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姒容洬)国师总爱而不得全本阅读_国师总爱而不得完结版免费阅读

《国师总爱而不得》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不堪”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颜姒容洬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国师总爱而不得》内容介绍:景然看到她似乎有些低落的样子,以为是他的话让她想起了幽时门的同胞们,于是就回过头对薛祺沐说,“薛兄你先走吧,我和颜姑娘去别的地方逛逛先”“啊?”他突然地话让她来不及思考,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他薛祺沐了然地点了点头,往马车的方向走去了景然隔着衣裳拉着颜姒说,“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颜姒还来不及说话就被景然拉着消失在了原地桃林下一秒他们出现在了周围都是桃树的地方,这个季节的桃花全都盛开了,繁花……

小说:国师总爱而不得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不堪

角色:颜姒容洬

《国师总爱而不得》小说是作者“不堪”的倾心力作。以下是《国师总爱而不得》内容介绍:容洬睁开双眼,看见颜姒戴着面纱看着他,但眉目之间神色疲惫。环顾了一下四周,知道他们现在还在雪山上,应该一时半会还找不到路。“你有没有受伤?”颜姒意外地睁大了眼睛,她没想到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居然就是问她有没有受伤,内心像是被拨动了一下,摇了摇头,“你护着我,所以没有受伤,现在我们赶紧去找景然他们吧,天黑…

国师总爱而不得

第10章 只是睡着了? 在线试读

颜姒有两件本命法器,一件主杀是箫,另一件杀治兼容是琴。虽然琴的杀力更强,能边杀人边医治队友,但对自身的损害也极大,相当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她得少用琴。

她弹了三分钟多,容洬慢慢有了要醒来的痕迹,她便停下将琴收了起来,她脸色苍白看起来虚弱极了,于是她就拿出了面纱戴在脸上,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出她的唇色苍白了。

容洬睁开双眼,看见颜姒戴着面纱看着他,但眉目之间神色疲惫。环顾了一下四周,知道他们现在还在雪山上,应该一时半会还找不到路。“你有没有受伤?”

颜姒意外地睁大了眼睛,她没想到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居然就是问她有没有受伤,内心像是被拨动了一下,摇了摇头,“你护着我,所以没有受伤,现在我们赶紧去找景然他们吧,天黑了就不好走了。”

“好。”容洬用手撑地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被弄皱的衣服。颜姒站起来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黑,脑袋晕晕的,眼看着就要摔下去了,容洬赶紧扶住她,“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

“没事,可能突然站起来有点不适应吧。”她声音虚弱地回答。

容洬将她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把抱起她,她被突然的腾空吓得叫了一声,赶紧抱住他的脖子,小声地说,“其实,我可以走的。”

“我可不想走着走着就回头扶人。”容洬抱着她走在雪地里,他感觉她的身体像一块冰似的,怎么也捂不暖,他以为是她太虚弱导致的,也没多在意。他闻到了她身上传来的清香,耳朵慢慢地变红了。

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抱一个女生,刚才雪崩时拉她的手,是因为她离他比较近,又护着她是因为他理应保护所有人,哪怕是对着景然他也会这样做,至于现在为什么会抱着她走,或许也是因为责任吧。

颜姒靠着他的温热胸膛,听着他缓慢有序的心跳,突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心,慢慢地便放心地睡了过去。

容洬感觉到搂着他脖子的手松了,低头看了她一下,双眼紧闭,容颜恬静柔和,耳边传来她长绵缓慢的呼吸声,他默默地将她抱得更紧一些。

雪地上印出一行深深的脚印。

“还没有找到他们两个吗?到底会被冲到哪了呢,哎,你说他们能找到我们吗?”

洛樱荛扶着额,无奈地回答景然的废话问题,“放心吧,那可是国师,有他在,颜姒不会有事的。”虽然她也很担心容洬,但她更相信他的能力。

他们几个运气比较好,被雪流直接冲下了山,但他们找了一圈也找不到容洬他俩,无奈只好在原地等着他们了。

那一望无际的雪地,突然出现了一个点,点变得越来越大,可以看得出是一个人的模样,等他走近了大家才发现,那是人是容洬,但他怀里抱着颜姒,远远望去,美得跟一幅画似的。

大家看着他怀里的颜姒,以为她受伤了,个个都担心地问,“她怎么了,是不是伤得很严重啊?”

容洬轻声回答,“她睡着了。”

个个都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洛樱荛瞪大了眼睛,满眼的震惊,他们都怀疑耳朵听错了。

“只是睡着了?”

“嗯。”

要知道,这可是国师啊,是不近女色的国师啊,连从小就跟在他身边的洛樱荛都没这么亲近过,而现在,他居然抱着一个才认识了几天的女人,还让她在怀里睡觉。

他们觉得天都要塌了。洛樱荛心中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她努力了这么多年,才让容洬认可了她让她留在身边,而现在……她不断地劝说自己,这也许是有什么隐情的吧,但内心还是充满了嫉妒,她转过头,并不再看这刺眼的一幕。

景然对着容洬张开双臂,“没事就行,那就把她给我吧,我来抱着就行。”

容洬轻摇了摇头,“不必,就这样吧,我们回去就行。”

他的拒绝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一时间个个都心不在焉地走在路上。

而容洬拒绝景然的意见倒也没想太多,只是觉得在将颜姒传给景然的途中,可能会将她不小心弄醒便拒绝了。

看着天渐渐黑了,于是他们在路上找到了一间客栈,租了几间客房,将颜姒安置好了之后,大家就回房间休息了,毕竟忙活了几天,也该睡个好觉了。

颜姒离开了那温热的胸膛,突然感觉像是坠入了冰窟一样,她做了一个梦,一个既真实又令她恐惧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