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攻略反派了吗(顾绯烟宋沐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今天你攻略反派了吗》最新章节阅读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今天你攻略反派了吗》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云绯”大大创作,顾绯烟宋沐言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身材矮小的男人边咒骂顾绯烟,边把一个玉瓶放在另一个男子手里,“放心吧,明师兄,这个可是个宝物,保证能让再清冷的女子也能化身为孟浪之人”紧接着,鸭公声传来:“既然王师弟都这样说了,我不答应显得我也太不懂事”毕竟那身姿,嘶溜~早就想尝尝“哈哈哈,好,好,好”王师弟拍拍明师兄的肩膀,“那就这样说定了,等会儿我们这样……然后……最后……”一个是青英宗的大师兄明默,另外一个提供药的是驭兽宗的王石,两……

小说:今天你攻略反派了吗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云绯

角色:顾绯烟宋沐言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今天你攻略反派了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绯”。书中精彩内容是:簪⾝雕刻着栩栩如⽣的祥云,簪头⼀朵雪莲悄然绽放,还有⼀个个圆润似玉的吊坠。顾绯烟故意将发簪向叶柔方向平视眼前,隐约还能透过发簪看到微弱的火光。每一个祥云图案里都流露出一丝法阵的气息,是上品灵器。“你知道男子送女子发簪是什么意思吗?”顾绯烟打趣道:“第一,是作为女子成年礼物,第二,是作为与心爱女子的定…

今天你攻略反派了吗

第7章 挑衅 在线试读

恶意不断放大,甚至在每一次萧炎提到顾绯烟的时候,让她消失的想法不断坚定,直到再一次看到自己心爱的人与顾绯烟相处模式后,彻底爆发。

“绯烟,这是我在拍卖会买的,给你。”萧炎从怀里拿出一个金丝楠木的盒子递给顾绯烟。

顾绯烟打开盒子,一股药香味扑鼻而来,里面是一支通体碧绿的发簪。簪⾝雕刻着栩栩如⽣的祥云,簪头⼀朵雪莲悄然绽放,还有⼀个个圆润似玉的吊坠。

顾绯烟故意将发簪向叶柔方向平视眼前,隐约还能透过发簪看到微弱的火光。每一个祥云图案里都流露出一丝法阵的气息,是上品灵器。

“你知道男子送女子发簪是什么意思吗?”

顾绯烟打趣道:“第一,是作为女子成年礼物,第二,是作为与心爱女子的定情之物。嗯?不知道阿炎是属于哪一个呢?”

第三嘛就是单纯的送礼物,普通发簪可能就这些意思。但它不普通啊,一件上品灵器哪里来的那么多意思,就是偏向于女性的武器罢了。

有人会因为它是发簪就不要上品法器吗?又不是钱多人傻的蠢货。

顾绯烟承认,她就是想看戏,故意这么说的。“阿炎,你的脸怎么红了?”伸手摸摸萧炎的额头,“有点烫,可是生病?”

紧张的萧炎抓住顾绯烟在自己额头上的手,眼神慌张,支支吾吾道:“没,没生病。”

顾绯烟当然知道没生病,身为修炼者,哪能那么容易生病,不过是想逗逗他。“这样啊,那阿炎能否帮我将发簪戴上?”

“哦哦,好。”萧炎放开顾绯烟的手,噌地一下站起来,机械般走到顾绯烟的身后,取下原本在发上的簪子,将其秀发绾成坠马髻,仅插了一支玉簪又觉得单调,便配上一朵清丽的白花。

一袭云烟色长纱裙一直延伸到脚踝,绣着淡粉色丝线的前襟微微敞开,腰间缠着一根铃铛链子,走起路来叮当作响。

整个人显得温顺又娴静,让人看上去就想爱惜、保护。

叶柔知道那个发簪,那是她和师兄一起选的,当时在拍卖会上,师兄还曾问过她,觉得这个发簪怎么样。

那时候的自己怎么说来着。宝髻瑶簪。严妆巧,天然绿媚红深。

表示自己十分喜欢,还暗示师兄在生辰时送与自己,可现在原本属于自己的发簪在她人头上,怎叫人不生气。

看着顾绯烟说话时,发簪上的流苏摇摇曳曳,更气。咔嚓,手里的树枝折断。

“那位顾姑娘长得还真好看。”

“萧师兄真的和那位姑娘是普通朋友吗?”

