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清许莫小莫小)重生之锦衣卫的小娘子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之锦衣卫的小娘子》完整版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重生之锦衣卫的小娘子》,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姜清许莫小莫小,作者“莫小莫小”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从码头到忠勇伯府还需坐两个时辰的马车两日来,姜清许都休息得不太好,早上又早早被邓妈妈拉起来梳妆,刚上车她便开始打盹,直到听到窗外的喧嚣声才缓缓睁开眼睛不用说,她也知道是进城了,窗外的热闹她前世都见过,并不感兴趣,但耐不住知夏渴望的眼神,她轻轻掀起了车帘一角街上人来人往,路两旁摆满各种各样的摊位,马车没走多远,知夏就看到了糖人、胭脂、风筝,还有各种她说不出名字的小玩具这些东西不说多好,但各个……

小说:重生之锦衣卫的小娘子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莫小莫小

角色:姜清许莫小莫小

热门小说《重生之锦衣卫的小娘子》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莫小莫小”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她吸了口气,嘴角往上标准的笑着,“既然都一一见过了,许姐儿今日也累了,就早些回去息着吧!”说完又转向上首的两位老人,叫道“母亲、欣姨”,询问着二人的意见。二人早就想休息了,只是碍着这么多人,一直撑着,见她这样说二人都点了点头。“那许姐儿就交给你安排了。”五婶点了点头,“母亲放心,媳妇都安排好了,许姐…

重生之锦衣卫的小娘子

第10章 行李 在线试读

五婶心里是特别不舒服的,她给了如此贵重的东西,姜清许都是淡淡的,转头却直接戴上了别人给的手串,还对别人如此客气。

再加上自己女儿被罚去祠堂。

唉!

这一天,就没一件称心的事。

可她执掌中馈,再怎样,还是得把事情安排好,不然头一个要责备她的便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她吸了口气,嘴角往上标准的笑着,“既然都一一见过了,许姐儿今日也累了,就早些回去息着吧!”

说完又转向上首的两位老人,叫道“母亲、欣姨”,询问着二人的意见。

二人早就想休息了,只是碍着这么多人,一直撑着,见她这样说二人都点了点头。

“那许姐儿就交给你安排了。”

五婶点了点头,“母亲放心,媳妇都安排好了,许姐儿就住莲香院,和妍姐儿的海棠居,雪姐儿的梅坞挨着,方便姐妹几人亲近。”

这安排算是很贴心了,和前世一样,对于刚失去至亲之人的姜清许来说,这一切都是暖心窝的,也难怪她后边毫无戒备之心。

大老夫人听完,点了点头,扶着齐妈妈手站了起来。

在别人院子里,主人都要走了,其它人自然都识趣的跟着站起来。

众人刚想行礼,一个小丫鬟带着邓妈妈走了进来。

姜清许看着邓妈妈,在心里笑了笑,来得真及时。

想休息,没门,既然是为了接她,那可得好好陪她。

她开心的走过去,抱住邓妈妈的手晃来晃去,撒娇道:“邓妈妈”。

邓妈妈疼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又觉得不太好,便轻轻推起她的头,对着上首行了一个全礼,“奴婢见过两位老太太,老爷,各位太太”。

刚想走的老夫人见状停了下来,有些疑惑道:“你是陪许姐儿来的妈妈?”

邓妈妈点了头。

“那你怎的现在才到。”

老夫人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她的愿望要落空了。

邓妈妈听着那话也有些别扭,她是跟着小姐来的,难道就一直要在小姐身边,但她还是规矩回道:“奴婢在后边负责行李,就晚了一些”。

“你负责行李,那老六呢?”

旁边的二老夫人听到这话有些急了。

她一直没见自己儿子,以为是在后边安排行李,不想行李是人家自己人负责,那她儿子呢!

六爷不是和小姐一起走的吗?

邓妈妈有些不明白的看向姜清许。

姜清许觉得有些好笑,她那六叔都快接近三十的人了,老太太这么着急,还怕丢了不成。

但不想邓妈妈为难,她开口道:“六叔是和孙女一起走的,只是刚到城门口,六叔就说有几个朋友要见,便带着小斯走了”。

二老太太松了一口气,大老太太却生气了,“什么朋友,怕是赌瘾又犯了吧!”

