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荒岛:我的物资囤满整个海岛(苏棠沈听肆)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苏棠沈听肆全文阅读

经典力作《流放荒岛:我的物资囤满整个海岛》,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苏棠沈听肆,由作者“浮生一念”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她屋里原本属于她的东西已经不翼而飞了,取而代之的是苏景的东西苏棠跑到了苏奕的面前,张了张嘴问,“阿奕,我的东西都去哪儿了”苏奕将已经挽在手上的水桶放在地上,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哥哥一早让我把你的东西搬去他的屋了,说换一间屋子”苏棠心中感动,嘴上说,“哪有这么娇气,住哪儿不都一样吗?”苏奕却有些急了,反驳道,“那不一样”“哥哥说,女孩子家的要住在日头好的屋子里,他那间也还不错”“这也是哥……

小说:流放荒岛:我的物资囤满整个海岛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浮生一念

角色:苏棠沈听肆

看古代言情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浮生一念”写的《流放荒岛:我的物资囤满整个海岛》。精彩截取:听了这话,躺在板车里装死的苏棠,此刻再也装不下去。她已经清醒了有一刻钟的时辰了,将自己的处境也差不多捋清楚了,也勉强接受了一切。她算是倒霉透顶,好好的出去度个假却碰上海难。好不容易再活一次,却穿越成了被流放的假千金…

流放荒岛:我的物资囤满整个海岛

第1章 穿成被流放的假千金 在线试读

“姐姐,咱们总算能把苏棠这个蠢货送走了。”

“只是,她回来以后,会不会找咱们麻烦?”说话的人声音稚嫩,带着些急切。

“进了营中红帐,她不会有以后了。”一个轻柔的女声响起,那声音里带着十足的怨毒。

听了这话,躺在板车里装死的苏棠,此刻再也装不下去。

她已经清醒了有一刻钟的时辰了,将自己的处境也差不多捋清楚了,也勉强接受了一切。

她算是倒霉透顶,好好的出去度个假却碰上海难。

好不容易再活一次,却穿越成了被流放的假千金。

还被人算计,即将送到那肮脏的地方去。

在听到这对恶毒姐妹的盘算以后,她心中一凛,睁开了眼睛,从车板上坐起来。

“怕是要让二位失望了。”她眸子半眯,声音慵懒又带着压迫感。

本来正沾沾自喜的苏樱和苏兰,在听到了苏棠的声音以后,吓的浑身一抖。

苏樱温柔的面孔上满是不可置信。

她指着苏棠,“你……你怎么醒了!”

苏棠斜睨了苏樱一眼,根本没有搭理她,在板车上摸到了一根棒槌。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就是被这根棒槌送归西的。

苏樱看着苏棠手里摇晃的棒槌,理直气壮道,“你不能打我,不然爹娘和哥哥都会对你失望透顶的。”

原主最怕的就是养父母对自己失望,苏樱这招可谓屡试不爽。

只可惜,现在这具身体已经换了芯子,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苏棠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毫无波澜道,“哦!”

“我好害怕啊!”

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挥舞着大棒槌,毫不犹豫的敲在了苏樱和苏兰的头上。

那棒槌在姐妹俩的头上敲的梆梆响,像敲木鱼似的。

苏棠啧啧道,“声音真脆,头还挺硬!”

苏樱和苏兰的眼中俱是震惊之意,但没有机会多说什么,便两眼一翻白,浑身瘫软倒下去了。

苏棠从板车上跳下来,将手里的棒槌扔到一边,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又费了点劲,将苏樱和苏兰弄到了板车上。

她叉着腰,微微有些气喘的看着那昏迷不醒的两人。

“你们不仁不义,那我就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自言自语完毕,苏棠推着板车,往岛上守军的营地去了。

军营这边,苏樱和苏兰这两个人已经打点好了,她现在把她们过去,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只不过在去之前,她在地上抹了一把灰涂在自己的脸上。

搭配现在穿的这身破破烂烂的衣裳,像极了一个小乞丐,任谁也不会对她起心思。

而苏樱和苏兰不同,她们两人出自苏家本家。

堂堂尚书府,哪怕被流放,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她们两个人,吃的喝的,都要比苏棠这个赖在她们家不走的人要好的多。

苏棠推着两人,走了一小段路程,就到了营地的不远处。

早就有士兵在那里等着了。

那士兵有些不悦道,“怎么现在才过来,耽误了正事,后果可不是你可以承受的。”

苏棠低着头,故意粗着嗓子道,“军爷,不好意思,这不是二位姑娘梳洗多花了一些时间。”

那士兵瞄了一眼板车上的人,见两人唇红齿白的,怒意顿时消减了不少。

“人交给我了,你赶紧走吧,这里不是你可以久待的地方。”

“好嘞!”苏棠粗声粗气的应了一声,脚底抹油的跑了。

不过,离开了守军营地以后,她并未去从前那个怎么样都赖着不肯走的家。

从前尚书府的人,如今并不欢迎她,甚至有些厌恶她。

现在在那个家里面,什么脏活累活都是她干,吃的用的却是她的最差。

倒还不如……回苏家旁支,这具身体真正的家里面去。

逃是不可能逃的出去的,这是一座孤岛,外围全是守军。

思索了一路,苏棠终于到了苏家旁支住的偏远小破石头房子里面。

她踌躇了一会,抬起手敲门。

“谁啊!马上来!”苏父有些惊慌的声音响起。

他们这些被流放的罪民,最怕的就是突如其来的敲门声。

就没什么好事。

他有些忐忑的去开了门,却见到苏棠站在门口,尴尬的笑了笑。

他心里的忐忑转为欣喜,兴奋道,“闺女,是你回来了啊!”

“快来!快来!爹今天活做的好,多分到了一些米,有稠粥喝!”

说完,不由分说的拉着苏棠的袖子进了屋里。

苏母看到苏棠进来,也笑容和蔼的朝她招手道,“棠儿,来!坐!”

说完,似乎怕苏棠这个当了十几年正儿八经千金小姐的人嫌弃,还用袖口将凳子擦了一遍。

苏棠见到苏母的举动,有些不好意思的坐过去了。

饭桌上,还有其他一大一小两个男孩。

一个是苏景,十五六岁的模样,是苏棠的亲哥哥,见到苏棠过来,并没有打招呼,神色漠然,自顾自的给自家人舀着粥。

另外一个小点的男孩子,看起来不过十岁往上,是苏棠的亲弟弟苏奕。

他颇为不屑的看了苏棠一眼,轻哼了一声。

“今天是刮的什么风,把苏大小姐给吹来了?”

“我们这破地方,都是喝稀粥,吃野菜,苏小姐怕是吃不惯!

苏棠听到苏奕阴阳怪气的,摸了摸鼻子,不好反驳什么。

毕竟,从前原主就是嫌贫爱富,想发设法舔着脸在苏家本家待着,也不愿意回来。

苏奕曾经偷偷去找过她,试图用亲情感化原主。

却被原主给骂回来了,还让他永远不要再去找她。

苏母看到苏棠尴尬的模样,转头瞪了苏奕一眼,呵斥道,“你给我闭嘴!”

苏奕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在苏父和苏母“关爱”的眼神下将所有的话都咽下了。

他憋屈的低下头,赌气似的灌了一大口粥。

却因为粥太热了,被烫的嗷了一声。

不过苏父苏母如今的心思却不在他身上,两人都围着苏棠,神色关切。

苏棠受苏家本家的人冷待,他们也不是不知道。

苏父沉默了片刻后问,“棠儿,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