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九肖明荣《开局流放我薅羊毛屯物资富可敌国》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开局流放我薅羊毛屯物资富可敌国》全本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开局流放我薅羊毛屯物资富可敌国》目前已经全面完结,金九肖明荣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紫贺”创作的主要内容有:“阿九,吃!”肖明荣变戏法地从身上拿出一块糕点递到阿九面前这个时候身上还能有糕点,多半是肖王妃给的,金九往那边看了一眼,肖王妃正愤怒地瞪着她原主虽然有些傻,但是为了五皇子,可是普及了裕丰城贵族圈的所有资料肖王妃原名常欢,是裕丰城常家长女,常家是裕丰城的大家族,有钱有势,而,在流放的前两日不知道为何肖王妃跟肖家闹翻,并且断绝了关系现在想来,可能永和王爷早就嗅到了什么,肖王妃为了不连累肖家,才……

小说:开局流放我薅羊毛屯物资富可敌国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紫贺

角色:金九肖明荣

小说《开局流放我薅羊毛屯物资富可敌国》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紫贺”。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议论声传来,二夫人脸色大变,恶狠狠地瞪了雅琴一眼,她大概猜出这事就是雅琴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下可好,名声坏了,以后该如何是好?“你胡说,明明是你被他们X了,还诬陷我!”金雅晴不甘心地张嘴就来。这样的话从个大家闺秀嘴里说出来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金家本没家教,气得二夫人上前一个耳光重重甩在小女儿脸上。“…

开局流放我薅羊毛屯物资富可敌国

第006章 好事送上门 在线试读

金九已经注意到两个老东西的眼神,一看就知道绝对没好事。

果然,不一会功夫,就见金老夫人带着二伯娘黑着脸走了过来。

“金九,你有辱门风,有愧做我们金家的子孙,从今儿开始,我要逐你出金家家门!”金老夫人高傲地昂了昂头,还当自己是侯府的老太君。

金九听完乐了,这是好事送上门,不过,这种不要脸的老东西,她可不惯着,她也昂了昂头不客气地说道:“谁稀罕,逐出家门就逐出家门,不过,你们有件事还不知道吧!”

说着话,她看向那边躲躲闪闪的金雅琴,亮起了嗓门:“昨儿我和三妹被那歹徒掳走的时候,三妹妹可是被那歹徒给扒光了,不知道这算不算给金家丢人?”

“哎哟,被歹徒扒光了,那谁敢娶啊!”

“可不是,金家真是够倒霉的,大小姐被搞大肚子,三小姐该不会也被……”

“那可不好说,说不定肚子里也有野种了。”

议论声传来,二夫人脸色大变,恶狠狠地瞪了雅琴一眼,她大概猜出这事就是雅琴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下可好,名声坏了,以后该如何是好?

“你胡说,明明是你被他们X了,还诬陷我!”金雅晴不甘心地张嘴就来。

这样的话从个大家闺秀嘴里说出来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金家本没家教,气得二夫人上前一个耳光重重甩在小女儿脸上。

“闭嘴,滚一边去!”二夫人吼了一句,随后看向金九厉声说道:“你少在这打马虎眼,把这些恶心的事情往雅琴身上推,你怀了野种的事情,可是全城人都知道的。”

呵呵……

金九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反正这种事只会越描越黑,暂时杀不了那个贱人,那就让那贱人生不如死地活着。

“你去,问官爷要纸笔过来。”金老太太也不相信这个贱人的话,反正分家是必须的,免得这一路上,被这个祸害连累。

至于子羡和招娣,招娣虽然勤快,终究是个孩子也做不了什么,子羡那个病秧子就更加不能留了。现在不分干净,那么多人看着,到时候不得掏空了他们的家底。

“奶奶,求求您,别把大姐逐出家门!求求您了!”子羡一听奶奶要把大姐逐出家门,害怕地跪在地上给奶奶磕头求饶。

二夫人一脚将子羡给踹到一边,诬陷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之前还偷东西,这种人我们金家也不能留。”

“二婶,你胡说,我从没拿过你们任何东西。”子羡被诬陷气坏了,捂着胸口坐在地上起不来。

“对,全都逐出家门!”金老太太知道二媳妇不过是找了个借口,她就顺杆爬就是了。

招娣眼见子羡被二婶踹在地上,赶忙上前把人给扶起来:“子羡,子羡你怎么样,子羡!”

