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炮灰?短命女配她有仇必报》荷花精胡明珠完整版在线阅读_《快穿:炮灰?短命女配她有仇必报》完整版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快穿:炮灰?短命女配她有仇必报》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荷花精胡明珠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犹豫不定的艾克蕾尔”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叶大姐,你别着急啊”一个身着粗布衣服,头发往后脑勺梳得服服帖帖的中年妇女轻声安抚着,这是住在叶大娘家隔壁的王翠花婶子她今天过来是帮忙的,叶桂香的二儿媳妇和三儿媳妇正分别在自己的屋子生小孩,说来也是巧,这家的两个媳妇儿先后怀孕,偏巧今天同时发动两间对着的屋子此起彼伏传来女子痛苦的叫喊声叶大娘一直在院子中间不安地踱步,走来走去晃得王翠花眼都要花了这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几个人同时挤进……

小说:快穿:炮灰?短命女配她有仇必报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犹豫不定的艾克蕾尔

角色:荷花精胡明珠

古代言情小说《快穿:炮灰?短命女配她有仇必报》的作者是“犹豫不定的艾克蕾尔”。故事梗概:”叶桂香一脸淡淡的,并不搭理她。她还没忘前几日,王翠花那一副无耻的嘴脸。董慧心听到屋外的动静,立马走出门来,走到院坝栽的那一颗柿子树前,背靠着树干,双手环抱胸前,一脸嘲讽地看着吴家婆媳。悠悠地说道:“这是来找我们要说法了吗?”王翠花老脸微微一红,讪笑道:“要什么说法啊,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呢…

快穿:炮灰?短命女配她有仇必报

第8章 重生文女主想当我嫂8 在线试读

翌日一早,有人敲响胡家的门。

来人正是王翠花和她的三个儿媳妇儿。

吕氏急急地往屋里走,还大喊着:“梦灵,我的梦灵,娘来接你了。”

王翠花也一脸笑意,跟叶桂香寒暄:“谢谢你们照顾梦灵,我们今天就带她回家了,不好再打扰你们。”叶桂香一脸淡淡的,并不搭理她。

她还没忘前几日,王翠花那一副无耻的嘴脸。

董慧心听到屋外的动静,立马走出门来,走到院坝栽的那一颗柿子树前,背靠着树干,双手环抱胸前,一脸嘲讽地看着吴家婆媳。

悠悠地说道:“这是来找我们要说法了吗?”

王翠花老脸微微一红,讪笑道:“要什么说法啊,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呢。”

董慧心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噗嗤一笑,很快收住,捂住嘴巴,“对不住,没忍住。”随即一双眼睛在他们婆媳四人来回打量。

又继续道:“原来感谢人,上门是要空手的啊。”

胡明珠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儿,她今天才知道这个小婶婶可真是个说话的妙人。要说胡家嘴巴子最利索也最敢说的,非董慧心莫属了。

许玉看着弟妹输出这一大串,立马配合,言道:“弟妹,你这就过分了啊。吴家人定不会这么无赖,今天可能是太着急出门接梦灵,忘带谢礼上门了。”

王翠花听到,立马应道:“对对对,就是这样的。”

许玉话还没说完,继续道:“王婶子,谢礼就太客气了,您把梦灵看大夫的钱和药钱还给我们就是了。”

董慧心撑起她靠在柿子树上的身子,走向许玉,拉起她的手:“嫂嫂,你就是太大气了。小心别人还不领你这个情。”随即转身对吴家婆媳说:“那行吧,看在我嫂嫂的份上,你们还钱就是。”

说罢,伸出双手向吴家婆媳讨要。

王翠花脸色青青白白,看向叶桂香。叶桂香一脸微笑的地看着两个儿媳妇,并不插言。但从表情可以看出对自己两个儿媳妇说的十分满意。

吕氏再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冲到站在堂屋门口默不作声的女儿吴梦灵那儿,拉着她的手就要走。

