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禾商无业)穿成暴君的异能皇后完整版免费阅读_姜禾商无业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兰絮”大大的完结小说《穿成暴君的异能皇后》,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姜禾商无业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皇后?”“在!”口比心快,我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便已应答了,只是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紧张,只立于我身前静静与我对视,此时的空气宛如凝固一般,就连烛光也不再闪烁死亡时刻!!!“可会更衣?”我倒吸一口凉气,忙从床榻上移开,缓步靠近他这一靠近我才察觉商无业的身形是如此高大,野史所载他身高八尺,力大无比,我的头顶不过同他的后背一般高,需得抬头方可瞧见他的面庞我绕到他身后,笨拙地替他褪去极重的外袍,……

小说:穿成暴君的异能皇后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兰絮

角色:姜禾商无业

古代言情小说《穿成暴君的异能皇后》的作者是“兰絮”。其中精彩内容是:我打开匣子,那是一套银霜色的衣裙,细细看去,除了一些珠玉装饰外,似乎还绣有海棠花的纹样。“雪寒褪去,如今刚好又添了新衣,娘娘何不出去走走?”青蝉边在一旁煮茶边轻声说着。我想来也是。这半月来,没有商无业的打扰,我可以坐于案前整理资料,可以放心做一些离开前的准备工作…

穿成暴君的异能皇后

第9章 得宠的后妃像块宝 在线试读

我曾努力探查过体内夏琰的气息,可神奇的是,我根本没有任何发现。

似乎在我来之前,她就已经是一具空壳。

可之前一直在干扰我的,难道不是她的魂识吗?

如果不是她,那之前那些心跳,那些眼泪,又是怎么回事?

天气逐渐转暖,远山的积雪也慢慢融化,这个时代似乎露出了它真实的面目。

尚衣监近日送来了新衣,说是遵从商无业的吩咐,但我已半月未见他。

我打开匣子,那是一套银霜色的衣裙,细细看去,除了一些珠玉装饰外,似乎还绣有海棠花的纹样。

“雪寒褪去,如今刚好又添了新衣,娘娘何不出去走走?”

青蝉边在一旁煮茶边轻声说着。

我想来也是。

这半月来,没有商无业的打扰,我可以坐于案前整理资料,可以放心做一些离开前的准备工作。到时总部根据我所在的时空位置开启扰乱装置,所有人便会忘了我的存在。

我已将绢帛纸张收进抽屉中,打算时机一到便将他们尽数焚毁。

反正也待不久了,就出去看看吧。

我朝青蝉微微点头示意,随后便换上了那套银霜色的海棠裙,青蝉为我披上一件月白色的披风,站在镜前正显得我身材高挑。

“娘娘穿起这素色的衣裳还真是好看!”

我走近铜镜,伸手缓缓抚摸镜中的脸庞,美则美矣,只可惜,命不太好……

再过一年多,就该香消玉殒了。

青蝉原本打算多喊几个侍女一同随我出去,我却嫌人多纷乱,故而只带了她一人。

路过那座海棠园林,我如同初见时那般停下脚步,青蝉也不说话,只静静跟着我。

“陛下他……今日去陪哪位佳人?”

不知为何,我竟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只是园林孤寂,风声也逐渐平息,似乎这里的一切都在等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回娘娘,是言妃,陛下他今日去言妃那里了。”

言妃?

又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妃嫔。

看来当皇帝还真是忙得不得了啊,每天去哄哄那个,陪陪那个,谁都顺着他,谁都哄着他……

我一时语塞,只感觉心头一凉,却也不再停留,只绕过那座庭院往前走去。

“我未入宫之前,陛下也是这样?”

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随手折下一枝红梅,只是这个问题似乎难倒了青蝉,她红了脸,只歉意地笑了笑。

“奴婢人微言轻,不懂这些……”

我在想什么?

青蝉是商无业指派过来我身边的,商无业才是他真正的主子,可如今我竟然在跟她打听这些无用的东西。

一想到曾被流连万花丛中的商无业吻过,抱过,我总感觉心里膈应。

他也这样吻过后宫里的其他妃嫔,那双手,也一定如同抱我一般抱过谁的纤纤腰肢吧。

别再想了,姜禾!

我漫无目的地穿行在王宫里不知名的小道上,不知不觉,手中红梅的花瓣已被我尽数摘去,如今只剩一根光杆。

行至湖畔,绵绵阴雨竟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眼下无伞,只有湖心的小亭可避雨。

“那是?”

我一手挡着头,一手指着亭中的人影问青蝉,只见她眯起眼来仔细瞧去,随后同我摇了摇头。

由于雨愈渐瓢泼,我与青蝉只好一同奔去湖心亭避雨,只是刚入亭中,我便惊呆了。

那亭中之人一身素裳,风姿绰约,是一个少年郎君。只是,这是后宫,如何会有年轻男子?

我虽好奇,却也知回避外男的道理,连身上的雨水也来不及擦便转了身背对他。

“大大大大胆,何人在此?”

青蝉自己话都说不利索,却仍是用手护住了我质问眼前之人。

“敢问这是哪位娘娘?”

那少年面若春风,如今被质问倒也不着急,只躬身朝我赔礼。

“这是皇后娘娘!”

