绿豆眼问道:“我问你,你到底是何方妖孽?为何出现在此处?又为何帮我?”

赤羽听到对方这话顿时又炸了,谁是妖孽?!谁是妖孽?!老子是朱雀!朱雀!老子就是闲着蛋疼才救的你,早知道你这个女人这么无礼,就应该让你自生自灭!真是气炸老子了!

慕如卿见眼前的小鸡崽一副炸毛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可正当想继续逗逗它时,突然鼻子涌出了一股热流,身体也莫名燥热起来。

该死的,应该是之前被灌下的药性开始发作了,而且这具身体居然还是炎阳之体,现在身中媚药,简直是火上浇油!

赤羽见慕如卿脸色潮红,眼神有些呆滞便觉得不太对劲,这女人真是麻烦,它不耐烦地甩了个白眼给慕如卿。

它用小尖嘴拉扯着她衣服的下摆,示意跟它走。

慕如卿一阵疑惑:“你是要我跟着你走吗?”

小鸡崽像啄米般点了点小脑袋又继续扯着她的衣服。

慕如卿跟着小鸡崽赤羽一同摇摇晃晃地走到一湖泊处,湖泊上方水汽弥漫,云蒸雾绕。

此时的慕如卿正烦躁地扯着领口上的衣服,只是脚上一个打滑,整个人便直接没入湖内。

待小鸡崽再次回过头的时候发现没慕如卿已不见了身影,它眨巴了下绿豆眼,迈着小短腿四处转了圈都没发现,只见湖面上不时地冒出些小泡泡。

赤羽歪了下小脑袋,这女人刚才明明还在这里啊,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它欲上前查看一番,却不料像是被一堵透明的墙给隔绝了开来。

此时,正在碧波湖内压抑寒冰毒的男人缓缓睁开墨色的眼眸,眉梢上还挂着些许寒霜,他抬头望去,雾气弥漫,只见一个黑影没入水中。

男人微微皱眉,眸色愈深,正欲站起来。

突然,男人脸色一沉,这人······居然敢碰他?!

他眼神变得危险起来,浑身散发出阵阵寒意,大手一捞,便把水里的人给捞了起来。

慕如卿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倒霉了,刚到这个世界就被毒打了一顿,现在还被下了药又快要溺死了,她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会穿越到这里!

就在意识逐渐抽离时,慕如卿突然感觉到腰间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给搂住,直接提上了水面。

男人双眸微眯,脸色阴沉如墨,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虽然雾气氤氲看不太清女子的面容,但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在水雾弥漫的湖泊中显得若隐若现,尤其是女子身上挂着的已经不能被称之为衣服的布条完全遮掩不住那雪白的肌肤,让人看一眼便觉得血脉偾张。

“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男人伸手掐住慕如卿的脖子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声音冷到极致。

“咳咳咳~”慕如卿咳得眼眶都红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现在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爆了,只得拼命挣扎想掰开脖子上的大手。

奶奶个熊,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慕如卿在心底骂道。

慕如卿终于喘息着吐出了几个字: “放······放手,咳咳咳······快·····放······咳咳咳······”

男人用灵力在她身上探查了下发现这女人身上没有丝毫灵力的波动,掐着她脖子的手正欲放开,但慕如卿眉间的那个血色印记却再次闪烁了起来,而后她整个人腾飞了起来,眉间的光圈慢慢变大还散发出刺眼的光芒,犹如那最耀眼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