吴梦灵挣脱开她的手,并向后退了好几步。

“你们这是看我病好了,又要让我回去给你们一大家子干活,榨干我的所有价值。我发着高热的时候,你们可是头也不回的就把我扔在这里不管了。”

“你这死丫头,那不是知道你在,你在…胡家肯定没事儿嘛。”王翠花说到后面有点气虚,这不是直接说自己仗着胡家人的善良耍无奈么,心下又暗自骂自己的孙女,这死丫头,胳膊肘怎么往外拐,胡家给她看病那不是省了吴家的钱么。

吴梦灵仿佛看出她的想法,直接说道:“吴家从来不肯在我身上花一分钱。省的钱也只花在你那两个宝贝孙子身上了。”

“你这死丫头,别在那儿废话,赶紧跟我回去。”王翠花也欲上前拉吴梦灵。

吴梦灵又是一躲。但吴家肯定还是得回,胡家不可能一直让她在这里。她也清楚为啥今天吴家的女人全过来接她,为的就是镇上的婚事儿。就连一向对她颐指气使的李氏和何氏今儿都没说她一个不字。只在一旁安静的呆着,这原就不正常。

“要我回去也可以,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王翠花心下怒火中烧,这孙女最近真是让她一点都不省心,更是经常说出大逆不道的话。

但为了吴家,为了吴家的两个宝贝孙子,她耐着性子,缓缓地从牙缝挤出两个字:“你说。”

吴梦灵走到叶桂香和许玉身边,一脸襦慕地看向她们,感动地讲道:“胡家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不仅给我请大夫看病,还让我在这里白吃白住,也不让我干活。在胡家的这几日是我到现在为止活得最轻松最快乐的日子。”

说完转个身,面对王翠花大声说道:“我虽然没有得到良好的教导,但是我知道一点,人要懂得感恩!你们今天必须把我看大夫和抓药的钱还给胡家。”

胡家的女人听到吴梦灵说的话,心下略有安慰。胡明珠心下毫无波澜,吴梦灵的尿性她是最清楚不过。伪善到极致,其实骨子里跟吴家人差不了多少,不愧是真真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

王翠花咬咬牙:“行!第二个条件呢?”

“送我去秦娘子那儿学绣活。”

“不可能!你想都别想!”这次王翠花还没来得及出声,吴家大房的李氏终究是憋不住了。

给看病银子也就罢了,还要花钱送她学绣活,这不是在剜她心窝子的肉嘛。作为大房,她一向认为家里的银子将来大半都是大房的,花到其他处那是万万不能。

吴家的三房何氏虽然没出声,但也用力揪紧了自己的袖子,自己儿子吴强虽然没有读书,但是她也不愿意家里花钱在这个侄女身上的。

吴梦灵态度坚决:“不答应那就作罢,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胡家我也不待,我自己去卖身为奴做丫鬟也绝不跟你们回家。”

“你个死丫头,不认祖宗,没大没小的。哪个姑娘不在自己家呆得好好的,偏偏你这么下贱,到处跑。”王翠花实在气急,怎么难听怎么讲。

吴梦灵听到这些话,一脸倔强,紧紧咬着下唇,手微微地在颤抖。

胡明楠在一旁看得十分气愤,奈何自己能力有限,保护不得她的灵儿姐姐。

叶桂香过去拉着吴梦灵的手,轻拍两下安抚她。

“你这个赔钱货,我再问一次,跟我们回家不?”

吴梦灵睫毛微颤,一滴泪任由她滑落,挂在脸颊,语气虽带有哭腔,但更坚决道:“不答应我的两个条件,坚决不走!”

王翠花看向她的几个儿媳妇,望向吕氏的眼神更是恶狠狠,仿佛在说,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

冷静了一下,想着镇上黄家的婚事儿,忍下心中的烦躁,收敛了脸上的怒色。

不管自己儿媳妇的脸色,回答道:“两个条件我都答应你!”

说罢,在身上摸索一番,掏出80文钱,交给叶桂香手里。

转身看向吴梦灵:“走吧。”

吴梦灵依然不动,说道:“你得把我学绣活的学费给我。跟你回去了万一你又变卦不认呢?”