“病秧子,晦气!”二夫人还拍了拍自己的裤脚。

李默带着一干衙役看着这里的好戏,原本拿了陈将军的银子要照顾照顾这个金九,没想金九那么作死,那他就只能看着办了。

一个叫彭三的衙役非常给力地把纸笔都送上,等着继续看戏。

二夫人拿出一些碎银给了彭三,彭三也不嫌弃,找了张桌子过来,把断亲书给写好,给金家老夫人读了一遍,等金家老夫人确定无误,再写另一份一样的,可谓是服务周到。

“签了吧,金家可不想继续丢人!”金老夫人阴冷地扫了三姐弟一眼。

金九刚才听得很清楚,这断亲书没有问题。之前她还想着如何把这玩意弄到手,没想到老东西如此有觉悟,亲手送上,实在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大姐!”招娣哭红了眼,大姐刚刚才说不会做糊涂事,怎么就这么快反悔了?

子羡像是面临大敌那般的脸色,好像这一下笔会毁了他们的全部。

金九看了姐弟一眼,手上的笔一挥,写上自己的大名。

这字真难看,估计狗都嫌!

她看了一眼,又把第二张给签了,签了之后,她回头看向姐弟俩:“若是你们不想离开金家就别签,不过,从此我们便是陌路。”

“大姐!”姐弟俩一听着急坏了,子羡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金九没有看他们,签完之后让到边上。若是他们还舍弃不了金家,以后也没法带他们好吃好喝。

招娣有些心慌,紧紧地拉着子羡,流放的路那么长,没有金家,他们能活吗?

“动作快点,我们还等着回去吃饭呢!”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三夫人在旁边催促起来。

子羡咬了咬嘴皮子,扶着二姐站起来先一个上前签下自己的大名。招娣眼见无法改变现状,也只能乖乖地上前把名字写上,再把弟弟扶到旁边。

金老夫人不耐烦地拿走一张断亲书,转身离金九远点,免得到时候跟着倒霉。

二夫人想着金九刚才败坏小女儿的名声,心里不爽地上前一耳光甩了过去。

金九忙着把断亲书收好,免得她以后吃香喝辣的,这些人死皮懒脸要往他们身上贴。

“大姐!”子羡喊了一声。

金九抬起头,正好对上二婶的耳光,眼看要来不及挡下,那只粗胖的手被人拽在半空。

众人看向那只手,然后看到那笑嘻嘻的傻子站在了金九面前,将金家二夫人推倒在地。

“你谁啊?为什么欺负我家阿九!”肖明荣一脸生气地瞪着二夫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气。

金九没想到傻子会在这个时候出手救自己,看来这傻子不仅可以做花瓶,还能做挡箭牌,苦力,若是有武功就好了,还能做个猎手,路上能改善改善伙食。

没人会想到肖明荣会突然护着南宫九,这南宫九刚才可是明目张胆给肖明荣戴了绿帽子。

果然傻子就是傻子,分不清好坏,只是看上金九那张狐媚子脸罢了。

“傻……”二夫人还想骂傻子,迎来永和王爷二公子那杀人的目光,她只能把话给吞下去,哼哼唧唧地拽着小女儿的手赶紧离开。

这些瘟神终于走了,金九坐回之前的大树下。

抬头,发现傻子正盯着自己,。

刚才没认真看,这回认真一看,发现这傻子是长得真心好看。

光洁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浓密的眉毛下,乌黑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垂下眸子的时候那长而翘的睫毛让女人都羡慕。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骨子里透露着矜贵。

她突然想起被流放的犯人脸上都会被打上烙印,那烙印会跟着犯人一辈子,这么好看的脸,若是多个烙印也挺膈应人,她似乎得提前做些什么?