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猗裴子初《渡劫后,她成了绝世暴君》全章节在线阅读_渡劫后,她成了绝世暴君全集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渡劫后,她成了绝世暴君》,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竹猗裴子初,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北徊有喵”,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装满桐油桶的车推上前来,官兵们纷纷提桶的提桶,点火把的点火把地上的桐油蔓延到了河面,那群藤尸被熊熊大火团团围住藤尸们身上泡过水,火烧在身上让他们稍有畏惧,却仍旧伤了不少官兵“公子,小心!”裴子初眼见一个藤尸跳出火圈,直冲竹猗而来千钧一发之际,他想也不想就挡在她身前,漆黑的重瞳狠狠瞪着直奔而来的藤尸,闪着幽蓝的诡光“陛下?!”华少羽转过头,大惊,猛地掷出手里的刀扎进了藤尸的后心然而,并不……

小说:渡劫后,她成了绝世暴君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北徊有喵

角色:竹猗裴子初

经典小说《渡劫后,她成了绝世暴君》是网络作者“北徊有喵”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要不是她渡劫失败而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焉能给眼前这少年提刀的机会?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可不得了,自登基以来就凶暴残忍,无法无天的少年帝王——箫猗,烧杀抢掠坏事做尽,就是不干人事。眼下即将亡国的危急关头,这厮竟还有心情野外猎艳。还挺会挑,一挑就挑了为数不多的忠臣镇国大将军庶子——华少羽。虽说不太受宠,但这…

渡劫后,她成了绝世暴君

第1章 暴君 渡劫失败的报应 在线试读

深山旷野,冷风呼啸,如利鞭抽打残洞枯草。

玄衣少年眼神迷离,衣衫散乱。

紧握剑柄的手却青筋迸起,眼神凛冽似刃,警惕而又厌恶地瞪着眼前人。

竹猗笑了。

要不是她渡劫失败而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焉能给眼前这少年提刀的机会?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可不得了,自登基以来就凶暴残忍,无法无天的少年帝王——箫猗,烧杀抢掠坏事做尽,就是不干人事。

眼下即将亡国的危急关头,这厮竟还有心情野外猎艳。

还挺会挑,一挑就挑了为数不多的忠臣镇国大将军庶子——华少羽。

虽说不太受宠,但这魔爪一旦伸出去了,这暴君的狗命就算是在阎王爷的命簿上记下了!

她夺了这暴君的舍,可对眼前这小白脸可瞧不上。

待她稍作休整,捏爆丹田里的菩提金印,解封锁妖塔,就是她逆天飞升的好时机。

刚要转身离开这鬼地方,竹猗突然腹下一痛,如千根细针同时扎入皮肉。

她捂住丹田,暗骂了声草。

差点忘了,菩提金印这狗东西就是给她添功德……呸!添堵的!

不让动杀念便罢了,连见死不救都不行?

竹猗咬着牙又踱了几步,奈何疼痛加剧,最后竟寸步难行,终究是能屈能伸,她服了!

于是,她阴沉着脸,挟着一身煞气迈向已经衣衫半褪的少年。

“再敢上前一步,我就杀了你!”

华少羽双目赤红,握着剑的手却因药效上涌,微微颤抖。

“闭嘴!”

竹猗现在可没什么耐心,只想赶紧解决这个大麻烦。

“暴君,你不得好死!”

华少羽一字一顿,唇齿间咬出的血渍让他保持着仅剩的清醒,大有与竹猗同归于尽的架势。

“那你说错了,是长生不死!”

一抬手,竹猗轻易便打掉了少年手中的剑,顺便点了他的穴。

“唔……”

可是那片刻的肌肤相亲,却引的他轻哼出声,尾音不易察觉地抖了抖,又面色铁青地咬牙隐忍。

瞪着竹猗的眼神更是淬上了寒冰。

“暴君,要杀要剐请便,少用这种恶心人的下作手段!”

竹猗嫌弃地扫了他一眼,“你这身板,有几两肉够我剐?”

“无耻之徒!”

竹猗充耳不闻,而是提溜起他的衣领,在山林间穿梭。

“你要带我去哪里?”

少年又气又急,这样毫无抵抗之力的处境,令他很是不快。

“去冷静冷静。”

话音刚落,竹猗便松开手,少年便从空中直至落下,于寒潭中溅出莫大的水花。

见人如此狼狈,竹猗才好心情地轻扯唇角,斜倚树梢卧下。

林间的皎月似乎格外明亮,树影婆娑间落下一层银霜。

妈的,大晚上不睡觉,跑这儿吸收日月精华……

半晌,涟漪荡漾的寒潭终于钻出了人影。

少年抬起头,拂掉脸上的水目光冷厉地直射向竹猗。

“暴君,我不会放过你的!”

“嗯,听到了。”

竹猗漫不经心,并没有把这苍白无力的叫嚣放在眼里。

“话说,寡人及时悬崖勒马,没有饥不择食,少将军不会是恼羞成怒,意图报复吧?”

“胡说八道!”

少年几乎就要提气跃起,却在脱离寒潭的瞬间,身子一软,又倒了回去。

还呛了几口水。

“活该。”

“你……”

“老实泡一个时辰,早点解毒早点弑君,寡人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华少羽抿了抿唇,终是什么也没说,视线倒是一刻不离竹猗。

“脑子里想点有用的东西,比如,回去之后,怎么把算计自己的人揪出来。”

竹猗仍旧闭着眼,并没有看他。

“你休要挑拨离间,我是断不会信你这暴君所言!”华少羽别过脸去。

“嗯。”

反正她言尽于此,至于要怎么想,那就不是她要管的了。

二人谁也没再开口。

竹猗气息平稳,似乎已经睡去,其实神识一直在关注寒潭中快要冻傻的华少羽。

一个时辰一到,只见竹猗紧闭双目,足尖轻点水面,将华少羽重新提溜出寒潭。

少年被冻得面色青紫,目光依旧是杀气腾腾。

只是他现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竹猗将自己扔在岸边,然后……

生火。

木柴噼里啪啦,落在竹猗身上的视线也是噼里啪啦。

都快要把她剁碎了。

可惜的是,竹猗装聋作哑装到底,直到华少羽身上回暖,才拍拍屁股走人。

“小白脸,寡人走了,不用谢。”

小!白!脸?!

不!用!谢?!

呵!

“总有一天,我定会取你狗命!”华少羽气得浑身都在抖。

竹猗浑不在意地摆摆手,暗红的身影消失在夜色掩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