她交代的事完全没放在心上,还有心思去赌。

“赌就赌,关你什么事,又不是花的你的钱。”

敢说自己儿子,二老太太不乐意了。

眼看又要吵起来,旁边的妇人急忙开口问邓妈妈,“可是行李到了”。

邓妈妈点了点头,“马车都到门口了,奴婢想着先进来问一下小姐住哪儿,好搬东西”。

妇人想了想,看向邓妈妈,“先带我去看看吧!”

大家都很好奇她一个孤女到底有多少东西,又都一起回到了门口。

当看到整整十多辆马车时,所有人都呆住了。

提出来看的妇人似乎有些担心,“这么多,许姐儿院里怕放不下。”

“那就放中公吧!”

若说之前还藏着掖着,可在看到这么多东西时,大老夫人实在藏不住了。

这么多东西,完全可以解决伯府开支不够的问题。

这提议真是够不要脸的,所有人都看向了说话的人。

特别是邓妈妈,一脸不可思议,这是要吞孙女的东西,她好像终于明白小姐为什么要她亲自去找人了。

见所有人都看向她,大老夫人也觉得脸上挂不住,但为了伯府的未来,她还是得稳住,她笑了笑,“不是说许姐儿院里放不下吗?”

“府中库房很宽,单独开几间来放就可以了,许姐儿要用的时候,直接去拿,不是一样的。”

姜清许眼神突然变得锋利,还是和前世打得一样的算盘呀!

拿进去还有拿得出来的时候吗?

但也只是一瞬,又恢复了之前的单纯。

而之前还担心放不下的妇人也有些动摇了,她之前只想着她的婚事,不想她还有这么多财产。

若是这些放中公,那她是不是就不用再贴自己的嫁妆,说不定还能用这走些门路,让远儿有一个不错的前程。

最重要的是,这不是她的主意,就算留下什么话柄,别人也无话可说。

简直不要太好。

但毕竟东西的主人还在,她看了看姜清许,见她没有任何反应。

心里唯一的一点忐忑化作虚无,毕竟不过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还这么单纯,哪儿能想到这些。

她开始吩咐人去搬东西。

不想小斯刚走近马车,马车里突然伸出两只脚,一脚就把人踢飞了。

看着躺在地上抱着胸口的小斯,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好几步。

最终还是大老太太见过世面,稳住身形,吼道:“什么人,这么放肆,敢在伯爵府门口伤人。”

“除了小姐,谁也不能靠近马车。”

车上忽然跳下两个女子,绑着高高的马尾,胸口还抱着剑,一脸警惕,一看就是学过武的。

老夫人一脸疑惑的看向姜清许,“许姐儿,这是你的人?”

姜清许看着两人,满意的点了点头,“是的,大祖母。”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吗?

那再解释一下吧!

“抱歉,吓到大祖母了,忘了和大祖母说,这是我的贴身丫鬟,也是我请的两个护卫。”

“护卫?”

“对呀!专门保护我和这些东西安全的。”

“这些东西都是父亲和母亲留给我的,我得守护好一些,不然被有心之人骗去,那可怎么办。”

她声音娇嫩,说得平静,就像单纯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但旁边人的脸都不自觉的红了。

特别是大老夫人,气得不行,她看着姜清许,“你这是在说祖母?”

可不就是吗?

但对方是长辈,她哪能这么回答,她可不想背那顶忤逆长辈的帽子。

她有些茫然,又有些惊恐的看向对方,“大祖母为什么这么说,许儿说的是有心之人,并非大祖母呀!”

大老夫人只觉有什么堵在喉咙,难受得紧,明明句句所指都是她,但偏偏对方一脸单纯,让人找不不出任何的不是,而自己只要稍微过激一点,就是心虚承认她就是那有心之人。

还真的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还好另一个老夫人开口了,“别看我们许姐儿人小,想得倒是挺周到”。

“我们姐妹俩还是有福气。”

说完给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大老夫人看着那越来越多的人群,深吸了口气,“进去说吧!”

再怎么也没有什么比伯府的脸面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