我侧过脸瞧他,只见他眉眼清秀无比,细细看去,似乎像极了谁。

“青蝉,本是我们后来避雨的,不可无礼。”

我将青蝉唤回身侧,随后上前朝那少年还礼。

“原来是皇嫂,臣弟不识皇嫂真容,冲撞了皇嫂,还请皇嫂不要见怪。”

他唤我皇嫂?

我记得,商无业的确是有一个弟弟的,越王商均业。

但是史书上记载,这个越王由于太过贤能,最终招来商无业的猜忌,最后冤死狱中。

后来推翻虞朝的义军中,大多都自称是越王的旧部。

他是这个王朝覆灭的导火索。

“原来是越王殿下。”

我瞧他身负瑶琴,一身文人风骨,似乎是在这亭中等谁。

“我约了皇兄在此闲谈,想不到皇嫂也来了。”

商无业?他会来这里?

如今我可不想看见他。

“雨小些了,便不扫殿下雅兴,本宫先回去了。”

我说完拉起青蝉便冲入了雨中,此时只听得身后一阵呼喊声传来。我停下脚步,只见越王追来将一把伞塞入青蝉手中。

“皇嫂淋不得雨,带上这把伞吧,臣弟先告退了。”

他送完伞便又跑了回去,青蝉忙将伞撑开,但此时我们已经全身湿透了,有没有这把伞都一样。

归途中,只见商无业的贴身宫人们排列着走进了苏婕妤的住所,想是他本人也在里面了。

雨水从我的额头滑落,一直流到贴身衣物内,一股寒意袭来,想来那座宫殿中,早已燃起了暖炉迎接他。

回到芳仪殿后,侍女们伺候着我将湿透的衣物更换下来烤火。此时我才发现,这套才穿了不过几个时辰的新衣如今已被我弄得泥泞不堪。

那晚,侍女们端来饭菜我丝毫未动,我忽然很倦,倦得不想吃任何东西,头发还没有干透便裹进了被褥中。

芳仪殿中也早早的便熄了烛火。

“姜禾……”

睡梦中,商无业的声音缓缓传来,只是我睁开眼睛却不见他,眼前只有一片昏暗。

燃火的噼啪声传来,我正欲转身,只觉一阵天崩地裂,巨大的宫殿赫然坍塌在我眼前,

这是哪里?

我左顾右盼,周围一片寒鸦哀嚎声,滚滚浓烟覆住了天空,四下里找不到一个活人。

我拼命往前跑去,那座坍塌的宫殿,正是大虞的宗庙!是当初我同商无业成亲的地方。

我突然感到很害怕,手脚控住不住地打颤。

“商无业……商无业”,我头脑一片眩晕,“商无业!!!!”

我孤身立在一片废墟中,无人应答我。

传闻,商无业最后是自焚而死,而这宗庙大殿,正是被火烧塌的……

心口一阵刺痛传来,我控制不住自己,开始不停地哭,不停的哭。

这座废墟之下……

我一步一步爬上坍塌的残垣断壁,宫墙外狼烟四起,原本繁华的王都此时如同地狱一般。

这才是原本的历史。

直到一阵惊雷响落,我才被拉回了现实。

没有烧毁的宗庙,没有遍地的尸体,我还躺在芳仪殿内的软榻上……

我一摸自己的头,发现它滚烫的厉害,一条条泪痕交错地挂在脸上,显得我狼狈不堪。

殿外风雨大作,电闪雷鸣,而我却在这个时候发烧了……

“奴婢去请陛下过来!”

青蝉说完便要出去,却被我拦住了,眼下最重要的是给我找医官啊!找商无业过来能有什么用?

再说了,此时已是深夜,他或许留宿苏婕妤那里,又如何愿意过来。

比起自己的病,我倒是更在意那个奇怪的梦,它是那么真实,真实到能让现在的我感到害怕。

那便是大虞灭亡时的情景吗?

这里所有的人都会在那一天死去,包括商无业。

医官们忙了一夜,我卧于床榻之上,仍旧是浑身无力。

想不到从前我在深山老林里摸爬滚打都不曾有事,如今只是淋了一点雨便病成这样,这副躯体还真是不经用。

我并无胃口,便命宫人们将饭菜都端下去。青蝉在一旁静静为我擦拭着手脚。

我生无可恋地盯着房梁,脑中不断重复着昨晚梦到的场景。

我重重叹出一口气,想着如何才能早日逃离这个时空,我不愿看到那天将会发生的事,一切停留在这里就很好了。

可理智告诉我,我所见的都只不过是这个时空的一段缩影,无论我想与不想,它都一定会发生。

“奴婢不解,娘娘为何不让我们告诉陛下……”

青蝉拧干手巾上的水,一副委屈极了的模样。

“这里有医官和你们便够了,他来了也是添乱。”

由于一夜烧热,此时我的嗓子已经哑得不成样子,我从未病得如此严重过,此时四肢酸软,虽后背已经睡得麻木,但根本无力自己翻身。

“恕奴婢多言,娘娘您就是太刚强了”,青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压声道:“以前些时日陛下对您的恩宠,如今让他来看你也是应当的,这要是放在其他主子身上,指不定又哭又闹的要求见陛下了。”

青蝉说完便躬身退下了,我躺在床上,连呼出一口气都是滚烫的。

是啊,妻子有恙,丈夫是应当……

可是,他是九五至尊,他有三宫六院,有满潮文武,有万千子民,一个皇后又算什么呢?

更何况,还是一个假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