“瞧瞧萧师兄的眼神,太欲了,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他对顾姑娘的爱意。”

“怎么可能是普通朋友。”

“完了,叶师姐怎么办,她会不会……”感受到叶柔冰冷的目光,小师妹声音越来越小。

旁边的大师姐可不惯着叶柔的脾气:“怎么办,凉拌。”

顾绯烟抬手看了下手链,唇角弯起轻松愉悦的笑弧,“阿炎,我有样东西送给叶姑娘,能不能麻烦阿炎将其送出?”

“好。”

坐在火堆旁的叶柔看到迎面走来的萧炎,心里有些喜悦,“萧师兄。”

“小柔,这个给你。”一条洁白圆润的珍珠手链落在叶柔的手里。

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淡淡的微光,“我很喜欢,谢谢师兄。”

“嗯,你喜欢就好。这是绯烟送给你的礼物,它……”

啪,叶柔把手链拍到萧炎的胸口上,气呼呼地说道:“谁要她的东西。”

别以为她没看见刚刚顾绯烟在看自己手上的手链。哼,╭(╯^╰)╮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就不会给我。

眼神甚至还带了点冰冷厌恶的味道,像是杀了她全家,恶狠狠地盯着正在炫耀手臂的顾绯烟。

其实是顾绯烟在让叶柔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链,和送给她的是一对姐妹手链。

传说是妹妹为生病在床的姐姐打造的,具有净化灵力的作用。

萧炎皱眉,不明白叶柔为什么又开始针对绯烟,冷漠地说道:“这是绯烟精挑细选送给你的。与她手腕上的是一对姐妹链,她是真心想和你交朋友。”

眼神黯淡如一层灰,黑如漆,看叶柔的时候,带着一些凉意。

叶柔脸色一白,她踉跄地后退两步,不可思议地看向萧炎,“师兄,我,我……”

重重咬了下嘴唇,勉强自己微笑:“我以为是她不要的东西,对不起师兄。我很喜欢,替我谢谢顾姑娘。”

“那个,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了。”宝蓝色的发簪跟随主人拼命摇晃。

太过快的行为,反而让准备劝说的萧炎不知道该不该留下叶柔。

如果不是手里的手链,还真就信了她的鬼。想到叶师妹和绯烟的关系,萧炎感觉自己任重而道远。

叶柔是一路面无表情的离开营地。她当时根本来不及思考,只有一个想法,就是逃。她从来没想过会看到师兄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要是知道自己甚至想杀顾绯烟,一定会杀了自己,所以她只能换成微笑,然后逃跑。

现在的叶柔想要去河边冷静冷静,明明已经决定了要隐藏好自己对顾绯烟的恶意,然后想办法让她消失。可是一看到顾绯烟,就忍不住。

顾绯烟就像一根长在叶柔肉里的刺,你不碰它便不疼,用手轻轻地摸一下,才知道原来疼痛还在,一直都没有变。与其逃避,不如想办法将刺给拔了。

黑夜里的龙之谷很寂静,氤氲的雾气逐渐弥漫过整座森林,恍然间一切都消失了,风呼呼地吹着,还带着树叶的沙沙声和谈话声。

⚆_⚆?

谈话声?

叶柔在断断续续的谈话声中听到萧炎、顾绯烟的名字,好奇心使得她向声响方走去。

躲藏在树上的叶柔看到了谈话声的主人,是她认识的两人。

在溪边,一名身材矮小的男子拦着另一名男子,嘴里说着:“那个贱人敢拒绝我,就得让她知道拒绝本大爷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