王翠花脸色一霁,她原本就是这样打算的。

看向吴梦灵的眼神像是淬了毒一样。没办法,转头对大儿媳妇李氏说道:“去,回去拿钱。”

“娘!”李氏尖叫起来。

“叫你去就去!”王翠花大怒,这一天天的,没一个省心的。李氏这蠢货,她如此这般还不是为了吴家,为了大房的孙子吴康。

李氏不情不愿的回去拿钱。

如此,折腾一番,吴梦灵算是达成了她的目的。

拿到钱后,她直接把钱交给了许玉,“婶子,学费我先放在你这里。到时候你们帮珠珠交学费的时候,麻烦帮我一起在秦娘子那儿活动活动,替我一起给了。”

“吴梦灵!你也不怕她把钱吞了。”李氏吼道。

“放在我身上,回家后说不定贼是谁呢。”吴梦灵怼回去。

李氏心中算盘又落空,确实她是如此打算的。先把银子给吴梦灵,回家去了再想办法拿回来。

“你,你…胡说。”李氏肯定不能承认,尖着嗓子嚷回去。

吴家人走后,胡明生也回来了。正听到许玉感叹:“梦灵这丫头也是可怜见的,身在狼穴中,一直被吸血。”

胡明生听了一下全过程,他疑惑了。他看不透吴梦灵这个人,确实可怜,印象里一直是可怜又故作坚强,很惹人怜爱。第一次习字也能看出几分天分。

可是昨天又看到她虚伪,两面三刀的一面,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经过昨天一遭事情,他现在对她说的话她的行为总是产生怀疑。

珠珠确实也一直跟她合不来。两家如此之近,也从没看珠珠主动找她玩儿过。更愿意去村里其他地方逛逛,跟其他同龄人玩儿。

一时他琢磨不透,也不再深想。看到自己的娘亲许玉对吴梦灵观感如此之好,为了以后麻烦,他把昨天摔盘子的事情跟她讲了。

许玉一脸惊讶!她是一个聪明的人,也知道儿子不会撒谎。心下也对吴梦灵的看法发生了些许变化。

吴家,众人都围坐在木桌前。

饭毕,王翠花清清嗓子开口:“梦灵,我们始终是一家人,一家人打打闹闹也是正常的。万万不可一家人离了心,便宜了外人。”

“奶,有什么你就直说吧。前面铺垫的话大可不必。”

王翠花刻意装出来的温和瞬间消失,直接道:“我们给你谈了一门好亲事。”

吕氏笑容满面,旁边接话:“对,灵儿,的确是门好亲事。”

“镇上的黄鹤酒楼你知道吧,黄家昨天来人了,他们家的小儿子想先定下你。”王翠花说道。

吴梦灵全然不管他们的欣喜,泼冷水道:“我不会嫁的。”

李氏一脸不可置信,她以为吴梦灵听到后,会狂喜,毕竟那可是黄家!不仅经营着镇上最好的黄鹤酒楼,还做着几家布匹的生意。

“你嫁进去可是锦衣玉食,过富太太的生活。要啥有啥,那可是黄东家最疼爱的儿子。”李氏十分激动。

“你这么激动,那你去嫁啊。”吴梦灵斜睨一眼李氏,不咸不淡地回答。

李氏老脸一红,恶狠狠地瞪着吴梦灵。

吴梦灵看向吕氏和吴三,认真地说道:“爹,娘,你们有没有想过,既然是黄家最疼爱的小儿子,家里那么有钱,那他们为什么要到村里来找媳妇儿。不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呢?那么就是黄家这个小儿子自身一定有问题。难道你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去到火坑吗?”

吕氏听后,眼神迷茫,仿佛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馅饼为什么会砸到自家。一脸无措地看着自家婆婆和妯娌,因为她们都跟她讲这是梦灵天大的福气。

王翠花:“即使有什么问题,人家能看上你,让你做少奶奶,那也是你占便宜,是你的福气!这亲必须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